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他這句話,頓時讓旁邊的林玉眉撲哧一笑,蒯瑜說話實在是太逗了。

這也不是第一次見識他的嘴皮子,常真月雖然心裡動怒,但是想到一會兒就可以解決蒯瑜,他忍住了。

「輸者不能傷及性命,但必須用一門道品中階的武學功法交換?」

「哦?」蒯瑜饒有興緻看著他,道:「呵呵,就你們臨溪峰那三腳貓功夫,本少爺本來還真看不上眼,既然你一定要送我,我就勉為其難收下了。」

成功的忽悠了蒯瑜,常真月輕鬆了不少。

他早就知道蒯瑜有幾招威力驚人的武技,等武技拿到手,那會蒯瑜也估計身受重傷,按照約定他不能殺死蒯瑜,可是張玲琴卻可以啊!所以殺死蒯瑜,他十拿九穩。

常真月周邊,風雲捲動,很快,他猶如一陣旋風,朝著蒯瑜飆射而去!

「風雲劍訣第一式風雲卷!」

那呼嘯的氣勢,傳來了一種令人窒息的力量!

「臨溪峰的風雲劍訣嗎?」蒯瑜的臉色絲毫不變,此時,那蔚藍色的冰系真氣,在他的身上瘋狂的流轉著,很快,眾人就看到了,他基本上,已經沐浴在了冰霜當中,而那冰晶一般冰霜,覆蓋滿了他的身體!

「這是什麼?」林玉眉頓時大吃一驚,這到底是什麼?。

憨老闆戀愛記 常真月惑了一陣,然後才震驚的看著眼前的蒯瑜說道:「看模樣,你已經懂得冰霜護甲!」

「冰霜護甲?那可是必須對體內的真氣熟悉到極致,一般後天境修士也要在中階才能掌握,這個蒯瑜造化境高階就掌握了。」山洞內時刻關注外邊情況的林玉眉聲音中,帶著強烈的震驚。

這個蒯瑜實在是太逆天了,而且還這麼年輕,簡直就天才中妖孽。

當林玉眉回過神來,此時的蒯瑜,正和常真月,陷入了激戰當中!

蒯瑜心中,熱血沸騰!

成功壓縮體內真氣后,蒯瑜一直都沒能遇到一個能讓自己爆發全部戰力的對手,這也是這段時間蒯瑜那麼好戰的原因。現在終於正面對上了,一個能讓自己瘋狂出手的人,這讓壓抑許久的他,徹底的爆發了!

「冰舞法,冰隕殺!」

那蔚藍的劍芒,所過之處紛紛結成雪白冰霜,風雲劍訣的威力,徹底的對撞,頓時,蒯瑜與常真月戰鬥的範圍起了一股巨大的氣浪,那磅礴的力道朝著周圍席捲而去!到處都是冰霜的虛影和風雲的變動!

「怎麼可能,他才只是造化境高階!」

風雲劍訣可是臨溪峰的道品高階武學,儘管第一招的威力沒有達到道品高階水平,也達到道品中階,卻只能和蒯瑜拼個旗鼓相當,讓常真月暗暗心驚。

特別是想起蒯瑜這段時間的資料,被陳利煌打成廢人到現在才多久,就恢復到現在這種程度,堪稱恐怖。

「此子進步神速,我今天一定要殺死他,以絕後患!」

想到這裡,常真月爆發出渾身的真氣,剛才和蒯瑜的正面對撞,讓他和蒯瑜都倒飛而去,差點兒就摔下旁邊的山溝當中!

儘管穩住了身體,但是身上依然沾了許多的灰塵,這感覺讓常真月非常憤怒!

「把我衣服弄髒了,真是找死!」

穩住身體,他再次朝著蒯瑜殺來!

此時,蒯瑜眼中充滿了熾熱!

「常真月,看來你們常家的男人都是軟腳蝦,要不然常家的女人老是出去外面找男人,這一次,我就讓你明白吧!你不是我對手!因為我才是真正的男人。」

兩個年輕的天才武者,再次正面的交鋒!

