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噗嗤……」

夜若晞不再鬧彆扭,至少在其他人醒來之前,她還是要保持她的完美形象。

只是在房內吃著臭豆腐的夜若晞,總覺得有什麼事情不太對勁,但是她又說不清楚。

…………

龍芮兒的房內。

她的身上被龍驚情的掌風打傷。

後背一大片淤青。

一旁林清婉手中拿著藥酒,倒在龍芮兒光潔的皮膚上,只不過被上面這一片淤青給破壞了。

「啊!疼!清婉姐姐,你輕一點!」龍芮兒雖說無禮,但是對著林清婉的時候態度還算是不錯的。

「你啊,我都和你說了,不要招惹龍驚情,你怎麼總是記不住,若是回去讓皇上知道你受了傷,他還不要責罵我。」

林清婉一邊替龍芮兒揉著,一邊輕輕地說著。

「清婉姐姐,我皇兄才不會責罵你,你以後是龍宇帝國的皇后,這件事情誰不知道,也就龍驚情不給任何人面子!哼!若不是這次出來要指望他,我才不給他任何面子。」

「芮兒。」林清婉似是訓斥的說道,「他畢竟是你二哥。」

「哼!他算什麼二哥!本就是早死的命,要不是實力強悍一點,皇兄才不會用他,他今天打傷了我,我回去一定要告訴皇兄!」

「哎……你沒看見你二哥,剛才是在給那夜若晞解圍嗎?」

「解圍?真的?!」龍芮兒一下激動了,趕緊轉過身看著林清婉,「當真是給那個賤人解圍?!」

「你何時見到龍驚情怕吵了?他平時不管有多吵,都不會多說一句話,但是今天卻一反常態。」

林清婉的話,似有若無地說著,像是真的又像是假的。

說到最後,林清婉倒是也不說話了……

而一旁龍芮兒卻是徹底憤怒了!

「怎麼可以這樣!這件事情我一定要告訴皇兄!我要讓皇兄再也不給他任何壓制毒性的葯!我才是他的妹妹,他竟然幫著外人對付我!」

「芮兒,你……」

林清婉看著怒氣沖沖離去的龍芮兒,看似焦急地想要叫住她,然而眼中卻滿是陰鷙。

…………

「不對,不太對勁。」夜若晞才吃下一塊臭豆腐,就喃喃自語。 「怎麼?」南羽離並未感覺到不對勁,只是看著夜若晞。

「他們睡了整整一個下午,是不是不太尋常?」

「洛夜,去看看。」南羽離即刻下了命令,並不想這個時候破壞了夜若晞吃東西的興緻。

「是。」

洛夜即刻離開。

不過片刻,洛夜便回來了,他跪在那裡,眼神有些焦慮,「主母,他們好像都中毒了。」

果然。

夜若晞放下臭豆腐,因為擔憂,連第二塊都沒能吃下去。

她出了房門,趕緊到旁邊的宿舍,那裡面是闕無、白青遠、高雲和凌風。

只是這才進去,就聞到了不太尋常的香味。

明明她的宿舍並沒有。

夜若晞趕緊打開熏香蓋,果然這裡面是讓人昏迷不醒的迷藥。

「這是迷藥,本身並沒有太大的毒性,但是卻會讓人昏昏沉沉,如果聞上一天一夜,他們會昏昏沉沉個十天,到時候著比賽什麼的都是浮雲啊。」

夜若晞說著將那熏香給收了起來,旁邊幾個宿舍的也全部給熄滅了。

「這件事情既然發生在紫玉學院,那當然不能就這麼算了,畢竟我們是客,他們是主,在他們給我們準備的熏香中,有這樣的迷藥……呵呵……」

夜若晞不由得笑出了聲,她倒是要看看這紫玉學院準備怎麼辦。

替眾人備好了清醒的葯,不過一個時辰,眾人便都清醒了過來。

夜若晞將熏香遞給了查天新,「副院長,這件事情我們如果息事寧人的話,只會讓他們得寸進尺,到時候恐怕就不是迷藥,而是真的毒藥了。」

「我去找紫玉學院的院長。」查天新接過熏香,直接離開。

「小晞子,為什麼你房間沒有?」

「為什麼我感覺到了陰謀的存在……就小夜你的房間沒有。」

聽著眾人的話,夜若晞的嘴角也不由得勾了起來,「嗯,確實只有我的房間沒有,甚至於我和南羽離一個房間,更甚至,剛才所有人都知道,南羽離同樣是龍翔學院的離夜,這事情啊,還真是一環扣一環。」

