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就在這時候,三十多米高的海浪已經來到了帆船船頭十幾米外的地方,整個船身被微微擡起了十幾度。

“瘋狗浪!要撞上了!船長找地方固定好自己!”船員向齊格喊了一聲。

“那誰來操舵?”齊格很有責任心地向兩名船員問了一句。

“別管了!”兩名船員把齊格強拉到船舵的前面,七手八腳地用幾根鎖鏈把他扣鎖固定在了一把木製座椅上,然後這才各自找地方抓牢穩住了自己的身體,一臉驚恐地看向了迎面而來的巨浪。

“好簡陋的安全座椅啊!是故意安排給我看風景的嗎?”齊格瞅了瞅自己坐着的地方……海盜船上還有這設備?船長專座?

不過倒是不用擔心被海浪衝捲走了。

“砰!!!”

又是一聲巨響,巨大木桅帆船的船頭猛地撞在了迎面而來的三十米高巨浪上,浪頭的衝力太猛,船頭處巨大美人魚木雕的腦袋在海浪的巨力拍擊下,‘叭咔!’一聲從脖子處斷裂了開來。

直徑達半米的美人魚腦袋在一股海浪的推送之下,徑直向齊格坐着的地方……稍稍偏左的地方飛撞了過來。

齊格無法離開座椅,連忙向右邊側了側腦袋,驚險萬分地躲開了迎面砸來的美人魚腦袋,但仍然被一根木刺劃中了臉部,傷口處頓時火辣辣地疼了起來。

這痛感被弱化了不少,但仍然讓人感覺十分真切,配合上美人魚巨大的腦袋從身側呼嘯而過、以及冰冷海浪從身上席捲而過,這整個感覺……真是虐(爽)到爆了!

不過這僅僅只是個開始。 “哦……哇!哇!”

巨大的木桅帆船在三十多米高海浪的撞擊下,船頭越擡越高,整個船身從先前的十幾度迅速升到了五十多度,又繼續升高到了七十多度,讓人感覺着整艘木桅船隨時會倒翻過來一樣。

一隻體長達到三、四米的鯊魚被海浪衝到了浪頂,縱身一躍居然跳上了船頭,然後從甲板上高速滑溜了下來,看到座椅上坐着的齊格之後,立刻向他張開血盆大口做出了撲咬的動作!

幸運的是,在這鯊魚即將咬中齊格的時候,身體卻是撞在了前方的桅杆上,讓它向旁邊偏移了半米,儘管如此,鯊魚仍然很不甘心地拼命扭動着身體,在經過齊格身邊的時候血盆大口猛然閉合,堪堪撕扯到了齊格的上衣,在他右肩處留了幾道牙印血口,沉重的身軀才繼續向船尾處墜落了下去。

“我去!要不要搞得這麼驚險啊?”齊格驚魂未定地向四周瞅了瞅,剛纔那一刻他完全忘記了自己是在遊戲裏。

兩名船員就在齊格一左一右幾米外的地方,各自用甲板上的鎖鏈扣鎖住自己的身體,經歷了剛纔的一幕,他們也全都一臉驚怖之色。

終於,船身在傾斜到七十度之後,船頭沒有再繼續擡升了,而是開始了緩緩的下降,整艘四、五十米長的木船,在海浪的推舉中發出恐怖的咔咔聲,彷彿隨時都會從中間斷開一般。

齊格的整個身體已經被海浪浸溼透了,在船身角度逐漸放低到放平的過程中,心情也稍稍緩和了一些,但是下一刻,他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上……

剛纔木桅船顯然是到了三十多米高巨浪的頂部,所以纔有了短暫的平緩期,在船體剛剛恢復水平角度之後,船頭卻是立刻又開始調頭向下,船尾則擡起到了上方,傾斜角度越來越大。

剛纔摔落到船尾的鯊魚並沒有掉出船甲板,此時又順着船甲板滑溜了回來,這次不偏不椅滑溜到了齊格左側的那名船員身邊,它張開血盆大口猛地咬住了那名船員的兩條腿,然後借力身體猛然向前一竄,把那名船員腰部以下全部咬入了口中。

“救命啊!救命啊!船長救救我啊!”

