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這些事情,需要他們自己去解決!

「芊芊,多吃飯,多吃蔬菜。」聶博弈一直往她的碗里夾著東西,直到顧芊芊面前已經堆成了一座小小的山峰。

顧芊芊盡量裝作若無其事,嘴巴稍微的嘟起,目光中有些控訴,不滿的開口,「吃這麼多要長胖!」

「你就是需要胖一點。」

聶博弈剛剛開口,顧芊芊的眼淚已經忍不住要滑落。

自己幹嘛這麼感傷!

事情說不定還有迴旋的餘地呢!

不要這麼悲傷!

顧芊芊快速的低下頭,眼淚滑落在飯碗里,慢慢消失,還殘留在眼眶中的眼淚活生生的逼了回去。

她自顧自的夾起一點東西,也沒有去看,直接朝著嘴裡塞去。

好辣!

顧芊芊立馬反應過來,臉頰瞬間變得通紅,她直起身子,不停的煽動著手掌,吐著舌頭。

「真是的,都不知道看一下嗎?」聶博弈語氣有些無奈,快速的遞了一杯水過去,溫度剛好合適。

顧芊芊『咕嚕咕嚕……』的立馬喝了下去,心底莫名其妙的蕩漾起悲傷,眼淚『嘩嘩……』的流落下來,撲在聶博弈懷裡,就哭個不停。 聶博弈被搞的措手不及,他甚至完全不知道顧芊芊怎麼了,只能手足無措的拍著她的背部,輕輕的哄著,「好啦,沒事啦,下次我一定好好注意到你,不會讓你吃辣椒。」下次?

還有下次?

思及此,顧芊芊哭的更是兇猛,死死的抓住聶博弈的衣角,怎麼都不願意鬆手。

聶博弈無奈,只好打橫抱著一直哭的兇猛的顧芊芊慢慢的朝著外面走去,兩人來到不遠處的涼亭裡面,相互擁抱著。

夜晚的風帶著絲絲的涼意,顧芊芊身上只是單薄的雪紡裙,一陣微風拂過,全身起了一大片雞皮疙瘩,身體不自覺的瑟縮了幾下。

聶博弈急忙脫下自己的外套,披在她的身上,雙手一直搓著她的手臂,給予她力所能及的溫暖。

一點一點的,顧芊芊的哭聲停止下來,低聲啜泣,很是委屈,只是她的雙手怎麼都不願意放開他,似乎放開他就會消失不見。

「傻瓜,告訴我,怎麼了?」聶博弈垂下腦袋,溫柔的詢問,眼眸深處全身深深的愛戀。

顧芊芊一直朝著他的身上靠近,似乎是在尋找溫暖,一言不發,心裡卻是真切的在害怕。

整個世界只有旁邊輕微的風聲吹過,耳邊僅存著相互之間的呼吸聲。

良久,顧芊芊似乎是做了好久的心理建設,聲音有些顫抖,還是沒有忍住,問出了心裡一直以來的疑問,「博弈,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你為什麼要離開,帶上我好不好,我不想和你分開。」

她一口氣說完,眼眸中飽含著堅定。

我們是戀人,為什麼不能一起分享呢?

聶博弈深呼吸一口氣,重新將她攬在懷裡,稜角分明的側顏寫滿了無奈,「你要照顧好我的兒子,這是你現在唯一的職責。」

他臉頰上的輕描淡寫,無所謂的笑容生生的透露出無力感。

第一次,他不敢直接面對某種事情。

到底是什麼事情?

還有什麼是聶博弈都不能解決的嗎?

顧芊芊纖細的手指溫柔的在他的胸前畫著圓圈,一下又一下,似乎是在一點一點的靠近他的心靈,目光悄悄的窺視著,這才試探性的開口,「我想知道到底是什麼事情?」

其實我只是想要和你共進退而已!

聶博弈知道,她不達目的不罷休,輕輕的颳了一下鼻尖,目光轉向黑漆漆的天空,靠在她的身上,相互汲取著溫暖。

「蘇妮從一開始接近你們,只是因為受了人的挑唆,而那個人借用了曾經祖輩傳下來的積蓄,買通了很多和我合作的公司,也就是要將我堵成困獸,最後向他們低頭,還有一種就是正面迎戰,這個樣子,可能就是用武力解決問題。」

他將一切說的輕描淡寫,似乎是在說著別人的故事。

顧芊芊總覺得事情不想表面上這麼簡單,腦海中浮現出一個,不禁脫口而出,「是不是凌詡。」

她的記憶中,凌詡曾經說過一個天方夜譚般的假設,當時自己還在嘲笑他是痴人說夢,可是當他拿出那些秘密設備出來,一切也都順理成章的完全了。

一直以為,他只是說說,沒想到他真的走了這麼一步。

那是將自己推入死亡的深淵啊!

