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一道身影從高空之中狼狽的跌落到地面,看了看胸前的傷口,整個人都氣喘吁吁,並不是每一個人都有高武這樣的實力。

大部分的先天武者都沒有領悟境界,面對幾頭強大的先天境怪獸的圍攻,頓時就險象環生,狼狽不堪。

還沒有等他來得及歇口氣,天空之中,幾頭鬼嚎狼又再次沖了上來,巨大的狼爪不斷揮舞,形成一道道巨大的灰色鬼爪,重重的壓了下來。

鬼嚎狼的血盆大口張開,一股股讓人作嘔的血腥味就迎面而來,狼牙鋒利無比,在月光下散發著寒光,綠色眼珠子猶如一團團鬼火,讓人不寒而慄。

整個龐大的遷移隊伍,從打頭的地方再到隊伍的末尾,到處都在戰鬥,槍聲在寂靜的荒野之中回蕩,強大的戰鬥波猶如一陣陣的颶風向著四面八方颳起。

空氣炸裂、一顆顆大樹伴隨著一道道寒光轟然倒下,無數的生命在不斷的吶喊,驚慌的哭泣,猶如無頭的蒼蠅在四處的荒野之中逃竄。

「嗷嗚~」

一聲狼嚎回蕩在荒野之中,接著一頭頭鬼嚎狼也跟著對著天空之中的月亮嚎叫起來,似乎宣示自己對這片大地的統治權,又好像是群魔亂舞之後的得意。

。m. 「在這個方向~」

高空之中,王影一直沒有動,他在尋找狼王,心中很清楚,只有找到狼王,並且將狼王給殺了,這些龐大的鬼嚎狼群才會撤離。

下方龐大的遷移隊伍混亂不堪,武者都已經被拖住,手持熱火器的士兵根本就擋不住鬼嚎狼的進攻,血腥的屠戮在不斷的上演。

王影心急如焚,可是卻也無可奈何,只能不斷的尋找狼王的位置。

隨著一聲狼嚎響起,接著一聲聲狼嚎聲不斷的回應,王影的目光一下子聚焦在一座高山之上。

整個猶如一道疾風,腳踏虛空,急速的朝著這邊御空而去。

「找到你了~」

很快,王影的臉上就露出了笑容,在這座高山之巔,十多頭體型龐大的鬼嚎狼靜靜的注視下發發生的一切。

這十多頭鬼嚎狼,每一頭都要比普通的鬼嚎狼大上幾分,為首的更是體型龐大猶如一堵牆,全身的毛髮漆黑無比,沒有一絲雜毛。

此時,它似乎顯得非常得意,看著自己的狼群在遷移的隊伍之中肆意的屠戮,它的嘴角甚至微微的露出一截散發著寒光的牙齒。

它就是鬼嚎狼的狼王,這一片廣袤範圍的統治者,它早就已經將這裡試做自己的地盤,沒想到今天竟然有大規模的侵略者進入自己的地盤。

「嗷嗚~」

它對著滿月再次嚎叫起來,一圈圈清晰可見的波紋從它嘴巴的位置向著下方的群山激蕩,聲音低沉、彷彿九幽之中最為厲害的惡鬼的哭泣聲。

「嗷嗚~」

它身邊的十多頭鬼嚎狼也都紛紛跟著嚎叫起來,一個個仰頭對著滿月,一聲聲鬼嚎聲在荒野群山之中激蕩。

「呼~」

王影的身影猶如一道影子,從高空之中急速的朝著狼王的位置落下,人還沒有至,王影可怕的氣勢就陡然升起。

瞬間,在這荒野群山之間,在高空之中,一道可的波濤升騰而起,轉眼間就變成了高達千米的可怕大海嘯,可怕的海嘯聲、波濤洶湧、澎湃聲回蕩在群山之巔,一下子就將狼群的鬼嚎聲給覆蓋住。

「好可怕~難道這才是他的真實實力嗎?」

羅堯一刀將一頭先天境的鬼嚎狼給劈死,抬頭仰望天空,看著天空之中那高達千米,猶如真實存在的海浪,整個人都忍不住瞪大了自己的眼睛,實在是難以相信眼前的一切。

明明是在原來海洋、湖泊的山區丘陵地球,可是竟然出現了一道高達千米的波濤,這波濤那樣的真實,彷彿一道不可躲避的牆,耳邊傳來的澎湃聲讓人的心臟都跟著一起劇烈的跳動起來。

