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一股恐怖的氣息急速放大,宛如海水從四面八方衝過來了一般,給人一種無法抵擋的恐怖威壓。

血光更是快速的朝著四周瀰漫,不過數個呼吸的功夫,礦坑內的寒霧,變成了血紅色的。

「啪嗒,啪嗒!」

一滴滴血珠子,從寒霧之中緩緩滴落,帶給人一無法言喻的恐怖視覺衝擊。

遠處,震驚之色還沒有退卻的王莽一看,頓時如同被人踩到了尾巴一樣,蹭的一下跳了起來,無比驚恐的尖叫道:「退,快退!」

「嗖嗖!!!」

四周倖存的人跟白毛怪物在這一刻,一個個都像是長了飛毛腿一般,速度快如鬼魅朝著遠處急速逃竄。

「小畜生,給我死!」

陳殺見林逸竟然依舊無動於衷,老神在在,這心中的憤怒,簡直就如同那四海之水,無邊無際在咆哮,在沸騰,當即,畢生之力一股腦的朝著林逸沖了過去。

然而。

下一秒,他就看到了無比恐怖的事情。

林逸處於血海之中,竟然宛如定海神針一般,巍然不動,彷彿這能夠讓人神魂俱滅的恐怖攻擊,對於林逸來說就是一股溫和的春風一般。

「這,這怎麼可能?」

陳殺簡直要昏過去了,他接受不了,腦海之中的血管瘋狂的跳動,彷彿都是都會爆炸一般。

「少爺,林少,難道是天神降世不成?」

王家子弟眼睛瞪的圓鼓鼓的,緊張哆嗦的看著林逸嘀咕道。

「呵呵,我那老爹果然有眼力勁兒啊!竟然一早就看出來了林少的恐怖,這次王家可算是抱住大腿了啊!」

王莽聞言,忍不住咧嘴哈哈的大笑了起來。

從一開始見面,王莽就對林逸表現出了足夠的善意,再加上林逸跟陳家之間的仇怨,等他們從這裡離開之日,恐怕,就是陳家滅亡之時啊!

而他們王家,則會如同那冉冉升起的太陽一般,光芒將會灑落在第二關的每一個角落。 「你到底是什麼人啊?」

陳殺心神趨於崩潰,盯著林逸歇斯底里的咆哮道,那神情簡直都像是要哭出來一般,他凝聚畢生之力,爆發出的最強大攻擊,在陳殺看來,便是地仙之境的強者,恐怕都擋不住,可現在,林逸,一個個區區天命之境的小子,竟然擋住了他的攻擊,他如何能不震驚,不瘋魔呢?

「你死了不就知道了?」

林逸咧嘴邪魅一笑,而後,瘋狂朝著陳殺逼近,軒轅劍驟然出現在手中,攜帶著一股凌厲至極的可怕殺機鎖定了陳殺。

「不!!!!!」

凄厲驚悚的尖叫,驟然從陳殺的口中傳出,他不想死,他還沒有完成自己的心愿,當即陳殺猛的扭頭,朝著隱藏有古墓的黑色礦坑之中沖了過去,這古墓存在年頭久遠,其中定然蘊含有恐怖的殺機。

之前,他之所以在這裡等待,不正是想要等他的嗜天水起作用,破壞這礦坑內的禁制,從而可以讓自己安全出入,可現在他顧不了這麼多了,他能夠清楚的感受到林逸帶給他的恐怖,如果再不逃的話,等待他的一定是死亡。

「好奸詐的東西,不過老子要殺你,你便是躲在烏龜殼裡也是無用!」

林逸眸光驟然一亮,咬著槽牙,體內的靈氣,瘋狂的催動,荒天劍法更是被他施展到了極致,可怕的速度,簡直就像是在北極的極光一般,輕輕一個擺動,一個閃爍,便是幾百米的距離。

「唰!」

勁風撲面襲來。

陳殺愣住了。

「他的速度為什麼這麼快?」

陳殺的腦海中浮現了最後的念頭。

而後,已經洞穿他脖子的軒轅劍輕輕往上一挑。

「噗嗤!」

鮮血如注,狂奔而出。

一個充滿不甘的腦袋,宛如西瓜一般落在地上,咕嚕嚕的朝著黑色的礦坑內滾落而去。

「砰砰!!!」

金色的電光閃爍,足足有幾十道電弧在落在了陳殺的腦袋上,當場,就把陳殺的腦袋炸成了齏粉。

「死了嗎?」

王莽喃喃自語道,隨後急忙朝著林逸沖了過去。

秦嵐,姜紫衣也回過身神兒了,急匆匆的沖了上去。

「林少威武,戰神臨世啊!」

王莽畏懼而激動的盯著林逸大笑道。

「你怎麼樣?」

緝拿小逃妻 秦嵐跟姜紫衣同時關切的問道。

「呵呵,沒事兒,只是稍微有些虛弱而已。」

林逸咧嘴一笑,直接從自己的九龍戒指中掏出了一把極品丹藥,宛如糖豆一般丟進了自己的嘴巴里輕輕的咀嚼了起來。

王家子弟一看,頓時愣住了,「丫的有這麼好的丹藥,還敲我們的?」

王家子弟都傻眼了,之前,林逸不曾開始煉丹,整個崑崙虛都是以枯榮跟方定山為尊,那丹藥的價值簡直貴的離譜,當然了,品質就更差了。

最少跟林逸吞噬的丹藥相比,他們的丹藥簡直就像是老鼠屎啊!

