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蘇兄所言極是!」

黑龍也覺得蘇逸雲說的在理,或者說他潛意識的就認為蘇逸雲說的全都是對的。

點了點頭,他便是吩咐下去讓魔族的人都不要亂動。

蘇逸雲也在這時隱晦的長舒了一口氣,旋即目光凝望著虛空,彷彿要將那布陣人給找出來一般。

「這猴子就是她一直念念不忘的那個吧。」

虛空中果然有人存在,其中站在雲朵中央穿著錦衣華服,面容有些陰翳,眼眶發黑的青年,嗤笑著看著下面暴走的大聖。

「應該是了。」青年身邊的另外一名青年開口道,「小妹在回族之前,在下界貌似只和他有過交集。」

「哼,妖族。你們家族家教也是真嚴苛,竟然和妖族有染。」

「這還輪不到你來說。」青年哼道,「行了,要不是為了小妹,我也不可能跟你下來。現在這猴子已經失了心神,結果可想而之。咱們還是趕緊離開吧,這裡可是有高人的。」

「你說那陣法宗師?」陰翳青年笑了笑道,「能在這地方成陣法宗師的確是難得,可他已是油盡燈枯,有何威脅。」

「哼,那你留在這裡便是,我回去了!」 第896章進擊的巨人

化作巨猿的大聖暴走,現在的他猶如進擊的巨人般,將那群如螻蟻般的殭屍全部踩碎、撕碎。

殭屍始祖此時也不得不避其鋒芒,在他的攻擊下倉皇逃竄。

「會在什麼地方?」

蘇逸雲的目光一直凝望著虛空,陡然間,他的目光停了下來,雙眸凝視著雲層彷彿要將那雲朵洞穿一般。

霍少你被OUT了 「哦?」

站在雲層內身穿錦衣華服的青年雙眉一挑,他玩味的笑著旋即將目光放蘇逸雲的身上。

「發現咱們了。」

咻。

就在這時,一縷光芒朝著他們躥了過來,面容有些陰翳的青年眉頭一鎖。

「還敢動手。」

話音一落,他便是橫眉準備動手。其身邊的青年卻是將其拽住,翻手間將蘇逸雲的攻勢化解,鎖眉道。

「不要生事,我這番下來已經是觸犯了族內族規。」

「你們族內的規矩還真是麻煩。」華服青年哼笑,旋即面露嗤笑道,「罷了,這次下來就是為了那猴子,就不管那傢伙了。」

「能這麼想最好。」

其身邊的青年鎖眉點頭,就在這時他腰間的玉佩卻是在這時閃爍。

「小妹。」

將腰間的玉佩放到手心,青年開口道。

「三哥,你在什麼地方?」

「在跟幾個朋友喝酒,怎麼了?」青年臉色漠然的回道。

「喝酒?」玉佩中的傳音顯然有些狐疑,道,「你讓我看看在跟誰喝酒。」

「這感覺不太妥當,他們都喝多了,有些衣衫不整。你還未曾出閣,看到這些有失大體。況且你過些時日就要訂婚……這樣吧,我這便回族,有什麼想說的咱們回去在說吧。」

啪。

將玉佩重新放回腰間,青年看向身邊的華服青年道。

「小妹已經有些懷疑我了,不要在耽擱時間,趕緊回去。」

「沒問題。」

華服青年聳了聳肩,就看到那青年已經轉身離開。旋即,他的目光落到了場內暴走的大聖身上。

屈指一彈。

暴走中的大聖的右腿便是讓人洞穿,一道血霧乍然而現。

砰。

跪倒在地。

周圍的血僵看到這一幕,尤其是在血氣的刺激下,毫無顧忌的朝著他撲了上來。

看著讓血僵重重包裹的大聖,那陰翳的青年嘴角才露出一抹不屑。

「哼,跟我搶女人,你也配。」

「走了。」

走在前方的青年眉頭輕鎖,華服青年也是又朝著大聖露出嗤笑后追了上去。

光芒一閃,二者消失。而就在他們離開之後沒多久,藺如便是出現在他們之前的位置。

「該死的!」

魔族內的蘇逸雲也是面色深沉,他果然沒有找錯,的確是在那雲層的深處。只不過,面對他們他卻也是無可奈何。

大聖的腿部受傷嚴重,黑龍還在他的身邊,要是這時候出手定然讓其發現。

自求多福吧!