那名船員死死地拉着甲板鎖鏈,無比驚恐地向齊格呼救着。

齊格被鎖鏈鎖在觀光椅上,一臉愛莫能助的神情。

船頭繼續往下,原本想把那名船員整個吞下去的鯊魚承受不住自身的重力,在猛然搖擺了幾下它巨大的身軀之後,硬生生把那名船員的身體扯斷成了兩截,嘴巴咬着船員的下半截身體向船頭的方向疾速滑溜了過去。

“救命啊!救命啊!船長你怎麼不救我啊?是不是因爲上次我睡了你老婆,你還在記恨我啊?”只剩了半截身體的船員仍然在沒命地叫喊着。

“我還沒結婚。”齊格無力吐槽。

“哦,我想起來了,是你睡了我老婆!”船員被揭穿只好改換了說法。

“你還是死了吧!別叫了!”齊格翻了翻白眼轉過了頭去。

船員還比較聽話,果然不叫了,估計是血流過多已經死了。

齊格現在已經沒心思看那船員究竟死沒死了,現在整艘木桅船又一次豎了起來,這一次是船頭向下,船尾在上,角度逐漸攀升達到了六、七十度,讓齊格的膀胱感受到的壓力越來越大。

還好有先前瘋狂過山車的經歷,所以,齊格並不會真的被嚇尿。

“砰!!!”

巨大的木桅船從三十多米高的海浪中徑直衝了下來,船身拍打在下方的海面上,發出了一聲巨響,更多的海水被拍濺到了甲板上來,濺了齊格一臉一身。

衝過了這堵巨浪,木桅船倒是重新平穩了下來,讓齊格緊繃的神經也終於有了片刻的放鬆。

問題是……那隻咬死了左側船員的大鯊魚,此時居然還在甲板上沒有離開!當船身重新恢復水平之後,它看着這邊座椅上的齊格,血盆大口不停地咬合着,磨牙霍霍,一對眼睛很仇恨地瞪着齊格,就好象齊格睡了它老婆一樣。

“來啊!有本事咬我啊!”齊格很犯賤地挑釁着那隻鯊魚,上了岸的魚,又沒長腿,你跟我兇個毛啊?

看來齊格的犯賤確實激怒了那頭看起來似乎很有智慧也很有理想的鯊魚,它蜷曲了身體,然後猛然一彈,居然向齊格的方向跳過來了五、六米!然後繼續衝齊格不停地咬合着它的血盆大口。

“我日!這魚居然會跳!”齊格大駭,他原本以爲鯊魚上了甲板對他構不成什麼威脅來的,沒曾想還有這一手!

大鯊魚顯然對自己的凌空一跳很是得意,爲了眼前的食物和對齊格莫名的仇恨,它再次蜷曲了身體躍躍欲試……再跳一次,就到齊格面前了,張開嘴就可以把齊格的腦袋咬下來了!

“喂!這鎖鏈怎麼打開啊?”齊格不由得慌了神,想要逃離座椅,卻無法解開身上的鎖鏈,只好大聲向右邊的那名還活着的船員問了一聲。

“你自己打不開的,必須得我們從背後幫着打開才行。”右邊的船員比劃着回答了齊格。

“那你快幫我打開啊!”齊格連忙命令了那名船員。

“可我已經嚇傻了……”那名船員找了個很欠揍的理由回絕了齊格。

“你嚇傻了還能說話啊?說話還能這麼清楚啊?”齊格差點兒氣崩,哪有自己說自己嚇傻的?這兩船員是機器人派來的吧?說話風格都一模一樣!

得趕緊想辦法逃離這座椅才行,不然的話,肯定要落入這鯊魚的血盆大口裏了!雖然齊格知道這一切只是遊戲,並不會真的被鯊魚吃掉,疼痛效果也比真實的削弱了不少,但看着那鯊魚尖利的牙齒,仍然讓他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所以,一定不能被它撕咬啊!

齊格左瞅右瞅尋找着打開鎖鏈的辦法,可惜的是,左側那船員說得不錯,扣鎖裝置在座椅的後面,齊格自己沒辦法解開,只能別人幫着解開才行! 就在這時候,大鯊魚再一次蜷住了身體,然後猛地一個彈跳,徑直向齊格面前衝撞了過來。

齊格眼睜睜地看着那頭鯊魚跳到了自己面前來,它的鼻尖直指他的額頭,血盆大口裏面是無比尖利的牙齒,神情顯得極爲猙獰。大鯊魚這次彈跳,直接跳到了齊格的面前來,血盆大口距離他的身體只有幾十公分的地方落了下來,重重地摔砸在了齊格面前的甲板上,

“死定了!”

