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唐婉婉一如既往是,單手拖著腦袋,另外一隻手伸出來,沖著梁夢郡豎起一根大拇指,搖了搖頭,這次后,她如果還有臉再敢出現自己面前,那自己就認輸了,只能說她無敵了!

光頭朝著唐婉婉彎腰做鞠了一下說道,「顧太太,打擾了。」說完擺了擺手,率先帶著一群小弟走出了唐家客廳。

溫美芳從頭到尾都沒說一句話,這個時候看到他們人確實已經離開了,瞬間站了起來,小跑衝進了卧室,當看到自己老公被捆綁著。

上前立馬趕緊給他解開繩子,期間確定他身上除了臉色受傷外后,並沒有其它大傷,這才鬆了口氣,頓時一屁股坐在地上,捶了他一下,哭著說道。

「你都那麼大年紀了!你剛才還敢不顧一切的衝上去,你要是有個好歹,你讓我怎麼活啊!」

唐建國坐起來,把身上的繩子拿掉,一把將她攬入懷中,開口說道。

「沒事了!」

不得不說,歲月不饒人,之前一個人對付好幾個都沒有問題,現在沒幾下就被他圍攻下了! 溫美芳推開他,摸著眼淚站了起來,帶著賭氣的成分說道。

「你好好反省一下。」說完轉過身掉頭就離開了卧室。

來到客廳,看著坐在沙發上的婉婉,眼神中露出一絲複雜的神情,剛婉婉那種遇事不驚沉著的表現,讓自己有點出乎意料,可她從頭到尾,都太過鎮定自若。

眼神中甚至連一絲驚慌都沒有出現過,打從她手術醒來后,她前後變化差異簡直是天壤地別,就連性格也發生了變化!看著這樣的她,真的讓自己感到很陌生!

無聲的嘆了口氣,邁步走了過去,在她旁邊坐了下來,拉起她的手,交疊的放在自己的大腿上,看著她神情如一不變的樣子,開口問道。

「婉婉,媽有件事想問你。」

聽到她的話,唐婉婉微挑了一下秀眉,然後點了一下頭。

溫美芳看著她如此恬靜,還真的無法習慣,雖然之前她能把人氣個半死,可始終覺得她那個時候開不開心自己能知道!可現在的她真的不確定她什麼時候是開心的,什麼時候是不開心!

「你老實告訴媽,你手術后,是不是出現了某種不良反應。」

「打你手術到現在,媽感覺不到你開心,更感覺不到你有什麼情緒上的反應。」

只希望是自己多心了,可隨著今天的事情發生后,再沒辦法忽略她現在的情況!不管是什麼問題,自己這個當媽的必須心裡有個底!

「媽,我沒事,真是在經歷過這次手術后,對很多事情看的比較淡了而已!」說完后,唐婉婉沖她擠出了一絲笑容。

這套說辭雖然很難讓她信服,但是現在還不想告訴她們這些事情!如果她們知道自己現在的真是情況,這個家裡的氣氛範圍恐怕會變得緊張起來!

現在這樣就挺好,自己雖然一個人隱瞞的有些辛苦,但這是值得的!她們都到了這把年紀,沒必要為了自己整天提心弔膽!

溫美芳目光注視著自己女兒,身手摸了摸她清瘦的臉,知道她沒說實話,但如果她現在不想說,也不想勉強她,今天她這種做法雖然很危險。

但她沉著處事不驚的樣子,讓自己心裡真的很安慰,她長大了!懂得保護學會保護這個家了!想到這裡,臉上露出一絲欣慰的笑容。

此刻的梁夢郡被光頭的兩個馬仔給粗魯的弄上了車,期間手還不老實的在她身上卡油,引得甚至不輕的梁夢郡嬌喘連連!

弄的幾個馬仔都心痒痒的,雖然梁夢郡沒了雙腿,可模樣在哪裡,再加上她現在發sao,恨不得怕光了她衣服弄一次!

光頭嘴巴里叼著根煙,眯著眼睛,嘴巴里吐著煙霧,心裡還是盤算起來,想著臨離開時,那個唐小姐說過的話。

捉摸了好一會兒,才弄明白她話里的意思,這讀書多的人腦子就是好用,讓自己這個破腦子想破了,也想不出來這種事1

梁夢郡意識不清的開始用手在身上亂摸一通,嘴巴里含糊不輕的說道。

「熱,給我。」 光頭偉嘴巴里叼著煙,從頭到尾看了一遍視頻,這孫子,還確實有點手藝,拍的確實還不錯,該漏的都漏了,效果清晰度絕對趕得上專業攝像技術了!