淡淡的呢喃一句,蘇逸雲便將頭給轉了回來,閉眸凝神。

他現在必須要保持氣力,用不了多久,說不定就要用到他了。

血僵群內。

突兀的受傷讓他跪在地面,腿部的痛楚讓他不停的嘶吼著,殭屍們前仆後繼而至。不過幾個呼吸間,他的身上便是爬滿了殭屍。

「哈……」

殭屍們趴在他的身體上咧嘴,粘稠著口水滴落下來,旋即他們的目光一變。

咬。

「嗷……」

吃通的狂暴大聖口中怒吼,他紅著眸子從地面起身,將身上的殭屍全都震飛。那些從他身體上脫離的殭屍,牙齒上或多或少還沾著大聖的毛亦或是鮮血。

「嗷……」

又是一道咆哮,大聖將仇恨全都落到了那群螻蟻般的血僵身上。

「機會。」

看到背過身追趕殭屍的大聖,將臣忍不住挑眉開口。殭屍始祖全部聚合到他的身邊,就聽到將臣開口道。

「這猴子現在狂化沒有理智可言,他的一切行為都是野獸的本能。狂化后的他力量有了成倍的增長,可是從剛才殭屍撕咬他就能看出,他的防禦沒有太多的變化。而且他的腿不知為何受傷,這對咱們來說是個機會。」

「大哥你說該怎麼辦!」瘦骨嶙峋的后卿開口道。

「還能怎麼辦,殺了就是了。」赤著膀子的贏勾滿面煞氣道。

神祕夜妻:總裁有點壞 「那咱們要找魔族聯手么?」旱魃也在這時開口,她是知道將臣和魔族之間的協定的。

「找他們?」將臣鼻息間出現一道冷哼,「他們現在巴不得讓那猴子將咱滅了,你還想讓他們幫咱們。這攻守同盟也就是嘴上說說,可真要關乎到自身利益,這同盟也就可以作廢了。」

「那咱們……」

「還能如何,直接上不就行了。」

贏勾可沒心情跟在他們在這談那麼多,他赤著膀子沒有任何猶豫,狂奔著便是朝著大聖沖了過去。

「贏勾!」

將臣爆喝,后卿卻是朝著他擺了擺手。

「別管他,他就這樣。讓他去吧,雖說他腦子不太靈光,可打架卻嗅覺卻是敏銳的很。不會有問題的,你說說你的計劃吧。」

「……」將臣的臉上在這時一滯道,「其實我也沒什麼計劃,時間太短,這猴子狂化后的特性還沒有摸清。不過咱們也不能在這樣放任下胡鬧下去了,就邊打邊看吧。」

「好。」

其餘殭屍始祖也是相繼出手,而此時贏勾已經來到了大聖的背後。

「大傢伙,吃我一拳。」

咚。

拳頭狠狠的印在大聖的小腿處,他全力下的一擊就算是天仙級別的高手都要讓他打碎,可到大聖身上卻是半點效果都沒有。

大聖依舊在獵殺著血僵,贏勾蹙了蹙眉。

「別太小瞧人了。」

咚。

又是一拳。

只不過這次他的這拳引起了大聖的注意,他看到大聖緩緩的回過頭,那足有他腦袋那麼大的眸子,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來呀!」

