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她不甘心,可是她又能怎麼辦。

想起腹中的孩子,又想起紀澤深對她的輕蔑和嫌棄,失敗讓梁淺痛不欲生,額頭抵在地板上,哭倒在地。

「我可是景城梁淺,景城梁淺!!!」

她一遍又一遍通過宣洩大喊,可是回應她的只有靜悄悄的廊道。

那布滿灰塵的地毯嗆得梁淺眼淚都出來了。

沒有了梁家的庇護,她才清清楚楚知道,就算是她竭盡全力去做一件事都未必能成功,在要強面前,她的能力顯得可笑。

……

下午五點半。

正在清算倉庫損失的駱知秋,匆匆下樓去廚房。

客廳坐著幾個人在聊天。

紀佳夢聽到腳步聲,眼神不屑掃了眼路過的身影,「哪裡又需要她這個大忙人了?你看看她,看看她,媽都說了讓如意跟著學,她倒好,什麼都攬上身,寧可忙到不顧形象到處跑也不分別人一點事情干,也不知道她是真的忘記了還是別有心計。」

董雅寧唇角含笑說道:「我想你是誤會她了,紀公館出了那麼大的事情,她現在不敢掉以輕心自然是要……」

沒等董雅寧話說完,紀佳夢就壓著聲音小聲說道:「剛剛我看到萊恩去了安保室,像是在查監控,估計是在查倉庫那件事。」

聽到這話的尋夏心裡咯噔一聲響,生怕唐坤被人抓到什麼把柄,端著杯子的尋夏手在顫抖,「羅拉都死了,還好有監控,不然就真是發生什麼事情都沒人知道。」

聽到這話的丁如意偷偷打量尋夏,裝的再完美也會有露餡的時候,消息都沒傳回來,尋夏怎麼就知道丁如意死了?為了試探尋夏的反應丁如意故意學紀佳夢壓著聲音說話:「我聽說羅拉還沒死呢,現在在重症監護室,舅媽從醫院回來后立刻派人去醫院照顧羅拉。」

丁如意的話讓董雅寧很不順心。

沒想到這個尋夏會那麼大意,要除掉人也不會斬草除根,這留有後患豈不是給她增加麻煩。

聽到羅拉沒死,而且還有可能活下來指證她,尋夏坐立不安,「我,我去上個洗手間。」說完后,趕緊起身離開。

董雅寧故意給尋夏增加危機感,說話的音量不高不低,但是保證尋夏能聽得見,「我們在這裡猜發生什麼事情也沒用,等羅拉醒來了一切都會真相大白。」

差點就燒了隔壁庫房,裡面還存放不少寶貝,紀佳夢氣的咬牙切齒,「要是讓我知道,是人為的,我饒不了她!」紀佳夢發了幾句牢騷后,瞟了眼在喝茶的丁如意,「你還坐在這裡幹什麼,發生了這種事情,你不去幫忙,倒跟個沒事人一樣閑著!真是爛泥扶不上牆的東西!」

她也想幫忙,可是這件事駱知秋根本不讓她插手,「媽,舅媽不讓我幫忙,外婆那裡也沒指示,我要是過於勤快,不知道的還以為是我放得火,我看現在,關於這件事,咱們還是離得遠些好,以免惹火燒身。」

董雅寧沒想到丁如意嫁給魏勝勉以後,一改之前滿臉笑容客客氣氣還討好她的模樣,那精明的樣子,真讓人擔心會是個威脅,看不慣丁如意過上好日子就忘本的樣子,董雅寧故意來了句:「佳夢啊,這件事還是如意有主意,咱們都別摻和了,知秋那邊如果是要調查這件事,咱們就跟著配合就是了。」 蘇寒的目光,瞬間不知道該放在那裡。

他不自在的將頭抬起來,有點氣急敗壞的開口:"那最好了,我也不希望,你出了什麼事情,還跟我牽扯不清!"