常真月之前是風雲劍訣第一式,這一次,仍然是風雲劍訣,不過比起之前的風雲劍訣第一式來說,這一招要強大許多,常真月才剛剛掌握沒有多久,沒有想到這麼快就用上了。

「林玉眉,你好好看著,蒯瑜是怎麼死在我手中的吧。」

對於林玉眉的眼光,他完全不能夠理解,他不知道,自己哪一方面不如蒯瑜了,沒事就跟蒯瑜眉來眼去,可是一對上自己,就橫眉怒目。

呼嘯的真氣,在他周圍洶湧著,常真月的青鋒劍,不停的變換著,一節節彷彿是刀刃般的青鋒劍影,在不停出現!

在他這攻擊下,連空氣,都被刺得一聲聲的尖嘯!

此時的蒯瑜,渾身都被冰霜覆蓋著,這蔚藍的冰霜,絕對零度,冰寒刺骨!

「地方太小了,身法根本施展不開。」

因為有林玉眉這重顧忌,讓蒯瑜根本不敢引開常真月到別處戰鬥,但蒯瑜卻沒有退縮,在常真月使用更強大的一招時,他猛然暴起,一劍朝著常真月掃去!

「冰舞法,冰之咆哮!」

冰藍劍泛起陣陣藍光,在蒯瑜揮劍而下時,在半空中划落下了一道明亮的軌跡,冰快轟鳴的咆哮轟然朝著常真月殺去!

「雕蟲小技,死吧,蒯瑜!」

常真月冷笑著,渾身帶著劍影,朝著蒯瑜瘋狂刺來,剎那間,漫天都是他手中青鋒劍的影子。

「風雲劍訣第二式,風捲殘雲!」

兩股能量轟然對撞!

轟隆隆!

山坡上的灰塵四濺,被轟然撞起,然後再漫天落下,在林玉眉的視野中,泥漿中的兩道影子,依然在進行著激烈的戰鬥!

「什麼?」感覺到蒯瑜那強大的力道,常真月有些驚呆了。

這一招冰之咆哮,不但破除了他的風捲殘雲,那餘波,更是將他震得倒飛出去,讓他有些氣血翻滾了!

「不可能,我的風捲殘雲,可是道品高階武技,為什麼連他這招都鬥不過,而且隱約還有落敗的跡象!」

抱著不可置信的情緒,常真月一頭載進了旁邊的小山溝當中,這一次,他的形象算是被徹底顛覆了,一聲泥漿的他,身體內是一顆暴怒到極點的心!

常真月發出一聲爆吼,他猛然震開身上所有的泥漿,從小山溝裡面衝出,但是就在這時候,數張符籙竟然向他飛來!

那都是這兩天蒯瑜從那些散修乾坤袋收來的,最低也有道品低階的威力,其中那青衣散修留給蒯瑜的最為厲害,已經達到道品高階,在偷襲情況下,連後天境修士都能重創,因為有點威力,蒯瑜沒有打算實力,準備在水源瀑布那裡陰人。

常真月大吼一聲,使出渾身解數格擋這些飛來的攻擊,如果只是一兩道攻擊,以常真月的實力,可以輕易擋下來,可是蒯瑜實在太無恥了,以他的萬年的戰鬥經驗,一眼就能看穿常真月的極限所在。

所以常真月至少要挨上兩道符籙攻擊,每一道符籙都相當道品中階武學的攻擊。 噗,連續兩記攻擊打到常真月身上,讓常真月口吐鮮血,整個人躺在地上一蹶不振,滿臉驚恐的看著慢步走來的蒯瑜。

「別殺我,我給你道品高階的武技功法,不,我直接給你我們臨溪峰的絕學,風雲劍訣!」

靜候錦年 蒯瑜微笑的蹲在常真月面前,拉起常真月的衣領,在他耳邊輕輕說道:「我的極冰蓮舞可是地品武技,我說我會看得上你們臨溪峰的風雲劍訣嗎?」

蒯瑜的話給個說完,常真月不敢相信的瞪大雙眼,全身顫抖起來,可是很快又無力的放下,整個人沒了氣息,蒯瑜才慢慢將手從常真月的脖子拿下來。

與此同時,大白與小白叼著一個乾坤袋和一把長劍回來,可見它們兩個已經擊殺常真月的張師妹了。

「幹得不錯!」蒯瑜向兩隻狐狸各自丟了一顆小培元丹,大白小白隨地就將東西丟下,飛快佔領蒯瑜的兩個肩膀,手舞足蹈起來。

林玉眉慢步走出來,眼中滿是驚疑不定的看著躺在地上的常真月,她怎麼也不敢相信蒯瑜居然就這樣將常真月給殺了。

那可臨溪峰名副其實的首席大弟子,常真月這一死,估計臨溪峰的兩個玄妙境高手會發瘋。

可是事實正如林玉眉所看到那樣,林玉眉的身體一陣晃動,頓時頭暈目眩,一副站不穩的模樣,她感覺千水城的天要塌了,至少對於生活在千水城的普通修士來說,這絕對是頂天的大事情。

