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後面追過來的幾條狗很快就把他包圍,就在這些獠著利齒的狗準備圍攻他時,突然像是遭到另外一股力量的壓迫,紛紛流露出害怕的神色往後退,最後一鬨而散跑的連影都不見了。

從水坑爬起的男子,身上的污水很快又被雨水沖刷乾淨,活著他身上傷口流下的血被雨水沖淡,已經顧不上疼痛的男子又一次爬起身,卻因為膝蓋上的傷口痛的使不出勁,又一次摔回水坑。

「砰——」

被嗆到一頓咳嗽的男子,抬起半張掛著污水的臉,「咳咳咳……」

就在這個時候,頭頂上的雨聲變得渾厚,一雙黑色的皮鞋出現在他面前,明知道覃毅不穿這種款式的鞋子,可他還是下意識就把來人當做是覃毅。

高興的白一近拽住對方的褲腳,想爬起身,掙扎了幾次還是摔回了水坑,最後只能半個身子坐在水坑裡,抬頭望著緩緩蹲下的男人,當他看清這張臉時,欣喜和充滿期待的表情瞬間凍結住……

「你,你是……」

不是他,不是他!

在傘下,光線昏暗的地方,面容嚴肅的男人,盯著眼前狼狽不堪,體無完膚的男子打量著,微微挑起的眼眸對上白一近失落而又恐慌的眼神,用冷淡毫無情緒的聲音做了一個最簡單的自我介紹,「我是喬隱。」

前段時間,因為董雅寧的關係,最火熱的一個名字,紀澌鈞的同母義父兄弟——喬隱。

「你,你為什麼會在這裡,你想對我幹什麼?」難道這個人也是沖著毅總來的?

垂落的手臂抬起,對著對面,像是受了傷,六神無主找不到歇息之地的小鳥伸出救援之手,「走吧,我帶你回去。」

不,他根本不認識這個喬隱,為什麼要來帶他回去,一定是想借他對付毅總,「我不會讓你們得逞的,我絕對不會背叛他的,你們休想從我身上做文章!」用盡全力嘶吼的白一近,仍舊堅持著自己跟覃毅的約定。

胡亂摸著四周,想找到支撐物讓自己起來,在焦急之中,摸到東西的白一近,雙手扶住旁邊的東西正要起身,膝蓋上又一次傳來刺痛,瞬間失去力氣的白一近摔回水坑。

半蹲在白一近對面的喬隱,被白一近濺了一身的髒水,撐著傘跟在一旁的王珩,見白一近不領情,直接過去拉人。

看到來勢洶洶的王珩,白一近就知道自己猜的沒有錯,為了不連累覃毅,白一近眼裡閃過一抹狠勁,扭頭沖著旁邊的公路欄撞過去。

看到白一近想求死,在王珩要去阻撓人時,對面的傘脫手而飛,從傘下出來的人,拉住白一近的胳膊,一隻手護在白一近的額頭上,把人拉回時,身體也失去了平衡,抱著人摔到公路護欄上。

「隱哥,隱哥……」

聽到緊張的呼叫聲,躺在地上的白一近才意識到,剛剛的撞擊聲根本不是從自己這裡發出來的,望著將他抱住,壓在他身上護著他的人,委屈和恨意在眼眶打轉的白一近望著對面的男人,「你為什麼要救我,別以為這樣,我就會幫你對付毅總。」

發梢上的雨水,順著髮根掉落在白一近臉上的傷口,順著那道被雨水泡得發白的傷口逐漸蔓延開,讓疼痛又一次卷席拉扯著白一近心裡蹦的緊緊的心,也讓心裡脆弱的他,再也忍不住委屈,當著喬隱的面落下淚水。

過來的王珩,趕緊打上傘,一隻手扶起摔進水坑的喬隱,「隱哥,沒事吧?」這身上的傷還沒痊癒,至於為了救白一近這小子那麼奮不顧身?

