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噢……」所有獲救的難民們終於歡呼起來了,一人之力降服一個將近三四百號人的傭兵團,恐怕沒有多少人能做到,這些難民都把蕭寒當成最崇拜的英雄,為他歡呼著!

「現在可以告訴我,你究竟是誰了?」雪峰團長依舊念念不忘的問道。

「這些難民要去的是我的地盤,你該知道我是誰了嗎?」蕭寒嘿嘿一笑。

「風魔!」雪峰驚的差點栽倒在地,原來自己遇上了這個煞星,這未免是太點背了吧!能夠撿回一條命已經是萬幸的了,想想之前烈火傭兵團全團覆滅,連續擊敗兩大劍聖高手,大月國最年輕的劍聖,與利澤劍聖一戰,失蹤后,想不到居然出現在自己眼前!

「風魔大人,雪峰有眼無珠……」雪峰忙道。

「你以前干過什麼,本侯就不管了,今後呢,你的一切都要聽本侯的,現在本侯交給你一個任務。」蕭寒想了想,打斷雪峰的話道。

「風魔大人,請吩咐!」雪峰畢恭畢敬的站立一旁道,做奴隸傭兵團雖好,哪裡比得上跟一個如日中天的聖階高手,還是貴族混來的好,人是很現實的,前一刻雪峰還是被逼著屈服,下一刻早已忘記那一段了,雖然還沒有到死心塌地,但是絕對的服從,不過想起那死去的四十幾個弟兄,感覺他們還真是有點怨,早知道他們是風魔大人的話,還用死嗎?

「我要你這一路過去,護送這些難民去風城,並且給我四處傳出消息,凡是再在大月國內抓捕難民為奴隸的盜賊團和傭兵團,只要有一個算一個,通通的把抓到的難民護送到風城,一個月人沒有送到的,那就等著本侯親自上門要人!」蕭寒一字一句道,聽的雪峰是驚心動魄,這下子在大月國內干抓捕難民為奴隸的盜賊團和傭兵團要倒血霉了,以這位爺的手段,不從的,恐怕要有滅團之災了!

蕭寒的這一道命令並沒有通過大月國官方傳出,而是從一個奴隸傭兵團傳了出去,數日之內就傳遍了整個大月國,引起了強烈的震動,而蕭寒更是通過小銀向碧落傳遞了一個決定,那就是百萬建城計劃!

原來只容納十萬人的風城,宣布擴建成一座百萬人的大城市,並宣布敞開接受大陸上各國難民,人數上限是一百萬!

緊跟著新月城也宣布接受難民十萬人!

這三道消息一經傳出,各國難民蜂擁而至,風城的知名度一下子蓋過大月國本身,有人更是預測它將會成為西部第一大城! 五犁鏵和孟宇是認識的嗎?確切的說是有點關係,但卻還的是沒有到那種熟悉的地步。

這次所發表的帖子,起初左犁鏵也是沒有留意的,後來看到火爆之後,再看到那個熟悉的報道手法,這才想起來和之前所見過的幾篇娛樂緋聞報道手法很相似。才想起來,可能是出自孟宇之手。

像是這樣的帖子,就算是左犁鏵也清楚,發表出來的話是有點冒險的。畢竟在當今的大環境之下,像是這種公然對付一級政府的事情,還是很為忌諱的。

別看現在網路之上滿天飛著這個那個官員違法亂紀的事情,但那都是經過審批的,如果沒有審批的話,有哪個網站敢這樣直接發表出來?真的是不想活了嗎?

但想到這隻不過是一個小小的縣,再加上這個縣又是所謂燕北省所管轄的,和江南省真的是八竿子打不到邊兒的。這樣的話,要是稍微的報道下,賺點名譽還是沒有啥問題的。

所以左犁鏵就這樣做了。

再說左犁鏵之所以敢這樣做,還和他的身份有關係,他除卻是這兩家網站的總裁外,還掛著盛京市市電視台一個主編的名頭。所以左犁鏵就真的這樣做了,但現在看起來,自己恐怕是捅了一個馬蜂窩。

一個敢直接將電話打過來,並且警告著自己撤帖的人,又怎麼會是沒有一點能量的?關鍵是楊蜜竟然自作主張,硬是將對方給回絕,給得罪了,這就讓左犁鏵緊張起來。

咚!

