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理查德恭恭敬敬的關上了門,繞到一旁,剛想坐進去,顏溪冷聲說:「你坐副駕駛座。」

他不喜歡跟陌生人同坐。

理查德的身體僵硬了一下,麻溜的跑到了前面的副駕駛座。

終於坐穩了,車子緩慢的啟動。

顏溪不緊不慢的問,「你堂妹跟安清歡很熟悉?」

「是啊。」理查德頓了兩秒,膽戰心驚的問:「你對清歡有意思?」

千萬別是這樣呀,他已經錯過了一位美人,不想再錯過安清歡了。

理查德默默地在心裡祈禱。

顏溪擰了眉頭,一臉厭惡道:「你也配叫她清歡?」

「……」理查德噎了噎,說:「是我錯了,她是安小姐。顏溪,你別看這位安小姐漂亮可人,但她脾氣很不好,冷冷清清的,輕易不肯搭理人呢。」

他以為這樣說,顏溪就會對清歡沒意思。

可不料——

顏溪勾了勾唇角,道:「跟以前一樣,沒有任何變化。」

理查德的心不由得咯噔了下,「你跟安小姐以前就認識?」

「不該你問的事情,不要多問。」

顏溪收斂了笑容,冷冰冰的說。

那模樣彷彿在看一個死人。

理查德立馬膽怯的閉緊了嘴巴。

「你跟我說說,關於她的事情。」

大叔,要抱抱 「具體是哪兒方面的?」

「只要你知道的,都告訴我。」

「好。」

理查德怏怏的開口,說起清歡的事。聽到他提起清歡被蘇涼拉去演唱會,受到襲擊的信息,顏溪的臉上蒙了一層寒霜,修長的手指敲打了下車椅,掏出手機,撥了一通電話。

而後,冷聲下達命令。

「把傷害清歡的匪徒,都給我做掉。我不希望留下任何後患。」

理查德聽言,不由得打了個冷顫。

真是殺人不眨眼。

只是聽到清歡被欺負,就要對方的性命,幸好自己還沒對她下手呢。

「愣著幹嘛?繼續講。」

「是,是……」

理查德忙不迭的點頭,不敢有任何怠慢。 第2134章雙生花:接近

理查德跟清歡接觸的不多,所有關於清歡的消息都是聽瑞秋偶爾提到的,因此,沒說多久,就乾巴巴的停了下來,膽戰心驚道:「我知道的只有這麼多了。」

「那說你堂妹的事情吧。」

「瑞秋?」

「嗯。」

提起瑞秋,理查德三天三夜都說不完。

他興緻勃勃的開始抖關於瑞秋的信息。

顏溪都一一記在心裡。

……

兩天後——

天氣格外晴朗,瑞秋睡到早上十點多,才從床上爬起來。她穿著睡袍,走到走下,大聲喊傭人,讓他們幫自己榨一杯果汁喝。

而後,抓著頭髮,表情厭煩的走到沙發跟前,將自己狠狠地丟在其中。

早知道就不喝那麼多酒了。

現在難受死了。

瑞秋閉幕養神。

在這時候,一隻乾淨修長的手,將果汁遞了過來:「請慢用。」

瑞秋接過來,喝了幾口。

這才注意到身旁站著的不是家裡的傭人,而是一名陌生的男子。

「你是新來的傭人嗎?」

重生之暖暖一生 看著不怎麼像呀,穿得衣服挺昂貴的。

「不是,我是你堂兄的朋友。」

「哦。」本來對他有些興趣的瑞秋,瞬間冷淡了下來。理查德遊手好閒,結交的都是狐朋狗友,不管這男孩子多帥,人品不行,她就是不來電。

瑞秋懶得再給顏溪一個眼神,邊喝果汁邊打開手機,翻看教授留下來的課外讀物——亞當斯密的《人口原理》,她很不喜歡經濟學的知識,覺得晦澀難懂,還不如多跟父親學習一下,怎麼管理家族企業呢。

可如果不完成教授的課業,拿不到畢業證,更會令父親看不起自己,而選擇理查德那個廢物。

所以,硬著頭皮,她也得看完。

顏溪掃了一眼屏幕,問:「你在看《人口原理》嗎?」

瑞秋護住自己的手機,警惕道:「你偷看我的手機?」

「抱歉,只是不小心看到一句話。」

「哼,鬼才相信你呢。」

僅憑一句話,怎麼可能知道出自哪本書里?