「嗯!」聶博弈點頭,確定了她心裡的想法。

顧芊芊身體為之顫抖,她是見過那些東西的威力,也知道這些事情到底會造成什麼後果。

她的語氣里有些濃濃的不確定,眼眸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聶博弈,試探性的開口,「那……那你告訴我,你有幾分勝利的把握?」

她的語氣很是輕微,害怕聽到自己最不想聽到的答案。

「三成!」聶博弈冷靜的開口,目光望向遠方。

即使到了這樣的節骨眼,他還是一如既往的冷靜,似乎事情根本就不是發生在他的身上。

這是優點,也是缺點!

顧芊芊屏住呼吸,眼睛死死的盯住他,忍住全身的顫抖,盡量再次冷靜的開口詢問,「你什麼時候離開?」

她的女人,必須做一個強大的女人,一個可以和他匹敵的女人,才不會被別人看不起。

「後天!」聶博弈嘴角勾起一抹笑容,輕輕的開口,完全沒有當一回事。

他不知道,他的若無其事,需要別人來承擔多少的痛苦。

顧芊芊深呼一口氣,目光灼灼,一刻也不曾離開他的眼眸,盡量擠出一抹燦爛的笑容,再次開口,輕輕的詢問,「聶博弈,你還愛我嗎?」 「愛!」「那就帶我一起去,不要丟下我。」

「正是因為愛,我才不會帶你一起去,我不會眼睜睜的看著我的女人去冒險。」

狗屁!

顧芊芊心底忍不住爆了一句髒話,一把抓住他的衣領,如果力量允許,她現在鐵定要將聶博弈提起來。

「你不願意看著我去冒險,我願意看著我的男人去送死嗎?」這一刻,她沒有辦法淡定,直接吼了出來。

她直接甩掉了肩上的西裝,站立在她的面前,即使是這樣,也高不出多少距離,她溫柔的眼眸深處,全部都是怒火,快要將他吞沒了。

聶博弈心底劃過一絲暖流,不做猶豫的,伸手直接將她拉了過來,大掌扣住她的後腦勺,用火熱的吻回應著她的生氣。

兩人抱在一起,激烈的吻了起來/

一個站立,一個抬頭,畫面很是唯美。

似乎要將所有的不舍全部傾訴出來。

聶博弈的吻,來的極致細膩,極致溫柔,也極致熱情,給人一股甜蜜蜜的感覺。

良久,他才離開顧芊芊柔軟的唇瓣。

顧芊芊有些氣喘吁吁,顴骨上一片酡紅,望著很是醉人心意。

他一個沒忍住,在兩邊臉頰上,再次落下一個溫柔細膩的吻。

「乖~這些事情是我們男人來做,你就好好的在家裡等著,成功了,我一定馬不停蹄的趕回來。」

「嗯!」顧芊芊輕輕的點了點頭,算是答應了。

她知道,聶博弈決定了的事情,就算是十頭牛也拉不回來。

要做他的女人,就要讓他放心的離開,完全沒有後顧之憂。

兩人安靜的依靠在一起,享受著彼此的呼吸聲,感受著還在一起的事實。

誰也沒有說話,整個環境安靜的出奇。

此時無聲勝有聲!

……

白淑悅望著兩人的背影,一言不發,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是凌詡做的嗎?」白淑悅整個人很是平靜。

這麼多天,她什麼都知道,可以聽見,感受到外界的一切,只是不能睜開眼睛,表達出來罷了!

艾萊依默默的點頭,這麼多年,她自詡沒有什麼可以逃過她的眼睛,可是,這一點確實是她的大意,才會造成這麼大的一個漏洞,也是直到最近,才知道他的真實身份。

白淑悅臉色很是平靜,望著黑漆漆的天空,陷入了沉思。

他要做的,這裡無人可以阻擋,畢竟,他的身後基本上是整個貿易圈。

除非……

可是,這都不太可能!

「這段時間,我們不要打擾他們小倆口,我們都無法預知後果,以聶博弈的性格,一定不會讓芊芊和他一起去闖蕩未知的,充滿危險的局面,所以,趁現在,讓他們好好珍惜時光。」

「外婆,我爹地他們怎麼了?」顧念睜著一雙圓溜溜的眼眸,懵懵懂懂的望著他們,他剛剛睡著了,聽話也只聽了一半,整個人也是在半夢半醒之間,語氣軟糯糯的,完全不知道他們在討論什麼。

白淑悅張開雙臂,目光慈祥,直接將他擁入懷裡。

也是一個可憐的孩子!

