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金清石拿出五支金針,慢慢的扎進了艾琳娜的中脘、關元、氣海、心俞、足三里這個穴位,在每支針尾上輕輕的彈了一下后,五支金針開始震動起來,金清石將真氣通過扎在心俞、中脘上的金針慢慢的進入到了心臟和肝兩個部位。

白血病是以貧血及伴隨癥狀和出血傾向為特點,屬「虛勞」、「血證」的範疇,以臟腑虧損、氣血陰陽虧耗為主要病機特點的一種慢性衰弱證候疾病,金清石決定先將心、肝的機能恢復過來,然後再配上中藥慢慢調理身體,只要造血細胞恢復正常了,艾琳娜的病也就全好了。

真氣在艾琳娜的心臟和肝臟里慢慢修復著,艾琳娜乖乖的趴在沙發上,德里克和貝蒂吃驚的看著震動的金針,這種違背自然和科學現像,只有在電影和電視中才會看到過,沒想到竟然真的存在現實的生活中,中醫真的太神秘了!

二十分鐘后,金清石輕輕呼出一口長氣,然後手一揮,五支金針瞬間回到了手掌中,然後他向著德里克點了點頭道:「情況還不錯!只要堅持吃藥,營養跟得上,艾琳娜應該不會在暈倒了!」

「金先生的醫術真是太神奇了!就像是魔法一樣!我能請您去美國做個專訪嗎?」德里克激動的道。

「德里克!這不是你工作的地方!金先生在跟你說艾琳娜的病情呢!」貝蒂不高興的道。

「對不起!對不起!」德里克連忙抱歉的道。

金清石走到桌子前,想了一下后在紙上寫下了:黃芪30克,太子參20克,黃精15克,白朮,雲苓10克,生地20克,麥冬20克,天冬15克,旱蓮草18克,女貞子15克,白花蛇舌草30克,半枝蓮30克,蒲公英30克,小薊15克,甘草5克。水煎服,每日1劑。

德里克看著像天書一樣的文字苦笑著道:「金先生!你寫得字像天書一樣!除了數字我什麼都不認識!」

「呵!呵!畢加索的畫我也只知道有幾種顏色!這沒什麼奇怪的!」金清石笑著道。

「那我先帶著貝蒂先去藥店抓藥!你可以去海邊轉一轉,再找幾個100萬美金的生意回來!」周憐惜笑著道。

「你不怕我找個美女回來啊?這裡可是有不少陪游的妹妹!」金清石笑著道。

「只要不找吳紫薇你就是找個大猩猩我都不介意!」周憐惜笑著道。

「我不是獸醫!」金清石苦笑著道。

「但你卻有獸性!」周憐惜笑著道。 周憐惜帶著德里克和貝蒂一家人去了藥店,金清石穿著游泳褲再一次來到大沙灘上,這個時候已經是上午十點半,沙灘上一個個穿著比基尼三點式的美女們在大海中嬉戲著,男人們的目光緊緊盯著那些身材好、衣服少的美女們。

金清石租了一艘摩托艇,在藍色的大海中急速的飛馳著,暢快淋淋的感覺讓金清石興奮的在大海中做著各種高難度的動作,在利刃特戰大隊的時候這也是必修課之一。

摩托艇一會鑽入海底一會高高躍起,高速的急轉彎、360度凌空翻轉,海里的那些美女們看著一個帥哥騎著摩托艇在水中帥氣做著各種高難度的動作,全都大聲的尖叫著,用力拍著手掌,而那些男人們則咬牙切齒的道:「媽的!這是那裡來的雜技演員啊?怎麼不被鯊魚咬死呢!」

在沙灘上的一個小亭子里,一個男人正拿著防晒油輕輕的擦在一個美女身上,而美女拿著望遠鏡正看著水中蛟龍的金清石,金清石雙腳踏在摩托艇上,張開臂興奮的大叫著!

