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是!」黃文忠和李浩洋看著血淋淋的人頭,兩個人立即大聲的回答道。

「司令員!又發現了四顆人頭!」這個時候帶著隊伍檢查的莫雨林又急沖沖的跑回來道。

「保護好現場!你們特戰大隊立即進入一級戰備!」金清石黑著臉道。

「是!」莫雨林敬了一個軍禮,立即轉身向著自已隊伍跑去。

五分鐘后,一輛輛閃著警燈的警車衝進了武警總隊的大院,新上任的秦西省省公安廳廳長朱鴻鳴帶著副廳長魏威、省會西安市公安局局長高嘯天和刑偵、法醫等幾十人來到了訓練場上。

「金司令!這不是你們的人吧?」朱鴻鳴急著道。

「不是!我們剛剛檢查過,沒有人失蹤!這裡一共發現了五顆人頭,其中有三個人頭部有對穿刀傷,兇器應該是一把異常鋒利劍形兇器!」金清石搖了搖頭道。

「不是你們的人就好!現在我們是真的傷不起了!不過這人頭怎麼出現在你們的訓練場上呢?」朱鴻鳴苦笑著道。

「人頭是從訓練場的圍牆外面扔進來的!牆頭到這裡都有血跡,我們最好對附近進行仔細的搜查,我懷疑第一現場就在這附近!」金清石指著二十米外、三米高的圍牆道。

「我馬上安排人員對附近進行地毯式搜查!不過人頭畢竟出現了你們總隊的大院里,所以你們也要自已排查一下才行!」朱鴻鳴點了點頭道。

「嗯!我們已經讓每一個人把這兩天的行蹤全部寫下來,根據所寫的情況,我們會認真的調查的!」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我可不是不相信自已人!而是為了給上面一個交代!這起惡性案件是一定要上報的,我們把工作做足了,將來誰也挑不出什麼毛病來!」朱鴻鳴小聲的道。

「謝謝朱廳長對我們的信任!這件事情我們也會向總部彙報的!有人將人頭扔進了我們武警的院了里,這是對法律的挑釁!是對我們秦西省一萬二千名武警官兵的挑釁!這件事情一定要查個水落石出!」金清石嚴肅的道。

「嗯!那我先去過布置一下任務!」朱鴻鳴說完立即向著正在勘查現場的高嘯天走了過去。

訓練變成了現場,戰士們咬牙切齒的回到宿舍里開始寫著兩天內的行蹤。

金清石和十個常委回到了辦公大樓的小會議室里,李浩洋咬牙切齒的道:「這是對我們武警*裸的挑釁和污辱!司令員!您把這個任務交給我吧!我一定要親手抓住這個兇手!」

「司令員!兇手把人頭扔進了我們的大院里,這會不會跟太白山的事情有關係呢?」黃文忠皺著眉頭道。

「嗯!我也懷疑這是那此人對我們的報復!所以大家最近一定要減少外出,如果外出也最好穿便服!」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司令員!我們的生活的物資都是從市裡採購的,這些人會不會在食物里下毒呢?」副司令趙忠誠皺著眉頭道。

「趙副司令擔心的有道理!我們要馬上通知後勤部門,一定要在食品和蔬菜上把好關!同時通知武警部醫院做好應急準備!」黃文忠點了點頭道。

「嗯!這件事情就麻煩政委負責跟進!郭副司令負責檢查大院里安保工作,趙副司令負責內部的自查工作,萬一這個案子是我們自已人乾的,我們一定要自已先查出來!參謀長帶著特戰大隊24小待命!」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是!」幾個人立即點了點頭道。

「嗡……」金清石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他連忙拿起手機接聽到道:「你好!朱廳長!我是金清石!」

「金司令!我們在離總隊大門口五十米的一個住宅樓頂發現了兩具無頭屍體!這裡應該是第一現場,而且我們警方在排查的時候遇到了阻撓,我想請你派人協助我們行動!」朱鴻鳴焦急的道。

「好!我馬上派人過去!」金清石立即大聲的回答道。

「參謀長!你馬上集合特戰大隊,去支援警方!」金清石放下電話立即大聲的命令道。

「是!」李浩洋說完一邊向外跑一邊向著對講呼叫起來。

「嘟嘟嘟……」連續短促的哨聲立即在特戰大隊的宿舍樓里響了起來,正在寫兩天行蹤的特隊員們,迅速穿好防彈衣、戴上鋼盔,插上彈夾和匕首,拿著95式半自動步槍衝到了樓下。

