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男子身上特有的清淡香氣混合著酒精的濃香,時不時的鑽入了她的鼻息之中。

精緻如畫的男子還在閉目沉睡。

他濃密的睫毛在眼窩處打下好看的陰影,淡漠的唇閉出了柔軟的弧度,皮膚瑩潤細膩,找不到一點點瑕疵。

即使是在睡夢中也耀眼奪目的男子,讓夏念念看得整個人都有些晃神。

這個人居然是她的丈夫,原本是要和她牽手共度一生的人。

她情不自禁的抬起手,就去碰了碰男子的臉,溫熱的觸覺,讓她的心臟猛地漏了一拍。

她想起第一次見到他那個午後,他高高在上,靜淡的風吹過他的黑髮,他的聲音好聽到纏綿。

「念念?」

他喊了一聲她的名字,後來怎麼了呢?

後來她臉紅了。

再後來,就開始了他們的婚姻。

夏念念摸了摸臉頰,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已經有了淚水。

她擦乾了眼淚,有些狼狽地抓起自己的手包朝著門口跑去。

莫晉北醒來的時候,絢爛的陽光透過寬亮的落地窗,照了一室的明媚。

一覺好夢,睡得莫晉北全身舒坦,他慵懶地微微閉目。

他好像做了個夢,夢到又回到了兩年前,有一道嬌小的人影拚命地扛著他,把他救出了起火的倉庫。

莫晉北伸長手臂伸了個懶腰,慢慢睜眼,然後他用力地眨了兩下眼睛,一下子從沙發上坐了起來。

他有些疑惑地看向四周,這裡好像是……錦雲苑?

他怎麼跑到這裡來了?

上次帶劉碧麗回來是喝多了,這次又是喝多了,連續兩次意外真是見了鬼了!

莫晉北伸手揉了揉眉心,他快速地起身,隨便洗漱了下就走人,他可不想見到那個陌生的老婆!

莫晉北收拾后,俊臉上恢復了冷傲的表情,路過錦雲苑大門時,保安禮貌的跟他打招呼:「莫先生好!」

莫晉北漂亮的眸子斜睨了他一眼,鬼使神差地開口:「昨晚我怎麼回來的?」

保安恭敬地回答:「昨晚是莫太太送您回來的。」

莫晉北蹙眉,是她?

唇上似乎殘留著溫軟的觸感,他在夢裡似乎還親了一個女人。

莫晉北狠狠地淬了口口水,拿出手帕消毒似的對著自己漂亮的薄唇來回擦拭。

他找到了自己扔在路邊的汽車,坐上去,發動汽車,突然福臨心至想到,他昨晚好像還夢到了一個嬌小的人影扛著他。

那道嬌小的人影,竟然在夢中和兩年前救他的那道模糊的人影重疊了。

按下車窗按鈕,莫晉北將那張紀梵希的限量版手帕狠狠地丟了出去,他在想什麼呢?

救他的人明明就是冷煙煙!

現在當務之急,是要趕快給冷煙煙找骨髓才行!