「哦!!!!!!!!」

「啊!好帥啊!」女生們尖叫著。

「媽的!發情啊!還讓不讓我們活了!」男人們大罵著當那個女人把焦距對準金清石高高鼓起的身體,臉上立即露出了興奮的表情!她向著那個男人鉤了鉤手道:「去給我租一輛摩托艇!」

「是!董事長!」那個年輕男人立即向租摩托艇的地方跑去。

這個時候躺在旁邊另一張沙灘椅上的一個中年人擔心的道:「董事長!這太危險了!我陪你一起去吧!」

「昆叔!我只是在淺水區里轉兩圈,不會出什麼事情的!」那個女人微笑著道。

「最好不要去招惹那個男人!看他的身手就知道是經過長期訓練的人,在沒有了解他的背景前最好不要接近他!」那個中年人認真的道。

「周憐惜都不怕!我還怕什麼!今天我一定把他搞到手!」那個女人自信的道。

「唉!我就怕他是周憐惜派來的!挖個坑等你往下跳啊!」昆叔嘆了口氣道。

「哼!如果真是坑那我就殺了他!」那個女人冷冷的道。

這個時候那個年輕人將摩托艇開到了離這裡最近的地方,向著這裡擺著手,那個女人擺著翹臀向著摩托艇走去。

金清石開著摩托艇正從海底鑽了出來,突然看見一輛黃色的摩托艇向著自已的方向高速開了過來,摩托艇上坐著一個身穿紅色三點泳衣、戴著紅色的游泳眼鏡的女人。

黃色的摩托艇慢慢減速向著金清石靠了過來,當金清石看到這個女人的時侯心中暗暗苦笑著道:「真是怕什麼來什麼!這個吳紫薇她怎麼也來這裡了?」

「你好啊!小帥哥!沒想到會在這裡遇見你!看來我們挺有緣的啊!」吳紫薇微笑著道。

「吳董你好!沒想到你親自開摩托艇啊!這可是很危險的!」金清石笑了笑道。

「既然你這麼擔心我,那我們兩個人開一輛摩托艇怎麼樣?」吳紫薇看著金清石的身體嫵媚的道。

靠!我是想讓你趕緊滾蛋!誰擔心你啊!你死不死關我屁事!老孔雀開屏——自作多情!

金清石苦笑著道:「我師父從小就教育我,男女授受不親!這樣做不太合適啊!」

「哦?沒想到你這麼傳統啊!不過我看到你跟周憐惜卻有說有笑的,還拉著手哦!」吳紫薇微笑著道。

「周憐惜是我的「干」姐姐啊!姐弟之間拉拉手沒什麼啊!」金清石認真的道。

「那我也當你的「干」姐姐好不好?只要周憐惜能給你的我全能給你!她不能給你的我也可以給你!」吳紫薇柔聲的道。

「唉!我也想有你這樣一個好姐姐,可是我沒這個福氣啊!」金清石嘆了口氣道。

「哦?為什麼?」吳紫薇疑惑的道。

「我..我..我得了絕症!」金清石痛苦的道。

「什麼絕症?」吳紫薇急著問道。

「我是HIV病毒的攜帶者!」金清石小聲的道。

「啊!你有艾滋病?」吳紫薇身體一晃,嚇得差點從摩托艇掉了下來。

「嗯!」金清石用力的點了點頭。

金清石剛一點頭,黃色的摩托艇突然傳出一陣轟鳴聲,緊接著向著岸邊飛馳而去。

「跑得比警察還快!艾滋病這個馬甲看來挺給力啊!」金清石笑著道。

金清石看到吳紫薇也失去了玩下去的興趣,將摩托艇換了之後直接走回到了酒店裡。而吳紫薇黑著臉回到沙灘椅上的時候,昆叔連忙問道:「董事長!怎麼了?」

「這小子竟然是一個艾滋病人!看來真是周紫薇給我挖的一個大坑啊!」吳紫薇咬牙切齒的道。

「應該不會吧?周憐惜她就不怕被傳染?」昆叔疑惑的道。

「她傳染個屁!她是一個石女!根本就不能做那種事情!」吳紫薇冷冷的道。

「哦?這個周紫薇這招可真夠黑的啊!不過董事長是怎麼知道的?」

「是那個小子親口說的!這小子長得倒挺帥,就是腦袋有點傻乎乎的!」

「這裡面不會有什麼問題吧?看他的身體不像是有那種病的人啊?」

「哼!送上門的美女都不要,不是有病還是什麼? 浮沉共愛 真掃興!回酒店!」吳紫薇說完轉身向著酒店走去。

中午,金清石一邊吃著牛扒一邊將在海邊遇到吳紫薇的事情跟周憐惜講了一遍,當周憐惜聽完之後立即捂著肚大笑起來,一直笑夠了才向著金清石豎起大拇指道:「這招可真夠黑的!以後吳紫薇絕對是有多遠躲多遠!以前追我的那些男人怎麼就沒說過這句話呢?」

