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夏雷說道:「美國人要那些雕像幹什麼?」

「我目前還不清楚美國人的目的……」頓了一下,夏長河說道:「我的孫子什麼時候出生?」

「快了。」夏雷說道:「他們出世的時候我希望你能在場,你能回來嗎?」

「我儘力吧,還有,去南部海域的時候小心一點。」夏長河說,然後他掛斷了電話。

一分鐘時間,一秒不多,一秒不少。 夜深人靜,雷龍車間。

四枚劈力12空空導彈擺在工作台上,另外還有一枚大傢伙,它是華國著名的鷹爪反艦導彈。雷馬集團涉足空戰領域,生產無人.機已經不是問題,可是還沒有屬於自己的空戰彈藥。研究和生產屬於自己的空戰導彈是勢在必行的事情,可是現在他並沒有時間來完成這個工作。南部海域的戰爭風險已經提升到了相當的高度,他也即將動身去南部海域,所以最快的方式就是改裝現成的導彈,將它們結合到幽靈的戰鬥系統之中。

阿妮娜和西爾維婭也在雷龍車間里,她們將和夏雷一起改造這四枚劈力12空空導彈,以及那一枚大傢伙,鷹爪反艦導彈。

兩個德國女人一身藍色的工裝,高挑而豐滿的身材尤為性感。

她們非但沒有妨礙夏雷的工作,反而是增加了他的工作效率。

「盧卡斯,我始終不敢相信你居然要把這個大傢伙裝在你的幽靈無人.機上。」西爾維婭一邊測量著鷹爪反艦導彈的外殼尺寸,一邊和夏雷說話。

「西爾維婭,在盧卡斯這裡沒有什麼不可能的事情。」正在準備X秘金材料的阿妮娜說道:「你難道忘了嗎,直到現在為止他已經創造了多少個奇迹?我反正已經數不清了。」

「可是這是反艦導彈啊,岸基反艦導彈。」西爾維婭說道:「幽靈無人.機裝載空空導彈空地導彈都不是問題,可是要裝載反艦導彈那就是問題了。豈止為今我也沒有見過哪個國家解決了這個問題,我們德國沒有,美國也沒有。這項技術在理論上幾乎是不成立的,不然一架普通的戰鬥機都有可能成為驅逐艦和航母的殺手。」

夏雷笑著說道:「古時候的人覺得人不可能在天上飛,可現在不也有了飛機嗎?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不可能的事情,只是能力和方法的原因而已。只要有能力,並且找對了方法,凡事皆有可能。」

「真的是凡事皆有可能嗎?」西爾維婭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著夏雷。

夏雷點了一下頭,「當然,你們看著吧,我會將鷹爪導彈裝載到我的幽靈無人.機上。」

「你這麼厲害,你怎麼沒有搞大我和阿妮娜的肚子呢?」西爾維婭說。

夏雷頓時說不出話來了。

「是啊,盧卡斯,我也覺得奇怪。你讓你的妻子們懷了孕,可為什麼我和西爾維婭的肚子沒有半點反應呢?」阿妮娜也覺得很奇怪。

夏雷硬著頭皮說道:「我怎麼知道啊,大概是你們的問題吧。」

「我們的問題?不是我們的問題,我和阿妮娜去醫院檢查過,醫生說我們一切都很正常。」西爾維婭說。

夏雷的頭頓時有些大了,「你們兩個是怎麼回事?你們不會是想當媽媽吧?」

「你不喜歡混血的寶寶嗎?」西爾維婭反問道。

夏雷,「……」

這不是喜歡不喜歡的問題,而是根本就不能要的問題。家裡的四個大肚婆要是知道了這兩個德國女人有這樣的心思,肯定會逼著他趕走她們的。可是這樣的話,雷馬集團就要遭受重大的損失了。