辦公室緊關著的大門突然之間被推開,從外面衝進來的是公司的副總,這個副總換做平常的話,是斷然不敢這樣公然闖進來的。

「慌什麼慌,還有點禮數沒有?」左犁鏵怒喝道。

「左總,我們的另外一家論壇現在也被黑了。而且這還不算·市公安局和省公安廳的網監部門,正式的向我們發出通知,讓我們接受他們的調查!他們很快就會過來。」副總急聲道。

「什麼?」左犁鏵吃驚道:「另外一家論壇怎麼會出事?」

楊蜜戰戰兢兢著。

副總瞧了一眼楊蜜,都到了這個時候·也就懶得再像是以前那樣對她畏畏縮縮著。

「是楊總監下的命令,讓我們杜撰了一篇報道,就附在那則帖子背後發表了!」

轟!

左犁鏵是真的憤怒了,瞪著楊蜜,眼神真的是想要將她給生吞活剝掉似的。

「你真的是害人不淺!」

這就是所謂的害人不淺了嗎?

就在楊蜜的顫抖中,就在左犁鏵的憤怒中,他桌上的電話刺耳的響起來·當他接聽之後,那邊便傳來一陣劈頭蓋臉的咒罵聲。

「左犁鏵,你是豬腦子嗎?還是你腦袋進水了?你怎麼能夠干出這樣的事情來?什麼樣的帖子你都敢發嗎?你難道忘記了作為一個宣傳工作者最起碼應有的素質嗎…」

左犁鏵知道那人是誰·壓根就不敢反駁,只是一個勁的賠禮道歉著,而等到那邊罵完之後,他趕緊說道:「老領導,這事到底是怎麼回事?現在怎麼辦?」

「什麼怎麼辦?你難道不知道殷玄縣是誰在那裡當縣委書記的嗎?是蘇沐,你別給我說你不知道蘇沐是誰!你真的是瘋了,竟然連蘇沐都敢得罪!我現在光是知道的,想要收拾你的人就不是你能夠面對的!」

嗡嗡!

當左犁鏵聽到蘇沐這個名字的瞬間,整個人是當場愣住了。他還真的是沒有將殷玄縣和蘇沐聯繫起來·說起這個蘇沐,他怎麼可能不知道。實際上只要是盛京市做宣傳系統的,都不會對蘇沐陌生。

蘇沐是江南省土生土長的人·但就是這個土生土長的人,在官場上目前的所有履歷都真的是讓人為之驚艷著。

不說別的,光沖著蘇沐在盛京市的人脈關係·就足夠讓左犁鏵嚇得癱掉。

是蘇沐!

真的是得罪了蘇沐!

「老領導,你給我指條明路吧!」左犁鏵趕緊道。

「我不知道!」對方說著就掛掉了電話。

左犁鏵這邊是臉如死灰著。

「左總,咱們公司被查封了!」

「左總,咱們公司…」

當這樣的壞消息此起彼伏的在左犁鏵耳邊響起的時候,他整個人已經是整個的癱瘓在沙發之上。站在一側的楊蜜和副總,也都是滿臉灰色著,發生這樣的事情·也是他們從來沒有辦法預料的。

咣當!

就在這時候,就在這三個人都惶惶不可終日的時候·幾道身影很為囂張的走進來,為首的便是梁破虜。左犁鏵是知道梁破虜的,他是在一次機緣巧合之下碰到梁破虜的。!時候看到梁破虜就這樣走進來,左犁鏵趕緊站起身,「!梁,你怎麼想起來來這裡了?」

「我怎麼就不能來這裡了!你這個廟什麼樣的事情不敢做,現在做出來的事情都已經是這麼大了,我還能說什麼。左犁鏵,你夠狠的吧,竟然連我蘇哥都敢陰。」梁破虜冷笑著道。

梁破虜就是這樣直接,就是以這種絕對的姿態逼著左犁鏵。在梁破虜的眼裡,左犁鏵這樣的人壓根就沒有任何威脅,收拾掉他是不費吹灰之力的。如果說這次不是因為蘇沐的事情,他都懶得過來一趟。

「梁少,這事有誤會啊有誤會啊!」左犁鏵滿臉著急著,額頭之上布滿著豆大的汗珠。

「有誤會?我怎麼不覺得有誤會那!左犁鏵,你給我聽著,你這次得罪的是我蘇哥,抹黑的是我蘇哥的形象,我蘇哥的前途就這樣被你給阻斷了。 強勢寵婚:步步爲贏 我蘇哥說了,明天上班之前,趕到殷玄縣親自向他賠禮道歉。