她緊緊的環抱住顧念,很是瘦削的手腕上面浮現出絲絲縷縷的皺紋,輕輕的撫摸著顧念的背部,「小念,你要乖乖的,一直陪在你媽咪身邊,她沒有辦法經受離別了,要做一個懂事的孩子。」

「外婆,你放心,我會做媽媽的小棉襖,讓她開心起來的!」顧念信誓媽咪他們的身影。

總覺得有什麼事情會發生!

白淑悅下巴磕在他的腦袋上,目光中流轉出絲絲的憂傷,雙手溫柔的拍打在他的後背,嘴裡輕飄飄的哼出歌曲,帶著一點撫慰人心的作用。

自己當年那個決定真的是大錯特錯!

我倒是要去找找蘇妮,仔細的看清楚,她真的是鐵石心腸嗎?

艾萊依安靜的呆在一旁,深褐色的瞳孔一刻也沒有離開她的身上。

媽媽有一種特殊的魔力,即使心裡有很多的不確定,望著她的瞬間,一切都被拋擲在九霄雲外去了。

「媽媽,你要上去休息嗎?」

「不了,小念你帶一會兒,我想出去透透氣,這麼多天,也是悶壞我了。」

外面淅淅瀝瀝的雨已經停了下來,空氣中夾雜著泥土的清香,一絲寒意慢慢的升起。

「媽媽,你自己看看天空,已經幾點了。」艾萊依的語氣不由的嚴厲起來,大晚上的,黑漆漆的夜空,居然要想著出去。

真是不夠照顧自己!

「今晚我是不會讓你出去的!」她堅定的開口,目光中夾雜著不容商量。

白淑悅忘了一下天空,腦海中稍微思量了一番,也就點頭答應了。

也不想她們擔心! 第二天,一大早,顧念還在睡夢中,就被人拉了起來。他的小眼神很是委屈,已經初見骨節分明的手指輕輕的揉了揉他的眼眶,努力的睜開雙眼,全世界都在一片朦朧中,透過軟軟的磁音,很是無奈,「爹地,今天不上課,我可以睡個懶覺嗎?」

縱使顧念性格很像小大人,在聶博弈的面前,還是要徵詢他的意見。

聶博弈沒有理會他的掙扎,幾個稍微有些大力的搖晃,瞬間將他的瞌睡蟲吹到了天邊。

「小念,你答應爹地一件事情。」聶博弈面容有些嚴肅,語氣很是正式,一點也沒有留給他緩衝的時間。

顧念似懂非懂的點點頭,甩了一下腦袋,頭腦恢復了清醒,堅定的開口,「這麼多年,我都是以一個小男子漢的身份呆在媽咪身邊,現在當然也是一樣的。」

「說到做到!」

「說道做到!」顧念堅定的點頭,兩個人在半空中國拉鉤。

「那你要答應爹地,不管我以後是不是還在你們身邊,一定要好好照顧媽咪,不能讓她受委屈。」

「嗯!」顧念點頭答應,聲音中卻透著濃濃的不自信。

爹地是要去哪裡嗎?

他的話語有些不正常!

「爹地,你要去哪裡?」顧念整個瞌睡瞬間全部消失,急忙抓住他的手腕,迫切的詢問。

聶博弈溫柔的撫摸了幾下他的發梢,眼神溫柔,「爹地要去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這段時間還需要你好好的照顧好媽咪。」

他盡量將目光放緩,有些東西,還是不要告訴他的好!

顧念乖巧的點點頭,眸光可人,「那爹地要答應我,早點回來。」

「好!」

整整一上午,兩人一直安靜的坐在床邊,不停的交談著。

聶博弈告訴了他很多道理,也給了他很多在NR的權利。

這一點,他還是相信顧念可以處理好!

窗外的雨滴一直綿延不斷,淅淅瀝瀝,給人一種莫名其妙的愁緒。

顧芊芊一直在廚房裡安安靜靜的帶著,雙手沒有一刻空閑出來,嘗試了很多次,終於,精美小巧的餅乾新鮮出爐,完全是色香味俱全。

她興奮的拿著成品去找聶博弈,迫切的需要和他分享這一刻的喜悅。

「博弈,博弈,你看,我做的小餅乾。」顧芊芊像個情竇初開的小女孩,臉頰上掛著希冀的表情,眼神迫切的望著他,想要得到讚美。

聶博弈輕輕的咬了一口,慢慢的咀嚼,腮幫子不停的滾動著,目光帶著深思,迷離的眸光緊緊盯著手上留下的半塊餅乾。

「怎麼樣?怎麼樣?」顧芊芊屏住呼吸,急切的開口詢問,眼神一刻也沒有離開他的表情,順道將目光轉向一旁的顧念。

兩人的動作表情如出一轍,眉頭緊鎖,似乎在深思。

到底是好吃還是不好吃?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