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由於情況的緊迫,他沒有深思葉芬芬早上那奇怪的反應,權當她是想錢想瘋了。

「蘇小姐,你可不要逼人太甚。」

「所有人都知道,是你撞向我表姐,你還仗著自己是大明星,明知道腿受傷不能開車,就因為我表姐礙著你的道,你就懷恨在心,蛇蠍心腸,開車撞她。」

「我不知道你是為了你們老闆,內部爭寵,還是心情不好要發泄,所以直接拿我們這種貧窮的人發泄。」

「我知道您是大明星,很快就要拍梅蘭大師的戲,你即將大紅大紫,但是,這不代表你能夠隨意的踐踏我們。」

「你們娛樂圈慣用什麼手段我不懂,但是,請不要隨便污衊我們。企圖用這種手段來轉移視線,帶起節奏。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他們能夠辨別是非。」

中年男人說得很是激昂,底下不少記者也跟著附和幾句。

直播間里更是沸騰起來。

「我的天啊,蘇諾這是想幹什麼,她以為隨便扯皮幾句,這件事就能被她扭轉?如果真這麼簡單,我直播吃桌子。」

「+1,雖然我很想看樓上直播吃桌子,但是我也覺得蘇諾太過分了,這樣來欺負人家。」

「我很好奇,是什麼給蘇諾勇氣今天出現在現場的?難道她真的腦子進水了?還是,她背後有強大的金主,所以她有恃無恐。」

「再強大的金主,也敵不過群眾不買單,蘇諾這人品,我呵呵呵。」

「梅蘭大師怎麼還不出來把蘇諾給撤掉,難道真的打算讓她當女主角,梅蘭大師這是想挑戰群眾,嘗試零票房嗎?」

「嚶嚶嚶,虧我家橙星還給梅蘭大師的戲宣傳了,心疼。」

「樓上全部都別吵,好好吃瓜不行么,而且你們沒有發現嗎,那個中年婦女好像一直都沒有直視蘇諾的眼睛,為什麼?她的神色有點奇怪哦。」

有了一個提出質疑,後面就開始湧現出不少的福爾摩斯網民。

各自都提出了相應的解答。

蘇諾笑得更加張揚,她的眼角瞥了眼中年男人,眸子里閃過一絲冷光。

「是這樣嗎?」

「是撞向你,是因為你礙著我的地方?難道我除了跟你說,我是明星外,沒有說別的話了?」

中年男人看到現在,總算摸懂蘇諾的套路,原來她打算用這種質問的方式,來逼問他們。 她並沒有證據,只能靠質問。

虧他還以為他們會有什麼厲害點的手段,原來只是這麼的不堪一擊。

「蘇大明星,你當初說過的話,不就在視頻里么?大家全都看到了,如果你想知道,我可以現在放給你看。」

底下的記者收了好處的,也都跟著附和:「對啊,那個視頻大家都看了,我就不信蘇小姐會沒有看。」

作為主角,怎麼可能連指責她的重要證據都沒有看呢,所以說,蘇諾現在只是在垂死掙扎,死不承認而已。

「視頻,就是真相?」

「笑話,難道這還不能證明當時的情況?還是說蘇大明星,你覺得你的話比視頻更加讓人信服呢?你是想說,你沒有撞過人,沒有說過那些囂張跋扈的話?」

直播間同時也都炸了,一些蹲點看的路人也忍不住開口罵了起來。

「蘇諾這是怎麼回事,我不相信她沒有看過那個視頻,她這是當大家是傻子嗎?」

「難道視頻還不足以證明?蘇諾這番洗白是誰教的,腦子沒帶過來嗎?」

「好好的一盤棋,都被毀了,蘇諾這個名字,也許以後都不會再出現在娛樂圈了。」

「太噁心了,現在我要路轉黑了,抵制蘇諾的一切,蘇諾滾出娛樂圈。」

葉姐看著手機里直播間那些罵人的話,越看越生氣,但是卻沒有辦法。

她已經找人帶節奏,卻比不過那些罵人的網民。

她一邊跟水軍溝通,一邊盯著蘇諾這邊,一旦情況有變,她馬上帶蘇諾離開,不管怎麼,她都不能讓蘇諾受傷。

「這樣啊,那就看看視頻吧。」

工作人員捧著筆記本電腦走了出來,電腦已經連上了大屏幕,點開就能夠影現在大屏幕里。

中年男人正打算連上他的手機,把視頻弄進去,卻被蘇諾阻攔了下來。

「不好意思,我這邊也剛好有個視頻。」

「你的視頻大家都看過,不如現在來看看我的。」

中年男人聞言,臉色聚變。

他緊緊地盯著蘇諾,似乎要從她眼中看到點什麼。

此時他的心情,終於不再平靜。

蘇諾她手裡的是什麼視頻?