你要是這樣做了,這事或許還有著迴旋的餘地。

但就算是那樣,我也不會就這麼算了的。該怎麼做,你看著辦就是。還有我蘇哥說你們這邊的接線員威脅他,行啊,你們這個小公司真夠牛逼的!」梁破虜嘴角浮現出一抹冷笑。

就算是平常,梁破虜想要收拾誰那都是一句話的事情,更別說現在是為蘇沐辦事。有著這樣的大旗在,就算是被梁守業知道,梁守業也只會是默許的,所以他現在是要多囂張有多囂張。

「我,我肯定去!」左犁鏵趕緊道。

「去不去那是你的事情!」梁破虜嘴角揚起,轉身就向著外面走去,身後緊隨著那群衙內,只是他們瞧向左犁鏵的眼神,是那樣的不屑。

而就算是這些衙內,隨便出來一個都夠左犁鏵招架不住的。如今更別說左犁鏵驚動的還是梁破虜!

當辦公室內又只剩下三個人的時候,副總咳嗽了下,瞧著左犁鏵,低聲道:「左總,現在的當務之急是要從源頭解決掉這事情,我建議馬上刪除有關帖子的所有信息,並且向著和我們有著合作關係的網站,發出同樣的請求,讓他們也進行刪除。

總之就是在網路上,不能夠再看到任何有關殷玄縣的大規模報道帖子!其次就是你要馬上趕往殷玄縣,能夠驚動梁少他們出面的人,是絕對不會簡單的。另外,我想楊總監也必須跟著前去,就這事向著蘇書記道歉,求得他的原諒。

如此的話,我們網站或許還會有著翻身的機會,不然的話,我真的是害怕都壓根不必到晚上,就是這一兩個小時內,我們新華科技就真的要徹底毀掉了!」

「老汪,你敢?」

楊蜜聽到這話頓時憤怒起來,只是她的憤怒之聲剛發出來,便被左犁鏵一巴掌狠狠的扇到臉上,她的臉蛋當場腫脹起來不說,嘴角更是溢出著血絲。

「老左?你做什麼那?」楊蜜獃獃著問道。

「我做什麼?你說我做什麼?整件事情如果不是因為你的話,怎麼會變成這樣,你現在還敢如此的猖狂。馬上收拾東西,我們現在連夜前往殷玄縣。不必等著飛機了,這時候才是下午三點鐘,開車過去會快點!」左犁鏵狠聲道。

「這事如果說不能夠睜得蘇書記的諒解,楊蜜,你就給我等著吧,我沒有好日子過,你也別想再穿金戴銀了!」

午後七點。

這時候殷玄縣已經是陷入到黑夜中,今天是12月24日,是西方所謂的平安夜。但這樣的夜晚顯然不是平安著的,最起碼有些人是始終提心弔膽著的。

殷玄縣所發生的帖子事件,蘇沐並沒有正式的向著商禪市進行彙報。而有些詭異的是,商禪市那邊也沒有誰主動詢問過。每個人都像是在旁觀著什麼,等待著什麼似的。

叮鈴鈴!

蘇沐這時候倒是沒有在別的地方,就是在縣委家屬院的一號樓中,安靜的吃著晚飯。已經是一個人生活著早就習慣的他,倒是很為享受現在這種難得的氛圍。

就在蘇沐剛剛放下手中的筷子,用紙巾擦了下嘴邊的油漬之後,他放在一側的手機刺耳的響起來。蘇沐接聽之後,那邊傳來的是段鵬的聲音。

「領導,就在剛才焦琅治在石都市走進了一家會所,我們的人跟著過去,發現這家會所是執行著嚴格的會員制度。尋常人是沒有可能進去的,但這難不倒我們,我們的人進去之後發現···」 大力推薦一本玄幻類新書《止武》,書號1174240,老作者的新書,絕對精品。一個世家公子在異世,讓劍師成為比魔法師更為高貴的存在!

「怎麼回事,月影公主怎麼會跟風魔在一起,還去了楓月城那樣的地方?」月無涯又驚又怒道。

凱撒騎士神情有些沮喪,自己的未婚妻跟人家跑了,對於一個男人來說,絕對是一個天大的恥辱,尤其還是一個貴族,這更是不能容忍的,凱撒早已將蕭寒恨到骨子裡去了!

「凱撒,會不會是你看花眼了?」月無涯還是不相信,如果是事先兩個人串通好的,這未免也太誇張了,蕭寒當時可是重傷,慌不擇路,怎麼可能這麼巧呢?