關掉視頻,把手機扔給副駕駛的小弟,開口交代到。

「把視頻傳給老子,作為獎勵,原稿你就留著慢慢欣賞吧!」說著拿掉嘴巴里抽到一半的煙。

直接掐滅煙頭,翻身又準備來第二個回合,這次不讓她好好長長記性,以後恐怕她還會再亂叫別的男人名字!

就這樣,車子一路開到了梁家大門口,副駕駛的小弟非常有眼力勁的下車去按門鈴,等一切弄妥當后,光頭偉才從轎車裡下來。

抬腳彈了彈腳上的皮鞋灰兒,拎了拎腰間的褲腰帶,仰著脖子又整理了一下西裝領帶,帶著一幅天生流氓的架勢超梁家的院子走去。

目光環顧了梁家偌大的別墅院子,嘖,真他媽的不賴,最主要是老頭子還賊有地位,看來自己光頭偉也有翻身的機會了!

傭人在梁家呆久了,養成了勢利眼,看著進來的光頭偉,一副不著五六的樣子,沒個他什麼好臉色,開口說道。

「這位先生,你現在這裡等一下,我家夫人稍後就下來了。」

光頭偉自然看出了傭人帶著有色眼鏡的跟自己說話,抬手沖她揮了揮手,大搖大擺的走到客廳,一屁股坐在了歐式風格的沙發上。

抬起兩條胳膊,舒服放鬆的搭在沙發靠椅上,翹著二郎腿,目光四處看來看去。

傭人本來想阻止他入座的,可看著他毫不客氣的樣子,還有那副嘴臉,越看越覺得賊眉鼠眼,還有那身衣服,也不知道那個便宜地方買的!

梁家現在雖然大不如前,可也不至於衰敗成什麼人想來就來的!真不知道夫人幹嘛要讓自己放他進來,更是讓他留下來等。

梁氏換好旗袍,邁著步伐,扶著扶梯從二樓緩緩下來,看到坐在客廳里的人後,眼神中露出一絲厭惡,不動聲色的走了過去,優雅的坐了下來。

「魏先生,今天到我們府上有何貴幹?」

聽著她對自己的稱呼,光頭偉有點渾身不對勁兒,還沒有人這麼稱呼過自己,笑眯眯的沖她說了句。

「媽,你就叫我魏光吧!」

「叫魏先生多生疏啊!」

梁氏聽到他叫自己媽,頓時起一成雞皮疙瘩,長得這麼磕磣,還又黑又老,從上到下,找不到一丁點兒對他的好感,皺褶眉頭看著他說道。

「魏先生,開玩笑有個限度。」

「要不是看在你幫我們家君君的份上!就沖你剛才那番話,我就能讓你活不過今晚。」

光頭偉頓時做出一副誇張受驚嚇的表情,「媽,你說這話,我怕你這樣會傷了我跟君君的感情的!」

她光頭偉,大小混社會的,什麼都沒有,赤腳混到現在,除了臉皮厚,還有就是夠流氓,讓人看了就怕,就躲著走!

他的這番話,頓時讓梁氏嗅到一股不詳的感覺,這時候才留意到,自己女兒沒跟著回來,如果沒記錯,今天她們去了趟家。 看到這裡,頓時站了起來,一臉怒意,居高臨下的看著光頭偉質問道。

「我們君君呢?」

光頭偉見她這會兒想起她那個寶貝女兒了,這個女人有多寵愛梁夢郡,自己已經見識過了,也正是如此,自己這個梁家女婿坐定了!伸出手指,指著她讓她坐下。

沖褲子口袋裡摸出手機,隨手往桌子上一扔,開口說道。

「先看看這個。」說著遞給她了一個眼神。

梁氏看著桌子上的手機,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拿了起來,點開手機進入到裡面,看到一個播放視頻,一點開就傳來一幕不看入目的畫面。

聲音更是大的回蕩在客廳,梁氏看清楚畫面裡面的那個女人是誰后,臉色大變,關上視頻,刪掉了視頻,拿著手機砸向光頭偉。

「你敢傷害我家君君。」

「我讓你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說這話時,整個人氣的渾身顫抖。

聽到她的威脅,光頭偉不以為意的笑了笑,伸出舌頭,色情滿滿的舔著嘴唇,眼神中帶著猥瑣不堪的笑容說道。

「媽,你又何必動如此大的怒。」

「就是怕你不相信婉婉是心甘情願跟我,所以這才拍了視頻,力爭我清白。」

「你太心急了!應該看完的!從頭到位,君君可都是很享受的。」

「不過,不怕,你想看,我哪裡還有很多個備份,到時候給你和爸都看看。」

說這番話時,他帶著一副氣死人不償命猥瑣的笑容,這下子真的把梁氏氣的差點翻個白眼暈過去!

