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房間里充斥著濃濃的血腥味,這些血腥味刺激著宋唯晴。

嫉妒與情慾交集在一起,使宋唯晴失去了理智,大膽地挑釁霍驍,「她死了,被你親手殺死的。」 看著霍驍沾滿鮮血的手,宋唯晴眼底的嫉妒越發的濃,與體內的藥效撕拉,使她的面容變得扭曲醜陋。

為了壓下催情劑所引起的情慾,霍驍再一次刺入手臂,完結的手臂上此時滿是傷口,甚至有點血肉模糊,十分嚇人。

宋唯晴的話使霍驍腦海里浮現一幕又一幕的畫面,那些畫面正是筆記本電腦里所播放的內容。

慕初笛被槍殺墜落大海的身影一直在腦海里揮散不去,心臟一抽一抽的,無比的疼痛。

她死了?

不,他不會相信。

他的小寶貝怎麼會就這樣死去呢?

霍驍眸色漸漸加深,對自己下手也非常的狠。

凡是傷害慕初笛的人他都不會放過,包括霍擎天,包括他自己。

這雙手開槍的,那就承擔後果吧。

而宋唯晴……

宋唯晴原本被嫉妒所侵蝕的神智,在碰觸到霍驍那雙如惡魔般陰狠的雙眸時,漸漸恢復過去。

那是一雙充滿殺意的雙眸。

霍驍想殺她。

心底的恐懼戰勝了身體的藥效,宋唯晴掙扎著想要爬起來。

「不,不要……不要殺我……」

宋唯晴驚恐地瞪大眼睛,「這裡是我的地盤,對我出手的話你也會交代在這裡,霍驍,別那麼愚蠢。」

「慕初笛都已經死了,你這樣又有什麼用呢,你的命很尊貴的,沒有必要為了一個女人……」

「啊……」

宋唯晴的話被驚慌恐懼疼痛的尖叫聲所代替,寂靜的室內,充斥著女人疼痛而絕望的聲音,伴隨著還有越發濃郁的血腥味。

另一邊,容城底下醫院。

手術室門外,紅色的燈亮著,眾人看著那燈光,目光收緊,神色凝重。

「頭,老大的電話打得通嗎?他能不能趕得過來?」

手下看著正在抽煙秦墨,焦急地問道。

一路上,慕初笛的血流得滿車都是,手下身上也沾上了一些,他已經分辨不出這血到底是從哪個部位來的,他只知道,慕初笛危在旦夕。

如果她死了,那他們的命也會跟著交代在這兒的。

所以,眾人都非常的緊張。

秦墨帥氣地夾著香煙,抿唇不語。然而這個動作,手下便知道他的意思了。

沒有。

陸延的電話打不通。

「媽的。」

手下倏然轉過身,揪著一個同伴便是兇猛的拳頭,一拳又一拳地打下去。

「老大交給你的任務,你就是這樣去完成的?」

「保護一個人都做不到,還有臉出現?難道你就不知道小姐是老大的心頭肉?」

手下打的正是被派過去保護慕初笛的年輕男人,年輕男人在地下醫院還有點地位,在秦墨跟前也說得上話來。

不過此時,他只有挨打的份。

他知道,這次是他的錯。

他連累了大家。

他至今還能活著,已經是秦墨最大的仁慈。

能夠留著給陸延處理,已經是對他莫大的尊重。

而那個與他一起保護慕初笛,卻違背他意思的男人,早就死了,死得面目全非,痛不欲生。

吵雜聲卻依然無法打破手術室外那詭異的寂靜。

此時,手術室的門被打開。

一名醫生走了出來,他快速走到秦墨跟前,臉色慌亂,「頭兒,人,人要救不了……」 救不了這三個字如同天雷劈下,眾人身子為之一振,就連最淡定的秦墨,也掀起了眼皮子。

揪著年輕夥伴的手下鬆開了手,哆嗦著道,「什麼救不了,怎麼就救不了的?」

「這不是很嚴重才對啊,不就兩槍而已,沒中心臟啊!」

對他們而言,只要不中致命地方就不會把命都交代出來。

長期遊走在死萬地帶,早就習慣於槍傷,所以,他們沒有想到,沒中心臟都會沒命。

只有秦墨最清楚,要慕初笛命的是什麼。

「孩子弄掉,搶救的機率有多大?」

清冷沒有感情的聲音在寂靜的室內響起,手下看著踩滅煙蒂的秦墨,眸色微微一震。

孩子?

小姐懷孕了?

