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我這不都沾了北北姐的光嘛,一下子就沒有人去提昨天的事情了,看來,需要壓下去一個新聞,還需要一個更大的新聞被爆出來,這句話,果然是真理!"顧茜瑩看著蘇北,嬉笑著說道。

蘇北笑著看了她一眼。

"哎呦,今天狀態好多了嘛,明天的新聞發布會,準備好了嗎?"蘇北看著顧茜瑩問道。

顧茜瑩吐了吐舌頭。

"報告北北姐,沒有準備好!"顧茜瑩一副機靈鬼的樣子。

蘇北看著顧茜瑩笑了笑。

"瞧把你給樂的,你的事情,還沒有過去呢,先不要高興的太早,今天下午,我就是專門跟你說說,明天的事情,走吧,我們先進去再說!"蘇北說。

顧茜瑩點了點頭,快速的跟著蘇北向著公寓里走去。

蘇北進了顧茜瑩家,兩個人商量了一個小時,顧茜瑩才將蘇北送走。

蘇北上車,直接跟司機報了市中心公寓。

她回到蘇寒和蘇凜住的公寓,剛一打開門們,兩個小傢伙就突然跑了出來。

蘇北驚了一下,然後,她看到兩個小傢伙,從伸手拿出兩個熒光棒搖了起來。

"歡迎媽咪,歡迎歡迎!"兩個小傢伙說完,就向著兩邊散去。

葉婷洛慢慢的從廚房走出來,她推著一個蛋糕,笑意盈盈的看著蘇北。

"北北姐,提前祝你生日快樂!"葉婷洛笑著說道。

蘇寒和蘇凜,口徑一致的大聲開口。

"媽咪,提前祝你生日快樂!"他們稚嫩的聲音,讓蘇北無比感動。

幸福來的太突然了,蘇北根本就沒想到,一進家門,迎接她的,就是這樣的驚喜。

看著蘇北驚喜的神色。

葉婷洛笑著開口解釋。

"北北姐,我和小寒小凜,本來是打算在你明天生日的時候,給你一個驚喜的,但是,聽說你明天沒有時間,晚上吃飯的人有太多了,所以,我們打算提前給你過個生日,沒有被嚇到吧?"葉婷洛笑著問道。

蘇北笑得無奈,她搖搖頭。

"怎麼會,我開心都來不及了,怎麼會嚇到,只是太意外,太驚喜了而已,謝謝你婷洛,把我這麼記掛在心上,小寒,小凜,謝謝你們,這麼愛媽咪,媽咪真的好感動,你們有心了!"蘇北感動的說道。

葉婷洛笑得開心。

"北北姐,我們都是一家人,你知道的,在我心裡,你一直都是我的家人,你不要跟我這麼見外,至於小寒和小凜,就更不用了,現在,我們開始吹蠟燭,許願,好不好?"葉婷洛說道。