三輛黑色的特種車和兩輛猛士呼嘯著向著大門口沖了出去。 金清石和李浩洋從猛士上跳了下來,直接向著樓上跑去,而五十名特戰隊員迅速將這棟小樓團團圍住。

「金司令!參謀長!你們怎麼親自過來了?」朱鴻鳴看到金清石和李浩洋衝到樓頂,他連忙迎上來微笑著道。

「朱廳長!這個案子牽扯到了我們武警總隊,我們怎麼可能坐得住呢?」金清石苦笑著道。

「金司令!這兩具無頭屍體從刀口上看,基本可以確定訓練場上的人頭其中有兩顆就是這兩個人的!現場沒有發現任何打鬥的痕迹,看來這兩個人是在沒有絲毫的防備下,被一擊斃命!」朱鴻鳴指著躺在地下的兩具屍體道。

微曦:尋溪,尋熙 金清石檢查完趴在血泊中的兩具無頭屍體,然後皺著眉頭,指著水泥板上已經被鮮血掩蓋住的劍痕道:「兇器是一把極其鋒利的長劍!劍寬一寸八分,劍長應該在三尺以上!」

「哦?金司令是怎麼知道兇器是一把長劍的?」朱鴻鳴好奇的道。

「兩個人頭部的位置都有一個深約五厘米的裂口,裂口的下方呈V字形,而且有兩個頭骨上有貫通傷,應該是有人從後面突然一劍刺入兩個人的頭部,長劍穿過頭骨然後插進了水泥里!」金清石指著地上凝固的鮮血的道。

「哦?金司令怎麼知道下面有裂口呢?」朱鴻鳴皺著眉頭道。

「當然是看到的!就像是我知道你錢包里放一張美女相片和有二千二百元現金一樣!」金清石微笑著道。

「啊?你真的能看到?」朱鴻鳴驚呼著道。

「這有什麼稀奇的?只要修鍊到一定的境界就會開天眼,可是看到別人看不到的東西!」金清石微笑著道。

「那我的錢包里多少張卡?都是什麼銀行的?」朱鴻鳴微笑著道。

「朱廳長這是懷疑我說假話啊?不過我可以準確的告訴你!你錢包里只有兩張卡!一張是工行的金卡!一張是中行的白金卡!」金清石笑著道。

「嗯!完全正確!真是世界之大無奇不有啊!」朱鴻鳴認真的點了點頭道。

「朱廳長!我們就從兇器入手來追查兇手!不過這個兇手可不是普通人,所以大家一定要小心!」金清石認真的道。

「金司令!你可一定要幫幫我們啊!如果再發生太白山上的事情,那我可就慘了!」朱鴻鳴苦笑著道。

「我們可是一家人!一會我親自帶隊進行搜查!」金清石微笑著道。

「謝謝金司令!如果抓到兇手,我一定為你請功!」朱鴻鳴高興的道。

金清石和李浩洋帶著五十名特戰隊員,開始在附近挨家挨戶的搜查起來。

在離武警部隊二百米的一個三星級賓館里,高彩雲正坐在一個三十多歲,模樣俊秀的男人身上,一邊扭動著身體一邊嬌聲的道:「寶貝!你慢慢的將我體內的真氣引進自已的身體里,然後全力衝擊先天屏障!」

「師父!我吸收了你的真氣,對你真的沒有影響嗎?」那個年輕人急著道。

「砰!」突然房門傳來一聲巨響!一群全副武裝的武警沖了進來。

「啊!」高彩雲和那個年輕人同時開始尖叫起來!