「你居然殺了常真月,你知道會引起什麼後果嗎?」林玉眉話中的聲音帶著絲絲顫抖,顯然非常驚恐。

蒯瑜將張師妹的乾坤袋丟給林玉眉,仔細看起常真月的乾坤袋,幾百顆小培元丹,上千顆丹獸的葯丹,其他各類丹藥都被蒯瑜無視了,那些東西對於蒯瑜來說,實在是太垃圾了。

一股腦丟給林玉眉,唯一被蒯瑜留下的是兩把寶劍,就算將另外一把給林玉眉,林玉眉也不敢不敢要,可惜不過是極品法器而已,而常真月的青鋒劍則是靈器下品的寶劍,勉強入得了蒯瑜的法眼。

「這些都在預料之內,放心!千水城這天變不了,千水城的天還是我們意溪峰做主。」蒯瑜說完走到林玉眉,低頭聞了一下林玉眉的秀髮,那股熟悉的味道,讓蒯瑜有些飄飄欲仙起來。

這一會林玉眉沒有避開,臉色微微發紅的站在那裡。

許久,蒯瑜才回過神來,托起林玉眉的下巴。

「美人,還是快點去準備一下,我們要往水源瀑布中心趕去,晚了可能連點渣都沒有留下。」

面對被自己小上不少的蒯瑜,林玉眉一時間不知所措起來,實在是蒯瑜表現的戰鬥力實在是精悍了,讓林玉眉到現在都沒有接受過來。

看著已經在毀屍滅跡的蒯瑜,林玉眉眼中閃過一抹失望之色。

與此同時,水源秘境外,卻要炸天了,常真月一死,原本帶隊的長老不敢相信的看著手中的本命玉牌,那可是屬於常真月的,現在已經裂成兩半暗淡無光,就證明常真月已經身死。

那可臨溪峰的未來,被譽為最有可能突破玄妙境的存在,就這樣莫名其妙死在水源秘境內。

「曹安國一定是你們意溪峰動的手。」臨溪峰的長老蘇金海指著曹安國,暴怒說道。

「哼,蘇金海你別在這裡血口噴人,你有什麼證據證明是我意溪峰之人所殺,更何況水源秘境內生死由天,就算被殺,也只能說常真月技不如人,你在這裡大呼小叫什麼,不怕別人小看你們臨溪峰。」曹安國揮揮手,滿臉鄙夷的說道。

實在是眼前的蘇金海太過囂張了,看都不要看就將責任推到意溪峰身上,真的將意溪峰當成軟柿子捏了。

「不是你們意溪峰是誰,其他那些散修敢對我們臨溪峰弟子下手嗎?他們都活得不耐煩了,我們臨溪峰每一個弟子身上都留有一股印記,一旦身死就會轉移到殺死他的人,你覺得有那個散修這麼不怕死。」

蘇金海繼續語直氣壯的指著曹安國說道。

曹安國歪過腦袋,不耐煩問道:「就算是我意溪峰所殺,你又能怎麼樣,難道你也打算死在這裡。」

曹安國言語之中,威脅不屑之意異常明顯,頓時氣得蘇金海緊握拳頭,可是要他跟曹安國動手卻不敢,相比蒯瑜這個水分十足的首席大弟子,前一代曹安國那可不止是意溪峰的首席大弟子,當時在天狼山脈也有著赫赫威名,這是這幾天沒有突破玄妙境才沉默下來。

在後天境內,曹安國當之無愧的第一人,雖然蘇金海的修為跟曹安國一樣,可是讓他跟曹安國單挑,他可沒有那個膽。

只是在曹安國與蘇金海吵架時,意溪峰的人馬與臨溪峰的人馬暗中蠢蠢欲動起來,讓千水城的各大勢力也無奈行動起來,他們也該做出選擇,必須站隊了。

林玉眉與蒯瑜的趕路,持續了將近大半天時間,期間蒯瑜路過諸多的巨石廢墟,也遇見過不少同樣前來尋寶的人,這些人大多都是成群結隊,所過之處,如同蝗蟲一般,將廢墟都是里裡外外的掀了數遍。

在這和人多眼雜的地方,爭鬥自然是免不了的,有時候隨便的出現一點比較稀罕的靈藥靈草,便是會引來一番大打出手的爭奪?

