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風文昊一掃之前的頹廢,盯著林逸,十分讚賞的冷笑道。

「林少,你怎麼樣?快,服了這療傷聖葯!」

風三娘一個箭步上前衝到了林逸的面前,抬起手就朝著林逸的嘴巴里賽去。

寧清靈一看,頓時眉頭一皺,本能的覺得風三娘的行為有些不妥,不過此時林逸已經受傷,他倒也顧不得許多。

「風文昊,放了我娘親,你要我做的事情我已經做到了!」

風三娘此時卻豁然轉身,一臉悲戚的盯著風文昊呵斥道。

「哈哈,三娘啊三娘,沒想到你竟然還真是有幾分用處,不錯,不錯,著實讓老夫滿意,只可惜,你的娘親不甘受辱已經自殺了,我倒是沒有辦法幫你放了她啊!要不,你們等會兒一起去地下見她啊?」

風文昊一聽,頓時心頭舒暢,忍不住揚天哈哈大笑了起來。

如果真的單打獨鬥,他的確不是林逸的對手,只可惜,狡猾如狐的風文昊,早就根據林逸的性格制定了一套連環計。

如果他能夠斬殺林逸那自然是最好的,如果失敗的話,便有風三娘替補上去。

「什麼?你,你竟然殺了她?」

風三娘一聽,頓時眼睛一瞪,臉上充滿了濃濃的不敢置信跟殺機,盯著風文昊猙獰的質問道。

「呵呵,一個見人而已,殺了就殺了,你能耐我何?」

風文昊神色平靜的冷笑道,他唯一忌憚的便是林逸,現在林逸已經吃了他準備的劇毒,試問,他還有何懼之有呢?

不管是風三娘,亦或是周圍的封魔劍宗,甚至是現在如日中天的寧家,在他的眼裡,都只是螻蟻而已,他風文昊想要滅掉他們,絕對不會費太大的麻煩。

「你個狗賊,該死,我要殺了你!」

風三娘聞言,咬著銀牙,手腕一抖,一把閃爍著鋒利無匹寒芒的仙劍驟然出現在手中,整個人就像是悍不畏死的勇士一般朝著風文昊殺了過去。

「就憑你?殺我?呵呵,下輩子再說吧!」

風文昊聞言,咧嘴獰笑,而後九陽神火盤再度如同流星一般轟然朝著風三娘砸了過去,速度快的簡直猶如閃電一般,瞬息而至。

那九陽神火盤散發出來的恐怖高溫,簡直能夠焚燒世間一切一般,周圍,封魔劍宗的弟子們,此時一個個都像是火燒屁股了一般,根本不敢站在原地,撒丫子就朝著後方倒退了出去。

風三娘見狀,眼中閃過一道瘋狂之色,這麼快的攻擊,她避無可避,當即一咬銀牙,體內的靈氣瘋狂的朝著手中的仙劍內涌去。

而後,本就無比刺目的仙劍,在這一刻,光芒大盛,宛如璀璨的烈日一般朝著九陽神火盤斬了過去。

「砰!!!」

一聲穿金裂石的可怕悶響驟然響起。

封魔劍宗的子弟,當場一個個氣血翻滾不休,面色痛苦的再度後退了十幾米! 而風三娘此時也是面色大變,因為九陽神火盤上爆發出來的力量實在太過恐怖,她的修為不錯,可在風文昊這等賢人之境強者面前,她的那點修為真的狗屁都不算啊!

那一把她一直隱藏的極品仙劍,在九陽神火盤的恐怖威力之下,瞬間就崩斷,而後,九陽神火盤狠狠的朝著風三娘的腦袋上砸了過去。

以這九陽神火盤的恐怖攻擊力,這一擊如果砸中的話,風三娘必死無疑!