「真實一個天才~在先天境就能夠領悟真水之力,實在是妖孽~難怪能夠在先天境就斬殺王境的怪獸。」

花玉貞看著天空之中升騰而起的可怕海浪,眉毛閃爍光芒,這一刻,她清楚的知道自己和王影的差距。

「這個王影,他到底修鍊的是什麼功法,竟然如此的可怕~我們還想和他爭權奪利,真是可笑~」

有草頭王看著虛空之中的高大海浪,似乎明白了什麼,忍不住搖著頭對自己嘲笑起來。

「嗷嗚~」

高山之巔,鬼嚎狼的狼王感受著巨大無比的壓力,這一刻他,它覺得自己非常、非常的渺小,來自天空之中的巨大壓力,壓的它四肢都要彎曲下去。

它對著天空一聲嚎叫,全身湧現出濃郁的黑光,先天境巔峰的可怕氣勢一下子爆發出來,瞬間一頭完全由黑光組成的高大百米的巨狼傲立在高山之巔。

身邊的一頭頭先天境鬼嚎狼也是跟著嚎叫起來,可怕的氣勢不斷的升騰而起,有幾頭甚至直接朝著巨浪沖了上去。

黑光湧現,形成一個個巨大的鬼爪,鬼爪狠狠的朝著巨大的水幕落下去,想要將這道高大的巨狼給撕碎。

原先熱鬧非凡的戰場上,無論是人還是鬼嚎狼一下子都停止了戰鬥,紛紛看向高山之巔,看向那可怕的高大水幕,看向那高山之巔的升騰而起的巨大狼影。

彷彿是暴雨傾盆前的寂靜,山雨欲來風滿樓,一股可怕的威壓在荒野的群山之間激蕩,一頭頭鬼嚎狼都忍不住匍匐在地上,架起自己的尾巴,低下自己的腦袋。

無數的人看著那道高達千米的巨狼,聽著可怕的海嘯聲、波濤洶湧的澎湃聲,感受到巨大的威壓,所有人都忍不住色變,即便是慌亂無比不斷逃竄的人此時也是停止了奔跑看向天空。

「這還是人的力量嗎?」

「這是神的力量~」

有人喃喃自語,對於眼前的一切,實在是不敢相信,可是卻有非常真實的出現在眼前,讓人不敢不信。

「轟~」

突然,大地一陣晃動,有人發生了九級大地震一般,地動山搖。

接著一道可怕的聲音在荒野之中響起,高達千米的巨浪重重的朝著高山之巔的狼王壓了下去。

「呼~」

可怕的大風在荒野之中吹起,猶如十二級的颶風,捲起無數的樹木在空中飛舞。

「啪~」

一聲清脆的響聲傳遍荒野,鬼嚎狼狼王凝聚出的巨大狼影就好像是被一股巨力捏爆的氣球,瞬間潰散。

接著鬼嚎狼彷彿是被宇宙天地之間的偉力壓迫一般,瞬間,包括狼王在內的十多個頭先天境鬼嚎狼全部被可怕的力量壓的粉碎,全身骨骼斷裂,內臟、肌肉等等變成了一灘爛泥,猶如一塊塊薄餅貼在高山之巔。

「嘩~」

這座高山似乎也無非承受住如此可怕的力量,竟然被壓的發生了山崩,彷彿被這道巨浪硬生生的壓下去十多米,高山都矮了一大截。

良久,巨浪消失不見,澎湃洶湧的海浪聲也隨之消失,在高空之中,一道身影換換的降落,朝著狼王所在的高山之巔落下。

很快,他一槍挑起狼王的屍體,對著所有注視過來的眼睛揮舞起來。

「嗷嗚~」

荒野之中,一頭頭鬼嚎狼親眼目睹了自己狼王的死去,頓時響起一陣陣低沉的哀嚎聲,沒有了剛剛開始時的鬼哭狼嚎。

接著一頭頭鬼嚎狼架起自己的尾巴,猶如潮水一般向著四面八方快速的逃去,很快,這片荒野就再次變的寂靜,只有高山之巔那一道偉岸的身影,彷彿最強大神靈一般,一下子映照在所有人的心裡。