齊格戰兢兢地看着面前這個巨物,它落地之後只要再彈起身子擡起頭來,就可以把他撕咬成碎片了。

不知道是不是大鯊魚的體重太重,還是齊格面前的甲板有些年久失修的緣故,大鯊魚重重地砸在甲板上之後,居然把甲板給砸穿了,然後整個墜落在了甲板下方的船艙裏!

“感謝天、感謝地,感謝命運讓你掉進了洞裏……”齊格看着身下的破洞,不由得長吁了一口氣,原本以爲死定了呢!沒想到絕處逢生了!

“轟!”

齊格正看着身下的破洞慶幸着的時候,掉到船艙裏的大鯊魚突然又是一次縱躍,居然從甲板的破洞裏又跳了出來……

“啊!!!”

猝不及防的齊格突然看到面前大鯊魚的血盆大口,不由得大叫了起來。

大鯊魚在力道耗盡即將落下的時候,腦袋用力一扭血盆大口對着齊格猛然一咬,不偏不倚正好咬在了齊格的褲~襠上,把他好好的褲子給咬成了開襠褲,那什麼的似乎也被咬掉了一截下去!

“疼!”齊格現在很想罵娘,這是想讓他改練葵花寶典的節奏?

“瘋……瘋狗浪!船長趕緊轉舵!”左側那船員不知什麼時候跑了過來,幫齊格解開了座椅背後的扣鎖,把齊格從座位上解放了出來。

“你特麼這會兒不傻了?”齊格忍不住對這船員爆了粗口。

“船長趕緊左滿舵!”船員不由分說把齊格架去了船舵那裏,這船員胳膊很粗、力氣很大,大力水手轉世一般,齊格被架住之後完全無法反抗。

這時候的齊格也顧不上和這名船員理論什麼了,看着船左舷的巨浪,他的瞳孔都有些放大……這一次從左舷襲過來的巨浪,足足有七、八十米高!如果操作不當,很可能要翻船了!

而且巨浪和木桅船之間的距離,已經只有百餘米了!

趕緊左滿舵用船頭壓浪吧!不然就死定了!

齊格連忙轉動着船舵,一口氣把它打到了左滿舵,就在船頭剛剛調整過來的時候,七、八十米高的巨浪已然席捲而來,滔天巨浪掀起船身的同時直接撲上了甲板,咆哮着衝向了船舵邊的齊格和另一名船員。

“啊!!!”

那名船員雖然抓住了一處船欄,但那處船欄在海浪的拍擊下突然斷裂開了,船員慘叫着想要再抓住什麼,但什麼也沒能抓住,下一刻的時候,他就被巨浪不知道卷衝去什麼地方了。

齊格本能地死死抱住了船舵,迎面而來的瘋狂巨浪很生猛地拍擊着他的身體,拍得他身上到處都在疼,幾次都差點兒被拍飛了出去。持續不停的浪花讓齊格幾乎無法正常呼吸,憋悶之下一不留神嗆了滿肚子無比鹹腥的海水,讓他感覺很是難受。

此時船身已然完全呈九十度豎了起來,整艘木桅船發出劇烈的‘咔咔’聲,好象隨時都會解體或者倒扣在海面上的樣子。齊格手腳並用緊緊地勾抱着船舵,心驚膽顫地看着四周無比洶涌的海水,不知道木桅船能不能挺過這一浪,也不知道這一浪什麼時候能過去。

木桅船最終還是撐住了,沒有解體,也沒有倒扣在海面上,船頭成功地壓住了浪頭並緩慢降了下來,但很快就調頭往下猛然扎入了七、八十米高的巨浪下方。

而這個巨浪的後面,又跟着另一個巨浪,木桅船剛剛衝到底又被後面的巨浪給掀擡了起來,死死抱住船舵的齊格,就這麼被海浪掀起又落下,落下又掀起,這感覺,倒是和隔壁程世欽家的海盜船有些類似,但周圍無比真實的一切,狂風、海浪什麼的,卻是程世欽家的海盜船無法比擬的。

十幾次上上下下之後,船身終於再度平穩了下來,大海里的海浪顯然毫無規律可言,剛纔還急劇地上上下下,這會兒卻是突然變得平靜多了,甲板不怎麼搖晃之後,齊格懸着的一顆心終於放下來了一些。