行車記錄儀的視頻明明已經刪掉,難道還有其他人在現場拍了?

但是不應該的啊,他們為了避免出現這樣的漏洞,早就調查清楚,當時沒有任何人拍過視頻,除了他們拿到的原版。

而且原版在拿到之後,也都徹底刪掉,手機都在他們手上的。

如此一想,也許蘇諾只是在詐他們。

不管怎樣,大庭廣眾之下,他不可能搶走蘇諾的視頻,或者不讓她播。

「怎麼了?不敢了?」

蘇諾眸色一變,眼神也凌厲了起來,帶著命令的語氣,「既然不是,那還擋著我?」

中年男人很不爽蘇諾的語氣,但是,現在不能表現出來,只能轉移了一下位置。

蘇諾把U盤插了進去,輕輕點開,很快,大屏幕就有畫面出現。

畫面緩緩地進行,他們能夠看到蘇諾走向保姆車,然後上了車,車子向中年婦女直接撞過去。

這跟他們之前看到的視頻沒有任何差別。 「這是怎麼了,視頻不都一樣嗎?蘇諾想玩什麼花樣?」

「虧我剛才還以為有什麼逆轉,沒想到都一樣,哎,一點都不好玩。」

「不,我覺得後面肯定有大猛料,蘇諾又不是傻子,我一直觀察她的面部表情,我發現,她從出現開始,一直都很淡定,沒有一點慌亂,好像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

「+1,同意樓上的,我還以為只有我自己留意到,覺得自己腦洞開大了,沒想到還有人跟我想的一樣,好好奇後續啊。」

直播間又刷屏了,葉姐此時沒有心思去看他們那些話,她握著手機的手,正微微發抖。

那個視頻難道就是從行車記錄儀上恢復的?

可她找過好多高手,都說恢復不了,蘇諾只是用了一個晚上,這是真的嗎?

葉姐覺得肯定是的,不然蘇諾也不會如此淡定,她真的如剛才說的那樣,來撕人了。

緊張感過去后,她突然有點生氣。

氣死她了,蘇諾既然已經有了視頻,竟然還不給她說,害她那麼緊張,擔心得要命。

等下事情處理好了,她得好好教訓一下蘇諾,好讓她知道,經紀人是不能欺負的。

視頻在慢慢改變,記者們發現,開始有一些畫面是他們之前看的視頻所沒有的。

裡面蘇諾雖然撞向女人,但是車速明顯減低,連路人行走都比它快。

而且,並沒有真正撞向女人,是葉芬芬自己被嚇倒在地上。

視頻里葉芬芬自己也承認了,她並沒有被撞到,也沒有受傷。

光是這一點,他們已經知道,蘇諾這次是能夠洗白的。

沒有想到,後面的劇情更加讓他們震驚。

蘇諾沒有撞到葉芬芬,卻提出給她五十萬的醫療費。

特別是她提到的什麼精神費的。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蘇諾這是故意給葉芬芬錢。

他們之前所看到的視頻里,蘇諾說自己是明星,是因為擔心葉芬芬不相信,所以才說自己是明星,一定會給她錢。

蘇諾這是在找借口,好讓葉芬芬不會因為收了她的錢而愧疚。

「我突然不敢說話了,我怕等下又被打臉。蘇諾這是故意給葉芬芬錢嗎?」

「我也覺得是,蘇諾根本沒有打算撞她,那個車速,怎麼可能撞到人,而且,她剎車很及時,以我老司機的判斷力,蘇諾從來沒打算傷害葉芬芬。」

「我的天,蘇諾這是硬塞錢嗎?一點傷都沒有,怎麼好意思收人家五十萬。」

「這是農夫與蛇的故事嗎?太噁心了吧,我剛才還罵蘇諾罵得那麼慘,我這臉被打得啪啪啪的,痛死了。」

「同上,而且,你們覺不覺得蘇諾這樣做,是因為他們老闆沒有給葉芬芬老公醫療事故賠償,所以她想辦法幫他們拿到該有的賠償?」

「我的天啊,這波轉折真的是萬萬沒想到,但是,為什麼之前的視頻跟現在的不一樣,那一個是真的那一個是假的?同志們,我們先好好看戲,別亂站隊,免得被打臉。」 當視頻播放完畢后,底下一片嘩然。

中年男人向不遠處示意了一下,然後提出質疑:「這視頻是假的吧,如果是真的,你應該早就拿出來澄清了,蘇大明星,我們都知道你有錢,背後有金主,想要什麼高科技都有,我們貧窮人家,怎麼敵得過你呢。」