顏溪看她面露不屑,將自己看到的那句話,精準無誤的複述了出來,並且分析了下亞當斯密的觀點,以及自己的見解。

瑞秋不由得對他刮目相看了。

「你對金融這些很了解嗎?」

「懂得一點皮毛,我父親讓我多看一些這方面的書,對將來繼承家族產業,會有幫助。我閑來會看。」

「哇,那你可真了不起。」

閑時看都能記得那麼多知識,比她可不止好了一星半點。

她是特地跑去學院,學習這些的。

每天從早學到晚,還是沒取得很好的成績。

瑞秋都覺得自己不是這塊料了。

「你想學習的話,我可以教你。其實,理解這些東西很簡單的,主要是要結合實際。」

「你有時間嗎?」

「當然有。我是跟著理查德來的,可他剛接了一通電話,把我丟下,一個人跑了。在他回來之前,我都能陪著你。」

「那麻煩你了。」瑞秋感激道。

顏溪坐在離她約一臂之隔的距離,拿起書本開始講解。

他學習少,讀書時是靠靈活的辦法記憶的。

跟瑞秋這種笨腦子的人講,會引用小知識,以及現實中的案例。

瑞秋記得很快。 第2135章雙生花:她真的忘記了他?

不知不覺一個小時過去,顏溪將第一章節的內容都說完了,瑞秋對他的佩服滔滔不絕,簡直要拿他當自己的偶像了。

醫手遮天:千面皇妃 「你可真厲害,平日有時間嗎?我想請你做我的家教老師。不管你要多少薪水,我都可以給你。」

「我不要薪水,白給你講解。」

「那怎麼行?我從不白受別人的恩惠。」瑞秋不肯接受。

「我不缺錢,要你的薪水幹嘛?」顏溪淡淡的笑道,「如果你非要給我報酬的話,不如,請我去瑞典王宮遊玩一趟吧。我從小在美國長大,還沒見過王宮是什麼模樣呢。」

「這個啊……」瑞秋有些為難,她也不能隨便的進入王宮玩,每次都是求清歡帶她進去的。不過,她也捨不得顏溪這麼好的老師,猶豫了片刻,點頭答應了,「那好吧,你給我做家教,我請你去王宮玩。但具體的遊玩時間,要看我朋友的安排。」

「沒問題。」

顏溪答應了。

瑞秋露出開心的笑容,這次她學的好,肯定能讓父親對她刮目相看。

理查德那個笨蛋,守著如此優秀的朋友,卻不懂得善加利用,真是一頭大笨豬!

……

兩人學習了幾個小時,理查德終於滿身酒氣的回到這裡,接顏溪走。

瑞秋給顏溪使眼色,示意他什麼都別跟理查德說。

顏溪微微的點頭。

待他們走後,瑞秋馬上給清歡打電話,詢問可以帶一個朋友,去王宮遊玩一下不。

「你怎麼突然想起來,帶朋友進來了?」清歡沒輕易地答應,而是認真的詢問。

畢竟現在瑞典不怎麼太平,萬一有人混進王宮裡,想要刺殺查理叔叔一家,那就不好了。

她得為他們的生命安全負責。

「我朋友是從美國來的,他沒見過什麼世面。想參觀一下王宮。你放心啦,只在外面轉,不去裡面打擾你叔叔一家。」瑞秋也明白,自己的請求有點為難清歡,所以提前解釋清楚了。

「嗯,那好。」

清歡最終還是答應了下來。

「親愛的,你最棒啦,我最喜歡你了。」瑞秋開心的說。

「別那麼肉麻,我受不了。」

清歡道。

「那等改天,我們見面再說。」

「嗯。」

……

兩日後,適逢周末。

瑞秋跟顏溪約了一下,帶他前往王宮。

走到王宮的後門,瑞秋給清歡打電話,顏溪瞥了一眼屏幕,便記住了上面的手機號碼。

他垂下眼帘,默默地在心裡說:清歡,我這就來找你了。

等了那麼久,受了那麼多的折磨。

終於能光明正大的來到他身邊了。

顏溪心頭掀起了驚濤駭浪,面上卻平靜的沒有絲毫波瀾。

沒多會兒……

一道嬌俏的身影,輕輕地拉開了門。

看到瑞秋,清歡上前,跟她擁抱了下:「快進來吧,沒人。」

「你也過來。」清歡看向顏溪,語氣生疏而客套。

顏溪漆黑的眸子直勾勾的盯著她,目光彷彿膠著在了她身上,沒有辦法移開一秒。

她真的忘記了他嗎?

忘記了,他對她做的一切? 第2136章雙生花:你是不是喜歡我們家清歡

清歡察覺到了他的矚目,有些反感的擰了擰眉。不知道為什麼,眼前長相俊美的青年男子,總令她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好像是被蛇爬上了皮膚,冰冷難耐。

若他不是瑞秋的朋友,她早就不搭理他,扭頭就走了。

清歡加快了腳步,利用瑞秋遮擋了顏溪的視線。

顏溪勾了勾唇角。

不管是失憶前的她,還是失憶后的她。

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

討厭他。

明明他還什麼都沒做,可她就是不喜歡他。

顏溪的心臟劃過一抹疼痛。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