「娘親我來找你了!」

風三娘閉上了眼睛,白嫩的唇角浮現了一抹淡淡的笑意,死有的時候對很多人來說真的是一種解脫,例如現在的風三娘。

她從記事開始,就一直為了風家的一切而努力,而打拚,吃穿住行,幾乎都是跟風家的下人,跟那些最辛苦的行腳商人在一起。

雖然有風家大小姐的名頭,可是卻從來沒有享受過任何風家大小姐應該享受過的待遇,十幾次的死裡逃生,多次被一些世家子弟欺負。

甚至,連她唯一的親人現在也死在了風文昊的手中,她活著還有什麼理由嗎?

「唰!」

勁風襲來,吹動了風三娘那順滑的長發,而後,一隻白皙簡單的大手,一把抓住了攜帶著驚人威力,跟恐怖高溫的九陽神火盤。

「什麼?這,怎麼可能?你,你不是已經服用了元陰聚氣毒?」

當看清楚接下九陽神火盤的人時,風文昊頓時眼睛一瞪,驚悚十萬分的尖叫了起來。

「?我服用的是元陰聚氣毒?」

林逸神情一怔,隨手把手中的九陽神火盤扔在了地上,扭頭看著風三娘一臉玩味的壞笑道,他又不是傻子,剛剛那丹藥入口之後,明明化成了一股十分精純的靈氣,在滋養他的經脈軀體,怎麼可能會是毒藥呢?

「你,你沒有給他下毒?」風文昊瞬間就想通了其中的原由,齜牙咧嘴,盯著風三娘猙獰十萬分的咆哮道。

林逸的手段有多麼的恐怖,他剛剛可是深有體會,現如今林逸不死,那死的很可能就是他了啊!

「你連我都能殺,你覺得我會相信你的嗎?我不但給他吃的不是元陰聚氣毒,反而給他吃的是增加修為的丹藥。」

風三娘盯著風文昊冷冰冰的呵斥道。

「啊!!!!你該死啊!你跟你娘親一樣都該死,都該死!」

風文昊氣急敗壞的咆哮道,如果怨氣能夠殺死人的話,現在的風三娘恐怕已經被五馬分屍了。

「嗖!」

林逸動了,那身形快的如風似電,讓人心頭狂顫。

「不好!」

風文昊一看,也是心頭一驚,剛剛他可是已經親自體會過了林逸的可怕跟恐怖,現在哪裡還敢遲疑呢?

當即,猛的轉身就想要逃離,對戰林逸,他實在是沒有一丁點兒的信心啊!

「想走?呵呵,你可曾問過我?」

林逸見狀咧嘴殘忍一笑,速度驟然暴增,六道輪迴拳直接狠狠的朝著風文昊的背心砸了過去。

「轟!!!」

虛空激顫,彷彿都無法承受林逸這恐怖到了極致的一拳一般。

而後,一道足足有水桶粗細的白色拳芒就以超越音速的驚世速度朝著風文昊的背心砸了過去。

正在急速逃竄的風文昊,只感覺背後傳來了一股驚駭至極的波動,隨後,全身的汗毛就一根根的炸起,整個人跟本不敢再逃命,否則,這拳芒一旦落在他身上,他死定了,當即只能轉身祭出了一枚八卦鏡。

諸天大圣人 這八卦鏡十分的妖異,通體漆黑如墨,只有中間凸起的地方閃爍著淡淡的耗光。

千分之一個呼吸后。

林逸的拳芒率先落在了風文昊的八卦鏡上,神拳橫掃,山河失色,天穹搖動,這一枚八卦鏡當場就被林逸的鐵拳轟成了齏粉。

可他的拳芒也轟然炸裂,消失在了天地間。

「林少,有話好商量啊!」

見擋住了林逸的拳芒之後,風文昊不但沒有絲毫安定的感覺,反而神色越發的慌亂起來,開玩笑,僅僅只是拳芒就把他的防禦法寶轟成了渣渣,試問,那正急速而來的白凈拳頭,他要拿什麼抵擋啊?