他一邊說,葉芬芬也在他的指示下,哭泣了起來。

「為什麼都欺負我,我沒錢沒勢,只想好好地過日子。」

倏然,室內的燈光閃了一下,頓時黑暗了下來。

呯的一聲,不知道是誰撞到了什麼東西,發出細微的聲響,不過在現場混亂之下,這點聲音很快就被湮滅。

一分鐘后,燈光再次亮起。

大家終於知道剛才那點聲音是從哪裡來的了,電腦和U盤,都被剛才放在一旁的水杯給弄到了。

水撒在電腦和U盤裡,全都黑掉了。

中年男人此時開口:「這個視頻我們堅信它是假的,蘇大明星,麻煩你帶著備份一起,跟我們去做個證明。」

「你們堅信,視頻是假的?」

「那為什麼它們都濕掉了?」

中年男人冷靜地解釋道:「這是個意外。」

「剛才突然變黑暗,我心急想要找人處理,所以不小心弄到的,我向你道歉,這真的不是我的本意。」

男人看著歉意滿滿,可他的道歉,蘇諾知道,並無半分歉意。

蘇諾直接看向葉芬芬:「你也覺得這個視頻是假的?」

葉芬芬抬頭看向蘇諾,她聲音也哆嗦了起來,「我……」

中年男人咳咳了幾聲,葉芬芬才把話繼續說完:「是的,我也不相信這個視頻,因為我沒有說謊。」

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蘇諾身上。

他們都想知道,蘇諾還能給他們帶來什麼驚喜。

難道真的要把視頻帶去做檢測?蘇諾她還留著備份嗎?

「葉小姐,你好像有兩個孩子,他們都在讀初中吧。聽說他們的成績都很不錯,很快就要來市區里讀書,你想著他們以後會怎麼被同學看待?」

「他們品德很好,老師都說他們熱心,喜歡幫人,我想這都是你教育得好,但是,你現在還敢教他們以後做個誠實的人嗎?你自己都做不到,還能要求孩子做到?」

「事實是怎樣,你很清楚,這次的事情鬧得那麼大,你的孩子肯定也知道,你回去要怎麼跟他們說?」

「你以為我的視頻就沒有備份了?一徹查,就會知道誰的真,誰的是假,以後你還能挺起胸膛做人嗎?」

「這裡,是公司給你匯的五十萬,有銀行證明的。」

「葉小姐,我現在只想聽一句實話,你為什麼要污衊我?」

蘇諾給出了清和娛樂給葉芬芬匯款的證據,這可是實錘。

哪怕還沒有通過技術方面去確定,但這五十萬足以讓他們都相信,蘇諾那個視頻,可能是真的。

面對蘇諾的一步步靈魂追問,葉芬芬終於被擊垮了。

穿成虐文炮灰白月光 她抱頭痛哭:「對不起,我不想的,我真的不想。」

「可如果不這樣,我的老公就會沒命,我只是想要救我老公。」 哇的一聲,底下一陣嘩然。

記者們沒有想到,大反轉竟然在這。

葉芬芬她承認了,在一系列證據和蘇諾的逼問之下承認了。

「葉小姐,你剛才的意思是不是說蘇諾的視頻才是真的,你們的視頻是剪過的?」

「可之前不是有幾家鑒證公司給你們檢測過,確認你們的視頻並沒有剪過的嗎?你不是說家裡很窮,沒權沒勢,對方怎麼會給你做假呢?」

「葉小姐,蘇諾這樣幫你,你卻害她,是不是有人給了你錢?那是什麼人呢?」

「還有,你剛才提的老公會沒命,那是什麼意思?」

記者們哪裡會放過這麼好的機會,一直抓著時機連忙追問,那咄咄逼人的陣勢讓中年男人也感覺到危機。

他怎麼都沒有想到,葉芬芬竟然在這個緊急關頭承認了。

她是真的沒腦子嗎?

他們的視頻有鑒證公司證實,哪怕蘇諾的視頻也去鑒證,以夏橙星的身份,他們也能夠讓她真的變成假的。

到那個時候,蘇諾就什麼法子都沒有了。

可萬萬沒有想到,葉芬芬竟然這個時候撐不下去,說出實話來。

中年男人肯定不能讓她說更多,連忙開口阻止道:「表姐,你是不是被嚇到了,我表姐的意思是,她會出來指證蘇諾,是為了救她老公,為了讓清和娛樂把醫療費和工傷費用給結算。」

「表姐,蘇諾那個視頻只要去了鑒證單位,就能夠證明是假的,你不用被她嚇到,再說,表姐夫還等著你救他呢。」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