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后兩個字是在和季皓宇對於剛剛危難之中的出手表示感謝。

雖然他也不知道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但是很顯然,是眼前這個男人和他身後騎著狗的少女其中一人阻止了那道暴走的天雷。

不然的話,現在倒在地上的可能就是赤陽了。

季皓宇也沒有強求,因為簫鴆和赤陽兩人看起來都是非常可靠的人,應該會照顧好那個丫頭,而眼前,他最擔心的也是自己懷裡的皓雪。

如炬的目光深深看了一眼昏迷之後靠在司月身上的簡艾,季皓宇不動聲色的回頭:「砂糖,我們走。」 第一千六百五十四章誅道門徒

三人的身形,頓時飛向了龍口之處。

要知道,地仙境界,並且保存完好的龍屍,光是其肉身強度,就達到了一個非常恐怖的地步。

以秦南現在的修為,即使運轉斷天刀,施展全力,至少也要耗費數個時辰,才能斬開一條缺口。

本來地仙龍屍的龍肉,也蘊含著驚人力量,對修士有著驚人的好處。

但因為這個緣故,他們還有其他幾位修士,都選擇了放棄,只能去取價值更高的龍心等等。

「是他們三人!」

遙遠之處不少修士見此,眼中都露出了一絲羨慕。

他們沒有獲得龍種,所以無法進入龍屍,只能待在這其他的地方,獲得其他一些好處。

轟!

秦南三人的身形剛剛落下,那龐大的龍口深處,就湧來了無比可怕的罡風。

這種罡風的威力,足以滅殺一位天神一重。

萬霄和紫狐同時運轉神力抵擋,秦南視若無睹,將戰神金瞳催動極致,看向下方。

只見到,地仙龍屍體內的一切,都附上了一層流轉仙光的晶瑩,並沒有想象之中的鮮血淋漓。

那一條條盤根交錯,數不勝數的巨大經脈,則像是一根根的仙繩,裡面還並未死寂,緩緩的涌動著一股股強大力量。

至於那龐大如同小山般的奇異內臟,更是閃耀著驚人仙光,照亮了四周。

尤其是那一顆碩大的龍心,宛如一尊太古仙宮,大氣磅礴,蘊含著難以想象的浩瀚仙意。

此時此刻,在這龍心四周,正有一位修士,還有一尊高有三丈,通體湛藍,額頭生有八隻漆黑眼睛的怪異生靈。

他們正在互相交鋒,也在對著龍心出手。

「是你們?」

這位修士還有生靈,很快察覺到了氣息,抬頭看來,瞳仁頓時微微一縮。

這可是三位蓋世天才,尤其是秦南,一身修為更是到了一個非常恐怖的地步。

「兩位,這顆龍心歸我們了!」

萬霄率先發出了一聲長嘯,雙翼展開,俯衝而下。

它身為金翅大鵬,如果能獲得這顆龍心,不僅能夠有著極大可能升仙,甚至還能讓血統變強。

秦南和紫狐剛準備出手,忽而察覺什麼,同時回頭。

只見到,雙眼如同荒漠般的梁七,從天空中走來。

「秦南道友,我並無惡意,待會吳回生即將過來,不如我們一起聯手吧,你是天生厄運之體,我乃——」

梁七雙眼中神采漸現,主動示好。

這幾天內,他已經將秦南的來歷了解清楚。

「梁七,你太讓我失望了,竟然還要聯手其他人來對付我,你以後將不配做我對手。」

正在這時,一道淡漠的聲音,從雲霄中響起。

只見到,一名身穿著灰色麻布,相貌非常平凡的青年,演化在了半空中。

「吳回生?」

梁七和紫狐,還有四周一位位修士,臉色都是微微一變。

「嗯?」

秦南的雙眼中,也露出了一絲異色。

他在吳回生的體內,除了感受到了一股極其驚人的意志之外,還感受到了一股若有若無的龍仙意志。

這是煉化龍仙之種后所具備的?

吳回生居高臨下,掃了秦南和紫狐一眼,並未多說什麼,一身氣勢,轟然爆發。

長達十六丈的暗紅之光,席捲而出。

磅礴的殺氣,將四周虛空,都震出了一道道裂紋。

如果說剛才的他,給人一種漠然,還有高高在上的感覺,那麼現在的他,就宛如一代蓋世殺仙。

他所斬殺的蓋世天才,以及其他修士等等,比秦南斬殺的,都還要多上不少。

「秦南道友——」

梁七和紫狐同時看向秦南。

在他們看來,吳回生這是要出手了。

「我以龍仙之名,昭告天地——」

吳回生結出法印,在他的背後,懸浮起來了一頭頭巨龍虛影,宛如群龍出世,非常盛大。

他的聲音,也莫名洪亮,響徹整個諾大小世界。

「所有規則,統統退散!」

吳回生法印徹底結成。

秦南還有在場的一位位修士,只感覺整個小世界,都是微微一晃,無形之中,彷彿有著無數道枷鎖,紛紛破碎。

「他在廢除此地的所有規則?難道說他是想要——」

秦南見此一幕,腦海中頓時升起了一個念頭。

經歷過蒼嵐大陸的事情之後,他對於這些規則變化,已經有了一定的見解和認知。

「嗯?」

吳回生的雙眼,化作了一片白光,看向了遠方,嘴角立刻浮起了抹冷笑。

「我以龍仙之名下令,現在也不管用嗎?那我倒要看看,你到底碎不碎!」

吳回生一聲大喝,他背後的無數龍形虛影,頓時齊刷刷沒入了他的身體之中。

璀璨仙光,浩瀚龍威,登時散發。

遠遠看去,他的身形就宛如龍仙在世。

轟!

