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剛才這場戰鬥,他從一開始便負責攔截對方中的第二號猛人,雖說戰況有些激烈,受到的消耗卻是最少的。

「好了,隊伍現在的情況很糟糕,不適合再繼續跟人動手,放他們離開吧。」

林寒拍了拍紫火的肩膀,在他耳邊寬慰道。

一場戰鬥下來,除了紫火和韓楓的狀態還算不錯,其他成員或多或少都在拚鬥中受了一些傷,就連林寒也勝得十分艱難,反正血池已經到手,此時此刻,最好的選擇就是保存戰力,避免節外生枝。

「好吧,估計現在也沒人敢上來找不自在了,先入血池也好。」

紫火說完這話,眾人全都跟著他一同將視線轉移到了身後的血池之內,瞧見韓笑之前製造出來的那一層厚實的堅冰已然在血池內的灼熱氣息侵蝕下徹底消融,重新露出了裡面那一層深邃血水,表面的池水沸騰,「咕咕」往外冒著血泡。

辛苦這麼久,這座血池便是他們全部的收穫,林寒一聲呼哨,剩下五道身影分別化作流光,朝著沸騰的血池中暴衝出去。

嘭!嘭嘭!

依次幾道落水聲響起,在本就處在沸騰中的血池表面掀起了無數飛濺的血花,眾人滿懷著興奮,然而身子剛一落入血池,口中卻不約而同地發出了難以忍受的低吼,

「嘶……真疼!」

血池中響起了一片抽冷氣的聲音,林寒落入其中的那一瞬間,立刻便感受到有一股狂暴的洪流侵入體內,不停洗刷著他的四肢百骸,這種感覺,就好比將骨頭放進烈火之中燒灼,疼得難以忍受。

這些由靈獸精血所化的粘稠血水之中,充斥著無比狂暴的奇異能量,接觸到林寒皮膚的時候,頓時便有一絲絲精純的血氣順著毛孔往裡蔓延,快速侵入後者的筋脈,粹骨強筋。

也唯有能量如此濃郁的血池,才能幫助他們完成對於身體的一次粹煉,只要能夠承受住這種狂暴力量的折磨,等到他們吸收盡了池水中的能量,體質便會變得格外強橫。

咕咕!

深層的血池內部,碗口般巨大的氣泡不斷炸響,林寒上身的所有衣物都被充滿了腐蝕性氣息的池水融化乾淨,露出因為承受到了高溫侵蝕而變得通紅的肌膚,伴隨著一絲絲血氣的融入,眾人皮膚變得越來越紅,很快便猶如一塊被燒得通紅的烙鐵一般。

「不過是一座偽天凰血池而已,必須撐下去,否則之後就算見到了真正的天凰血池,也沒有能力吸取它的能量。」

儘管被劇痛折磨得雙目通紅,然而這六道身影中卻並沒有人願意放棄,強者之路,原本就是充滿了荊棘的,倘若連這點痛苦都忍受不了,就不必要再來參加什麼龍淵榜大賽了。

嗤嗤!

皮膚與池水接觸到的地方,發出一道道白色青煙,似水霧一般煙雲繚繞,將這一灘血池襯托得迷霧朦朧,置身血池中心,林寒的身體便好似一座巨大的容器,瘋狂地掠奪起了周圍的血色能量。

周邊池水飛速倒灌,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被他們吸收得一乾二淨,而伴隨著眾人你爭我奪,原本粘稠的池水,也開始以一種十分緩慢的方式變得稀薄了起來。

「終於開始適應了,不過表面的血池能量已經轉淡,倒不如進入底下去看看。」

直到皮膚中傳來的刺痛感已經沒有那麼明顯,林寒等人的身體頓時往下墜去,將腦袋埋到了深紅的池水之中,沉入了血池的深處。

這片血池的表面並不算大,然而底下的空間卻遠比最外圍的面積要寬闊許多,尤其裡面蘊含著的狂暴能量也顯得越發濃郁,往下潛行了不到一百米,隊伍中實力最差的夢長歌便已因為承受不住這般狂暴的能量侵蝕,而停止了下來。

巨大的水壓作用在眾人的體內,使得他們皮膚髮裂,開始往外滲出斑斑血痕,繼續下潛了二三十米,孫恨與鄭狂也不得不停止了遊動,剩下林寒三人,十分艱難地往下潛去。

十米!