「卧槽!不會真的有人利用這件事情吧!」高雲忍不住咒罵出聲。

「這有什麼不可能的,為了學院爭霸賽的第一名,為了在這裡取得勝利,他們什麼事情做不出來了。」

夜若晞倒是也不擔心了,「既然他們找上門來挑釁,那我們就隨意,你們肚子餓了吧,趕緊去吃點東西,吃飽了再好好跟他們玩貓捉老鼠的遊戲。」

眾人也確實都去吃東西了,夜若晞則回了自己的房間,四處翻找的時候,真的未曾找到任何熏香的的痕迹。

「他們究竟什麼目的……唯獨跳過了這間房。」

夜若晞說著又回頭看著南羽離,「你這傢伙,要是事情因你而起,你趕緊去擺平了。」

「這事恐怕和本帝無關。」

「真的?我怎麼就那麼懷疑呢?」

已經即將入夜,燈火已經被點亮,但是查天新卻還沒有回來。

很快,原先搜查紫玉學院的軍隊,突然之間衝進了院中,「搜!那刺客說不定就混在這些人當中!」

隨著一聲令下,幾隊士兵手握重兵直接衝進了院中。

嘈雜的聲音,立刻就引起了雙方學院所有學生的主意,只不過雲相學院忍得住,但是龍翔學院卻忍不住,其中脾氣最火爆的人,就是龍芮兒了。

龍芮兒直接就沖了出去,身上還有被龍驚情打傷后留下的傷,本來就已經一肚子怒火的她指著那些士兵便開始大罵。

「我們龍翔學院休息的地方,你們也敢搜!知不知道我是誰!」

嬌喝聲幾乎在瞬間響徹整個庭院。

帶頭的將士看到龍芮兒,但是他可不認識龍芮兒,他雙眉緊蹙隨即道,「這裡是紫玉學院,紫玉學院既然隸屬紫雲帝國,我們搜查自己的地盤,有何不可,來人!繼續搜!」

那將士的口氣可沒有半分客氣的地方。

龍芮兒氣得直發抖,而那些士兵已經開始搜查。

「本公主是龍宇帝國的公主!你要是敢搜,本公主回去一定會將今天在這裡發生的所有事情,一一稟告!到時候你們紫雲帝國就等著吧!」

龍宇帝國雖然是最強的,但是紫雲帝國常年屈居第二,早就心中有怨氣,特別是這些將士。

現在聽到龍芮兒一個公主,在他們的地盤如此大放厥詞,心中更是憤怒。

「你們幾個,先去龍翔學院那裡搜!區區一個南夏國,量他們也不敢對二皇子動手。」

那將士鄙棄地說著,畢竟南夏國若是真的說起來,這國力和紫雲帝國那完全就不是一個檔次的。

所以他們更加覺得,南夏國完全沒有必要刺殺二皇子。

兩隊士兵直接朝著龍翔學院分配到的宿舍快速而去,只是這第一間就是龍驚情的房間。

夜若晞想著龍驚情那孱弱的樣子,如果不是他的實力強,恐怕看到這一堆士兵,都要直接昏過去了。

龍驚情的門前杵著兩個護衛,士兵過來的時候,他們直接亮出武器,一副搧入者殺無赦的表情。

突然散發出來的殺氣倒是讓這一對士兵產生了懼意。

龍芮兒看到這裡心生一計,她剛才被龍驚情這麼羞辱,這件事情她絕對不能夠就這麼算了!

龍驚情這個早就該死的人,不幫著她這個妹妹,竟然幫著別的賤人!

她一定不能夠讓龍驚情好過!反正本來就是要死的人!

更何況她就不信龍翔學院沒有了一個龍驚情,他們就不能夠奪得這學院爭霸賽的第一名!

更何況,龍芮兒不由得看向南羽離的房間,她相信離夜一定會成為龍翔學院的助力。

她龍芮兒可是龍宇帝國的公主,她不相信離夜為會為了一個下等國家的賤人,而放棄她這個公主!

「你們也敢搜這裡!這可是我三哥,是龍宇帝國的三王爺,你們算是什麼東西,有什麼資格搜!就是你們的二皇子來了,也別想進這扇門!」

那將士聽到這裡,確實真的遲疑了,龍宇帝國的龍驚情,他們早有耳聞,傳言他實力超群,唯獨身體孱弱,如果他們現在這麼貿然進入,或許真的會得罪這個三王爺。 只是那將士雖然忌憚龍驚情,但是卻絕對不怕龍芮兒。

「既然三王爺在休息,那這一間先不要搜了,去搜其他的。」將士聲音略有緩和。

而龍芮兒卻是滿心的憤怒,她倒是沒有想到,就是紫雲帝國的人,都會怕她這個二哥!