吳回生出手了,對著那遙遠天際,直接打出了一拳,那無形的龍仙之意,瞬間湧向了前方深處。

下一剎那,整片大地,劇烈搖晃。

無數罡氣從天而降,演化出來了無數風暴。

「這……這是怎麼回事?」

一位位修士們,都是滿臉驚容,吳回生到底做了什麼,竟然能讓天地變色?

緊接著,咚的一聲巨響,響在了整個小世界。

冥冥之中,好像有著一記絕世力量,打碎了這個世界的無上晶璧。

與此同時,九龍虛影之外,諸妖宮殿上。

明明什麼也沒有發生,但卻有著無數道的爆炸聲,在虛空之中接連響起,使得一位位修士,都是抬起頭來,滿臉茫然。

緊接著,他們便見到了無比驚人的一幕。

籠罩在九龍虛影的那層無形結界,蔓延出來了無數的裂紋,最後砰的一聲,炸成了漫天光點。

那一頭最大的龍形虛影,則像是從亘古中復甦,緩緩低下頭來,張開了巨大龍口,露出了一條通道。

通道的後方,是一個全新的小世界。

「這……」

所有修士們,全部都呆住了。

好端端的,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砂糖聞言一臉可愛的彎眼一笑,竟是對著一身狼狽的雷用極其純真的語氣道:「這是我第二次放過你了哦,沒有第三次了哦!」

言外之意,若有第三次,她一定殺了他。

雷拖著沉重的身子,臉面之上閃過陰霾,心下卻升出一抹慶幸,一抹劫後餘生的慶幸。

「我們走啦,再見!」不止如此,砂糖竟是還不忘和簫鴆幾人揮手告別,雖然不認識他們,但是好像和她是一方的,所以基本的禮貌還是要有的。

看著砂糖臉上那綻放的無暇笑容,簫鴆幾人一臉莫名的眨了眨眼。

「我們也走吧,門主需要治療。」回過神后,簫鴆對著其他人道。

待這些人離開,赫蓮娜渾身無力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眼中神色有些獃滯無力,再不復之前的驕狂之色。

任務失敗,卡爾身死,『熾』組織,每一件事,都足夠壓垮他們作為國際頂尖殺手的驕傲。

最可怕的是,今日面對的敵人,竟然全都是和雷一樣的異類,他們能活著,已然是個奇迹了。

……

入夜。

燈光大亮的別墅內,季皓雪眉頭緊蹙的躺在寬大柔軟的床上,眉目緊閉,眼皮下的雙眼不時的滾動,似是休息的極不安穩,不多時,皺著的小臉上便滲出了密密麻麻的冷汗。

季皓宇雙手環胸的站在床邊,幽深的眼底閃過一抹心疼。

從殺手組的人進入白雲市的第一刻時,他就已經完全掌握了對方的動向,他知道阿道夫一定會回來報仇,所以這兩年他雖然在人前用紈絝季少的形象掩飾著自己那不為人知的身份,可在人後,他卻沒有一絲懈怠過。

本以為對方是沖著他來的,所以他先下手為強,在白雲市的酒店派人對對方進行了夜襲。

只是萬萬沒想到,對方的目標根本不是他,而是皓雪。

國際殺手組好歹也是曾經叱吒殺手界頂端的傳奇組織,季皓宇根本沒有想到對方會用這麼齷齪的手段。所謂兔子急了會咬人,季皓宇此時心中很是自責,差一點,他就要為自己的疏忽付出慘痛的代價。

醫生從皓雪的腋下拿出體溫計,繼而回頭對著季皓宇說到:「季少爺,你妹妹發了低燒,且一直在出虛汗,時而發出夢囈,看來是受了些驚嚇。」

「沒有大礙吧?」季皓宇低聲問到。

醫生搖了搖頭:「放心吧,沒有大問題,只需要好好休息幾日就能康復。」

「謝謝你陳醫生,勞煩您跑這一趟了。」

「季少爺客氣了。」

季皓宇送陳醫生下樓,樓下客廳里,一隻毛髮光亮柔順的阿拉斯加正趴在沙發邊上昏昏欲睡,沙發上,砂糖捲縮著身體窩在角落,瞪著一雙大眼睛看著從樓上下來的兩個人。

待陳醫生出了別墅,砂糖才從沙發靠背探出小腦袋看著季皓宇問:「皓宇哥哥,皓雪姐姐沒事吧?」

季皓宇走到沙發處在砂糖身旁坐下,聞言挑唇微微一笑,抬手摸了摸砂糖的頭:「沒事。」 「哈哈哈,老天爺果然不負我啊!」

一位諸妖宮殿深處的修士,率先反應過來,發出了一聲大笑,身形立刻沒入龍口之中。

「機會來了!」

「我們速速進去!」

其他的修士們,也迅速反應過來,沒入其中。

儘管不知道這裡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能夠進入深處,就意味著可能獲得非凡傳承!

「太可惜了,我招來的龍族品階不夠,連諸妖宮殿的深處都進不去……」

剩下的那一位位修士們,忍不住輕嘆一聲,搖了搖頭。

機會就在眼前,他們卻無緣其中。

「怎麼回事?我怎麼可以進入諸妖宮殿深處了?」

忽然之間,一名修士,面露震驚之色。

他剛才只是下意識動了一下,卻沒有想到,居然真的進入了諸妖宮殿深處。

「什麼?可以進入諸妖宮殿深處了?」

「快快快,兩位道友,我們速速進入裡面!」

「還爭奪這些宮殿里的東西幹什麼,現在可以進入九頭龍形虛影裡面啊!」

霎時之間,全場沸騰。

一位位修士們,皆是滿臉振奮。

除此之外,這片大地上,因為各自招來龍族等級不夠,從而無法來到九龍神境的一位位修士們。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