夏念念來到神話集團,上次霍月沉把西裝外套借給她,她乾洗后準備還給他。

這個時間職員已經都下班了,她一路通暢地來到了總經辦辦公區。

抬眸發現霍月沉辦公室的門輕輕掩著,裡面傳來霍月沉的聲音:「Amy?Amy?」

聲調叫得有些急,不像是霍月沉一貫冷靜沉著的語氣。

夏念念愣了下,走到門口,輕輕推開虛掩的門說:「Amy已經下班了。」

聞聲,霍月沉猛地抬眸,發現是她,眼眸中劃過一絲快到不可捕捉的意外:「是你?」

夏念念揚起手中的袋子,說:「你借我的外套已經乾洗好了,我送來還給你。」

霍月沉指了指一旁的桌子:「你放在那裡就行了。」

夏念念將袋子放過去,發現霍月沉濃眉緊蹙,精緻漂亮的臉有些蒼白,右手捂在腹部的位置。

因為用力太大,漂亮光潔的指甲蓋都變得有些泛白。

霍月沉抬眸,發現夏念念放下袋子后還沒有走,他忍不住開口:「還有事?」

話音剛落,他就抽了口冷氣,右手更加用力地捂住腹部。

「你怎麼了?」夏念念擔心地問。

霍月沉緩了好一陣,才略帶疲憊地搖搖頭:「沒事,老毛病了。沒吃飯,胃疼。」

夏念念看看時間,已經晚上七點多了,忍不住說:「那你趕快下班去吃啊!」

霍月沉修長的手指敲了敲桌上厚厚的文件,嘆氣道:「我看完這一季春裝的設計方案就下班。」

「能麻煩你幫我倒杯熱水嗎?」

他的臉色越發蒼白了,額角甚至都冒出了一層薄薄的汗水,可想而知,他現在有多不舒服。

「好。」夏念念拿起桌上的一個乾淨杯子,走到飲水機前倒了一杯熱水給他。

「謝謝。」

霍月沉端起水杯,喝了一口熱水,感覺翻江倒海的胃裡稍微舒服了些。

他一手端著水杯,一手拿起了文件,又開始工作。

夏念念抿了抿唇,她覺得霍月沉人還不錯,對於自己看不慣的事情,敢直接說出來,她很欣賞他的人品。

她有些猶豫地說:「要不,先吃飯再工作吧?」

霍月沉抬頭,像是有些意外地看著她。

夏念念乾脆走過去用力抽走他手裡的文件,放在桌上,然後一口氣說完:「走吧,先去吃飯,正好我也沒吃飯。你胃不舒服,工作起來效率也不高。」

霍月沉微微眯眸,視線緩緩落在夏念念的臉上。

她白嫩的皮膚吹彈可破,兩頰上有著淡淡的緋紅。

但她臉上最吸引人的,卻是那雙明亮的美目。

漂亮濃密的睫毛,配上彎彎柳眉,一笑起來就眉目飛揚,讓人移不開眼睛。 霍月沉眼中掃過一抹令人捉摸不透的銳芒,幽遠深邃的眼眸轉了轉,唇角微勾起一抹笑意:「既然如此,那我們就走吧!」

他們去了一家頗有口碑的餐廳,點完菜之後,夏念念特別吩咐服務員端一杯熱水過來給霍月沉。

霍月沉微微眯了眯眼,揚起唇角說了聲:「謝謝。」然後像是很無意地說:「你很會照顧人,你先生一定很幸福吧!」

夏念念一愣,桌下放在腿上的手驟然收緊,表情變得有些僵硬,過了好一陣才語氣酸澀地說:「還……還好吧!」

霍月沉端起熱水抿了一口,心知肚明,卻並不挑破。驟然換了個話題:「說實話,你辭職我覺得非常遺憾。」

夏念念其實也覺得很可惜,她雖然只去神話集團上了幾天班,卻很喜歡那裡朝氣蓬勃的工作氛圍。

霍月沉狹長的、如黑曜石般的眼睛斜睨了眼垂眸沉默的夏念念,慢慢地說道:「這一季的春裝馬上就要上市了,設計部現在正是缺人的時候,我很希望你能夠回來工作……」

夏念念狠狠地抿了抿唇,還沒來得及回答,突然餐廳里傳出了一陣不和諧的喧嘩聲。

「沒位置?怎麼會沒位置了?」

聞聲,夏念念的肩膀顫了顫,猛地扭頭朝聲源看去。

霍月沉微微蹙眉,轉臉看過去,一看便微微眯了眯眼角,眸子里快速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嘲諷。

長了一張妖孽臉的莫晉北,手臂被打扮得趾高氣揚的劉碧麗挽著,好像一朵迎風招展的桃花。

他的眉宇間帶著一股天生的貴氣,那雙狹長的桃花眼,灼灼其華,美得驚心動魄。

「抱歉莫總,今天實在是沒有位置了。」餐廳經理彎著腰不住的道歉。

「我常坐的那張桌子呢?」莫晉北漂亮的眼眸朝這邊看過來。

餐廳經理看到位置上已經有人了,連聲道歉:「因為您沒有預約,所以……」

莫晉北理也不理,直接朝這邊走了過來,挽著他手臂的劉碧麗踩著高跟鞋,扭著腰也跟了過來。

「這位置是我的,你們重新找位置。」莫晉北隨意的丟出了一句,說得天經地義一般。

垂眸低頭的夏念念的雙手已經緊緊握住,因為低著頭,霍月沉看不清她的表情,在感覺到她周身蔓延的憤怒氣息時,他眉心微皺。

「莫總,這……」餐廳經理急得直冒汗,他不敢得罪莫晉北,可是也不能讓先來的客人讓位置吧?