他說完,似乎覺得還不解氣,他視線再次下移,看著那一片美好,洶湧波濤,他忍不住咽了口唾沫,覺得身上有點火燒火燎的。

他剛要開口說話,戚薇薇就察覺到了不對勁。

她的低著頭,目光在身前一掃,這才明白,蘇寒一直在看什麼。

她起來的著急,蘇寒又像個瘋子一樣在砸門。

她連身上的衣服都沒有放好,就給蘇寒過來開門,結果這會,睡袍還半開著,怪不得蘇寒的神情會這麼詭異。

戚薇薇的小臉,瞬間紅的充血。

她連忙將睡袍捻好,紅這臉,對著蘇寒怒斥了一句:"死流氓!"

蘇寒一臉懵逼:"明明是你自己沒有把衣服弄好,這會怎麼還怪我看了,你不穿衣服走在大街上,你難不成還要把別人眼珠子全挖了不成,不然別人都成了流氓了!再說,也沒有什麼好看的,好不好!而且,我也是很正經的人!"

蘇寒一連說了好幾句,像是在怪戚薇薇,又像是再為自己的行為解釋。

戚薇薇生氣的瞪了蘇寒一眼:"你算什麼正經人,你剛才看見了,怎麼不告訴我,還在那裡亂瞟,你不是流氓,誰是啊!"

"我怎麼就流氓了,說不定是你故意打開睡袍,想要勾引我呢!"蘇寒硬著頭皮說道。

戚薇薇一臉憤怒:"什麼!我勾引你,我說路蘇寒,你是真的有病吧!我有必要勾引你嗎?明明是你自己一雙眼睛亂瞟,耍流氓行嗎!"

戚薇薇說完,生氣的一把將門關上,將蘇寒拒之門外。

蘇寒一臉的懵逼,心裡好生憋屈。

半天,他才反應過來,拍著門說道:"我是來給你說,下午出去的事,你這算什麼態度啊,是對待上司該有的態度嗎?"

蘇寒生氣的說了半天,戚薇薇也沒有給他開門。

蘇寒自知理虧,他站在樓道里,左右環顧了一眼,轉身回房!

戚薇薇站在門后,聽著蘇寒說的話,她的眸子閃了閃。

下午出去的事情,那就等下午再說吧!

戚薇薇隨便收拾了一下。

她出門打算去叫蘇寒,結果,她剛打開門,對面的房門就打開了。

蘇寒看了她一眼,愣了愣。

想到那會的事情,兩個人都有點不自在。

戚薇薇率先開口:"那個,你那會不是說,要跟我說說,我們下午吃去的事情嗎?"

"嗯!"蘇寒點了點頭:"不管怎麼樣,先去吃飯吧,吃完午飯,我們直接出去,路上我邊走邊說。"

蘇寒這樣說了,戚薇薇也不好再多問,兩個人向著外面走去。

為了節省時間,蘇寒帶著戚薇薇,在酒店裡面吃了雙人套餐,並沒有外出。

吃完飯,兩個人便直奔停車場。

蘇寒一邊走一邊說:"我這次來臨安市,主要是為了搞市場調研,一會到了地點,我們親自做個調查,做的調查基數,可以不多,但是,信息必須準確有效,在信息真實有效的基礎上,我們擴大群體範圍和人數!"

戚薇薇雖然不知道蘇寒要做什麼調查,但是,聽他的意思,是為了市場調查,這好說,自己以前在一個信息採樣的下游小公司,為了數據的準確有效,專門去過好多地方,做過市場調查。

這種事,她很在行。

戚薇薇看著蘇寒:"路總,保證圓滿完成任務!"

蘇寒看了她一眼:"現在別說大話,到時候表現好的話,有獎賞的!"

戚薇薇喜滋滋的看著他:"真的嗎?"

蘇寒點點頭:"當然是真的,你見我什麼時候說過假話!但是前提是,你必須做好這次的市場調研,不然的話,別說獎賞了,不扣你獎金就不錯了!"

戚薇薇吐了吐舌頭,不說話。

兩個人開車到了市區,人群最密集的地方。

下車后,蘇寒從後備箱里,拿出一個小箱子。

戚薇薇吃驚的發現,他的後備箱里,還有摺疊的桌子,兩個小椅子,都是折騰的,放著很省空間。

戚薇薇張了張嘴:"路總,這些東西,你什麼時候準備的啊?"