“這肯定不是什麼好現象……五分鐘的時間快到了吧?我這次會怎麼死?那頭大鯊魚呢?它一定還在船上!”齊格向四周不停地張望着。

根據太空梭的尿性,最後一定會找到某種新鮮的方式把遊客虐死,這次也肯定不會例外,只是……現在這種明知道會死、會慘死,卻不知道什麼時候死、會以怎樣一種慘烈的方式死去,讓齊格倒是有些膽顫心驚。

很快齊格就知道自己會怎麼死了……

一艘比齊格這艘木桅船要大了兩倍的武裝木桅船突然出現在了某個方向的海面上,至於它是如何出現的,齊格因爲當時沒往那個方向看,所以也不知道是什麼情況,反正它就這麼突然出現了。

出現之後,這艘船的舷炮立刻‘轟!轟!轟!’地不停開火,向齊格這艘木桅船射來了大量的炮彈!

齊格被一顆落在他身邊的炮彈炸飛了起來,翻了好幾個跟頭,最後才抓住甲板的護欄穩住了身子。

剛纔那一輪炮擊,把這艘木桅船的船身好幾處都炸爛了,而且遠處那艘船又在忙着填彈,隨時準備對這邊進行第二輪炮擊!

很顯然這艘船已經沒辦法呆了,遲早會被炸沉,但是當齊格轉身看向海水裏的時候……幾十只體型巨大面目猙獰的鯊魚,正對他翹首企盼着,等他什麼時候落水或者自己跳水好讓它們大快朵頤。

很顯然,現在擺在齊格面前只有兩條路,一是被炮轟死,二是被鯊魚咬死。

當然了,還有第三條路,就是被炮轟殘,然後再落水被鯊魚咬死。 到底是哪一種呢?

就在這時候,意外發生了。

又是幾發炮彈從對面那艘大船裏發射了過來,這一次正好炸中了這艘船的主桅杆,幾十米高的桅杆被炸斷炸碎,轟然一聲向齊格站立的地方倒砸了下來。

“原來是要被桅杆砸死啊?”

齊格不甘心地連忙向旁邊縱跳躲閃了開來,他剛剛跳開,無比沉重的桅杆就砸在了他剛纔站立着的地方。

其中一截被炸斷成尖刺狀的桅杆,在撞擊到甲板上之後又被彈到了空中,在空中幾個翻轉之後尖頭斜向下方,不偏不倚地刺向了還沒站穩身體的齊格。

“我去!”

看到這一幕的齊格再次向旁邊滾開了,那截尖刺狀的桅杆落下之後又被甲板彈了起來,‘嗖!’地一聲很詭異地轉頭追向了齊格,但很快力道耗盡落在了他身邊的甲板上。

“還沒死呢我?”

齊格很作死地嘀咕了一句,然後驚魂未定地坐起身四處張望了一番。

先前那艘不停向這邊轟擊的炮船不見了,就象它很莫名地從海面上出現時一樣,又莫名地從海面上消失了。

“哈哈……我太英勇了!看來可以不死通關了!”齊格得意地大笑了起來。

“砰!”一聲悶響。

那頭咬死了一名船員、後來墜落到船洞裏的大鯊魚,不屈不撓地從下方船艙裏縱身跳了出來,正好落在了齊格的身前。血盆大口一張一合,滿嘴的獠牙咔哧咔哧直響,瘋狂扭動着身體想要生吃了齊格。

“你特麼纔是最終boss啊!”齊格在一瞬間似乎明白了過來。

大鯊魚很應景地再度彈起了身子,張開血盆大口咬向了齊格的腦袋!

“去死吧!”

齊格被徹底激怒了,他一個閃退,從身邊拾起了那截斷開的尖刺桅杆,大罵着的同時猛然向鯊魚口中捅刺了過去,直接刺入了它的深喉,並藉着船身再度被海浪推得有些傾斜的時機,把全身無比滑溜的鯊魚再度推回了甲板破洞之中。

海面在這一刻似乎都變得風平浪靜了。

做完這一切之後,齊格大口地喘着氣,很有些筋疲力盡,他的神智也出現了片刻的恍惚。下一刻的時候,齊格腦袋上的頭盔被摘取了下去,面前重新出現了太空梭的大屏幕,上面閃着金光、播放着很激昂的音樂,並出現了一行字……

“恭喜您不死通關!”