二十米!

三十米!

紫火和韓楓同時停留在了兩百米深處的地方,感覺四面湧來的水壓強得幾乎足以碾碎精鐵,來到這裡,他們同樣到達了極限。 「朱雀聖體。」

白瑜毫不猶豫,他再召喚出八十一個分身,他發現分身還可以分出更多來,但要對付天樞子足夠了,朱雀分身一出,瞬間佔據了周圍所有的空間,天樞子不管瞬間移動到哪裡,白瑜都能夠把握住他的位置。

「什麼東西。」

眾人看著那一百六十多個朱雀分身,表情獃滯。

天樞子更是知道,這才是魚白最強的招式。

「魚白。」

天樞子更加無法控制自己了,周圍的朱雀分身朝著他兇猛攻擊而來,天樞子發瘋似的,和朱雀分身對抗,不管他轉移到哪裡,周圍都是密密麻麻的朱雀分身,而白瑜本體則不見蹤影,每一次出現,都帶給天樞子致命的傷害。

轉眼之間,天樞子的身上已經多出了幾道深可見骨的傷害,破心劍的雪白色火焰在焚燒著他的血肉,帶給他萬分的痛苦,原本瀟洒風流的天樞子,此刻已經變成鮮血淋漓的瘋魔。

「死,你一定要死。」

「不管你是誰的,只要擋住我的道,就要付出代價,今天你別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殞命吧。」

他的身上驟然間再度升騰起來一種可怕的力量,這力量猛烈爆發,轉眼之間,天樞子的身上已經讓金色的光芒淹沒,他從一個人,完全變成了一個太陽。

白瑜察覺到危險氣息,連忙退後。

當感覺到那股力量,國王殿眾人臉上興奮,他們知道天樞子馬上就會重新佔據上風,如果能夠在這一次攻擊當中重傷白瑜,那就更加美妙了。

轟隆。

天樞子完全變成了一個金色的火球。

「啊啊啊。」

他在火球當中咆哮著,周圍的朱雀分身在他的攻擊之下化為灰燼。

「天照火空。」

此乃天樞子的最強神通。

那閃耀的太陽,一瞬間爆炸開來,產生可怕的力量。

白瑜早有警覺,連忙後退,他肉身強悍,沒有受到那爆炸的波及,但就在這時候,爆炸產生的所有金色光芒瞬間轉化成為黑色,形成一個浩大的黑色漩渦,將周圍的一切都吞吸進去,那股可怕的作用力也吸在了白瑜的身上。

這股力量,無可抵抗。

「來吧,被我絞碎吧。」

天樞子的聲音在天地間咆哮。

白瑜還在死撐,而他所掌控的上百個朱雀分身,全部都讓那黑洞給吞吸了進去,絞殺成粉碎。

看到這場面,眾人忍不住歡呼了起來,白瑜連朱雀分身都沒了,只要被吞吸進去,這一場戰鬥也就結束了。

「來吧。」

天樞子的聲音,如驚雷滾動。

白瑜被那吞吸力量席捲,竟然難以抵抗,眼看著就要被絞殺,眾人歡呼時候,卻看到白煙瀰漫,在這時刻,白瑜毅然轉化成為朱雀之軀,火紅色朱雀瞬間從那黑洞當中衝出來,完全抵抗住了對方的攻擊。

當那巨大朱雀出現在天際,睥睨天地的時候,眾人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而那黑洞迅速的崩解,化身為滿身鮮血的天樞子,獃獃的看著白瑜。

「你輸了,你的道不過如此。」白瑜道。

「不。」

天樞子再度咆哮,不要命的殺上來。

黑洞崩碎。

遠古聖獸朱雀出現。傲視天穹。

再次看見這遠古聖獸朱雀之軀。而且這次更加靠近。冰極一時間竟然發怔了。

總有種神秘的感覺。讓他心中有些敬畏。

似乎似曾相識……

在他發怔的時候。數十萬的國王殿超能者早就慌忙後退了。他們一退再退。直到最終遠離了環形山峰。而環形山峰已經被白瑜遮蓋。他那巨大的朱雀之軀盤旋在天樞子的周圍。一雙冒著火焰的鳳眼盯著天樞子。表情冷漠。