她就不明白了,一個遲早要死的人,有什麼好怕的!

士兵們不停地搜索,一直到搜索到夜若晞的房中,也沒有找到任何的蛛絲馬跡。

然龍芮兒沒能讓龍驚情吃虧,又怎麼會輕易地放過夜若晞!

「你們就這麼輕易地檢查過去了?他們雲什麼學院,這次不要臉的把我們龍翔學院的人都勾引過去了,誰知道存著什麼心思,我可聽說你們的二皇子也是要參加學院爭霸賽的,指不定有些不要臉的人,就是想要用這種不正當的手段,把你們紫玉學院也給解決了。」

天才寶貝:絕版總裁糊塗媽 龍芮兒意有所指地說著,就是不能夠把夜若晞給殺了,現在能夠挫挫夜若晞的銳氣,她也是高興的。

那些士兵聽到龍芮兒的話,回頭看向帶頭的將士,那將士臉色一沉,隨即朝著夜若晞的房間大步而去。

抬起腳就準備狠踹夜若晞的房門!

但是!

「嘭!」

重重的一腳還沒有落下,緊閉的房門突然從內往外沖開,一股強大的靈力直接落在那將士的身上,只見那將士直接飛了出去,隨後重重地砸在了地面上!

「噗!」

「隊……隊長!」

那些士兵大喊一聲,慌忙上前將那將士扶了起來,隨後嚴陣以待的對著夜若晞的房門。

夜若晞不由得嘆了口氣,真是剛才和紫雲帝國的人較上勁,這回又要來了。

她估計和紫雲帝國犯沖,最犯沖的還是這個二皇子紫宸。

「裡面的人滾出來!如果再不滾出來就休怪我們不客氣!」

「竟敢打傷我們的隊長!說!是不是你們刺殺二皇子!」

「立刻包圍這裡!」

那些士兵大聲喊著,而夜若晞只能從宿舍內緩緩走出,她微眯的丹鳳眼落在龍芮兒的身上。

這公主真的是好煩人。

「你們二皇子都說這件事情和我沒關係了,你們還纏著不放,不打你們打誰?」夜若晞輕描淡寫的一句話,聽得龍芮兒心中大怒。

「夜若晞!你還要不要臉,一邊扯著我二哥,一邊扯著夜哥哥,現在竟然還想和紫宸扯上關係,你這種女人怎麼如此不要臉,是不是只要是個男人你都會去倒貼!」

夜若晞眼神一凜,森冷的目光瞬間落在龍芮兒的身上,「既然你那麼大義凜然,那就麻煩你不要貼著我的男人!」

「你!」龍芮兒泫然欲泣,不由得看向南羽離,但是南羽離只是站在夜若晞的跟前,落在夜若晞身上的視線也甚是寵溺,眼中再也容不下任何人。

「地上的,怎麼,報名處碰過頭了這麼快就忘了我了?如果忘了是不是應該把你們的二皇子叫來,還是你們質疑二皇子要包庇我這個意圖行兇的人?」

這一頂大帽子扣下來,質疑二皇子的決策,這一頂大帽子誰敢戴!

那被一掌轟倒在地上的將士,一抬頭就認出了夜若晞,就是昨天上官翎拚命想要拿下的少女。

而昨天他也確實在場,也確實看到二皇子直接申明這件事情和眼前的少女無關。

他現在如果還要拿雲相學院做文章,那絕對是和二皇子過不去!

誰不清楚將來這江山會是二皇子的,他如果和二皇子過不去還能有好果子吃嗎?

況且明眼人一看就看的出來,二皇子對眼前的少女,那絕對是有好感的,說不定二皇子要直接納了這個少女當個妃嬪什麼的。

想到這裡,這將士立刻賠不是。

「這位姑娘,我們此前並不知道是你,多有得罪請多包涵,還望姑娘千萬不要在二皇子面前提起這件事情。」

那將士將姿態放的很低,而那樣的低姿態卻無疑是紅果果的一巴掌了打在了龍芮兒的臉上!

她龍芮兒是龍宇帝國的公主,卻不被這個將士放在眼裡,她可是第一帝國龍宇帝國的公主!

而這夜若晞不過就是從下等國家來的賤人!

龍芮兒心中憤怒不已,猛然抽出長劍,對準那地上的將士就是一劍!

狠狠刺入!

「刺!」

長劍從後背直接刺入那將士的身體,穿透心肺,鮮血猛然之間從那將士的口中噴出。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