「是他~」

遷移隊伍的前方,孔家龐大的奴隸隊伍之中,江雲一下子就認出了這個人,赫然是那天晚上的王影,她有些難以置信,拉過身邊的李婉玉。

庶難從命:皇上請留步 「是他~是他~」

「是誰啊?」

李婉玉有些疑惑的看著江雲。

「前天晚上的那個男人,呼呼大睡的那個男人啊~」

江雲此時整個人都激動無比,滿眼之中都小星星,看向王影的所在的位置時,整個人都崇拜無比。

「還真是他~天啊~我們竟然~」

李婉玉聽完,想起了那天晚上根本就不理會兩人倒頭就呼呼大睡的王影,頓時整個人的眼睛都瞪得大大的,難以置信。

原以為僅僅只是一個有點特別的武者,沒想到對方竟然如此的強大,宛如天神下凡,非常輕鬆就將鬼嚎狼狼王給殺了,整個鬼嚎狼群都四散逃走。

「他難道就是江南基地市的王影~」

「我們竟然有幸服侍過這樣強大的武者。」

李婉玉此時比起江雲來還要更激動,雙眼之中全都是崇拜的小星星,「可惜了,當天晚上什麼事情都沒有做,不然以後也有的吹噓了。」

「難怪他~」

江雲捏著自己的衣角,此時她已經清楚,那天王影為什麼對她們兩個無動於衷的原因了,頓時整個人都一陣的失落,黯然神傷。

鬼嚎狼群退去,混亂的遷移隊伍終於開始穩定,大家又開始慢慢的匯聚在一起,接著月光看著眼前的一切。

到處都是屍體,有鬼嚎狼的,但是更多的都是普通人的屍體,殘肢斷臂,濃郁的血腥味在荒野之中瀰漫,一副九幽煉獄般的場景。

「強強~」

「強強~你在哪裡,媽媽在這裡。」

有母親留著淚水不斷呼喊自己孩子的名字,可是無論怎麼喊,始終無人回應。

「阿雲~阿雲~」

「寶哥,我在這裡,我在這裡。」

有情侶分散之後相擁在一起,互相親吻,慶幸自己活了下來。

龐大的遷移隊伍,四散逃走的人群慢慢的返回,重新聚在一起,有親人死去的在放聲慟哭;有朋友受傷的互相幫忙救治;有再次相見的親人相擁而泣……

這一晚,註定了是一個無眠之夜,不單單是這些普通人,連強大的武者此時也都靜靜的坐在地上,一個個喘著大氣,仔細的回憶起剛剛的生死之戰,能夠活下來就值得慶幸。

雖然鬼嚎狼群的進攻並不算多長,持續的時間也僅僅只有十幾分鐘,可是死亡的人實在是太多、太多了。

單單是先天武者,這一站就隕落了幾十個,至於普通的武者,死亡的就更多了,沖在最前線的軍人,在鬼嚎狼第一輪的衝擊之下就死傷殆盡……

PS:求收藏、求點擊、求推薦票~~

。m. 翌日清晨,當太陽漸漸升起,光明再次降臨,昨晚上發生的一切全部清晰的展露在眾人的眼前。

江湘高速的道路上,到處都是一具具屍體,有被鬼嚎狼咬死的,但是更多的竟然是被自己人類給踩死的。

一具具被踩的骨頭鍛煉,眼睛凸出的屍體似乎在無聲的述說著昨晚驚慌失措的人群是何等的可怕,500萬人的大騷亂,拚命向四處逃竄的人群,一旦跌倒就再也別想起來。

四處的荒野寂靜異常,昨晚的大戰讓周圍一帶的怪獸都嚇得不輕,此時根本就不敢出來,即便是天空之中,連鳥類怪獸都看不到一隻。

有人在不斷在死屍之中尋找自己的親朋友好友,找不到的繼續找下去,找到的則是無聲的哭泣起來。

還有人從一處處茂密的荒野草叢之中鑽了出來,有的則是從一棵棵高大的樹木上緩緩滑下來,一股悲傷的情緒在不斷的蔓延。

王影腳踏虛空,沿著江湘高速不斷的查看,昨晚鬼嚎狼的襲擊持續的時間雖然短,但是造成的傷亡卻非常的大,有幾十萬人死了,江湘高速的路上,兩旁的荒野之中,到處都是一具具殘破的屍體。

「生火做飯~」

有王境武者腳踏虛空在高空之中下達了新的命令。

「生火做飯~」

負責守衛的武者小隊、軍人開始對著遷移的龐大隊伍不斷的傳達上面的命令。

現在根本就顧不得悲傷,也沒有時間去悲傷,因為死了的人已經死了,活著的人還要繼續活著。

很快,江湘高速的道路上面,裊裊炊煙不斷的升起,有武者將一頭頭體型龐大的鬼嚎狼拖到普通人的面前說道:「不要浪費了,將這些怪獸肉全部吃完了,吃飽了才有力氣繼續上路。」

怪獸肉蘊含的能量更大,能夠增加人的力量,不管是武者還是普通民眾對此都很清楚,所以很快,在一頭頭體型龐大的鬼嚎狼旁邊就圍聚起一大群的人,一個個拿著刀子不斷的切下肉塊,放到清水裡面一煮,很快就有陣陣的肉香味在荒野之中瀰漫。