「哈哈!」西爾維婭突然笑了起來,「盧卡斯,看把你嚇得,我們和你開玩笑的。我們可不想這麼年輕就當媽媽,我們賺了這麼多錢,我們還沒有玩夠呢。」

「是的,我們要去享受世界。」阿妮娜也笑著說道:「其實我們有服用那種長效的藥物,不然你那麼厲害,我們肯定已經中招了。」

說了這半天居然是一個玩笑。

「你們兩個傢伙,現在都是什麼時候了,居然還有心情跟我開這種玩笑。」夏雷假裝生氣的樣子,「幹活了!西爾維婭,測量完尺寸,你就用x秘金給我加工出彈殼。」

「遵命,我的國王。」西爾維婭笑著說道。

夏雷手起巴掌落,狠狠地抽了一下。

「哎喲!你打疼我了。」西爾維婭說,好不可憐的樣子。

「活該,不聽話我還打,打腫!」夏雷兇巴巴的樣子。

西爾維婭,「……」

夏雷又對阿妮娜說道:「阿妮娜,你負責切割材料,以及拆解這四枚劈力12空空導彈。」

「遵命,我的國王。」

「盧卡斯,你怎麼不打她?」西爾維婭說。

夏雷揮手就是一巴掌抽了過去。

「哈哈哈……」阿妮娜笑得很開心,可是下一秒鐘她手中的扳手就掉在了她自己的腳背上,她的笑聲頓時消失了,「啊!」

「哈哈哈!」西爾維婭卻笑了起來。

這就是夏雷和兩個德國女人在一起工作的畫面,這三個多月的時間裡,幾乎每天都是這樣的。

打情罵俏的時間結束之後,德國人的嚴謹作風從她們的身上完美的體現了出來,哪怕是拆一顆螺絲,她們也做得一絲不苟。

夏雷也靜下來心來,他所要負責的部分是最重要的部分,也就是導彈的「大腦」和「心臟」的部分。

一枚導彈由四個部分構成,分別是推進系統、制導系統、彈頭和彈體四部分。西爾維婭和阿妮娜所負責的是彈體的部分,而他負責的是推進系統和制導系統的部分,這兩部分也是一枚導彈最重要的部分,稱之為「大腦」或者「心臟」是一點都不為過的。

這次改造導彈的計劃其實並不複雜,首先是用x秘金重製彈殼。x秘金擁有絕對隱形的特性,用它來製造導彈的彈殼,軍艦和戰機的雷達幾乎沒法發現它的可能。而一旦改造過後的導彈進入視距範圍之內,那其實已經是導彈的「不可逃脫」的範圍。以劈力12空空導彈為例,它的有效射程是70千米,速度是4馬赫,過載38G,它的不可逃脫的範圍是載機前方35至40千米。也就是說,一旦裝載了劈力12空空導彈的戰鬥機突進到敵機35至40千米的範圍之中併發射了劈力12空空導彈,那麼被導彈鎖定的敵機是無法逃脫的。很簡單的一個原因就是,沒有一種戰鬥機可以跑的比導彈還要快,也沒有一種戰鬥機擁有可以媲美導彈的機動性。一旦發生這種情況,被導彈鎖定的戰鬥機十有八九會變成一顆大火球。

不過在現實之中發生這種情況的可能性幾乎為零,因為現代戰爭是超視距的戰爭,戰鬥機在幾百公里之外就會被發現,而攜帶的空空導彈卻只有幾十一百公里的射程,根本就沒有機會發射。所以,空空導彈的不可逃脫區域通常只存在於紙面數據下,在真實的戰鬥中幾乎沒有機會成為現實。

然而,如果攜帶空空導彈的載機擁有絕對隱形的性,突進到不可逃脫區域的範圍之內,所發射的導彈也具有絕對隱形的能力,那麼必然的結果就是即便是這個世界上最先進的f35戰鬥機也會被幹掉!

所以,從理論上看,一旦雷馬集團的幽靈戰機進入戰場,它具備絕對隱形的能力,它所攜帶的劈力12空空導彈也具備絕對隱形的能力,那麼它要幹掉一架f35是絕對沒問題的!

這還不是更可怕的,更可怕的是,一旦幽靈無人.機具備了攜帶鷹爪反艦導彈的能力,神鬼莫測般飛到美國的艦隊上空,美國的軍艦也將面對戰鬥機所面對的糟糕情況——不可逃脫!

夏雷的左眼和右眼同時啟動,切入進了合作的模式。在他的視野里,鷹爪反艦導彈變成了一組組數據,一個個獨立的圖像,這些信息又都在他的大腦之中呈現出來,重新規劃,重新組合。這個過程里,他的大腦里彷彿有幾十億科研工作者在工作,它們排除不合理的部分,將不合理優化成合理,將不算最優秀的變成最優秀……

左眼和右眼配合的流氓透視掃描模式,再加上大腦袋超腦模式,這是夏雷第一次使用三者融為一體的配合模式,這對他來說是一種全新的體驗。對於他來說,彷彿是進入了一個全新的世界。無論是什麼難題,轉瞬間就迎刃而解。無論多麼複雜的構造,須臾間便產生了三維圖像。在這種模式下,別說是改造幾枚導彈,就算是造太空梭都不是問題!