可林逸竟然連他們的老鼠屎都沒有放過,眾人如何能不震驚呢?

這也太無恥了吧!

「嗯?你們怎麼了?」

林逸吞服丹藥之後,扭頭看著面色不太好看的王家子弟,不解的問道。

「啊,哦,沒事兒,沒事兒。」

王莽等人同時搖了搖頭,尷尬的訕笑道,開玩笑,便是給他們十個腦袋,也不敢找林逸要回自己的東西啊!

林逸見狀,嘴角上揚浮現了一抹桀驁不馴的獰笑,盯著周圍的虛空冷冰冰的呵斥道:「你們幾位倒是好性子啊!眼睜睜看著同為仙族後裔的人死在自己面前,都沒有幫忙的意思嗎?」

「什麼?周圍還有人?」

王莽,姜紫衣等人一聽,紛紛眸光警惕的看向了四周,之前,林逸跟陳殺的大戰雖然結束的很快,可是爆發出來的攻擊力,卻驚人的簡直可怕,能夠在這種戰鬥餘波之中還可以隱藏身形的,絕對都是超級強者。

「呵呵,林少說笑了,我們,只是被嚇的不敢妄動而已!」

虛空宛如水面一般浮現淡淡的波紋,而後倖存的仙族後裔,一個個神情尷尬,緊張的看著林逸訕笑道。

「滾!」

林逸輕喝,宛如呵斥豬狗一般。

「是是,多謝林少大恩!」

一眾仙族後裔,紛紛一臉唏噓的訕笑道,而後急速離開,他們在這裡活下去的希望就是找到這座隱匿在礦坑之中的仙人墳墓,可惜,現在墳墓近在咫尺,他們卻連進去一看的資格都沒有。

這次更是不敢在墨跡,一個個恨不得生出一雙翅膀,朝著各自的礦坑飛去。

見仙族後裔都滾了之後,林逸的目光猛的看向了東北方向,在數十里之外,一座比較高一些的山頭上,此時,邋遢鬼跟一眾大概還有數千名的倖存者,正如黑漆漆的螻蟻一般,站在山頭上。

剛剛那一場場驚駭世俗的戰鬥,對他們的衝擊實在太大太大,哪怕是現在大戰已經落下帷幕,他們還處於那種恐怖的戰鬥之境,腦海里,還在不斷的閃現剛剛那恐怖絕倫的畫面。

可邋遢鬼此時卻身體一顫,瞳孔里充滿了濃濃的驚悚之色,「他,他發現我了嗎?」

這個想法剛一冒出,邋遢鬼整個人就被恐懼嚇的幾乎要跳起來一頭撞死在礦坑邊緣,當即咬著槽牙就拿出了一把利刃,狠狠的斬在了自己的小腿上。

「噗嗤!」

血光閃過,邋遢鬼的一條小腿直接斷掉,跌入了礦坑之中。

現在的林逸,在他的眼中便是神明,根本不是他能夠招惹的,他想要活下去,便只能取得林逸的原諒。

卸掉一條腿之後,邋遢鬼急忙抬頭,無比緊張的看向了林逸那冷漠的眼神兒。

絕望驟然在心頭浮現,邋遢鬼倒也夠狠,眼中閃過一道寒光,手中的匕首再度猛的一揮,朝著另外一條小腿斬了過去。

「噗嗤!」

鮮血飆濺,又是一條小腿落入了礦坑之中,邋遢鬼那髒兮兮的額頭上充滿了豆大的汗珠子,無比緊張的抬頭看向了林逸。

只見,林逸就像是一條巨龍一般,慢慢收回自己恐怖的目光,隱匿在了濃濃的寒霧之中。 「爾等,在原地等候,若是找到出路,我會帶你們離開!」

寵婚晚承,總裁的天價前妻 林逸聲音滾滾蕩蕩,宛如天雷一般,在濃濃的寒霧之中響起。

山頭上,眾人一聽,紛紛跪在地上拜謝。

若是林逸不帶他們一起離開,他們終究會成為那些白毛怪口中的食物,特別是現在死了一些仙族後裔,怕是會有不少強大的白毛怪外出作祟。

「走,我們下去吧!」

林逸淡淡的笑道。

「恭送林少,我等王家子弟,便在這裡等候林少差遣好了。」

王莽倒也看得開,直接咧嘴笑道,下去,看到了寶貝難免心動,可有林逸在這裡,誰敢動這大仙的至寶呢?