不過好在蒯瑜對此並沒有興趣,至從在當中一些廢墟中停歇了一會後,繼續向他所去的方向,加速的趕路,好在這一次林玉眉披著黑色大長袍,讓人根本看不出其長相與身材,省了不少麻煩。

因為這一路上,蒯瑜已經遇到不下三起女散修被攻擊然後慘遭凌辱的事情,只是每一次蒯瑜都帶著林玉眉冷漠路過,可是蒯瑜清楚感受到林玉眉每一次微微顫抖的身體,那不是她恐懼,而是憤怒到極度的表現。

不由得想起那個可愛活潑的凌菲兒,希望她不會遭受如此慘禍。

從地圖所獲得的信息中,他知道,距離水源瀑布已經不遠了。

在蒯瑜全速趕路下,不久后,他便是明顯的察覺到周圍空間的變得荒涼起來,沒有一開始的人間仙境,變得越來越古怪起來。

「從地圖上看,應該快到了。」

望著周圍的那些變化,蒯瑜心頭微喜,然而再度加快速度,如此十數分鐘后,在那遙遠的前方,突然間傳來的嘩啦啦的聲音。

聽到這從空間中擴散而出的水聲,蒯瑜精神猛的一振,身形掠過一座龐大的懸崖,而後,他的目光,便是帶著震撼的望向了前方。

在他前方數百米之外,依舊是灰濛濛的空間,只是,如今在那空間之上,隱隱若現一座偉岸的山峰,水源河的源頭,就是從這山峰留下來,可是肉眼望去,又看不見盡頭,猶如直接沒入虛無空間之中一般,極為的壯觀。

「這就是水源瀑布,居然全部都是有水屬性真氣組成,實在太壯觀了。」

蒯瑜忍不住感嘆了一聲。

「哈哈,這個小姑娘長得還真漂亮,你們兩個小子將人交出來,給你們兩個一條活路。」

「哈哈,是啊!還愣著幹嘛,找死嗎?」

原本蒯瑜不打算管這事,所以連看都沒有看,直接筆直從旁邊穿過,可是當蒯瑜回過頭來時,林玉眉已經走過去,讓蒯瑜忍不住捂住頭。

「這個女人真會找事。」

凌菲兒身上的斗篷已經被打爛,露出裡面的廬山真面目,那可愛俏麗外加童顏巨乳的模樣讓不少特殊癖好的散修沸騰,特別是水源秘境內,只要不是對各大主峰動手,其他修士之間的爭鬥可謂是生死由天,讓不少人為所欲為起來。 李海天舉著手中的大刀,渾身是血的護在凌菲兒身前,寸步不讓,而林傑則是縮手縮腳的站在一邊,而凌菲兒梨花帶雨的看著李海天,心中慢慢都是愧疚。

「海天,放棄吧!要不然我們都會死的。」面對對方人多勢眾,林傑已經放棄保護凌菲兒,都到了這一步,他並不打算為凌菲兒這個無關人等錯失水靈洗滌的機會。

「閉嘴,林傑我李海天算是看錯你這個朋友,要我放棄菲兒,從我屍體上踏過。」李海天滿臉警惕的看著周圍的修士,不忿的喊道。

一看好言相勸沒有換來預計的效果,林傑眼中陰狠之色一閃而過,特別是看到周圍修士越來越近時,林傑緩緩像李海天靠近。

「既然你們這麼硬氣,那我只能滿足你們的意願,從你們的屍體上踏過,記住今天殺你們的人是北林城天風傭兵團的許佳寶。」為首之人,雙手抱肩,一點也沒有將李海天之人看在眼裡,眼中只有那凌菲兒那楚楚可憐的身影。

「李海天既然你找死,別拉下我。」當林傑距離李海天近在咫尺時,立馬暴起攻擊,一掌將李海天打得吐血。

「啊,海天哥哥。」凌菲兒驚呼一聲,被突如其來的一幕給嚇呆了,她腦子怎麼也轉不動為什麼林傑哥哥會攻擊海天哥哥,他們兩個不是好朋友嗎?