天樞子有一種被上等生物看著的感覺。對方就如同是自己的天敵。讓他雙腿發顫。

內心恐懼。但天道之爭仍然在他胸中熊熊燃燒。這時候別說是白瑜。就是超越這個世界的強者。他也會不顧性命的衝上去。

黑洞風暴之後。他幾乎已經是強弩之末了。

但此時此刻。他仍然激發出渾身的潛能。如同瘋魔。他展開雙臂。竟然刺在了空間當中。一時間整片空間攪動了起來。發出恐怖的震顫和轟鳴。就如同一片湖泊被攪動了一樣。而在這時候。空間暴動。竟然凝聚出一雙大手。長達數百米。朝著白瑜抓來。

那是空間力量凝結成為的手臂。所到之處。空間紛紛撕裂。發出一聲聲如同布帛被撕裂時候的聲音。那一雙手臂在天樞子控制之下。所到之處。山峰崩裂。化為齏粉。

「破滅手。」

天樞子咆哮。激發出最強力量。試圖將白瑜撕成兩半。

面對這天樞子那驚天動地的攻擊。白瑜卻仍然淡定從容。就在這時候。白瑜施展了聖獸朱雀的力量。

這種力量。他之前已經施展過了。但以朱雀之軀施展。威力大上許多。在白瑜控制之下。

朱雀法相的力量作用在破滅手和天樞子的身體上。

僅僅只是低頭噴火,一股可怕的火浪襲來。肉眼根本看不清楚。但眾人卻能看到破滅手竟然被完全震碎。化為玻璃一樣的碎片散落到地上。而那天樞子更是渾身染血。在時間風暴的摧殘之下。遭遇重傷。他悶哼一聲。如同斷了線的風箏一樣慢慢的落到地上。

白瑜身體這才重新變成了遠古聖獸朱雀的模樣。

朱雀聖獸的真正力量。

當天樞子落在地上。眾人已經鴉雀無聲。白瑜用自己的強大證明。他真的能夠碾壓整個水之世界。

「怎麼可能啊……」

眾人心裡已經驚呆了。

或者說已經麻木了吧。在他們心中。白瑜的地位發生了悄然的變化。之前大家都以為要斬殺白瑜很容易。現在看來。實際上很難很難。

「啊。」

天樞子艱難的爬了起來。在他強悍的生命力上。渾身的傷勢開始恢復。但喪失的力量很難在短時間恢復。到了現在。他已經算是戰敗。很難再繼續下去了。

那高高在上的白瑜。讓他絕望。讓他內心潰敗。

「為什麼,天道不公。難道我這輩子都無法在突破那個瓶頸。我竟然被他打敗。」

天樞子變得瘋癲起來。

「你輸了。戰鬥結束了。」

白瑜提醒道。

「不。我還沒死。」

天樞子忽然大笑了起來。他眼中流露出殘忍的光芒。狂笑道:「我還沒有輸。」

天樞子發出怒吼。所有人都阻止不了他殺白瑜的決心。此刻他再度衝擊起來。超越自己的極限。以黃金聖蕭。想要斬殺白瑜。

「朱雀九天斬。」

驟然之間。白瑜那巨大的朱雀之軀。化為磅礴劍光。閃耀的光芒席捲。轉眼之間。劍光已經沖向了天樞子。

劍光散去之時,天樞子的身體已經化為塵埃。

「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白瑜負手而立,看著底下國王殿大軍。

國王殿僅剩的兩個三個國王級強者身子微微顫抖,其中穿著紫色盔甲的美婦顫抖之下,那對絕世兇器也跟著劇烈波動起來。

「看來天樞子還是留下不錯的東西。」

白瑜出現在紫甲美婦身邊,單手將其掠走,回到天蛇宮后,伸手將趙雅欣蛇姬和雨簾三人一起帶走。

「大哥,麻煩你幫忙主持一下大局。」

半個月後,當白瑜回到天樞島王宮時,紫甲美婦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而蛇姬和趙雅欣都突破劫生境,雨簾也達到飛升境。