突然霍月沉站起身,禮貌地一笑:「莫總,好巧啊,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你。」

莫晉北的眼底閃過一抹疑惑,霍月沉已經主動伸出手,開始自我介紹:「我是神話集團的霍月沉。」

身材同樣高大挺拔,氣質同樣貴不可攀的兩個男子對視,目光在空氣中糾纏了片刻。

神話集團最近聲名鵲起,傳聞掌門人非常低調,沒想到竟然在這裡遇見。

畢竟是商人,莫晉北很快就伸出手與他相握:「原來是霍總,久仰了!」

劉碧麗的表情僵硬住,沒想到竟然會在這裡碰到霍月沉。

她正在焦急該怎麼辦的時候,突然霍月沉對著她友好的一笑:「想必這位就是莫太太吧?莫先生您的眼光真好!」

劉碧麗愣了下,疑惑霍月沉怎麼會這麼說,可那一聲「莫太太」卻是她夢寐以求的稱呼。

她眸光一亮,立刻得意起來,柔柔地說:「霍總你好!」

她並沒有糾正霍月沉的說法,她巴不得別人都誤會她是莫晉北的妻子。

霍月沉在心裡暗笑,表情卻是越發的真誠:「莫太太好面熟,我們以前是不是在哪裡見過?」

這家餐廳頗為高檔,聽到「莫太太」這幾個字,已經有人朝這邊看了過來。

御尊集團的莫晉北在T市名氣太大,而他的太太卻一直深藏不露,難免引起了大家的好奇心,想看看這位莫太太到底是何方神聖。

「霍總好會開玩笑。」劉碧麗笑得花枝招展,別人越是投來羨慕的眼光,就越是滿足她的虛榮心。

莫晉北的眼神變得有些凌厲,直覺笑得一臉真誠的霍月沉不懷好意。

果然,霍月沉語氣一轉:「莫太太,我越是看你就越是面熟,我們一定見過。」

劉碧麗臉上的笑容有些掛不住了,挽著莫晉北的手臂開始撒嬌:「晉北,我們去其他的地方吃飯吧,我肚子餓了。」

霍月沉突然一拍手,開口道:「我想起來了,你不就是那個演戲的劉碧麗嗎?怪不得我說眼熟呢!」

他故意把劉碧麗說成是「演戲的」,就是在諷刺劉碧麗能裝。

俗話說,打狗還得看主人。

聞言,莫晉北狹長的桃花眼眯了眯,語氣不悅的開口:「霍總,你這是什麼意思?」

霍月沉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我沒什麼意思啊?原來不是莫太太,我還以為莫先生是帶太太出來吃飯呢!」

這還不算完,霍月沉繼續假裝扼腕痛惜,連連搖頭:「愛情再偉大,也不該破壞別人的婚姻和家庭幸福,劉小姐的愛情觀與我公司的代言人形象真是相去甚遠。」

劉碧麗臉色一變,她被取消代言的事情,莫晉北還不知道。

聞言,莫晉北果然朝她看來,眼眸中帶著讓人喘不過氣的壓迫感,讓她打了個寒顫。

「我不想在這裡吃飯了,我們換個地方吧!」沉默許久的夏念念蹭的一下就站了起來,沖著霍月沉開口。

劉碧麗看到夏念念,瞳孔一縮,怎麼是她!

莫晉北的目光朝夏念念投過來,燈光下,她肌膚勝雪,明眸皓齒,臉上紅彤彤的,十足的明艷不可方物。

甚至她都沒有化妝,唇紅齒白的素顏,跟站在旁邊的濃妝艷抹的劉碧麗一比,氣質容貌絲毫不遜色,甚至平白的讓人覺得當紅明星的劉碧麗俗氣了許多。

傲嬌的小辣椒立刻就引起了莫晉北的注意,她看上去很生氣,說完之後看也不看他們,抓起手包就沖著門口走去。 長裙伴著她的腳步,旋出了一朵朵漂亮的花兒,連背影都那麼讓人留戀不去。

霍月沉朝著他們笑笑,說了句「失陪」,就追著夏念念走了。

劉碧麗本來就和夏念念有仇,此刻莫晉北幽深的眼光更是讓她覺得打心眼裡討厭,生出了危機感。

劉碧麗整個人都朝著莫晉北靠過去,恨不得掛在他的身上,小臉蹭著他的胸膛,語氣嬌嫩:「晉北,我們吃飯吧,人家有點餓了。」

莫晉北卻掐著她的腰,把她從自己身上拽了下來,面上浮現了一絲不耐煩和陰寒:「好了,別鬧了。」

莫晉北黑眸微眯,腦子裡莫名覺得霍月沉身邊那個女孩有幾分熟悉。

夏念念走得很快,心裡的怒火蹭蹭的往上竄,她以為自己已經完全不在乎了。

可當看到莫晉北帶著劉碧麗四處秀恩愛,還是忍不住自己的怒火。

她衝出餐廳后,差點撞上迎面的路人才生生剎住腳步。

背後有人輕輕拍她的肩膀,她怒火滔天的回頭:「幹嘛!」

看到霍月沉那張俊朗的臉時,表情才稍稍放緩。

語氣略微有些生硬地說:「對不起,我剛才……我突然覺得沒胃口了。」

霍月沉心知肚明,臉上卻滴水不漏,露出非常贊同的表情。

「我也沒什麼胃口,說實話人人都知道莫晉北結婚了,居然還養小三,真是叫人倒胃口!」

霍月沉表情真摯,語氣誠懇,不帶半點做作和虛假。

讓夏念念覺得心中有股暖流似的,從心臟的位置一直流到四肢百骸。

「既然我們都沒胃口了,我就送你回家吧!」霍月沉提議。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