「陛下,月影公主的身影的是小婿親眼所見,豈能認錯!」凱撒重重的道。

「三妹這一次也太不象話了,風魔是個什麼人,她怎麼能跟這種人攪和在一起呢,還有她的那個老師也是,都一把年紀的,居然為了一個什麼莫名其妙的誓言,倒貼跟了風魔,實在是難以想象……」二王子月浩最近意氣風發,大哥月弱去了新月城,等於明確說放棄了王位的競爭,那麼王位的繼承人就基本沒有任何懸念了,月影公主雖然也有繼承權,但她現在已經有了夫婿,並且只有在王室沒有男繼承人的情形下,女繼承人才享有繼承權,月霓裳只是一個意外!

「浩兒,不得胡說。你妹妹雖然任性,但還是知道分寸的,這肯定是那個風魔花言巧語勾引她的,從第一眼看見這個風魔,孤王就覺得他眼神不正,不是什麼好人!」月無涯憤恨道。

「父王,那現在怎麼辦?」月浩受了訓斥,不甘心地問道。

「風魔重傷未愈,行蹤一定非常隱秘,恐難尋找到其蹤跡。小婿想去風城守株待兔!」凱撒請求道。

「這?」月無涯有些遲疑,倒不是他不同意,而是現在凱撒的身份不同了,風城現在已經被蕭寒經營的如同鐵桶一般,陣插不進,水潑不進,凱撒只身前往,未必能將月影公主帶回來!

「兒臣也願意陪同妹夫一同前往!」月浩主動請纓道。

「好吧,孤王就同意你們前去,不過路上要注意安全。千萬不可強來!」月無涯叮囑道,一個風魔已經成為尾大不掉之勢,這可怎麼才好?

月浩臉上浮現一絲喜色,他關心的並不是親生妹妹,而是這一次去風城,可以再見到碧落,即使碧落此時已經成為人婦,他依舊還是痴情不改!

這方面,二王子月浩還真算得上是一個可憐人!

對於風城擅自宣布接受難民的事情,大月國王室保持了一貫的沉默。風城名義上屬於大月國的城池,實際上它完全是蕭寒一手建立起來的。而且月無涯就是想管也是鞭長莫及,好在蕭寒把城池建立最西部的邊緣,只要不造反,對大月國不會有太大的威脅,每年還可增加一部分額外地稅收!

柳浩然得知蕭寒已經返回大月國的消息,氣的他吐血三升,緊跟著打擊接踵而至,自由商盟副盟主白雲代表自由商盟與風城簽訂了購買十萬噸糧食的協議,同時自由商盟宣布加入新月紙特許銷售加盟!

這一切都是碧落自主決定的,事先也通報給蕭寒。蕭寒想了想,儘管某些方面不太樂意,但他也知道碧落的決定是正確的,敵人的敵人就是友人,這個道理還是明白的,所以最終也還是同意並支持了碧落的決定!

自由商盟內部地權力鬥爭也是非常的殘酷的,盟主系與長老系都在搶奪商盟的控制大權。要不是上面還有一個元老院盯著。鬥爭早就白熱化了,目前來說還沒有誰佔上風。大家基本上實力平均,相互克制,現在白雲突然插進來一亂了柳浩然的全部復仇的步驟!

平靜了許久自由商盟內部也開始動了起來,只是現在不知道這一場內訌最終的勝利是屬於哪一方!

蕭寒給抓捕難民充當奴隸的傭兵團的限期是一個月,但是把這個限期當回事的傭兵團和盜賊團幾乎沒有一個,小地奴隸傭兵團攝於蕭寒的威名,悄悄地從大月國退了出去,剩下的都是實力強大的奴隸傭兵團,少則百八十個人,多則幾百個人,大約還有十來個這樣的團伙活躍在大月國境內,由於他們來去如風,難民又喜歡扎堆,簡直就是吧自己送給別人抓,回應蕭寒這個限期的是,奴隸傭兵團瘋狂的抓捕難民,短短的三天之內,各地紛紛傳來難民被奴隸傭兵團和盜賊團圍捕的消息,大月國各地的治安大隊以及駐軍對奴隸傭兵團和盜賊團的罪行也都不聞不問,更是加重了這些人囂張地氣焰,瘋狂的在大月國內抓人,不斷的有大月國的平民和商隊被劫掠和抓捕的消息傳出!

除了城市,大月國國內已經變得相當混亂!

蕭寒將新組建的情報部門「影子」交給了辰雨負責,一個小小的激將法,就讓這丫頭賣力地給蕭寒干起活來,雖然只是一個情報網路地雛形,但辰雨這丫頭卻乾的有聲有色,很有獨當一面地大將風度!