蘇北點了點頭。

蘇凜興奮的看著媽咪。

"媽咪,你趕緊吹了蠟燭,我們吃蛋糕,而且,婷洛姐姐買了好多菜,她說要好好露一手,做一桌大餐呢!"蘇凜說的手舞足蹈,好像要做大餐的那個人,是他一樣。

蘇北看著自家兒子,傻乎乎的樣子,忍不住笑了起來。

"好!媽咪等著你婷洛姐姐的大餐!現在,媽咪許願吹蠟燭了!"蘇北說著,向著搖晃的蠟燭火苗走去。

她走到蠟燭旁邊,輕輕一吹,火苗熄滅。

蘇北閉著眼睛,默默的許願。

她希望,她跟路南能一生一世一雙人,走到最後。

她希望,小寒和小凜,能被路家人和路南認可,當成自己的親生孩子。。

蘇北不知道,她許願,希望一生一世一雙人,卻沒有料到,最後的確一雙人。

可是,這中間經歷的心酸,沒有人能知道和理解。

愛情,永遠都是苦中帶甜,沒有永遠的甜蜜。

蘇北許完冤枉,她慢慢睜開眼睛。

"好了,我的冤枉許完了,我們開始切蛋糕,吃蛋糕嘍!"蘇北笑著說道。

蘇凜嚷著要給蘇北帶上壽星帽子。

蘇北無奈的低下頭,讓小傢伙給她帶。

蘇寒笑眯眯的看著蘇北。

"媽咪,你是不是許了關於我和小凜的願望?"蘇寒說的非常雖然是在問。

可是,他說的非常篤定。

他太了解媽咪了,她什麼事情,都在為他和小凜考慮,對自己的幸福,卻一再割捨。

蘇北伸出手,輕輕的點了點蘇寒的鼻子。

"就數你機靈,媽咪許願,怎麼可能跟你們沒有關係呢,只要你們好好的,媽咪才能開開心心的啊!"蘇北寵溺的看著自家寶貝。 蘇寒精緻的小臉,笑得像個小包子。

"我就知道,媽咪對我們最好了!媽咪,趕緊切蛋糕吧,我跟小凜都想吃的不行了!"蘇寒調皮的說道。

蘇北點了點頭,開始切蛋糕。

她給每個人切了一塊,這才開始吃起來。

葉婷洛將蛋糕接到手裡,她突然從背後拿出一個首飾盒。

"北北姐,謝謝這大半年來,你對我的關照,如果不是你,我真的不可能是現在這樣,謝謝你,讓我重生!還有,北北姐,生日快樂!"葉婷洛說的非常真摯。

蘇北點頭,笑了笑。

"不用謝,這是北北姐,應該的,畢竟,你是個好姑娘,北北姐是因為看清楚你的本質,才會願意幫你的,如果是其他人,我也不會出手的,你要感謝,你就感謝自己,是個善良,知恩圖報的好姑娘,北北姐也很高興,回國還能遇見你!以及,謝謝你的祝福!"蘇北看著葉婷洛說道。

葉婷洛瞬間笑得像個孩子一樣開心。

"能得到北北姐的認可,我真的好開心!"葉婷洛笑著說道,她的眼睛里,好像兩顆星星,在一眨一眨。

蘇北點了點頭,轉身給蘇寒和蘇凜兩個小傢伙,也端了兩塊蛋糕。

兩個小傢伙,竟然也送給了蘇北禮物。

蘇寒的禮物,是一個全自動的頸椎按摩儀。

蘇北以前在美國的時候,常常在外面跑,太累了,時間長了,她的頸椎有點問題。

狼少請溫柔 蘇寒和蘇凜一致都知道,他們給蘇北找了好多方法,但是,似乎都不怎麼管用。

這次,蘇寒看到這個東西,立馬給蘇北買了,希望能對蘇北的身體,有所幫助。

蘇凜竟然直接給了蘇北一個車鑰匙,還是一輛火紅的法拉利跑車。

修羅神帝 "媽咪,這是我用上次的賣專利的錢,給你買的,另一部分,存在你拿的那張卡里了,以後你上班,就不用那麼辛苦了!"小傢伙說的很是情真意切。

蘇北卻被自家的傻兒子雷到了。

她這突然冒出來這麼貴的一輛跑車,路南會怎麼想。

他肯定會以為,是顧念城送的,或者是自己中彩票了。

蘇北本來想讓蘇凜將車子退回去。

結果,她一看蘇凜的神色,就知道,她剛才的遲疑,小傢伙已經傷心了。

她趕緊將車鑰匙緊緊的抓在手裡。

"小凜,你送的禮物,媽咪非常喜歡,小寒的也是,對媽咪的作用,非常大,媽咪以後上班,就可以開這輛車了,多拉風啊,火紅火紅的,走到路上,回頭率肯定百分百!"蘇北笑著說道。

蘇寒和蘇凜聽到蘇北的話,頓時喜笑顏開。

蘇北打開葉婷洛送給她的禮物,是一個鑽石項鏈,鑽石雖然不是很大,可是,項鏈的整體造型,卻看起來非常精緻。

一看就不便宜。

蘇北轉身看著葉婷洛。

"婷洛,謝謝你,你的禮物,我真的非常喜歡!"蘇北笑著說道。

葉婷洛傻笑了兩聲。

"北北姐喜歡就好!"她笑著說道。

蘇寒激動的看著蘇北。

"媽咪,婷洛姐姐拍戲,需要保持身材,你今天給她的這些蛋糕,估計她要跑很多步,才能消耗掉!"蘇寒說的甚至關心。

蘇北轉身看了葉婷洛一眼。

沒想到,自家兒子還挺會關心人的!