所有關於鷹爪反艦導彈的難題在短短半個小時之內便完全攻克,夏雷的大腦之中已經有了一個完整的改造方案,它細化和精確到了一顆螺絲的尺寸! 一個星期後,南部海域。

一艘驅逐艦上。

海風吹拂著面孔,帶來潮濕的空氣還有大海的獨特的味道。看著大海在視野里延伸,波浪翻滾,夏雷的思緒也像那潮水一般翻滾著,起起伏伏,一刻也不肯停歇。

「美國人要將那六座無面武士的雕像帶走,究竟想要幹什麼?那六個無面武士雕像象徵著古合金盒子的六個面,這個秘密我一直都沒有解開。難道美國人將它們帶回美國去是為了解開這個秘密嗎?這不可能,美國人幾乎沒有可能知道古合金盒子的存在。他們只知道AE膠囊和醫院騎士團的聖物的存在,可是如果他們不知道,那麼他們為什麼會對那六座無面武士雕像那麼感興趣呢?」一個星期前老爹的一個電話,夏雷直到現在都還在思考這件事。

身後傳來了腳步聲,微不可聞卻又很熟悉的腳步聲。向他靠近的人顯得小心翼翼,或者別有動機。

夏雷頭也沒回,「杏子,你現在已經過了玩捉迷藏這種鞋遊戲的年齡了吧?」

「老大,我這可不是在玩遊戲。」月野杏子結束了她的潛行,她來到了夏雷的身邊,「我這是在測試你的警覺和聽覺能力。」

夏雷這才移目看著月野杏子。她穿著一套夏制的海軍制服,藍色的短袖襯衣和藍色的短裙,酥胸將短袖襯衣撐得的高高的,大白團也將短裙撐得鼓鼓的,滿滿的。這是她第一次穿制服類的服裝,可這一穿卻穿出了海軍女軍官的味道,英姿颯爽卻又性感嫵媚。

她還是那麼迷人。

「那你的測試結果是什麼?」美色當前,可夏雷.管住了他的左眼也管住了他的右眼。

月野杏子說道:「我剛才的腳步聲就算是一隻貓也聽不見。可是你不僅聽見了,還根據腳步聲的特點判斷出了我的身份。我的結果是,你現在的聽覺應該比貓還要靈敏一些。」

夏雷頓時愣了一下,有點驚訝和不適應的感覺。一直以來他的注意力都在他的眼睛和大腦上,很少有關注其它器官的時候。現在月野杏子說他的聽覺比貓還要靈敏,他怎麼能不驚訝?

「你說的有點誇張了吧?」夏雷的心中一片驚訝,可他的面上卻還保持著鎮靜,讓人看不出他的情緒波動和心理變化。

「我的結論一點都不誇張,它是事實。」月野杏子說道:「我只是用貓的聽覺來比喻你現在的聽覺,貓的聽覺是人類的四倍。我並沒有用狗的聽覺來比喻你現在的聽覺,因為狗的聽覺是人類的幾十倍。」

「你怎麼知道這些冷門的知識?」夏雷說。

月野杏子說道:「我師父教我的,他說忍者其實就是將人變成貓,我們要有超出常人的靈敏,不只是動作還有聽覺和視覺。掌握這些知識也有助於我們在黑暗之中隱藏自己並接近目標,然後幹掉目標。」

夏雷的心中暗暗地道:「她說我的聽覺相當於貓的聽覺,而不是狗的聽覺。如果這只是我的聽覺開始進化的苗頭,初始階段就已經相當於貓的聽覺,那麼進化到最後豈不是要媲美狗的聽覺?」

造物主賦予了人類超越其它物種的大腦,卻同時也弱化了人類的身體和其它器官的能力。造物主並沒有賦予其它物種更聰明的大腦,可是卻賦予了它們遠超人類的身體和器官的能力。貓的靈敏,狗的聽覺,鳥的翅膀,甚至是螳螂的腿,在大自然界有數不清的例子。這是造物主賦予大自然的平衡,可是現在他卻打破了這種平衡,他不僅有了更聰明的大腦,還有了超越其它物種的身體和器官的能力!