是不分時間的鍛煉的身體!撤!」他連忙向著那些目瞪口呆的戰士們大吼著道。

「是!」十幾個戰士紅著臉,連忙向著門外跑去。

這個時候高彩雲已經再也控制不住丹田裡的真氣,真氣向著那個年輕人的身體里瘋狂涌了進去,而那個年輕人從小先天的頂峰,瞬間突破到先天,緊接著一路向著先天中階沖了過去。

「司令!這裡面住的到底是什麼人啊?看到警察查房,怎麼還不停下來?」李浩洋鬱悶的道。

「沒聽過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嗎?」金清石小聲的道。

「可以理解!如果沒有司令給的神水,我也堅持不住!」李浩洋連忙點了點頭道。

「啊?師父!師父!你怎麼了?」十分鐘后,房間里突然傳來了急促的大叫聲。

「師父?搞什麼?玩神鵰俠侶嗎?」金清石聽到那個年輕男人喊著師父,他心中暗暗笑著道。

「師父!師父!你醒醒啊!」房間里又響起了那個年輕人焦急的聲音。

「有情況!我們快進去!」金清石聽到聲音不對,他立即大喝一聲沖了進去。

在房間的大床上,一個白髮蒼蒼、雙眼深陷、滿臉皺紋的老太太,喘著粗氣,躺在一個年輕人的懷裡。

「啊?這..這…這是怎麼回事?那個少婦呢?」李浩洋吃驚的道。

「滾!…..」那個年輕人看到衝進來的武警和警察,雙眼噴著怒火的大吼著道。

「我們是警察!現正在執行公務!請你配合我們的調查!」李浩洋把證件打開,向著年輕人冷冷的道。

「我再說一遍!你們馬上給我滾出去!否則我就殺了你們!」那個輕人怒吼著道。

「這個女人馬上就死了!這是剛才的那個女人嗎?」金清石冷冷的問道。

「如果不是你們,我師父是不會死的!我要殺了你們!」那個年輕年人說完立即向著金清石撲了過去。 金清石看到那個年輕人的拳頭向著自已的腦袋轟了過來,立即用左手向外一擋,右手的食指和中指迅速向著那個人的顫中穴點了過去。

那個年輕人立即揮起左掌向著金清石的右手碗切了過去,金清石的右手立即變爪,向著對方的左手抓了過去。

「砰!」年輕人的左掌狠狠的砍在了金清石的虎口上,金清石的右手瞬間將對方的左手扣在了手掌中,緊接用力一擰,一個鬼王摟美,迅速將這的手臂擰到了背後,然後右膝向著他的膝窩用力一頂,那個年輕人「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

「小子!雖然你修為不錯!不過還不是我的對手!」金清石冷冷的説完拿出一支金針立即扎在了他的玉枕穴上,那個年輕人立即停止了掙扎。

「住…住…住手!」這個時候那個老太太突然吃力的揮起手臂道。

「師父!」那個年輕人立即焦急的大吼著道。

「我..我…我只是練功走火魔!並不關他的事情!」老太太吃力的道。

「司令!她說得是真的嗎?」李浩洋吃驚的道。

「應該是吧?要不然這個女人怎麼會變成了這個樣子?趕緊搜一下房間,看一看有沒有寬一寸八分的長劍!」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是!」李浩洋大聲的回答道。

沒過一會,李浩洋將兩個身份證和一把短劍、一把軟劍遞給了金清石,金清石先檢查完短劍和軟劍后,搖了搖頭道:「寬度不一樣!不是這兩把劍!」緊接著金清石又看向了身份證,當看到身份證上寫著姓名高彩雲,出生於1953年4月1日,籍貫:廣南省望遠市連南縣的時候,他頓時吃驚的道:「不會吧?都60歲了?」

「司令!我看到了也是嚇了一大跳!如果上面不是有相片為證,打死我也不相信她是六零后的!」李浩洋小聲的道。

「真是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口味可真夠重的!」金清石苦笑著道。

「什麼?你是周飛揚?」金清石看著那個年輕人的身份突然大叫起來。

「你認識我?」那個年輕人冷冷的道。

「周鵬程是你爸吧?周強是你叔吧?96屆懷遠縣一中一班的周飛揚?」金清石瞪著眼睛急促的問道。

「你是誰?你怎麼會知道這些?」那個年輕人吃驚的道。

「哈!哈!哈!老同學!我們還真是有緣啊!沒想到竟然在這裡相遇!」金清石大笑著道。

「你..你..你是金清石?」周飛揚瞪著眼睛大叫著道。

「沒錯!我就是差一點被你打死的金清石!沒想到你完全變了一個樣子!看來整容花了不少錢吧?」金清石冷笑著道。

「金清石!沒想到你當上將軍了!真是老天無眼啊!」周飛揚咬牙切齒的道。

「老天怎麼會無眼呢?要不然你怎麼會落在了我的手裡?看來你師父對你挺好啊!要不然不會把一身的真氣和精元全部送給你!不過這樣可不太好!做人怎麼能這麼忘恩負義呢?」金清石說完向著出氣多進氣少的高彩雲微笑著道:「高彩雲!你想不想恢復修為呢?我可是有辦法哦!」

「什….什麼?你..你..你真的能幫我恢復修為?」已是油燈枯竭的高彩雲聽到自已還可以恢復修為,頓時兩眼放光的道。

「當然!我可以讓他把你的修為還給你!不過我的條件是你要把他逐出師門!」金清石微笑著道。

「只要你能讓我恢復修為,讓我做什麼都行!他就是找你來報仇的!你在長白山上的寺廟已經被他一把火燒了!」高彩雲急促的道。

「好!好!周飛揚!沒想到你還記得我!這就是你的報應!」金清石因為怒火而面目赤紅的道。

「有本事你就殺了我!我會在陰間等著你!」周飛揚冷冷的道。

「我可是警察!怎麼可能無故殺人呢?不過你師父會好好租疼你的!」金清石微笑著說完向著李浩洋擺了擺手,李浩洋馬上點了點頭,然後帶著所有人離開了房間,並把房門緊緊關上。