「呵呵,現在想好好說話,貌似有點晚了啊!」

林逸聞言咧嘴殘忍的獰笑道,這種梟雄個個都奸詐到了極致,手段更是層出不窮防不勝防,看在風三娘的面子上他可以上當一次,可絕地不會上當第二次。

瞬間。

林逸那攜帶著難以抵擋神威的一拳就到了風文昊的面前。

「你該死啊!轟!」

風文昊咆哮,賢人之境的修為,在這一刻就像是汽油一般熊熊燃燒了起來,竟然當場升華了自己的戰鬥力。

隨後,同樣一拳轟了出去,風文昊也是被林逸逼到了極致,他堂堂一個賢人之境的超級強者,竟然擋不住一名仙人之境小子的攻擊,這簡直讓他恨欲狂!

這一拳,蘊含著他無盡的憤怒跟不甘,還有畢生的實力。

拳出,猶如浪濤衝天,拔山裂地,明月九轉,讓人心驚膽顫。

而後。

在周圍眾人的目光中。

林逸的六道輪迴拳跟風文昊的鐵拳狠狠的砸在了一起。

「轟!!!!」

一道圓形的漣漪,以兩人的拳頭為中心瞬間朝著四周肆虐開來,宛如一頭能夠吞噬一切的可怕妖獸,連周圍的虛空都開始消失,形成了一片真空地帶。

至於兩人身上的衣衫,更是無法承受這恐怖絕倫的衝擊力,刺啦一聲就朝著四周飛去。

足足過了數十個呼吸。

眾人的腦海里才驟然響起了一道宛如平地驚雷一般的炸響。

那恐怖的聲音,簡直就像是旱天雷一般,當場炸的眾人頭疼欲裂,搖搖欲墜,也多虧封魔劍宗的弟子經過了林逸的一天指導,不管是實力還是對於靈氣的運用都到了一個登峰造極的地步。

否則,光是這兩人戰鬥散發出來的餘波,恐怕都足以讓整個封魔劍宗從仙域之內除名。

五分鐘后。

天地間一切歸於平靜。

封魔劍宗以及風三娘,寧清靈也從那種可怕的巨響之中回過神兒,紛紛甜頭看向了天空上宛如殺神一般的兩人。 黑色的長發在風中狂舞,眸光具都是蘊含著俾睨天下的霸道之意。

「誰贏了?」

每個人的心裡都充滿了濃濃的好奇,可是卻無人膽敢開口打擾在虛空之上,宛如神明一般的兩人。

爹地媽咪又跑了 如此,又過了數十個呼吸之後。

眾人的眼睛卻是猛的一瞪,血跡,一絲淡淡的血跡驟然從風文昊的嘴角溢出,隨著血跡的溢出,他整個人的氣息也像是破了的氣球一般,開始快速的衰敗,高傲的頭顱也抑制不住的緩緩低下,那威嚴不凡的臉頰上充斥著濃濃的驚悚自嘲,不甘之色。

「呵呵,沒想到老夫縱橫仙域一生,堪稱是超越聖地之主的存在,足足數百年不曾親自外出了,這一外出竟然就折在了你一個小輩的手裡,老夫不甘心啊!」

風文昊盯著林逸咬著槽牙,憤怒的吼道,在兩人的拳頭碰撞到一起的瞬間,風文昊就知道自己完蛋了,林逸拳頭上蘊含的力量簡直讓他有種匪夷所思的感覺,那是一種浩瀚無垠,捨我其誰,天上地下,八荒六合,唯我獨尊的力量。

這一股他一生從來沒有見過的力量,在瞬間就撕裂了他的經脈,此時,他雖然還能夠站著,也不過是苟延殘喘罷了。

從今過後,他就算是能夠活著,也將會成為一個活死人,一個廢物!

