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很多時候,人們對於自己身體上面出現的一些奇怪的反應,總是盡量要往神秘的感應方面靠過去。

絕不願意簡簡單單地把那一個寒顫,或者噴嚏什麼的,都看成是本身那樣的單純的身體反應。

無論如何都是要加上一些心靈接受的符號。

把它們想象成為種種的預兆。

只是,多數情況下,它們其實和現實世界當中的事件,是很難一一對上號來的。

不管人的腦子裡面怎麼強烈地一廂情願地把它們往著好或者不好的方向引導,事實是什麼,也還會是什麼。

並不會因為主體的穿鑿附會,就能夠成功地改變些什麼。

這樣只能夠算是在自欺欺人。

但對他來說,還是蠻有些臨時鼓舞士氣的效果。

在這樣的一瞬間,他恢復了滿腔的熱情,轉身就往一樓的大門走過去。

冷血總裁,你想怎樣 至於Anna的簡訊嘛,他準備是等一會把花都買好了再回復。

那樣就算是把生米煮成了熟飯。

不讓自己再有半點反悔的機會。

對於Anna,自己的態度也會更加強硬一些。

要從這裡走出酒店去,就一定得要經過前台。

而要經過前台,也就註定是會撞見一些他不想見到的人。

只是現在他一心要趕去卡本大市場。

對於那樣的尷尬場面,也就沒有原來那樣的在乎。

果然,當他匆匆快步走向酒店大門的途中。

真的就是在前台那邊的影影綽綽之中,恍惚看見了Elsa。

用眼角的餘光。

的的確確,現在他是連正大光明地看過去一眼,那樣的勇氣都不再有的了。

但是,好像這只是他自己單方面的不適。

如今的Elsa,感覺應該是根本就對他視而不見的那種漠然。

可能他在人家的眼中,再是怎麼翻來覆去的反覆出現,也都只是死人一個。

這樣也好。

儘管那種感覺並不是太好。

他也要忍不住地松上一大口氣。

只是難免也會在腦海裡面閃現過一個念頭。 很奇怪,為什麼曾經親密無間的兩個人,現在就會成為完全陌生的路人。

而且彼此都還好像很冷靜的樣子。

只是也要情不自禁地想起一句話。

「再見亦是枉然。」

可不就是這樣的表述嗎。

再見到或者不再見到,不過都只是一片茫然。

要說什麼自尊不自尊的,也還顯得非常的多餘。

他覺得自己像是走過了一片叢林,或者沼澤地帶。

那些經歷不堪回首。

亦無須回首。

只是,他也忍不住回想起來,那個老胖子Luke,跑過來氣焰囂張地示威的一幕幕。

看來,可能那也真是這Elsa對自己,最後的攤牌或者表態了。

其實Elsa的心意,也就是和Luke表達的一模一樣。

不管那麼多的借口,是不是Elsa耍的手段。

甚至也許她從頭到尾,都沒有過什麼站得住腳的理由。

都只是充斥著謊言和伎倆的借口。

現在他也到了,必須得接受下去的時候了。

像是眼下這樣的無動於衷,其實真還是好事一件。

他甚至是有些欣喜和暗自的慶幸。

對於自己完全沒有半點接受不了的跡象。

在親身面對Elsa這樣的當事人的時刻。

固然一方面是Elsa和Luke的沆瀣一氣,讓他再也沒有了任何等待下去的理由。

而另一方面,對於和Anna任何一丁點的可能性,他也不想再觀望著,聽任機會失之交臂。

那才是眼前自己最重要的目標。

生活中最重要的意義。

所以,他也是有樣學樣地,帶著一臉的高冷和不屑,昂頭挺胸地穿過這條路徑。

在門童的點頭哈腰中,走出了酒店大門口。

這是他第一次去卡本大市場。

還在那小飯店女主人告訴他之前,早就感覺到它的聞名遐邇了。

那裡是宿務最大,也是歷史最為悠久的一個市場。

據說是從宿務開埠伊始,便同時存在著的了。

也還是傳說中的,華人華裔在宿務最主要最集中的居住點。

宿務不像是其他地方,比如馬尼拉那裡,有著專門的唐人街。

但是從「ChinaTown」這個意義上講,好像卡本大市場應該就算是宿務的唐人街了。

聽說不少華人華裔,都是在卡本大市場裡面,幾代經營著批發零售一類的生意。

各種各樣的生意都有從事。

當然,既然號稱是卡本大市場,那麼「大」肯定得是有它當之無愧的一面了。