金清石將光著身子的周飛揚放在了高彩雲的身體上,然後向著高彩雲微笑著道:「高大姐!你的手還能動吧?」

「嗯!我知道該怎麼做了!」高彩雲顫顫巍巍的用手將周飛揚的武器放進了自已的身體里。

「師父!你真的要這麼做嗎?你不疼徒兒了嗎?」周飛揚急著道。

「飛揚!那你願意看著師父死嗎?」高彩雲認真的道。

「我當然不願意!可是你這麼做也許我也會變成你現在的樣子!」周飛揚急著道。

「你的一身修為本來就是我給你的!而且你還年輕!將來還可以慢慢的修鍊回來!而師父已經老了!這可是唯一的機會了!」高彩雲搖了搖頭道。

「你給我的修為?這是我用青春和身體換來的!你以為誰都願意跟一個六十多歲的老婆嗎?而且隨時還有被吸乾的危險?」周飛揚聽到高彩雲一定要吸回自已的修為,他立即大吼著道。

「你..你…你這個白眼狼!如果不是我將身體里的真氣輸給你,以為你的資質怎麼可能達到這一步?我真是瞎了眼!」高彩雲氣的大叫著道。

「省點力氣吧!現在開始準備!」

「啊!」當金針一紮到精元穴上,他立即大聲的叫了起來。

二十分鐘后,高彩雲這個時候已經完全恢復到了以前美艷少婦的樣子,身上的皮膚散發著迷人的粉紅色光芒,然後慢慢的坐了起來,紅著臉向著金清石嬌聲的道:「救命之恩,沒齒難忘!我知道您金先生看不上我這敗柳之姿!不過將來需要我高彩雲幫忙的,請儘管吩咐!」

「高小姐!我幫你也在幫我自已!所以你也不用記在心裡!我想你在這裡也是為了抓我吧?現在還準備動手嗎?」金清石微笑著道。

「我如果再對金先生動手,那我還是人嗎?我馬上離開這裡!」高彩雲連忙搖了搖頭道。

「嗯!我也準備開始殺人了!留在這裡的先天以上高手,全部都要死!你能做出這樣的選擇絕對是明智的!」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啊?那要我幫忙嗎?」高彩雲吃驚的道。

「不用了!我釋素空師爺今晚這回過來!有他幫我,這些人就是全捆在一起都不是他老人家的對手!」金清石搖了搖頭道。

「是少林寺的釋素空大師嗎?」高彩雲驚恐的道。

「嗯!」金清石點了點頭。 「金先生!只要您把釋素空大師是您的師爺的事情傳出去,就是借大家一萬個膽也不敢打您的主意啊!這不是糞坑裡點燈——找死嗎!」高彩雲苦笑著道。

「如果不是你們這些人把我*急了,我也不想驚動他老人家!」金清石搖了搖頭道。

「金先生!謝謝您的坦言相告!這份恩情我高彩雲會銘記在心!」高彩雲認真的道。

「嗯!你帶著這個廢人趕緊走吧!我不想再看到他!」金清石指著周飛揚點了點頭道。

「好的!我會將他處理好的!保證不會再給您添麻煩!」高彩雲連忙保證道。

「周飛揚燒了我師父和師爺念經的地方,這件事情你要處理好!要不然我師爺發起火來,我可是攔不住的!」金清石微笑著道。

「我馬上過去將寺廟重新建起來!請金先生千萬不要把這件事情告訴釋素空大師!」高彩雲驚恐的道。

「只要你把寺廟好好的重建起來,我相信師爺是不會找你麻煩的!」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我明白!我明白!年底前,我一定將寺廟重新建好!」高彩雲連忙點頭道。

金清石看一眼昏迷不醒的周飛揚,然後轉身離開了房間。

高彩雲連忙將自已的衣服穿好,然後將周飛揚的衣服穿好后,立即扶著他離開了賓館。

就在金清石帶著隊伍在附近繼續搜索的時候,三個人正圍著離開賓館的高彩雲。

「高門主!你不是不想趟這個渾水了嗎?怎麼又來了?」雷星辰皺著眉頭道。

「我和徒弟本來就住在這裡的!只是因為他要突破先天,所以我才留了下來,不過沒想到他走火入魔,一身修為全廢了!我要帶他離開這傷心之地了!」高彩雲傷心的道。

鳳舞隋末 「哦!真是太不幸了!不過就是大羅神仙也救活不了他了!高門主還是早一點給他安排後事吧!」雷星辰搖了搖頭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