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然後Frank又是滿臉茫然地在SM裡面轉悠起來。

心裏面也無所謂開心和不開心。

只是,現在這個時刻,真是到早不晚,不好安排。

要是回去酒店,包括小飯店在內,肯定都是關門休息,沒有食物供應的了。

他也只能是在SM解決了晚飯再回去。

不然的話,就只好是呼叫外賣送餐。

但那快餐的滋味,可不太舒服。

連續吃上兩天,人確實是會想要吐的。

也還沒有必要趕去Ayala。

去了的話,稍稍坐上一會,人家也是要打烊了。

於是Frank又不禁想到了Jackson。

看來沒有人陪伴的日子,還真是有點不習慣了。

儘管他其實是一直都是過著一個人的生活。

以前的日子,從來也是獨來獨往。

要說和Jackson廝混,其實不過也只是兩三天的時間而已。

但是,居然現在他還真就覺得回歸到舊時的節奏,有些不適應了。

心裏面充斥著一種沒有去處的空蕩蕩感覺。

真是奇了怪了。

明明Jackson那傢伙也不能夠帶給自己什麼嘛。

他這樣跟著東奔西走了這麼久,也不見得有好事發生。

好吧,就算對方說是好心替自己介紹女朋友。

居然也不就是把Roxxie的朋友搪塞過來。

沒準還只是一個因為某些特別原因而滯銷的朋友。

或者乾脆就是從事著某種特殊職業。

甚至不能夠排除,Roxxie本人,也有著那樣的嫌疑。

那樣的情況,對他來說,不就簡直是毫無意義,於事無補的嗎?

特別是對於Frank糟糕透頂的感情生活,完全沒有半點的補益了。

唉。

這樣想來,哪怕Frank並不想因此就要唉聲嘆氣一番。

但好像的的確確又是有些不由自主。

對於如此黑暗和陰沉的思緒襲來。

不過,其實Frank也還是能夠意識到,在這樣空前的黑暗之中,也還是隱約有著一絲光明的蹤影。

而且,事實上,眼前再怎麼的困頓。

對他而言,也不過只是回到了開頭之處而已。

這樣的情況,也都還不算太差。

好的一面,或者說充滿光明屬性的一面,就是他至少還可以重新開始吧?

甚至Frank還產生了一種潔凈的感覺。

就是自己的世界,已經變得很乾凈了的感覺。

這不像是什麼錯亂的感受。

而是像他回到了下雪時候,整個面對著白茫茫一片的天空還有大地,那樣的覺悟。

在那樣的潔凈世界裡面,所有可見的污穢,還有歷史的痕迹,都被僅有的白色消解一空。

那還有什麼不好之處呢?

畢竟對於一個失敗者而言,要回首過去,總歸會是有些不太愉快的。

也沒有任何辦法,真箇就可以把過去的那些痕迹徹底清理掉。

或者是杜絕它們,偶爾在每個當下重新冒頭,沉渣泛起。

所以,能夠像是眼下這樣,用一刀斬斷的方式。

用類似於白雪覆蓋的辦法,加以暫時性的消解,不就是一件大好事嗎?

宮闕重深 如此一來,他也就可以期望著那些不愉快的過去,遠遠地消失。

徹底泯滅掉所有的生機。

以後再也不會在自己的生活之中出現。

但那隻會是一種期望而已。

註定不會成為真正的現實。

只不過,關於現實什麼的,Frank現在也真是同樣地充滿了迷茫。

可能最後還是和稀泥的為好吧?

就是如果把現實看做是虛幻和不真實的迷霧,是不是就真的可以混淆現實和夢幻二者的界限了呢?

又或者,這樣的念頭,以及期待本身,不過也就是一種迷茫的後果。

乃是對於現實過度迷茫的產物。

所謂的「假作真時真亦假。」

或者,也可以說,自己眼中的現實,還有那迷幻,二者本來就是亦真也亦假的。

就那樣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甚至乾脆就成為了同一樣東西的兩面。

到了最後,相互就是彼此的彼此。

整個地融為一體。

根本就不再分什麼你我的二亦為一,一體兩用。

這樣的迷茫,還有覺悟本身,都不會是關於女孩子們的。

宿務從來都不會缺少女孩子。

尤其是在SM購物中心這樣人潮洶湧的地方。

她們一直都在。

如此欣欣向榮的局面,也好像是從來都沒有改變過。

更不會因為別人的幸運或者不幸運,各種各樣的遭遇,而有什麼調整。

所以,嚴格地說,Frank的精神視野,還真是過於專註了。

要不說成是鑽了牛角尖也可以的。

明明眼前的世界裡面,還有著這麼美好的女孩子,那麼多美好的資源。

可他一番挑挑揀揀下來,除了不成功的經歷和體驗,又還剩下些什麼呢?