「那是他們抵擋不住誘惑!而且在你身上又得不到甜頭!不跑才怪呢!」金清石笑著道。

「如果你真的有艾滋病就好了!這樣就可以好好的陪吳紫薇玩一玩!」周憐惜笑著道。

「憐惜姐!你能別詛咒我嗎?我要是有了你還能跑得掉?」金清石苦笑著道。

「切!那我就跟你和吳紫薇同歸於盡!」

「那你的遺產怎麼辦?不是說好全留給我的嗎?」

「都換成冥幣!到了那邊我們一起花!」周憐惜笑著道。 吃完中午飯,金清石和周憐惜來到了離南亞市中心只有10公里的一處海灘前,周憐惜指著靠海的足足有一萬多畝地道:「這一片如果開發出來,樓盤一定會賣得很火!」

「投這塊地可需要不少錢吧?」金清石擔心的道。

「這塊地誰能一個人吃得下啊?政府已經把它分成了五塊,分別來拍賣,我想拍下兩塊,一塊自已開發,一塊等升值后再賣出去!」

「嗯!這個想法還不錯!好地塊越來越少,這裡會有很大的升值空間!」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要拿下這五塊地可不容易啊!不出點血恐怕不行啊!」

「你怕什麼?就是拍下來也不會用很多錢啊!」

「唉!聽說會有很多媒體過來!有了媒體的監督,我們也不能做得太過份啊!我爸爸已經給我打電話了,讓我盡量要低調點,聽說葉主席的態度很強硬,讓中紀委、央視直接監督這個事情!」周憐惜嘆了口氣道。

「哦?你爸爸可是政府的老大!這個事情應該歸他管啊!他要是不同意,沒人敢說什麼吧?」金清石笑了笑道。

「這次我爸爸是支持這個意見的,因為他也怕南海會重蹈覆轍!這樣會引起全國性的恐慌,如果房地產垮了,小到影響地方財政,大到影響國內生產總值的增長率,更會影響到他的聲譽!」周憐惜認真的道。

「那這次可有好戲看了!你的資金夠嗎?如果不夠我可以借你點!」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資金我早就準備好了!今年房價一直在漲,我的幾個樓盤已經全部賣光了,資金已經全部回籠,現在就是要買地再買地!」周憐惜笑著道。

「可以啊!掙了不少錢吧?能給我點零用錢嗎?」

「差不多有200億!你要多少?我馬上轉給你!」周憐惜立即回答道。

「先給十塊吧!我想買個雪糕吃!」金清石認真的道。

「我還以為你要十億、八億呢!十塊錢這也太多了!你還是去找麗莎要吧!」周憐惜白了一眼道。

「唉!真是越有錢越摳門啊!你先去忙吧!我拿個碗在地上蹲一會,希望能遇到一個善長仁翁施捨十塊錢,讓我感受一下人間的友愛!」金清石嘆了口氣道。

「不就是十塊錢嗎!你胸前掛個牌子,上面寫著賣身買雪糕,在海邊轉一圈,就是下輩子吃雪糕的錢都不用愁了!」周憐惜笑著道。

「我怎麼沒有想到呢?這個主意好啊!人財兩得啊!」金清石高興的大叫著道。

周憐惜從包里拿出10塊錢放在金清石的手裡,奸笑著道:「先來10塊錢的!如果表現好再加鍾!」

金清石一把抱起周憐惜向著漢蘭達沖了過去。

沒過多久漢蘭達開始晃動起來,兩隻玉腳頂在了車窗上,「啊!……」一聲聲尖叫傳了出來。

半個小時候,隨著周憐惜的一聲尖叫和金清石的一聲怒吼,漢蘭達終於停止的晃動,周憐惜小臉粉紅緊緊抱著金清石嬌聲的道:「這十塊錢花得太值了!」

「唉!現在錢真是越來越難爭了!累個半死才爭了10塊錢!看來按次數收費不合理啊!」金清石嘆了口氣道。

「那你想怎麼收費呢?」周憐惜笑著道。

「要和律師一樣,按分鐘收費才划算!」金清石想了想道。

「切!那你不如按*數量來收費!就是一顆一毛錢,一次下來也會爭個幾百萬吧!」周憐惜鄙視著道。

「這個問題我倒是想過!可是沒有一年半載的也數不清啊!」金清石認真的回答道。

「小財迷!再來十塊錢的!」周憐惜嫵媚的道。

「啊!…….嗯……..」

金清石拿著十塊錢對著太陽一直在看著,周憐惜趴在他的大腿上笑著道:「看什麼呢?」

「我看一下是不是假錢!」

「呵!呵!下次我直接轉賬給你啊!」

「算了吧!第一次做買賣沒有什麼經驗,虧本、流淚、流血大甩賣也就這一次了!」

總裁的專屬女僕 「討厭!好像受了多大委屈似的!我的損失也不小!被你摧殘成這個樣子,我容易嗎?」

「我們是周瑜打黃蓋一個願打一個願挨!」

「去死吧!」周憐惜說完一口咬了下去。

兩個人開著車圍著這塊地轉了一大圈后,又去了另外幾個地方,當把所南亞市的幾塊地全部看一遍后,周憐惜點了點頭道:「如果想要樓盤賣得火,街道、綠化、購物街、美食廣場、娛樂場所、休閑會所都要配套齊全!」