「這位大哥,我這就讓開,我那個腦子有問題的朋友我也幫你們教訓,只求你們能讓我離開。」林傑一擊打傷了李海天後,立馬跑到許佳寶面前點頭哈腰說道。

「哈哈,不錯,不錯!你滾吧!」許佳寶頓時露出滿意的大笑,揮揮手讓林傑快點滾,而自己則是滿臉驚喜的看著恍如驚慌小綿羊的凌菲兒,眼中滿是淫慾之色。

可是當許佳寶有所行動時,林傑被人一巴掌扇回來,一個黑衣人護在凌菲兒的身前,視若無睹的將李海天扶起來。

「閣下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插手我們的事情,在下天風傭兵團少團長許佳寶。」許佳寶看半路殺出一個程咬金,心中鬱悶可想而知,可是一看對方神神秘秘,敢孤身前來攔截自己一行人,一時間反而不敢輕舉妄動。

「林傑你簡直就是在丟毒蛇傭兵團的臉,就算你活著出去,你別想凌戰天和我哥哥會放過你。」林玉眉面若冰霜的說道,同時將蒯瑜給的各種低階療傷葯取出,給李海天服下。

原本還處於發愣狀態的林傑愣了一下,很快面露猙獰的站起來,他已經明白眼前打自己的人是誰了。

除了林玉眉外,在水源秘境內誰會用這種態度和自己說話。

一想到凌戰天與林玉天的恐怖,林傑頓時惡從膽生。

「許少團長,眼前之人正是我們毒蛇傭兵團的第一美女,更是有千水城第一美人之稱,我相信許少團長看過之後一定會喜歡上這個女人。」林傑連忙爬到許佳寶面前,指著林玉眉滿臉惡毒的說道。

林玉眉憤怒的看著眼前的林傑,沒有想到自己哥哥如此看重,還煞費苦心栽培之人居然如此狼心狗肺,暗罵自己哥哥識人不明,心中也暗暗沒底,眼睛開始亂瞄,希望能找到蒯瑜的身影,此時此刻,能依靠的只有蒯瑜一人。

「哦,原來是千水城內艷名遠播的林小娘子啊!今天真是雙喜臨門了,好好今日本少爺就來個一龍戰雙鳳。」許佳寶一聽林傑的話,頓時大為驚喜,連連拍手說道。

而在這時,一道符籙輕飄飄的在天風傭兵團中間掉落,其中一個傭兵還滿臉驚喜的撿起來。

「居然撿到一張攻擊符籙,真是賺到了。」

許佳寶應聲望去,而那張所謂的符籙居然亮起起來,顯然是被激發了。

「蠢貨,誰叫你激發符籙的。」許佳寶說完,連忙拉著旁邊兩個人擋在自己的面前。

一陣巨大的轟鳴聲響起,天風傭兵團六人瞬間被炸飛,其中距離最近的兩人被直接炸死,其餘三人也深受重傷,只有許佳寶依靠人肉盾牌才安然無事,只是此時整張臉都陰沉無比,這些人都是未來天風傭兵團的棟樑之才,就這樣被廢了。

跪在許佳寶身後的林傑一點事情也沒有,反而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的一幕。

「混蛋,剛剛的符籙是不是你扔的。」許佳寶反身一掌拍在林傑身上,頓時將林傑打得口吐鮮血。

眼看許佳寶繼續舉起掌,打算擊殺林傑時,林傑頓時慌,驚恐的大叫道:「眉姐救我,我知道我錯了,求求你救,只要我們聯手,這個許佳寶根本就不是我們的對手。」

已經看清林傑為人的林玉眉怎麼可能出手救他,至於許佳寶很強嗎?能強過臨溪峰的常真月常真空兩人嗎?從剛剛爆炸的符籙,林玉眉就知道,蒯瑜一定會動手,只是沒有想到他居然這麼猥瑣,居然暗中偷襲,還用這著奇怪的方式激發符籙,要不然天風傭兵團的人也不會這麼容易中招。

許佳寶當然不會給林傑這個機會,一巴掌拍在林傑的腦袋上,林傑的腦袋頓時間向西瓜炸開一般,紅白之物四濺。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