在王珩的攙扶下,撐起身的喬隱,看到白一近扶著身子半天起不來,直接揮手推開王珩要去攙扶白一近的手,「我來吧,把車門打開。」

「隱哥,還是我來吧,你身上的傷還沒好。」

在王珩勸著人要過去幫忙時,喬隱已經打橫抱起摔在地上起不來的白一近。

他知道喬隱對自己好,絕對是有不良的目的,他是不可能讓喬隱得逞的,別過臉的白一近不想看到這些卑鄙無恥要算計陷害他家毅總的人。

撐著傘的王珩跟著後頭,擔心喬隱太用力身上的傷口會崩裂,只能一隻手扶著人一塊去車那邊。

到了車上,坐下的白一近冷得直哆嗦,後邊上來的喬隱,接過王珩遞來的衣服蓋到白一近身上。

「別碰我……」推開喬隱要給自己蓋衣服的手,他白一近不稀罕這種帶有目的接近自己的幫助。

喬隱沒有理會白一近的拒絕,繼續自己手上的動作。

車裡就他身上一件稍微幹些的衣服,看喬隱把衣服讓給了白一近,他只能把車內的溫度調高一些,「隱哥,要不要我跟你換衣服?」

「不用了,開車吧。」

白一近把蓋在自己身上的衣服當著喬隱的面丟了出去。「我要下車!」

「你這個人怎麼就那麼不識好歹,我們隱哥身上帶著傷為了救你冒著感染的風險,你倒好,狗咬呂洞賓好人心。」 雲夢恬看了一眼文件,挑了挑眉,示意他繼續。

林曄繼續開口道:"雲總說了,這些文件您可以直接做主,不用送到他那邊去了,還有,裡面的文件,我基本都看了,我個人認為不合適的部分,提前做了標註,如果您覺得有什麼不妥,就先不用簽字,我隨時拿過來,讓他們重新準備文件!"

雲夢恬點了點頭:"行了,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林曄點了點頭,一副公事公辦的模樣,起身離開。

雲夢恬看文件看了整整一上午,中午吃飯的時候,她還在看文件,還是雲彬柯打電話,把她從文件里拉出來的。

她接起電話,聲音有些疲憊:"怎麼了?哥!"

雲彬柯笑著說:"沒大沒小的,在公司叫我雲總!"

雲夢恬咧了咧嘴:"雲總,請問您有什麼吩咐嗎?"

雲彬柯笑了笑:"吩咐倒是沒有,就是喊你下樓吃飯,你知道餐廳在哪一層吧!"

雲夢恬點了點頭:"知道,就是沒想到,現在已經到午飯時間了,太久沒有這樣高強度的工作過了,居然還有點累!"

雲夢恬一邊說,一邊發牢騷:"你在哪裡吃飯,要跟我一起嗎?"

"當然了,不然我給你打電話做什麼!"雲彬柯沒好氣的說道。

雲夢恬點了點頭,正要說自己馬上下去,結果,她一下子反應過來,中午了!

她還沒給藍銘晟送飯呢,他應該還餓著呢吧!

想到這裡,雲夢恬頓時驚呼:"你先等等,我給藍銘晟那邊打個電話,問問他怎麼吃午飯!"

雲彬柯翻了翻白眼,想到藍銘晟昨天做的那些好事,整個人都不好了:"他又不是小孩子,你還要關心他午飯吃什麼!"

雲夢恬癟癟嘴:"你不懂,他這個人,我要是不提醒,我感覺他都有可能忘記吃午飯這檔子事!"

雲彬柯沒好氣的搖搖頭:"隨便吧,你打完電話下來吃飯,我在餐廳點了幾個菜,等你下來一起吃!"

雲夢恬連連嗯了幾聲,就快速的掛了電話。

雲彬柯看著手機輕笑了一聲,沒好氣的開口道:"真是有了某人忘了哥啊1"

這邊,雲夢恬將桌上的文件合上,一邊起身,一邊打電話給雲彬柯。

藍銘晟正在實驗室里,帶著口罩做實驗,看見一邊的手機在桌上響。

藍銘晟看了一眼來電顯示,看到是雲夢恬,他便摘了口罩,滑動接通:"喂,小夢!"

雲夢恬的聲音有些充滿歉意的開口:"喂,藍銘晟,你還沒吃飯呢吧,你想吃什麼,我訂餐,讓人給你送過去!"

藍銘晟笑了笑:"不用了,你現在上班了,午飯就不用你管了,我自己想辦法吧,晚上你記得買飯就行!"