既然如此,還不如不下去來的痛快,眼不見為凈嘛!

再者,林逸連那些普通人都願意帶著離開,他倒是不擔心林逸把他扔在這裡。

廢材狂妃之腹黑四小姐 林逸聞言,神情微微一怔,隨後淡淡一笑,便帶著秦嵐,楚紅,姜紫衣,三人一起朝著礦坑裡走去。

整個礦坑黑漆漆的,人們踩在上面,就像是踩在一塊塊木炭上面一般,根本沒有任何岩石的那種感覺。

「難道,這裡曾經是一棵大樹不成?」

林逸扭頭看著四周嘀咕道。

「什麼?大樹?」

眾人傻眼了,一般的大樹,直徑有個七八米的都了不起了,怎麼可能有如此恐怖的大樹呢?

楚紅英氣逼人的眸子,微微閃爍了一下,淡淡的笑道:「在天地初開的時候,一切可遠比我們現在想的要複雜的多。」

林逸一聽,瞳孔微微一縮,似乎有些心事重重,不過卻沒有開口,依舊緩緩前行,大概下潛了接近三百米的樣子,在礦坑底部出現了一個兩三米高的朱紅大門,上面刻畫著兩副畫,雖然看起來有些類似於人形的樣子,不過他們的腦袋卻宛如棒球一樣成橢圓形,而且,身形也十分的纖細。

「這應該是上古時期兩名戰將的畫像,古代仙人若是隕落,都喜歡把戰將刻在這門戶上,守衛自己的安寧。」

姜紫衣緩緩開口解釋道。

「可他們為什麼畫的這麼抽象呢?我看這畫雖然簡單,可是繪畫的功底卻不凡啊!」

秦嵐瞪著黑溜溜的大眼睛,一覽不解的嘀咕道。

「除非,那些人本來就長成這個樣子?」

林逸突然瞪著眼睛,驚恐的尖叫了起來,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豈不是說,以前考古出土的畫像,真人都是如畫像中描述的樣子?

「什麼?這怎麼可能,他們雖然有人的樣子,可是跟我們的長相還是有很大的區別嘛!」

秦嵐微微蹙眉,解釋道。

可林逸的心裡卻掀起了滔天巨浪,這個想法怕是很多人都下意識的忽略了,他林逸卻不這麼認為,這樣的生物在戰鬥的時候,絕對比現在的人類更加的有優勢。

只是如果真的有怎麼一群人出現在地球上的話,那他們這些人類又是從來哪裡來的,難道是這些人的後裔不成?

「好了,過去幾千年的東西,僅憑藉一副壁畫是很難判斷出來的,咱們還是進去看看吧!說不定,這其中蘊含有什麼有用的信息呢?」

姜紫衣見狀,無奈的咧嘴笑道。

眾人一聽,皆是微微點了點頭。

「你們後退站到兩邊去,我來開門!」

林逸眸子盯著眼前的大門,淡淡的說道。

眾人聞言急忙後退到了林逸的左手邊,而林逸也上前一步,雙手抵在了大門上,微微用力,竟然紋絲不動。

林逸有些詫異的抬頭看向了兩塊巨大的門板,他的力量何等驚人,這隨便一推,也有幾十萬斤的偉力,可這兩扇看起來並不起眼的大門,竟然無動於衷。

「看來應該是什麼珍貴的金屬了啊!」

林逸咧嘴獰笑,而後眸光一亮,雙掌之上的力量驟然爆發而出,足足一百多萬斤的恐怖偉力,就像是兩條呼嘯而來的巨龍,狠狠的撞在了大門上。

「砰砰!」

兩聲巨響,兩扇厚重的金屬大門,轟然落下,濺起了一片灰塵,一股腐朽的味道也撲面而來,林逸見狀,肩膀微微一震,恐怖的掌風就像是鼓風機一般,直接把灰塵,跟腐朽的氣味吹的朝著四周散開。

「林逸……你大爺的!」

三道宛如母老虎一般憤怒的咆哮驟然在林逸的左邊響起。

「我曹!不好!」

林逸面色一變,如履薄冰一般,緩緩扭頭看向了自己的左邊。

只見,之前三個嬌滴滴,風姿卓越,堪稱神女級別的大美女,此時卻像是從灰裡面撈出來的一樣,一個個灰頭土臉,簡直狼狽的不行了。

「咳咳,三位,如果我說我不是故意的,你們信不信?」

林逸一臉尷尬的訕笑道,這三個女人,可都是極為愛乾淨的,現在弄成這樣子,簡直就等同於是捅了馬蜂窩啊!

「林逸,你大爺的!」

杏乾的秦嵐,臭罵一聲邁開杏乾的鎂腿就朝著林逸追了上去。

「這個混蛋,你別跑!」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