為了這次遷移,湘北基地市這邊也是作準了準備,大家都備有乾糧,紛紛拿出自己的乾糧,以最快的速度將自己給填飽肚子,然後整理好自己的行囊,準備繼續上路。

半個小時之後,龐大的遷移隊伍繼續沿著江湘高速向江南基地市的方向前進,或許是因為昨晚的大戰,又或者是還沒有走出鬼嚎狼的地盤,所以一上午基本上都平安無事。

只有前面開路的精英隊伍與怪獸發生了一些零星的戰鬥,遷移的隊伍就已經離開了湘北基地市足足有100公里的範圍。

一天的時間,隊伍走了差不多有三分之一的路程,按照這樣的速度,還要兩天的時間就能夠抵達江南基地市,當然前提是一切順利。

不過出了湘北基地市100公里的範圍之後,怪獸就開始明顯變多,時不時都有一群群數量不大的怪獸群衝擊遷移的隊伍,不過影響都不大,有先天武者出手,幾乎沒有對遷移的隊伍造成傷害。

而且到了這個時候,遷移的隊伍也是變的疲憊不堪,儘管普通人在末世之後身體素質都變強大了很多,但是從昨天早上開始走路,一直走到第二天的下午,很多人都已經開始受不了。

特別是婦女、兒童,還有老人,他們的速度一下子就慢了下來,大大的影響了隊伍前進的速度,甚至對於無端端的遷移到江南基地市也開始有了很多的抱怨。

但這個時候湘北基地市的草頭王孔志昌卻是想出了一個非常管用的辦法,他讓人抓了一些低級的怪獸,時不時的就在遷移的隊伍附近放出來,讓普通人看到怪獸的可怕。

甚至有時候故意讓一些怪獸去衝擊下遷移的隊伍,在怪獸的威脅下,在生與死的刺激之下,即便是再走不動,也依然要跟進前進隊伍的步伐。

有武者和軍人在不斷的用喇叭喊話,隊伍的前進不會因為任何人而有所停歇,如果你落下了,留在了荒野之中,也沒有人會上來幫忙,想要活下去,唯一的辦法就是跟上前進的隊伍,一直走、一直走下去。

王影在高空之中踏空而行,看到時不時遭到小股怪獸潮的衝擊,王影也是放下心來,有小股的怪獸潮衝擊,說明這一帶沒有太強大的怪獸或者怪獸群統治。

只要不是像昨晚那樣龐大的狼群襲擊,以遷移隊伍強大的戰鬥力,還是可以輕鬆應付下來的,而且時不時的怪獸襲擊,也可以讓整個隊伍時刻保持一種緊迫感,行走的速度都會變快一些。

王影落到一座高山之巔,在這高山之巔上,高武、陳司令兩個人拿著一塊怪獸肉在大口、大口的吃著,時不時還來一口小酒,看看下面猶如螞蟻行軍一般的遷移隊伍,有種說不出的洒脫。

「來兩口?」

高武將自己手中的酒瓶扔給王影。

「這酒不錯啊~哪裡來的?」

王影其實也已經一天沒有吃東西,不過他是先天境的武者,十天半個月不吃東西也沒事,只不過肚子一樣會難受,猛喝幾口酒,一股酒香回蕩,忍不住拿起酒瓶仔細的看起來,酒瓶是紅酒的酒瓶,可是裡面的酒絕對不是紅酒。

「是孔志昌送我的,據說是在荒野之中發現的一群猴類怪獸釀造的猴兒酒。」

高武笑了笑說道,又給王影扔過來一大塊烤肉。

沒有什麼好客氣的,王影大口、大口的吃一起來,時不時來口美酒,再看看高山之下蜿蜒曲折的遷移隊伍,頓時有點明白兩人為什麼選擇在這裡休息了。

「你們兩個還真是會挑地方。」

「接下來我們的隊伍很快就要進入到鼠王的地盤了,這鼠類怪獸的鼠類那真的是無窮無盡,一旦鼠王下令鼠群向我們進攻的話,我們的隊伍損失就更會更加的慘重。」

很快吃完,王影打開地圖皺著眉頭說道。

「要不我們三去抄了鼠王的老窩?」

高武想了想說道。

「鼠王的位置在這座青岩嶺,據孔志昌提供的情報,整個龐大的青岩嶺都被這些紅冠鼠給挖空了,到時候這鼠王打不過,王山裡面一鑽,我們也拿它沒有辦法,可是它卻依然可以向自己的鼠群下達進攻的命令。」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