「老大,說真的,你是我見過的最強的人類,你自己不覺得嗎?和你在一起,我感到特別榮幸。」月野杏子說道,她的眼神熱熱的。

夏雷淡淡的笑了笑,「這些話你在我的面前說說就行了,不要在別人的面前說起,不然我會被別人當做是怪物的。」

月野杏子點的一下頭,她看著波浪翻滾的大海,忽然冒出一句話來,「老大,今天晚上我在我的船艙里等你,可以嗎?」

夏雷,「……」

月野杏子的眼眸之中充滿了期待與興奮的意味,她對夏雷的那個承諾一直戀戀不忘。在京都她沒有機會,可出來了,她就有機會了。

面對這樣的邀請,夏雷卻犯愁了。拒絕還是赴約,他需要作出決定,可不管是哪一個決定都讓他為難。

這時額爾德木圖走了過來,「老大,於首長找你有事,他請你去一下艦橋。」

「好的,我馬上去。」夏雷說,然後他又說道:「你們兩個呆在這守軍艦上不要四處亂走,不能碰的東西絕對不要碰,也不要與軍艦上的官兵起衝突。」

「呵呵,老大你放心吧,我和杏子又不是不懂事的青少年,我們不會在這艘軍建上給你扔任何麻煩。」額爾德木圖說道。

「這樣就好,那我過去了,你們聊吧。」夏雷離開了甲板,然後往艦橋走去。

同樣一身海軍制服的額爾德木圖走到了月野杏子的身邊,「杏子,還沒有搞定他嗎?」

「你想說什麼?」月野杏子的語氣已經沒有了和夏雷說話的時候的那種溫柔感,冷冰冰的。

額爾德木圖聳了一下肩,「我們華國有一句老話叫作肥水不流外人田,杏子,你是我們生肖戰隊之中最漂亮的一個,你和老大在一起是最好的結果。嗯,如果需要我幫什麼忙的話,你儘管開口。」

月野杏子有些心動,「你能幫我什麼忙?」

「我能在你和老大那個的時候幫你們看著門,避免閑雜人等的打擾。我還能幫你搞到情趣用品,衣服什麼的,你要嗎?」額爾德木圖說。

「你有?」

「當然。」額爾德木圖說道:「不過不是免費的,一萬華幣,我便宜賣你了。」

「你怎麼不去搶啊!」月野杏子沖額爾德木圖豎起了中指。

「那就八千吧,在這艘軍艦上,你只有從我這裡買到這種稀缺的貨物。」

月野杏子,「……」

艦橋里,夏雷見到了於鎮海。

「夏老弟,你來了。」於鎮海向夏雷招手,「你快過來看看。」

夏雷走了過去,與於鎮海一起看著一塊顯示器上的畫面。那是一個北斗衛星傳輸過來的衛星畫面,一支美國艦隊正往從太平洋海域往南部海域航行。畫面里有一艘核動力航母,三艘防空巡洋艦,三艘驅逐艦,兩艘護衛艦,另外還有一艘補給艦。這些軍艦乘風破浪,場面壯觀。

於鎮海指著顯示器里的艦隊航行的畫面說道:「這是美國的第七艦隊,這艘核動力航母是喬治華盛.頓號。我們能看到的只是水面的軍艦,在水下應該還有兩到三艘核動力潛艇。就這一支艦隊的武力足以摧毀一個小國家的軍事體系。」

站在於鎮海身邊的幾個軍官一個個神色凝重。他們的心裡雖然不服氣,憋著一肚子火,但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他們卻也不得不承認美國的強大。就單純打海戰而言,華國的海軍遠遠不是美國海軍的對手,這是事實,他們也不得不承認這一點。

於鎮海又說道:「如果他們要從馬六甲進來,我們根本就攔不住他們。我們的軍艦不是他們的對手,島上的軍事設施也還沒有建設完善。可惡,如果再給我們十年的時間,他們要敢這樣挑釁,我TMD的第一個上去揍他們!」

在種種原因下,世界給了華國三十年的時間,華國就從一貧如洗的狀態發展成了當今最大的經濟體,國力之強盛,舉世矚目。可美國不是傻子,它不會再給華國更多的時間發展。它絕對不會允許這個世界上有另外一個可以挑戰它的統治者地位的超級大國出現。於是就有了貿易壁壘,技術封鎖。這些伎倆失效之後,現在更是直接上武力了,重返亞太戰略就是一個鮮明的事例。

夏雷其實也被北斗衛星傳回來的畫面震撼到了,尤其是喬治華盛.頓號上停放的各類戰機,它們都是戰爭利器,輕易就能撕開一個國家的防禦網路。而他這次來的目的卻就是要挑戰喬治華盛.頓號上的戰機,甚至是整個艦隊!