雲夢恬想了想,這樣的確是方便不少,不然的話,她每天中午來回給藍銘晟送飯,估計時間趕不上,畢竟,她還要吃午飯。

想到這裡,她點點頭:"行,那我以後負責早飯和晚飯,午飯你就自己將就一下,不行讓司機送過去!等你腿好起來,就不用這麼麻煩了!"

藍銘晟點點頭:"恩,我知道了,你趕緊去吃飯吧!"

雲夢恬挑眉:"這麼著急趕我吃飯啊,你這會在幹什麼呢?"

藍銘晟也沒想過瞞著雲夢恬,直接脫口而出:"做實驗!"

雲夢恬有些吃驚:"你去醫院啦!"

藍銘晟突然一怔,回歸神,他愣了幾秒才點頭:"在醫院呢,今天有點靈感,就來醫院,借用一下實驗室!"

雲夢恬癟癟嘴:"好吧,那我晚上下班去接你!"

雲夢恬想到墨傾城也在醫院,心裡沒來由的不爽,也不知道藍銘晟去醫院,今天會不會去見墨傾城,她心裡總有些不舒服,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麼想,她下意識的覺得,就算是藍銘晟不去見墨傾城,墨傾城只要知道藍銘晟去了醫院,八成是要去見他的。

藍銘晟哪裡知道雲夢恬聽到他在醫院就不爽了,他還在說:"那我等你下班來接我!"

雲夢恬點了點頭:"恩,知道了!"

雲夢恬說完,就悶悶不樂的掛了電話。

別墅地下實驗室,藍銘晟盯著面前的試管看了幾秒,將試管架拿起來,放進冷凍箱,調節溫度和時間,這才走出實驗室,打算直接去醫院。

他本來想告訴雲夢恬,讓她別過來接自己了,他讓司機送他回家,可是,這樣一說的話,反而顯得有點不好,他是讓雲夢恬來照顧他的。

雲夢恬是以照顧他的名義,才留在這裡的,如果他什麼都不需要雲夢恬了,那雲夢恬提出離開怎麼辦?

所以,藍銘晟左思右想,最終還是打算下午去一趟醫院,順便吃個午飯。

那邊,雲夢恬悶悶不樂的從電梯里走出來,將手機塞進兜里,走進餐廳。

因為雲夢恬是第一天上班,很多同事都不認識她,看到一個生面孔,大家都不約而同的抬頭看向雲夢恬。

雲夢恬頓時有些不自在,她在餐廳里掃了幾眼,這才看到,不遠處有一排包廂,林曄站在包廂門口,向著自己招手。

雲夢恬到底是不習慣這麼多人看著自己,她逃難似的,快速的向著林曄那邊跑過去。

林曄看著她,低聲道:"雲總在包廂里!"

說著,他推開門,跟雲夢恬走進去,將外面的那些目光,擋在了包廂外。

雲夢恬看到雲彬柯坐在座位上,老神在在的看著自己,她沒好氣的開口道:"你這是做什麼?要吃飯,不行我們去外面吃啊,在餐廳里,還要來小包廂,我都被看的不好意思了!"

雲彬柯不以為然:"你是公司的副總,以後很多場合都需要你出席,別人看你,你就覺得不好意思了,這怎麼行!"

雲夢恬翻了翻白眼,坐在座位上:"你想多了,我只是不喜歡在私下場合里,被這麼多人看著,我是個低調的人,明白?"

雲彬柯輕笑:"好了,別貧了,先吃飯吧,下午有個高層會議,我會跟眾高層宣布你的職位,只不過,我估摸著,之前公司就有風聲,說要來個空降的副總,他們估計都猜到了!"

雲夢恬看林曄坐在一旁,安靜的吃飯,什麼也不說,她看了一眼雲彬柯,挑眉看了一眼林曄:"林助理,你知道之前公司里是怎麼傳我空降的事情嗎?"

林曄抬頭看向雲夢恬,平靜的開口:"每個公司都一樣,但凡是遇到空降的人,大家首先都是好奇,然後議論,如果之前商場上聽過這個人的名號,大家都知道他很厲害,那情緒就有嘆服,也有忐忑,以及激動,害怕,各種情緒的人都有,只不過,但凡是沒有聽過名號的,大家都會覺得,肯定是有背景的,名不副實的,等著看笑話的,抱著嘲諷心態的比較多!"