醫生臉上的凝重並沒消退多少,他看著秦墨,戰戰兢兢道,「10%。」

才百分之十,機率太低了。

秦墨明顯不滿意這個答案。

清冷的尾音上揚,「10%?你就是憑這個醫術留在地下醫院的?」

極具威嚴的聲音壓了下來,醫生猛然一震,秦墨帶來氣場充滿震懾力,醫生很清楚,秦墨並不如他表現得那樣溫潤,也許秦墨並不比陸延好上幾分,都是屬於魔鬼一類。

「子彈雖然沒中心臟,可是擦過心臟,搶救難度很大,不過如果不要孩子,我,我可以儘力把搶救機率再加大,翻個一倍。」

翻個一倍已經是他目前最大的努力,他也不管秦墨是否滿意,繼續開口,「頭,這真的是我能夠做到的最大限度,裡面並不是只有我一個,地下醫院醫術好的醫生都在裡面,我們都清楚小姐對BOSS的重要性,我們真的儘力了。」

一個孕婦,傷得那麼重,如果換了其他醫生,慕初笛現在命早就沒了。

下手的人實在太狠了,雖然沒有擊中心臟,可偏過的位置也是非常的危險,只要稍微不小心,心臟就會馬上停止跳動,這比直接射進心臟還要可怕。

門外,醫生正跟秦墨在講述慕初笛的傷。

手術室內

醫生們正在仔細地觀察被子彈擦拭而過的心臟膜,那個最危險的地方,只要他們處理得不當,心臟就會馬上停止跳動。

「從這裡切入,應該會沒事的。」

片刻后,最有經驗的醫生開口。

「可是……」

「已經等不了,大家不都知道了?」

慕初笛現在的情況,根本就等不了,時間拖得越久,死萬的機率便越大。

眾醫師見狀,也認同了。

於是,手術再次進行。

十分鐘后。

滴滴滴,脈搏儀正瘋狂地跳動。

隨後,滴的一聲長鳴。

跳動的畫面轉變,變成一條直線。

「位置找錯了,心臟停止跳動了。」

「準備電流。」

「準備心臟復甦。」

呯呯,猛烈的碰撞聲與滴的聲音夾集在一起,在寂靜的室內尤為響亮。

恍若死神拖著的鐮刀,使眾人心臟也跟著猛然跳動。

快點動起來。

跳動起來吧。

眾醫生紛紛祈求。

然而,上帝明顯聽不到他們的祈求。

長鳴聲並沒有消失,反而越發的響亮。

搶救許久,都沒有成果。

慕初笛的心臟已經停止跳動。 人,死了。

見慣生死的他們,此時卻心慌不已。

如果可以,他們願意把自己一半的生命線換給慕初笛。

只可惜,人生沒有如果。

滴滴的長鳴聲似乎顯示的不只是慕初笛生命的流逝,而且還有他們的。

手術室的門被打開。

秦墨看著手術室里走出幾名醫生,醫生身上的手術衣全都沾著鮮血,眸子微微收緊。

察覺到秦墨的視線,站在外面正跟秦墨交代慕初笛病情的醫生隨之也轉身看去,見到原本應該在裡面做手術的好幾位醫術高超的醫生都走了出來,他臉色僵住,頓時一個不善的念頭在心裡泛起。

不,不會這麼快吧。

他才出來一陣子,不應該這麼快就出事的吧。

「人死了。」

「救不了。」

「頭兒,我們已經儘力了。」

醫生們紛紛說道,他們垂著頭,沒有面目去見秦墨。

心裡有了最壞的打算,就算要了他們的命,也都是應該的。

第一個出來跟秦墨解釋許久的醫生這才醒悟過來,為了自己的命,他連忙加以解釋。

「頭,小姐的病情剛才我也跟你解釋過,真的不是我們的問題,換了誰人都救不了的。」

他才不想為了一個必死的人而耗上自己的性命。

然而他的解釋,並不能讓秦墨滿意。

只顧著解釋的他,沒有察覺到秦墨臉色的陰沉。

秦墨修長的手指微微捲縮,似乎有什麼金屬的光澤在他指尖上閃過。

厭惡這人說的話,秦墨正想出手讓對方說不出話,寂靜的室內,響起另一把略微沙啞的聲音。

尾音上揚,帶著目空一切的傲慢。

「救不了?地下醫院沒有救不了的命。」

無比熟悉的聲音,使在場的人心微微一震。

尋聲看去,只見一道矯健的身影如風般快速靠近。

那冷峻的面容,瀲灧的桃花眼,緊抿的菲薄唇瓣,強大而攝人的氣場。

陸延!

陸延回來了。

「BOSS。」

「老大,你終於回來了。」

一直在門外守著的手下們見到陸延,並沒有如他們說的那樣恐懼,相反,感動得淚流滿面。

有種人強大到成為所有人的精神支柱,只要有他在,那怕山河崩塌,日月顛倒,他們都無所畏懼。

見到陸延的人,醫生們神色越發的凝重。

他們知道陸延那話的意思,地下醫院的確從來沒有救不了的命,如果真的無法醫治,他們是不會接單的。

所以,地下醫院從沒有任何負面的傳聞。

只可惜,這次與平常不同。

慕初笛心臟已經停止了跳動。

「BOSS,小姐的心臟已經停止跳動。」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