就是說,除了古老之外,那也還是個極其龐大的市場。

裡面的貨物,應該說是巨細無遺,無所不有的。

要用那小飯店的女主人,還有那個Jenny的話來說,她們烹調的食材,液化氣,鍋灶盤盆還有湯勺叉子等廚具餐具,以及穿的衣服什麼的,幾乎所有的東西都是從那裡買回來的。

當她們帶著崇敬和依戀的表情,甚至還有一絲絲炫耀的語氣說出來的時候,他幾乎就要把卡本大市場,想象成為哺育著她們生活的巨大搖籃了。

既然是第一次去,當然最好的方式,甚至說最妥當的方式,就是打計程車了。

之前女主人推薦的吉普尼換乘的方式,他可是想都沒想,就直接在心裏面否決了。

酒店其實也有一個好處。

就是在門口,根本不需要等多久。

也就是幾分鐘而已,不少的計程車就排著隊過來載客。

它們多半是從城市的其他地方,把酒店的現住客,或者是前來入住的客人拉過來。

然後也就順便再把酒店要出去其他地方的客人,像是他這樣的,給載走。

搞得這酒店大門口就像是一個計程車站那樣的方便。

而且,這裡的計程車駕駛員,可能是和世界其他地方的同行,都是一樣的脾性。

但是相思不相負 一般情況下,都是自作聰明地多言多語。

不知道這樣做,是怕乘客嫌悶,還是根本就是自己害怕孤單。

他一坐上車。

這位老兄也是同樣的像打開了話匣子,開始滔滔不絕起來。

「這位先生,我看你神采飛揚,滿臉的輕鬆得意,這是有什麼好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了嗎?」

他默不作聲。

因為Anna的回復,給了他一點點的信心。

或者說是打消了一部分的顧慮。

哪怕是他決定要採取的這樣的行動,仍然不可避免地有著一些孤注一擲,和那背水一戰的意味。

他還是這樣選擇了。

叫做固執,或是倔強也好。

已經坐上了車,就沒有回頭的可能。

不過,這些計程車駕駛員的眼睛也還真是毒辣。

自己心裏面如此細小的放鬆,也能夠看出來。

「先生,我猜你應該是C國人來的吧?」

真是奇怪。

他自己幾乎就是一言不發,也沒有任何多餘的表情。

哪裡對方就可以看出來自己的國籍了?

心裏面有些震驚,便忍不住問了對方一句,

「你怎麼知道的?」

這可能算是在不打自招,變相地承認了對方的猜測。

對方馬上就有些小得意。

「這麼說我又猜對了。你還真是C國人的說。」

這等於是只顧著炫耀,根本就對他的問題不予理睬。

也是他根本就不感興趣的跑偏題的枝節。

於是他便帶著些許不滿追問到,

「為什麼要這麼說?」

「先生,這不是很簡單的事情嘛。你一上車就說去卡本大市場。」

「那個地方,自古以來,就是出了名的C國人後代的集居地。」

「每年都有不少的C國人,專門去那裡走親戚,看往同鄉什麼的。」

「而且,今天是星期天。」

「一般的本地人,在星期天裡面,都是要關門歇業,去教堂禮拜什麼的。」

「只有卡本那邊的C國人,還是要繼續開門做生意。他們總是這樣的積極,一年四季裡面,好像是每一天都沒有休息過的。」

「簡直就像是天生的生意狂人。」

「所以,要選在這樣的時候,去逛卡本大市場的人,多半就會是C國人的了。」

「也只有同樣的C國人,才會對那裡的風俗,還有規則和行情什麼的,都了解得如此的清楚呢。」

「先生你看看,你自己是不是就已經把這樣一些特徵,都給佔全了啊?」

他啞口無言。

沒想到自己簡短的一句話,居然會暴露出來這麼多的線索。

見他再沒有什麼話可以說,那個駕駛員就更加得意洋洋起來。

「先生,那麼你也是去那裡看同鄉的嗎?」

「那樣的話,你應該也是從C國的FJ過來的啦?」

暈,這就太離譜了。

他就堅決地搖了搖頭。

但還是有些好奇。

「這又是為什麼?也有什麼道理的嗎?」

「呵呵,先生,你還不知道嗎?」

「宿務這裡的C國人,絕大部分都是來自FJ的華裔後代。」

「多的不說。那樣的華裔,至少也是佔了百分之八十的比例吧。」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