梁氏這個時候氣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現在就是哭也哭不出來了!當初就不應該縱容君君跟這種地痞流氓走進,現在真的是後悔的嘔血!

不知道過了多久,梁氏氣的胸口發疼,臉色十分難,雙腿無力的坐了下來,咬牙切齒的說道。

「我會給你一筆錢。」

「拿了這筆錢,給我滾出這個地界,再敢讓我看得到你,我找人弄死你!」

如果可以,現在都想找人弄死他,可現在還不知道君君什麼情況,只希望君君沒有受到更大的傷害才行,否者,真怕她挺不過來!

光頭偉摸了摸光頭,笑著搖了搖頭,毫不避諱的解開褲腰帶,身手指了指腹部的某根,開口說道。

「要不,你先讓我高興高興。」

「我現在反正不是很開心!我一個光腳的,什麼也不怕,唯一的樂子就是找開心。」

梁氏聽到他說的渾話,整個腦門子氣的發疼,渾身直顫抖,他這是連自己都要羞辱啊!活了這麼一輩子,還從來沒有被人這麼羞辱過!

光頭偉見她氣的不輕,心裡只樂呵,感覺到找到了一件好玩的事情,作勢要系好皮帶說道。

「不樂意啊?不樂意算了,我找君君去,她應該很樂意!」

梁氏眼眶發紅,撐著從沙發上站了起來,開口帶著顫抖的聲音說道,「去房間。」

此刻的梁夢郡,被人放平在後座椅上,司機跟那名副駕駛的小弟毫不客氣的享用了起來,可謂是兩人誰也不浪費一點時間。 梁瀚文回來后,一進門就聞到一股腥,氣味,作為一個男人,那是什麼味,自己再也清楚不過了,再看坐在客廳沙發上的那名陌生男人,眉頭不由自主的皺了起來。

光頭偉嘴巴里叼著一根煙,透過煙霧眯著眼睛看著梁氏,見她低著頭沉默不語,這時候聽到腳步聲,眼神中劃過一絲不明笑意,隨後順著聲音望了過去。

「誒,爸,您回來啦!」說著光頭偉立馬起身。

狗腿子的趕緊把嘴巴里的煙給拿下來掐滅了,微微弓著腰,帶著討好等他過來。

聽到他叫的,梁瀚文臉色頓時黑了下來,邁著步伐走了過去,在沙發的主位上坐了下來,餘光瞟了一眼自己老婆,收回目光道。

「你剛叫我什麼?」

光頭偉上前靠了過去,褲子口袋裡掏出煙,做勢要讓煙,但卻被梁瀚文給抬手拒絕了,他不以為意的收回煙,一臉討好的說道。

「爸,我是君君的未婚夫。」

他的話讓本低著頭沉默不語的梁氏頓時大怒,伸手指著光頭偉大罵到。

「你放屁。剛你不是。」話說道了一半,說不下去了。

原本以為替他做了那種羞恥的事情,他會放過君君,那知道這個流氓混蛋,他竟然現在反口。

梁瀚文目光看了一眼自己情緒非常激動的老婆,盯著她看了大約將近幾十秒后,收回目光看向眼前這個狗腿子般不入流的東西。

自己還沒有沒落到隨便就能被一個地痞流氓威脅的地步,膽敢用寫拙劣的手段威脅到了自己頭上,想到停在自己家大門口不遠處的那輛車。

「門外面那輛車,是你的?」說這話時,咬字非常重。

光頭偉不知道他為什麼突然問這個,想了一下,然後點了一下頭應道。

「對。」話音剛落,就被站起來的梁瀚文一覺踹在了胸口。

光頭偉被他這一覺直接踹倒在了地上,疼的捂著胸口,喉嚨間冒出一股子血腥味,這老頭子年紀都這麼大了,肝火這麼旺盛!

這一腳還真不是蓋的!看來真是氣急了,還沒搞懂他為什麼突然給自己這麼一腳,難道是看出來她老婆給自己服務過了?