「三娘,交給你了,我希望你能夠交給我一個完整的行腳商會!」

林逸神色平靜的盯著風三娘說道,雖然,他不清楚風三娘跟風文昊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不過新的紀元即將來臨,他也不想再心慈手軟了,行腳商會是一股無比恐怖的力量。

重生替嫁小綉娘 而且遍布整個仙域,能夠搞定他,對林逸來說絕對是一大助力。

「是,林少放心,給我三個月的時間,我必定統一整個行腳商會!」

風三娘彎腰抱拳,宛如一名下人一般,低頭,眸光堅定的說道,她很清楚,屬於自己的時代終於來臨了,這些年,她拿自己性命博出的名頭,即將要起大作用了。

她風三娘也不在是整個行腳商會的擺設了,她將會成為真正掌握實權的恐怖大佬。

「清靈,我要回北邙山,你是跟我一起,還是暫時留在寧家?」

林逸一把抓住風文昊,仍到了風三娘的面前,盯著寧清靈一網深情的問道。

「嗯……暫時不要了,我留在這裡幫你訓練寧家的人,我希望下次你有需要的時候,我寧家的子弟不再是你的累贅,而是你手中最鋒利的一把尖刀!」

寧清靈遲疑了一下,抿嘴可愛的盯著林逸笑道。

林逸這些日子在擔心什麼,她自然也十分清楚,現在寧家不缺修行資源,也不缺修行的功法,如果這樣都不能成為林逸手中的尖刀利刃,試問,寧家的存在還有什麼價值呢?

她可不想整個寧家成為林逸的負擔!

林逸聞言,微微點頭一笑,咧嘴說道:「那行,我走之前再把最近領悟的絕學傳授給你吧!」

話落。

拉著一張臉紅的像是能夠滴出血的寧清靈就朝著遠處急速飛奔而去。

五天之後的清晨。

林逸嘴角噙著一抹激動的笑容出現在了北邙山山腳下。

「什麼人?」

一道憤怒的呵斥驟然響起。

隨後,白雲六仙個個如臨大敵一般,出現在了林逸的四周,直接把他整個人包圍了起來,只是當看清楚來人竟然是林逸的時候,白雲六仙等人,頓時眼睛一亮,紛紛激動不已的跪了林逸的面前。

「吾等見過主人!」

「哈哈,好了,起來吧!都是自家人無需這麼客氣!」

林逸見狀,哈哈大笑了起來,只是眸子深處卻有可怕的寒芒在閃現。

白雲六仙作為北邙山為數不多的強者,不到關鍵的時候,是絕對不會輕易出現的,可現在,僅僅只是有個風吹草動,這白雲六仙竟然就第一時間沖了過來。

如果這樣林逸都看不出來異常的話,恐怕也沒有命活到現在了。

「是!」

眾人起身低著頭,恭敬的說道。

下一秒。

遠處,紫嫣卻穿著一件大紅色的長袍,宛如母儀天下的帝后一般,從遠處走了過來,看著林逸抿嘴激動的笑道:「紫嫣恭迎夫君歸來!」

「哈哈,好,回去再說!」

林逸揚天大笑,根本連去抓紫嫣的意思都沒有便直接朝著撼天宗所在的山頭而去,楚紅跟他之間的關係,絕對是最親密的,可現在,他歸來,這楚紅連見他一面的意思都沒有,可見這撼天宗內絕對是發生了重大的變故。

「嗯?你是何人?為何見到本少不行禮?竟然敢在這撼天宗上大搖大擺的行走?」

林逸剛剛走出十幾米,便有一少年穿著仙器級別的戰甲,舉止神態高傲的盯著林逸呵斥道。

「刷刷!!!」

一道道仙光衝天而起,在他背後跟著的強者紛紛抽出了隨身佩戴的仙劍,瞬間鎖定林逸,那神情大有隨時那拿下林逸的意思!

「哈哈,你算是個什麼東西?也敢質問我?」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