“哈哈哈哈!不死通關了!我特麼太英勇了!”齊格大笑了起來,雖然他此時仍然驚魂未定。

一定是他在瘋狂海盜船裏的表現很英勇,身手無比敏捷、數次逃脫了必死的困境,成功通關所以沒有再被系統虐死。

“不死通關有沒有什麼獎勵啊?”齊格很期待地問了一聲。

“遊戲結束,歡迎您再次光臨。”大屏幕停止了閃爍,出現了平時遊戲結束時的正常畫面。

“算了。”齊格略略有些失望地搖了搖頭,最後的設計不科學啊!至少獎勵一些額外積分什麼的,才能刺激遊客不死通關的積極性嘛!

不過話說回來,這個瘋狂海盜船確實很過癮啊!大海中的驚濤駭浪、莫名出現的炮船、比現實世界兇殘靈活很多倍的大鯊魚,讓遊客無時無刻不處於極度緊張之中。那種在真正海浪中的搖晃,比起隔壁程老闆懸吊在鋼樑上的模擬海盜船,要驚險刺激了無數倍。

另外,瘋狂海盜船和瘋狂過山車還有一個最大的不同之處,那就是遊客完全被解放了身體和手腳,可以自主決定一些事情,比如躲避炮擊和大鯊魚的攻擊等等,這才讓身手不凡的齊格有了不死通關的機會不是?

回味着先前海浪中經歷,爲自己的機智反應躲過一次次死亡一直很有些得意的齊格,突然間感覺着什麼地方有些不太對。

怎麼安全座椅的鎖釦還沒有打開?任務完成的提示音也沒有響起?

就在齊格疑惑着的時候,面前的大屏幕突然發生了一些異響……

“砰!砰!”

似乎有什麼東西在背後猛烈撞擊着大屏幕,伴隨着這些撞擊聲,大屏幕上出現了幾道裂紋,好象隨時會被撞碎一般,整艘太空梭也因爲這種撞擊劇烈搖晃了起來。

“怎麼回事?出什麼狀況了?”

齊格感覺着情況不對,想要逃離太空梭,但全身都被安全扣鎖裝置死死鎖住了,他現在除了腦袋能轉動之外,全身上下到處都無法動彈。

“嘩啦!”一陣脆響,伴隨着海水鹹腥的味道以及水流涌進的聲音,一隻大鯊魚巨大的腦袋撞碎了齊格面前的大屏幕,張開血盆大口猛然咬向了安全座椅上的齊格。

齊格根本無法動彈,只能眼睜睜地看着那張血盆大口衝到了自己面前,整個咬在了自己的腦袋上,某一瞬間,齊格甚至感覺到了他的腦袋從脖子上被利齒尖牙扯撕下來的急劇疼痛感……

身體疼痛、腦袋眩暈的感覺在黑暗中快速緩解了下來,隨即齊格腦袋上的頭盔也被摘取了下去,面前重新出現了太空梭的大屏幕,上面寫着‘遊戲結束,歡迎再次光臨’的字樣。

安全座椅的扣鎖也終於打開了,因爲是試體驗,晚上不能弄出動靜來,所以艙門並沒有自動打開,也沒有把齊格送出艙門外。

齊格離開座椅後自行拉開了太空梭右側艙門,驚魂未定地從裏面逃了出來,心有餘悸地向太空梭四周張望了一番,很是懷疑剛纔的瘋狂海盜船到底有沒有真正結束。

“體驗一次瘋狂海盜船(1級)的任務已完成,太空梭內增加兩個座椅的獎勵已發放並即時生效。”

“新任務:按指定價格賣出100張門票。”

“任務獎勵:一張帶牀墊的木牀,附送一個能量修煉頭盔。”

聽到任務完成的提示音之後,齊格才終於確認了瘋狂海盜船項目確實是結束了!他被系統擺了一道,以爲自己安全了,甚至還在得意他英勇機智的表現,讓他在這次體驗中不死通關,沒想到最後還是被虐死了! “夠刺激!夠驚魂!夠意外!”齊格平靜下來之後,不得不對這最後的反轉劇情豎起了大姆指。

“過獎過獎!”機器人在視野屏幕中現身謙虛了幾句。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