揉了揉胸口,單手撐著地板站了起來,彈了彈胸口上的塵,抬起眼皮子,似笑非笑的看著他問道。

「爸,這是何意啊?」

「有話好好說,怎麼還上手了呢!」

梁瀚文一般推開他,越過他出了客廳,幾乎是一路小跑,腳上生風的超大門口跑去。

光頭偉不緊不慢的跟了出去,一直跟到大門口,看到他打開車門,拉出車裡衣衫不整的人時,這才暗罵了一句髒話,抽出放在褲子口袋的雙手。

加快腳步走了上前,抬起腳就對著司機狂踹,罵罵咧咧到。

「你他媽的回去我剁了你。」說著看到裡面梁大小姐從裡面被抱了出來。

媽的,反了他們了,把人弄成這樣,艹,這下別偷雞不成蝕把米!眼看到了嘴邊的肉,別就給弄沒了!

梁瀚文此刻雙目通紅,恨不得活剝了這幾個人,梁氏看到自己女兒的情況后,頓時氣暈了過去。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光頭偉像個狗皮膏藥一般,徹底的粘上了梁家,到了外面大肆宣揚說自己是梁家的女婿,準備過段時間跟梁大小姐結婚。

梁翰文好面子,徹底的想要封鎖住哪天發生的事情,原本想要不動聲色的除掉那幾個人,可被人捏著命門,不得不把這件事先擱置了下來。

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有這麼一天過!風光無限的大半輩子,到了晚年該享清福的時候,一樁樁糟心的事情迎面而來!

到了後面更是被一個不入流的東西給左右擺布,留著這麼一個禍害在身邊,早晚自己的名聲都要被他敗進,所以必須得找個機會除掉他!

此刻的秦風看著那件昂貴的訂製婚紗,感覺到彷彿是一個燙手的山芋,前後想來想去,最後一咬牙,硬著頭皮,把咖啡淋在婚紗上了幾滴。

做完這個舉動后,看著潔白無瑕純手工鉤織的蕾絲邊,粘上了咖啡漬,心臟撲通撲通跳的厲害,希望是自己沒有扭曲boss的意思,千萬可別是最搞錯了,否者真是要死無葬身之地啊!

來回做了幾次深呼吸后,下了車,讓人把婚紗從車身給抬下來,走過去唐家大門口的台階上,抬手按了一下門鈴。

唐家,唐婉婉身穿比基尼泳衣,遊了幾圈泳后,出了泳池,過著毛巾在自家後花園的游泳池旁的躺椅上嗮太陽。

顧靖修一身休閑居家服,邁著大長腿走了過來,來到唐婉婉身邊的躺椅處,在她躺的那個躺椅上坐了下來,抬手摸了摸她細白纖細的小腿。

「蜜月旅行想要去哪裡?」

本就沒打算去跟他蜜月旅行的唐婉婉,聽到他問的,緩緩睜開了眼睛,目光看向坐在自己身旁的顧靖修,目光冷清的看著他反問道。

「一定要蜜月旅行?」清脆悅耳的聲音中聽不出喜怒。

這段時間,雖然能感覺到他一直在圍著自己打轉,更是公司也很少去了,大部分時間都是在陪自己,明顯的感覺到他話也比以前多太多了!

當然清楚他這麼做的目的,自己也有很努力的嘗試找感覺,可不論自己再怎麼努力,卻絲毫找不到任何意思感覺,不清楚他能這樣陪著自己堅持多久!

更不確定是不是到最後,他會不會因為自己一直這樣而失望,不想再一味的付出這種得不到回應的愛!想到近段時間,晚上睡覺時多的晚安吻,乾淨不帶任何慾望。

顧靖修注視著墨鏡下她那雙眼睛,雖然她現在跟以前大不一樣,但卻勾起了自己征服她的慾望,俯身在她光潔的額頭上親了一下,開口反問道。

「不想去嗎?」富有磁性的嗓音中透著一絲難以察覺的笑意。

聽到他問的,唐婉婉摘掉太陽眼鏡,從躺椅上坐了起來,緊了緊裹在身上的毯子,起身丟下一句。

「隨便。」說完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隱隱感覺到顧靖修剛調戲了自己,還有明明看到他漆黑一團的眼神中閃過一絲笑意。 顧靖修看著她剛離開的樣子,嘴角處勾起一絲幅度,看著纖細的背影,毯子剛好到大腿根部位,這虧的是在家裡,否者絕不會讓她穿這麼性感出來游泳!

秦風剛被幫傭引進來,屁股還沒來得及坐下來,就看到披著毯子進來的唐婉婉,…….瞬間趕緊底下眼帘,不敢隨便亂瞄。

在這個開放式的社會,滿街的女人穿著弔帶跑的大巴,裙子短的遮不住屁股的大把,然而這些隨便看,但這不包括眼前這位!

boss的醋勁兒有多大,自己深有體會,就因為一個領帶,自己苦苦在工地上,整整做了一個月的苦力啊!回來曬的爸媽都不認識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