雲夢恬勾了勾唇,戲謔的看著林曄:"這麼說,公司里后一種看法的人比較多了!"

林曄的嘴角抽了抽:"我沒這麼說,雲副總!"

雲夢恬故意逗他一句:"難不成,你之前聽過我的名號? 年年有魚很幸福

林曄吃飯的手,頓時一僵,他沉默的看著雲夢恬,最終緩緩搖頭:"沒聽過!"

看到他這麼誠實,雲夢恬頓時忍俊不禁,也不再逗他。

她笑著看向雲彬柯:"哥,你聽到林助理的話了嘛,大家都覺得我名不副實,估計還有很多人等著給我下馬威呢!"

雲彬柯嗤笑了一聲:"那是他們不知道你女魔頭的本質,至於誰給誰下馬威,我拭目以待!"

雲彬柯說完,夾了口菜,看起來心情很不錯。

雲夢恬一邊吃飯,一邊瞪了藍銘晟一眼:"你才是魔頭呢,我好歹是你親妹妹,你說話稍微注意點!"

雲彬柯笑著點頭:"嗯嗯嗯,那是他們不知道你的厲害!"

雲夢恬勾唇:"這就對了,你放心,不管誰怎麼想,我會用行動讓他們知道,我到底值不值得的讓所有人服氣! 總裁的小妻子

雲彬柯笑著看了一眼雲夢恬,突然開口道:"到底是長大了啊!"

雲夢恬最受不了他這種大人的語氣,忍不住翻白眼:"你比我大了多少啊,可別用這副過來人的口氣跟我說話!"

雲彬柯無奈的搖搖頭:"慣的你,好了,我今天喊你一起吃飯,就是害怕你不適應公司的工作節奏,現在看來,不用我操心,你自是可以好好的!"

雲夢恬笑著勾唇:"那是當然,只不過,真的遇到什麼問題的話,我也不是那種死扛的人,你記得幫我抗雷就行!"

雲彬柯笑著看了她一眼,目光寵溺無奈:"放心吧,我現在還在公司,沒有人敢欺負你,現在好好鍛煉,也不要主動招惹旁人,只不過,真的有人對你不客氣,你也不用太客氣!"

雲夢恬輕笑了一聲:"你放心吧,真的敢招惹我的,肯定沒好果子吃,我不會讓自己吃虧的!"

雲彬柯笑著點點頭:"恩,好好吃飯,還有,如果有什麼事情,記得找林曄,他是專門去幫你的,你懂嗎?"

雲夢恬癟癟嘴:"當然懂,有林助理的協助,我肯定能更快的適應!" 剎那間,祖仙城內,氣息滔天,原本蒼老的福伯,瞬間成為一方帝尊,霸氣凌然。

廣場上,一群仙王境高手臉色微變。

幾位開口的帝級強者此刻臉色也是越發的不善。

福伯,代表的是天庭。

哪怕是此刻,也如此強勢?

「哼!」古仙庭帝級強者冷哼一聲,帶著極大的不滿。

「果然,整個天庭,都是這幅德行,真以為無人能治?」

「哈哈,古湯你何須此言,真若是手癢,老朽可以陪你,生死之戰,你可敢一戰?」福伯大笑,依舊帶著不屑。

可敢一戰!

頓時,古仙庭帝級高手古湯臉色微變。

福伯身上的氣息,讓他覺得有些可怕,比他更強!

這一刻,泰坦仙族的帝級,以及其他兩域的帝級強者忍不住暗自相視一眼。

單對單,想殺帝級強者,很難。

但這位福帝,讓他們有些畏懼,不是沒有可能。

一路跟隨青帝廝殺崛起,當年不是沒有帝級強者隕落其手,只是這些年太過低調而已。

這幾位帝級強者,都不敢說是他的對手。

唯獨,聯手!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一直靜靜盤坐在祖廟前的祖仙城大祭司開口了。

「諸位,這裡是祖仙城!」

此言一出,幾位帝級強者頓時心中一凜,一群仙王境強者也頓時鬆了一口氣。

真若是這些帝級強者爆發,對他們這群仙王境而言,也是災難,無妄之災。

好在,祖仙域出面了。

這位大祭司,是一位超級古老的強者!

而且與此同時,另有一位祖仙城的帝級強者出現在眾人之前。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