影子的組建標誌著蕭寒今後在情報上不再受制於人,尤其是在楓月城這段時間,外界的消息太少了,這就給了他一種強烈的不安感,所以擁有一直屬於自己掌控的情報機構已經成了他做迫切需要的。

所以,影子成立了!

雖然還很小,只能收集一些不算太隱秘的消息,並把它們及時傳遞到蕭寒的耳中,就目前來說,這已經非常好了!

月影小魔女有做打手的潛質,用她的話說,她這輩子最大理想,就是像姑姑月霓裳一樣,當一個出色的統帥!

不過顯然她的理解有些偏差,統帥是坐鎮指揮的,不需要親自上戰場的,而月影小魔女只合適當一個在戰場上衝殺的將軍,因為她不夠冷靜,所以永遠都成了不了統帥!

蕭寒要建立某一種權威,所以他決不能容忍奴隸傭兵團和盜賊團挑戰他的權威!

「少爺,前面是洛克小鎮,奴隸傭兵團中的驚寂傭兵團今晚就在鎮上過夜,同行的還有被他們抓捕了將近兩千人的難民!」 我和傲嬌領妹的青春 辰雨有條不紊的稟告到,真是越來越像一個合格的情報頭子了!

「好,這個驚寂傭兵團有多少人,實力如何?」蕭寒可不是莽漢,知己知彼還是非常重要,能有三分力殺一個人,絕不會多用半分,這是他的原則!

「情報上顯示驚寂傭兵團大約有八白人左右,團長驚寂用后高級魔導師的實力,土系的,兩位副團長,一位叫九姑娘,中位大劍師,一位是黑暗系的高級魔導師胡說,然後四支大隊,兩名中位大劍師、兩名高級魔導師大隊長,轄下高級劍師二十九人,魔導師級別的二十一人,剩下的實力有高有低,屬於奴隸傭兵團中實力比較強大的一支,大陸傭兵團中排名第八十九位!」

注:進入大陸傭兵團排名的首先必須擁有五百名隊員,而且必須是a級傭兵團,然後再按照實力高低順序排列,名此只排到第一百位!

「哦,這還有一個排名,挺有意思的。」蕭寒呵呵一笑道,看來自己不知道的還真是不少!

「大陸第一傭兵團叫什麼名字?」

「起點傭兵團!」

「噗……」蕭寒一口涼水直接噴了出去,騎馬走在前面的月影小魔女之感覺到背後一涼,抬頭驚訝的望著陽光明媚的天空,道:「好好的,怎麼下雨了!」

「第二呢?」蕭寒趕緊把嘴邊的水漬擦去,一本正經的繼續問道。

「幻劍傭兵團!」

「第三?」

「縱橫傭兵團!」

「第四?」

「龍的天空。」

「第五?」

「翠微……」

「第六是……」辰雨不等蕭寒問了,直接介紹下去了,直說了將近兩個小時,才把和排名前一百的傭兵團給數了過來!

第二天一早,當洛克鎮的居民睜開惺忪的睡眼,發現昨晚開進鎮子中的驚寂傭兵團和將近兩千多被抓的難民已經不見蹤影了,但是一個更震驚的消息傳來,從此蒼茫大陸上再無驚寂傭兵團了,驚寂傭兵團全部加入風城,團長驚寂成為風城南城的守將,後來成為名滿天下的南天

緊跟著數個奴隸傭兵團和盜賊團要麼宣布加入風城守軍,要麼直接被滅團,風魔的手段再一次令整個大月國,乃至大陸西部震動!

蕭寒用事實告訴那些不聽話的傭兵團和盜賊團,不聽話的後果只有毀滅!

一時間,大月國內所有奴隸傭兵團和盜賊團聞風喪膽,紛紛找地方藏匿,要麼就趕緊的跑到大月國以外的地方,抓捕的難民也不敢要了,直接扔了跑路!

因為誰也不知道今天夜裡風魔會出現在哪裡,突然就站在誰的面前,而且更可怕的是,如果投降了,也只有一條路可以走,加入風城守備軍,這些人無法無天慣了,守規矩比砍腦袋還難受,尤其是軍規,那更是苦不堪言,有的傭兵團和盜賊團乾脆宣布就地解散,然後化整為零,以求逃過這一劫! 「我們的人進去之後發現了和焦琅治接頭的人是誰,只不過這個人經過我們的調查,倒是沒有多麼複雜的社會關係,只是和這個人相比,倒是這家會所有點奇怪。」

「怎麼奇怪?」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