「於大哥,他們什麼時候能到我們這邊來?」夏雷問。

於鎮海說道:「最多六天時間,但留給我們的時間卻已經沒有六天了,我們得抓緊準備才行。」

夏雷說道:「我的貨什麼時候運到島上?」

「明天就能運到。」於鎮海在鍵盤上敲了幾下,顯示器上頓時出現了一座海島的影像。那是一座人工填海造出來的人工島,島上修建了兩條跑道,還有雷達和其它軍事設施,麻雀雖小但五臟俱全。

夏雷說道:「我們什麼時候能到那座島上?」

於鎮海說道:「那座島叫大瓜島嗎,按照這艘驅逐艦的速度,我們要後天早晨才能到島上。不過明天中午我可以安排你乘坐直升機過去,五個小時就能到大瓜島。所以,如果你很趕時間的話,明天你大概能和你的貨一起到大瓜島。」

夏雷想了一下,「那我明天中午乘坐直升機過去。」

「我會安排的。」於鎮海握住了夏雷的手,「兄弟,這次就看你的了。」

夏雷點了一下頭,「放心吧,我不會讓你們失望的。」 傍晚的時候颳起了風,下起了雨,選擇的還有一道道閃電雷鳴。老天似乎要為夏雷的這次南部海域之行製造更多的麻煩,可即便是再大的艱難險阻也愁擋不了夏雷的腳步——不來則已,既然來了就要做好這件事情!

一架武裝直升機在狂風暴雨職中前行,天空上是閃電雷鳴狂風暴雨,下面卻是驚濤怒浪,有著吞噬一切的氣勢。在這樣的環境這種飛行隨時都有機毀人亡的風險,不僅是駕駛員捏著一把冷汗,就連乘坐直升機的夏雷、月野杏子和額爾德木圖也都捏著一把冷汗。無論是多麼強大的人,在大自然的力量面前都是渺小的,微不足道的。

「同志,還需要多久才能到大瓜島?」夏雷問。

「大概還需要一個小時。」駕駛武裝直升機的海軍戰士說道:「夏先生,你不用擔心,在海上飛行,遇到這種天氣的時候實在是太多了。」

「好的,我們沒問題,你專心開你的飛機吧。」夏雷說。

武裝直升機繼續往前飛行。

嘟嘟嘟,嘟嘟嘟……

衛星電話突然響了。

夏雷掏出衛星電話看了一眼,然後接聽電話,「喂,是我,說吧。」

衛星電話里傳來了薩依木的聲音,「老大,我已經到以色列了。」

「小心一點,能查的話就查,不能查的話就不查,你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夏雷說。他派薩依木去以色列正是為了查美國人與無面武士雕像的事情。這件事很對它的重要性一點也不比他現在正在做的事情低,他必須要搞清楚美國人究竟是怎麼知道那座位於聖墓教堂下面的古墓的。

「我知道了,老大。」薩依木說道:「葉列娜和安谷密汗他們恐怕也已經到了菲律賓了,估計他們也會在這個時候給你打電話,我就不和你多說了,有消息的時候我再聯繫你。」薩依木掛斷了電話。

嘟嘟嘟,嘟嘟嘟……

剛剛結束與薩依木的通話,又有電話打了進來。

這一次是葉列娜打來的電話,「老大我們已經到的菲律賓。」

夏雷說道:「注意安全,搜集菲律賓和美軍的情報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你們的安全。你明白我的意思嗎?凡事量力而為,不要冒險。」

「知道了,老大。」葉列娜說道:「不過你放心吧,我會去俄羅斯情報局的人聯繫,能花錢買到的情報又何必拿命去換,你說是不是?」

夏雷,「……」

「好了,就這樣吧,有情報的時候我聯繫你。」葉列娜掛斷的電話。

夏雷的心裡卻在想在一個問題,生肖戰隊的成員會不會因為他太有錢而變得懶惰?失去意義全都超強的戰鬥力和執行能力?

「老大,他們是不是已經到了目的地了?」額爾德木圖問。

夏雷說道:「是的,兩邊都就位了。」他移目窗外,看著閃電雷鳴的天空,「我們也快到目的地了。」

就在這時,他的耳朵里突然捕捉到了一絲異樣的聲音。那不是怒吼的風聲,不是海浪咆哮的聲音,也不是閃電雷鳴的聲音。他極目聲音傳來的方向,可是隔著層層疊疊的雨簾,他根本就看不見更遠的地方。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