已經打敗七國國王,白瑜擁有離開水之世界的權利。

「大哥,二哥你們好好玩,兄弟我先走了,這裡就交給你們了。」白瑜才剛剛回來,其他人連招呼都沒有打,只是跟冰極和顧天倫說了一句后,在白光的引領下慢慢飛走。

至於趙雅欣她們,白瑜等徹底掌控乾坤玉佩,就將他們召喚出來。

孤獨一人在白光通道中飛行了九天多時間,白瑜終於來到了下一層。

白髮女子雪姬從主幹浮現。

「恭喜你能活著來到這裡。」雪姬看向白瑜:「在這次進入乾坤秘境的大羅金仙境中,你的天賦潛力的確是最高的一個,我原本還擔心你實力提升太慢,很難通過水之世界。不過我多慮了,你的提升速度比我預料的還快些。」

「好了,我已經準備好去下一層了。」白瑜不想廢話,他已經在乾坤秘境內浪費了太多時間,而且如今實力大漲,他有種衝動,要一口氣打通關。

「不用了,這一次水之世界,因為太多年沒有人挑戰,天樞島國王實力堪稱歷來最強,甚至超越了往後幾層的對手,所以我們幾個合計了一下。」

「直接由你繼承乾坤玉佩,接下來的爭鬥以毫無意義。」肉師叔帶著另外幾個人出現,雖然他說得大義凜然,可是卻不停的對白瑜擠眉弄眼,別提多滑稽。

白瑜看著眼前出現的幾人,每一個的氣息都非常渾厚,根本看不出修為的深淺。

「這個是路子,白子、黑子,雪姬你已經認識了,就不用介紹了,我的道號叫肉子。」肉師叔微笑的給白瑜接受眼前幾個人。

這幾個人就是乾坤秘境的管理者,可是那稱呼實在是太令人哭笑不得了。

不難想象乾坤老祖是一個怎麼樣的人,要不然也不會給他的器靈們取這麼一個『道號』。 林寒此刻還在下潛,儘管速度變得異常緩慢,卻始終保持著不斷向下的趨勢。

他此刻早已將金剛銅體和金翼血蝠施展到了極限,銅黃色的皮膚表面,縈繞著一層淡淡的雷弧光芒,藉助雷光戰天甲的防禦加成,使他能夠深入到真正地血池底部。

不過即便是這樣,林寒此刻卻仍舊覺得很不輕鬆,這些池水中摻雜著靈獸的精血,壓強遠比普通液體強橫了數倍,尋常氣境強者來到兩百米的深度,只怕片刻間便會被恐怖的壓強擠得渾身爆裂,然而他此刻下潛的深度,卻達到了驚人的兩百三十米。

「快了,很快就要到達池底了!」

林寒上半身的皮膚開裂,開始蔓延出一道道極為細小的血痕,一對眼珠子高高鼓起,感覺胸腹傳來一種窒息的沉悶感,彷彿連肺葉都快被碾壓成為了薄紙。

不過他此刻仍舊沒有打算停下來,越是靠近血池的深處,堆積起來的能量便顯得越加深邃,對於筋骨的粹煉效果也就越加明顯,只有吃得苦中苦,方才能夠達到常人無法企及的高度。

「總算到底了……」

腳掌觸摸到了堅實的岩層,林寒喉嚨里發出沙啞的低吼聲。

他起碼下沉到了兩百七八十米,渾身重得如同灌了鉛,哪怕動一動手指也感覺到萬般困難,只好利用腳掌死死地抓緊血池底部的岩石,身子保持著漂浮的姿勢。

嗤嗤!

皮膚與池水接觸到的地方泛起了濃郁的青煙,一陣陣令人窒息般的劇痛傳來,配合著足以碾碎鋼鐵一般的壓強,使得林寒本就削瘦的身子差點被壓成了肉餅。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