葉婷洛笑著看著蘇北。

"沒事的北北姐,我吃完飯後,多鍛煉鍛煉,節食減肥也不好!"葉婷洛說道。

蘇北點了點頭。

"能知道這一點,算你聰明,現在可千萬別節食減肥,等你以後身體會受不了,抵抗力持續下降的時候,就有你難受的了,聽北北姐的話,多注意鍛煉就好,知道嗎?"蘇北關心的說道。

葉婷洛點點頭。

"北北姐,我會的!"葉婷洛說道。

蘇北點點頭。

"只要你明白就好!"蘇北說。

幾個人吃完蛋糕,葉婷洛便去洗菜做飯了,蘇北有點不好意思,想要幫她,卻被葉婷洛趕出來了。

用葉婷洛的話說,北北姐,為了不給我幫倒忙,為了我們早點吃上完晚餐,你就安心在外面等我吧!

蘇寒和蘇凜還非常一致的點頭贊同。

蘇北有點悲憤,為什麼大家都覺得,她應該遠離廚房呢?

葉婷洛再廚房裡做飯,蘇北和蘇寒蘇凜在外面聊天。

蘇北吃完飯的時候,天色已經不早了。

她剛要起身離開,就接到路南電話了。

路南人已經回家了。

蘇北吐了吐舌頭嗎,心虛的告訴他,自己馬上就回家。

她轉身看著依依不捨的兩個小傢伙。

"乖!聽婷洛姐姐話,明天一起給媽咪過生日,今天就到這裡,媽咪現在必須回去了!明天見,拜拜!"蘇北說完,在兩個小傢伙幽怨的眼神中,走到門口。

看著他們濕漉漉的眼睛,蘇北實在於心不忍,

她已經走到門口了,卻突然轉身,走到兩個小傢伙面前,在他們兩個人的額頭,一人親了一下。

"寶貝,媽咪愛你們!"蘇北說完,頭也不回的向著外面走出去。

明天,她過完生日,她就告訴路南所有的真相。

這樣的日子,她真的過不下去了,明天跟自己兒子見面,還要這麼偷偷摸摸的。

她一點也忍不了了!

想到這裡,蘇北的眼神,變得堅定起來。

蘇北回家后,路南也已經吃了飯。

聽路南說,下午跟一個客戶出去見面了,就順帶一起吃了點。

他本來還以為蘇北沒有吃,打算給她做飯呢!

知道蘇北吃了飯,路南就回書房了。

他關上書房門,神神秘秘的,不知道在幹什麼。

只不過,蘇北去冰箱里拿飲料的時候,隱隱約約聽見他在打電話,說空運什麼來著。

她也沒有在意,就回房間了。

本來以為,他一下班就將自己叫回來,還以為有什麼大事呢,沒想到,這個人,竟然自己鑽到書房裡,自娛自樂去了。

蘇北將蘇寒蘇凜和葉婷洛,送給自己的禮物,妥善的找了地方,保存起來,這才去洗澡睡覺了。

蘇北躺在床上了,還不見路南回來。

她有點無語,最後迷迷糊糊睡過去了。

她最近有點嗜睡,好像根本睡不夠,白天的時候,有時候坐著甚至都會睡著。

晚上更是一沾床,就立馬睡著了。

蘇北壓根不知道,路南是什麼時候上床的。

若愛已成婚 第二天一早,蘇北就被路南叫醒了。

她想到今天,是召開記者發布會,洗白顧茜瑩的事情,她就趕緊起來洗漱。

蘇北換了一身比較幹練的衣服,這才出門。

她沒有跟路南一起走,而是直接去了顧茜瑩家裡。

她要接上顧茜瑩,一起出席記者發布會。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