蘇寒看著她,笑了一聲:"本來就在車裡,只不過,後排座位下面,你沒有注意罷了!"

他們兩個人將小桌子撐開,將小椅子放好。

一把椅子放在桌子前面,一把放在後面。

蘇寒將小箱子打開,戚薇薇吃驚的發現,裡面全都是市場信息調查問卷表。

戚薇薇咽了口唾沫,隨便拿起來一張看了看。

這是關於一種兒童玩具的市場信息調研表。

看樣子,蘇寒是想開發兒童玩具市場。

的確,盛世集團雖然在房地產,酒店,信息娛樂行業發展很快。

但是,兒童玩具這塊,好像從來沒有涉獵。

她有點意想不到,蘇寒會親自來做這樣的調查。

她好奇的抬頭看著蘇寒:"路總,你是想做兒童玩具的市場嗎?"

蘇寒點了點頭:"是啊,現在很多家庭,都是獨生子女,對於孩子的生長,他們花費了很多精力,尤其是孩子的娛樂和學習,現在,我想著重兒童玩具,從生產流水線,到售後服務一條龍,做成一個大規模的兒童玩具公司,你覺得怎麼樣?"

戚薇薇重重的點點頭:"我覺得路總的想法很好啊!"

雖然蘇寒這個人,有點自大又毒舌,可是,他真的是一個非不錯的CEO,很有經濟頭腦。

當然了,最讓戚薇薇欣賞的,是他的實幹精神。

一般的大總裁,這樣的事情,都會交給下游的信息採集小公司去做。

而蘇寒,為了了解市場的真正需求,親自跑來做調研,這讓戚薇薇有點意想不到。

當然了,她也能理解,蘇寒想在集團旗下,投資創立一個大規模的玩具公司,這也的確需要慎重再慎重。

蘇寒看著戚薇薇:"只是覺得我的想法很好嗎?"

戚薇薇想了想,她笑著說:"不是很好,是非常好,對了,路總,你怎麼會想到親自來做調查呢?"

蘇寒的神色有點嚴肅:"這種事情,開不得玩笑,我們將信息調查交給那種小公司,交上來的信息,可靠程度究竟有多少,我們沒有親自來驗證過,誰都不知道,與其那樣,還不如我親自來調查一番,得到一些準確的信息,再考慮一下我的方案是否可靠,我如果不做這個公司,那就徹底不做,如果做了,我就要確保,它從一開始,就必須要獲得最大化的利益,每一個小問題都不容忽視,你懂嗎?"

戚薇薇這次是真的崇拜蘇寒了。

他這麼年輕有為,不是沒有道理,這種吃苦精神,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看著蘇寒這麼信心滿滿,戚薇薇頓時也覺得幹勁十足。

她看著蘇寒:"路總,我以前就做過這種市場調研,我的臉皮后,我去拉人來填表,你坐在這裡,看他們有什麼不懂的地方,你就給他們說一聲,保證每一張表,都是我們所要的真實信息!"

蘇寒滿意的點點頭。

果然,他沒有看錯戚薇薇,實幹和吃苦精神,還是不錯的。

兩個人說干就干,立馬開始了市場調查。

戚薇薇拿著幾張表格,去街上拉人填表。

雖然很多人都拒絕了她,但是,也有一少部分人看她惹的滿頭大汗,過來幫忙將表格填了。

戚薇薇和蘇寒忙了整整一下午,他們找人填了整整五百調查問卷表。

蘇寒本來想著,這大熱的天,能弄到兩百張就不錯了。

可是,他沒想到,戚薇薇拉人的速度和技術,還真是不錯的。

她要麼裝可憐,要麼死纏爛打,反正很多人都同意過來填表了,這讓蘇寒很是欣慰。

下午六點。

蘇寒看著一下午的戰果,表示非常滿意。

他本來打算利用今天和明天的時間,收集五六百張有效的信息問卷調查表。

沒想到,被戚薇薇一下午的時間就搞定了。

蘇寒很高興。

這是他第一次,對戚薇薇的表現,非常滿意。

在回去的路上,蘇寒一邊開車,一邊開口說:"戚薇薇,今天下午表現不錯,說吧,你想要什麼獎賞,我都能滿足你!"