「你不會真的想大幹一場吧?」金清石吃驚的道。

「我才不會呢!我這是在給你提個醒!將來你的小島最好先把配套搞起來,然後再開門營業!」

「嗯!小島的開發比陸地困難許多倍!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搞好!」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我把資金投到你那裡怎麼樣?你搞基礎建設,我做那些配套設施!」周憐惜認真的道。

「這個小島將來是什麼樣子誰都不知道!也許一個颱風就把小島全毀了!我可不想坑了你!」

「沒關係的!就是全賠了我也不怪你!」周憐惜急著道。

「我會怪我自已!而且我萬一無家可歸了,你可是我最後的依靠!」金清石搖了搖頭道。

「嗯!不管將來發生什麼事情,我都會全力支持你!不是因為你治好了我的病,而是跟你在一起我很快樂!很踏實!」周憐惜想了想道。

「你就別踏實了!我可是有艾滋病!」金清石笑著道。

「呵!呵!吳紫薇如果有一天知道你沒有艾滋病,她一定會把你先奸后殺!」周憐惜大笑著道。

「就怕是奸了后,卻捨不得殺!哥哥我可是身懷絕技!」

「如果你敢對她使用絕技,我就給你來個先殺后奸!」周憐惜咬牙切齒的道。

「我的心裡只你沒有她,你要相信我的絕技不給她,只有你才是我的美味,只有你才叫我牽挂……」金清石輕輕的唱著。

艷麗的晚霞,像是打翻了的顏料,灑在天邊,烘托著鮮紅的夕陽。而夕陽卻像喝醉了酒,投入了水中,晃啊晃的,把藍色的海洋,都染成了耀眼的殷紅。 第二天一早,金清石和周憐惜開著車來到了離市區一百多公裡外的白沙碼頭,碼頭上停靠了近百艘大大小小的漁船,漁民正從船艙里向外抬著一筐一筐五顏六色的各種海魚。

十幾個穿著人字拖,光著上身,胸前紋著鯊魚頭、染著黃髮的年輕人巡視著四周,漁民將魚抬到指定的收購點,然後拿著錢面無表情的回到了漁船上。

金清石和周憐惜的車剛剛開進了碼頭,那十幾個年輕人立即沖了上來,不過當他們看到漢蘭達前面掛著的南O小號車牌的時候,立即停了下來,有個人連忙拿出手機開始向外打著電話。

沒過多久從旁邊的一個房間里走出來一個三十多歲、光光的腦袋上有兩條長長的疤痕,脖子了戴著一條手指粗、金光閃閃的金項鏈的年青人,他立即向著漢蘭達跑了過來。

金清石和周憐惜剛剛從車上跳下來,金清石看到離自已二十米遠的那些紋身的年輕人正緊緊的盯著他們,他立即將周憐惜拉到了身後,小聲的道:「小心點!這些人可能是漁霸!」

「漁霸好啊!正好你來個英雄救美!」周憐惜笑著道。

「救什麼美啊!你不怕被漁霸來個霸王硬上弓啊!」

「霸王別姬!我喜歡!」

「就怕是一群霸王來別姬!」

「好啊!群P啊!這應該很刺激吧?」周憐惜笑著道。

一笑傾城!一笑百媚!十幾個人傻傻的看著周憐惜,其中一個人小聲的道:「真TM漂亮!只要能玩一次,就是死我也願意啊!」

「就怕讓你半死不活!你也不看看車牌,那可是省公安廳的車!」其中一個小聲的道。

這個時候那個光頭年青人跑到金清石身前微笑著道:「您好!我是白沙水產公司總經理黃磊!請問二位是來海鮮的嗎?」

「不是!我們是想去東陵島看一看!」金清石搖了搖頭道。

黃磊聽到金清石要去東陵島,臉色頓時一變,然後立即換成笑臉道:「這裡離東陵島有20多海里,那裡以前被人放養了很多毒蛇和蟒蛇,兩位如果是去探險我勸你們最好還是不要去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