看起來,之前那些所謂的專心致志,不過就只是些根本沒什麼意義的資源浪費罷了。

要不就是在很認真地對牛彈琴。

或者是掩耳盜鈴。

所有的過去,還真是些讓人悔恨交加,又還痛苦無比的領悟呢!

不過,真心要想對於過去有什麼改過自新的舉措的話,

眼下就有不少能夠作出彌補的機會。

就在Frank的目光從身邊的女孩子們逡巡遊盪著的時候。

他正是呆在SM購物中心裏面的一家烤肉店裡面。

這也是他每次來SM閑逛,幾乎都要吃上一次的烤乳豬了。

人家可是招牌名店。

叫做「Lechon」。

其實這Lechon更多的,應該算是一種菜式的名稱。

而不是什麼店名。

但這家店就是如此霸氣,或者說是單純地把菜名當做了自己的店名。

可能是因為喜歡這道烤乳豬的菜式的原因,Frank還是蠻認真地研究過一二的。

這Lenchon,其實就是西班牙語中的「奶」的意思。

特地用來指乳豬,也就是還正在吃奶的乳豬了。

作為西班牙一早的殖民地,甚至是在F國以外的其他受西班牙影響很深的地方,也都是同樣流行Lenchon這道菜來的。

只是聽說,好像其他地方,已經改用了體格稍微大一些,還有年齡更大一些的中等大小的成年豬來製作了。

但也只有這F國,還保留著用絕對正宗的乳豬來製作的傳統。

換句話說,也只有在F國裡面,才可以吃到最為正宗的Lenchon了。

甚至F國人還會在乳豬上面抹上一種由雞肝、大蒜、胡椒和醋,還有神秘香葉等調製成的醬料。

所以他們這種烤豬的方式,也被稱為「肝醬烤乳豬」。

真不知道這也是源於傳統,還是匠心獨運的創造了。

但是,總算很是有些實至名歸的意味。

而且到了現在,這Lenchon真箇也已經成為了F國最為馳名的特色菜。

甚至就是F國人們的節日食品。

在整整一年當中,任何一個特別的節慶裡面,都是會準備到這道菜的。

他們倒是一點也不怕麻煩。

Lenchon的製作過程,還是有點繁瑣來的。

耗費的時間也都不少。

一般的情況是,乳豬會先被去除內臟,在調味之後,再一整隻一整隻地穿在一支長棒上。

然後就要拿到一個塞滿炭火的地坑上燒烤。

講究一點的,還要在豬身體上面,蓋上一層層的樹葉。

不知道是芭蕉葉還是其他什麼種類的樹葉。

通常來說,每隻乳豬都要這樣烤上好幾個小時,直到最後完成。

當然了,這家開設在SMCity裡面的烤乳豬專賣店,是沒有什麼烤爐還有地坑來的。

都是從城郊的店鋪烤好以後運送過來。

不然的話,那樣煙熏火燎的場面會太美而讓顧客們難以忍受。

也還是理所當然的。

在這裡除了是可以一整隻一整隻地購買以外,也還可以按斤兩購買的啦。

實際上,來這裡的顧客都是一份一份套餐地消費。

在各種各樣的套餐裡面,總是按照豬肉的不同部位,還有重量,和米飯飲料搭配著供應。

他們也算是夠細心和專業的了。

像是豬臉,豬頭,豬腳都是有著不同的價格。

只是,那內臟鐵定是沒有的。

反正都這麼久了,Frank出來都沒有見到過豬心豬肝之類的啦。

倒是很有幾分受到米國或者是西班牙飲食文化影響的味道。

不過,Frank經常來這裡光顧,也不僅僅是因為Lenchon這食物本身。

而是因為這家店,真是有著比較大的地盤。

而且,除了店堂真箇比較大之外,又還都是非常明亮通透的感覺。

簡直就是有著不輸於ChowKing還有漢堡王,那樣大場面的快餐店的空間。

具體地講,哪怕是在眼下這樣的用餐高峰時期,就算是同樣坐到了幾乎座無虛席的程度,也還是能夠讓人感覺到寬敞和安靜。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