戚薇薇想了想:"我什麼都不想要,能摺合成錢的,你都給我算在獎金里吧!"

看著戚薇薇雙眼冒光的樣子,蘇寒無語的搖頭。

他沒好氣的看著戚薇薇:"瞧你這俗樣,都從錢眼裡鑽進去了,除過錢,你就不能提點別的要求嗎?"

戚薇薇看了蘇寒一眼:"我是俗啊,可是人窮志短,沒有辦法啊,我爸爸現在的病,已經引起併發症了,我必須趕緊想辦法,我哪裡像你這種大少爺,想要什麼,就有什麼,不僅家世好,自己也聰明,又有能力,我只是窮苦人家的孩子,什麼都沒有,還要肩負起太多的東西,你是不懂的!"

聽著戚薇薇的話,蘇寒心裡莫名的難受。

他說:"好了,你就別在我面前訴苦了,我知道你的情況,只不過,今天下午你的表現,著實讓我意外了一把,我會給你加獎金的,除此之外,明天帶你去臨安市,在隨便轉轉,也算是當對你的獎勵了!" 戚薇薇抬頭看著蘇寒:"總裁,不用了,我只要獎金就行了,至於在臨安市轉就算了,我也沒有什麼心情去遊玩!"

蘇寒有點無言以對。

好半天,他才開口:"戚薇薇,我怎麼發現,你這個人油鹽不進,有點不知好歹呢,我帶你去遊玩,是獎勵你工作做得好,原本計劃,我們是明天再收集一天的問卷調查表,沒想到,你這麼賣力,一下午的時間就搞定了,我明天也想放鬆放鬆,你就當陪著我去逛逛,這下總行了吧,你放心吧,該你的錢,我一份都不會少了你的!"

聽著蘇寒沒好氣的語氣,戚薇薇點了點頭:"那好吧,路總,我們明天就隨便出去逛逛吧,其實,我就是不想讓你花那些錢而已,覺得沒有必要,或許,這只是我們長期的消費水平不同造成的,你別見怪!"

蘇寒看了她一眼:"好了,我知道你的意思,我們沒有必要為了這種事情爭執,再說了,我又不是那麼小氣的人,會為了這樣的事情生氣,你先看看吧,這附近有什麼好玩的地方,我們明天出去!"

戚薇薇"嗯"了一聲,拿出手機開始搜索。

蘇寒的嘴角微微上揚。

經過今天下午的市場調研,兩個人之間的關係,在不知不覺間增進了些許。

就連蘇寒自己都沒有注意到,他對戚薇薇說話的時候,態度溫和了很多,兩個人之間,那種爭鋒相對的感覺,也淡了很多。

戚薇薇低頭看了一會手機,她突然抬起頭來說:"路總,臨安市有一個臨安山,上面有玻璃棧道,百度上還有圖片呢,看起來非常壯觀,而且,這種玻璃棧道,站在上面,肯定會有一種心驚肉跳的感覺呢!"

蘇寒看著她開心的眉眼,點了點頭:"那好,就這個了,我們完了就去臨安山的玻璃棧道!"

戚薇薇想了想,有點欲言又止:"總裁,我們……我們兩個人去,恐怕不太合適吧!"

蘇寒有點納悶,不就是去旅遊嘛,有什麼不合適的。

最多就當成是驢友不就得了!

這個女人,腦子裡到底在想什麼!

蘇寒側目,掃了戚薇薇一眼:"我說你怎麼想的,去體驗一下玻璃棧道而已,有什麼合適不合適的!"

戚薇薇紅著臉說道:"不是,總裁,你看啊,玻璃棧道這麼浪漫的地方,去的基本都是一些小情侶,我們兩個,感覺有點違和啊!"

蘇寒徹底無力吐槽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