贏勾眼中也閃爍著興奮的光,他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卻看到大聖在這時蹲了下來。

哼……

鼻孔中躥出的粗氣幾乎要將其掀飛,大聖也在這時伸出手屈指一彈。

砰。

站在大聖面前的小人贏勾毫無反抗餘力的飛向天空,而在其後面出手的將臣他們卻也是停了下來。

「計劃有變!」 第897章狂化后大聖的弱點

將臣伸出手將他身邊的旱魃和后卿攔住,雙眸凝視著前方的孫大聖。

恰巧孫大聖也在看著他們,那猩紅色的眸子攜帶著讓人恐懼的光,似的將臣幾人都忍不住吞了口唾沫。

好在大聖也是只是在看了他們幾眼,便是回過身對其不再理睬,將仇恨值又放在了那群血僵的身上。

「呼……」

直到此時將臣才長舒了一口氣,其身邊的旱魃和后卿也是如此。

「誒,你們好歹也是佔據我魂魄三分之一的凶獸,至於嚇成這樣么?」將臣看到他們舒氣忍不住鎖眉道。

「那你還是咱們的本體,你不也慌了。」后卿朝著他翻著白眼。

「我那是跑的有點累了。」將臣臉不紅心不跳的瞎掰著,后卿和旱魃都是遞給他個白眼沒有在理會。

砰砰砰。

就在這時,撞在山上的贏勾拖著沉重的不乏咚咚的跑了過來。本以為這神經大條的傢伙會說一些讓人無語的話,可是讓他們都沒有想到的是……

「這傢伙有點厲害的。」

從他的臉上看不到任何以往的色彩,他收斂著心神目光凝重的看著前方遮天蔽日的龐然大物。

「剛才我趁著他不備,給了他兩拳。對於力道,我還是有些自信的。就那些人族,天仙大圓滿的高手可能都扛不住我一拳。就算獸族,防禦比較驚人,可他天仙初期的獸族也絕對受不住我的拳頭。可是剛才我打他,他根本連半點反應都沒有,就跟撓痒痒一般理都不理我。還有他的力量,說實話,一直以力量強勁感覺驕傲的我,面對他感覺……相差猶如天塹。」

誰都想不到在這時分析局勢的竟然是贏勾,將臣他們面面相覷,心中駭然的同時,也是眉目凝重。

能讓贏勾都這麼在意,那這狂化后的猴子到底得多強。

「可剛才的血僵的確是對他造成了傷害,這點我絕對沒有看錯。」

將臣親眼目睹了血僵將猴子的背部咬破,雖說他不理解為何猴子沒有被同化成殭屍,可發出了痛苦的嚎叫是掩飾不了。

至此,他才會覺得這猴子狂化之後防禦沒有任何變化。

可剛才贏勾親驗,他的防禦驚人。

「會不會是贏勾攻擊的恰巧是他防禦比較強的地方。」算是殭屍中智囊的后卿開口道,「咱們將他當成正常的獸族來對待的話,其腿部和手臂防禦定然是要比其他位置要強的。其次便是背部、腹部、面部、眼部……咱們不管其他,不管是任何種族,就算他現在狂化,眼部依舊是他最脆弱的地方。」

「后卿說的對。」旱魃點頭。

將臣也是點頭,就算是他們殭屍眼部也是最為脆弱的地方。

「就照著后卿說的,攻擊其眼部,只要將他的眼睛傷了,那咱們就贏了一半。尤其現在的大雨,對咱們來說也是尤為有利!」

「好。」

砰。

狂化的大聖又是一腳踩下去,他毛茸茸的腳步已經不知道踩碎了多少血僵。在他身邊的可以算的上是屍山血海,刺鼻的血腥味瀰漫在空中。而這血腥味恰恰刺激著正在發揮野獸本能的他,要同樣刺激著那群不畏生死的血僵。

噗。

大手抓著幾名血僵捏碎,鮮血順著他毛茸茸的大手流淌而下。就在他將捏成肉醬的血僵扔在地上時,他便看到赤著膀子的贏勾從他的側面襲來。

「嗯?」

狂化的大聖停下雙眸看著贏勾,好像在之前他才剛剛將這隻小螞蟻拍飛。

砰。

一拳印在大聖的臉頰,贏勾沒有得理不饒人的在次出手,而是落在地面扭著屁股挑釁道。

「嘿,猴子,來追老子。」

嗷……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