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聽到意料之中的答案,林浩峰還是決定自己有些承受不住,整個身體都晃動了一下,覺得有些頭暈眼花,韓楉樰見他這樣,有些緊張。

「林大哥,你怎麼樣,沒事吧?」

林浩峰深呼吸的幾下,然後慢慢的平復下來,也不想韓楉樰擔心,就搖了搖頭。

「放心吧,楉樰,我沒事,只是,你會和他一起離開嗎?」

林浩峰想知道,韓楉樰會不會和容初璟一起離開,去上京,真到了那個時候,恐怕他連見她一面都徒勞了吧。

這個問題,韓楉樰倒是還真的沒有想過,主要也是,自從那次過後,容初璟就沒有在提過了,而她也刻意的去忽略了這件事情。

現在林浩峰問起來,韓楉樰仔細的想了想,想著,若是容初璟再次提出來,她會不會跟著他一起離開呢。

「不會的,林大哥,這裡也是我的家啊,就算是我走了,我還是會回到這裡的。」

韓楉樰想,就算他真的和容初璟離開,那她也會在回到這裡的,那樣待在金絲鳥籠里的日子,她是永遠也過不習慣的。

「那就好!」

林浩峰聽到韓楉樰說,還會回到這裡,頓時心裡也就松下了一些,只是還是難受的緊,和她說了幾句話,就離開了。

和林浩峰談完了話之後,韓楉樰就去找了容初璟,她也想和他談一談,自從那天過後,還一直沒有來得及談的問題。

「楉樰,你來了,快坐。」

看到韓楉樰來,容初璟很是高興的起身將她迎了進去,然後讓她坐在凳子上。

對於容初璟的殷勤,韓楉樰倒是沒有什麼不高興的,按著他說的就坐下了。

正當容初璟想要問問韓楉樰來找他可是有事的時候,就見她一臉嚴肅的開口了。

「容初璟,你現在還想著讓我和小貝和你一起回王府里去嗎?」

聽了韓楉樰的話,讓容初璟的心裡一喜,以為她是回心轉意了,可是一想到她的性格,又覺得有些不可能,於是將自己的想法告訴了她。

「楉樰,王府只要有我在一日,就永遠是你和小貝的家,你想回去就回去,但是如果你不想回去,我也不會勉強的,你們母子在哪裡,我就在哪裡!」

容初璟的這一番話,莫名的讓韓楉樰又感動的紅了眼眶,然後定定的看著他。

「容初璟,你說的都是真的嗎?」

韓楉樰有些不敢相信,怕自己只是做了一場夢,夢醒了,就什麼都沒有了,所以想要在確認一下。

看到韓楉樰這樣沒有安全感的樣子,容初璟覺得這都是自己的錯,他上前將她攬在自己的懷裡,向他保證著。

「當然是真的,楉樰,你相信我,我不會騙你的,你是我最重要的人了!」

韓楉樰覺得自己又被感動了,好像自己最近很容易就被這個男人給感動到了。 姜龍出生於古武世家,從小便是表現出了武道方面的天賦,將姜家的「四門重手」修鍊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而至今,他的實力在古武流派的弟子中已經是足以進入前五名!

如此強橫的實力加上家族的優越感,自然是養成了他一貫來的高傲性子,得知自己的弟弟被方逸天此前在天海市凌辱著,他心中早就是憋著一口氣,想要找個機會將方逸天凌辱他弟弟的恥辱百倍的索取回來。

而這一次在劉家中遇到了方逸天,他自然是不放過這樣的機會,揚言要約戰方逸天,實則是打算要在練武場上將方逸天打殘為之。

然而,就在他一拳逼退方逸天本以為穩操勝算的時候,方逸天卻是爆發出了自身的實力,一拳破殺了他的「四門重手」中四大殺手鐧之一的『一門斷陰陽』,這讓他難以接受,心中更是感到憤怒羞辱之極。

怒極攻心之下,他彷彿是要跟方逸天拚命了般,一下子將四門重手中的『二門決生死』與『三門撼天地』的兇猛攻勢都爆發了出來,衝到方逸天面前,直接轟殺了過去!

瞬間,那股磅礴駭人的攻勢還真的是讓人心頭震驚不已,獵獵作響的拳風直接轟殺而來,蘊含著的是姜龍自身那股狂暴的爆發力量!

面對姜龍的這一擊,方逸天臉色淡然,冷笑了聲,便是憑著自身的二重力勁爆發出了八極拳金剛八式中的降龍、伏虎的攻擊!

轟!轟!

瞬間,兩人的攻擊對轟在了一起,那一霎那間,方逸天自身的二重力勁更是猛烈無比的爆發而出,將八極拳的攻勢推上了一個恐怖駭人的境地!

砰!

在方逸天自身的二重力勁以及八極拳的攻勢之下,姜龍的四門重手再度被破殺,方逸天又是一拳轟在了他的身上,瞬間,姜龍口中悶哼一聲,嘴角邊已經是溢出了一絲鮮血。

「大哥……」姜武看到這一幕,口中忍不住驚呼而起,隨後便是惱怒之極的說道,「方逸天,你、你竟敢出手傷人?」

「哼,姜武,按照你的話難道方逸天就等著被你哥哥打你才稱心如意是吧?這比試中,略有小傷在所難免的。再說你哥哥此前不是說了拳腳無眼的嗎?」劉詩蘭看了姜武一眼,開口說著。

姜武聞言后臉色一變,一時間也不知道說什麼好起來,臉上的神色陣青陣白的,顯得極為憋屈。

「呵呵,逸天這孩子果真是讓人吃驚,總是能夠給人帶來一次有一次的驚喜,果真是後生可畏啊!」劉振看著場面上的局勢,心知姜龍敗局已定,便是開口說道。

「呵呵,還行吧,倒是沒讓我失望。」方海開口說著。

「爸,我就說吧,方兄的實力的確是讓人敬佩。」劉勁松也是開口說著。

劉詩蘭一雙晶亮的眼眸看著場上的方逸天,芳心卻是禁不住動了動,她還真是沒有想到方逸天竟然如此輕而易舉的擊敗了姜龍,看來此前方逸天與她比試的時候還真的是手下留情了不少!

「哼,以後我一定要超越他!」

劉詩蘭看著場上的方逸天,心中突然冒出了這個念頭,似乎是不服氣般。

…………

「姜龍,你敗了,你還不是我的對手。我也承認,四門重手的確是厲害,只可惜你還沒有練到家,發揮不出這套手上功夫的真正實力!」

方逸天看著嘴邊溢流著血絲的姜龍,開口淡淡說著。

隨後,他目光淡然的看了姜龍一眼,已經是轉身準備走下練武場。

比試到現在,勝負已分,再戰下去的確是沒什麼意思了,姜龍的實力雖說強橫,但是身上還真是少了一股血性的殺機,這跟他的人生歷練有關,畢竟並非是每個人都跟方逸天一樣曾在戰場上浴血廝殺過。

「方逸天,這一戰還沒完呢,我必然要將你打倒!」

姜龍怒吼著,那聲音在方逸天的身上響了起來,而後一陣銳利的風聲響起,將是看到姜龍直接朝著方逸天沖了過去,同時,他驟然之間便是將四門重手中四大殺手鐧最強的一擊——四門重殺戮直接爆發而出!

剎那間,一股充滿了血腥味的殺機便是從姜龍的身上爆發而出,這一式「四門重殺戮」的殺意極強,威勢更是兇猛濃烈,竟是直接朝著方逸天的後背偷襲轟殺了過去!

「姜龍,不可——」劉振怒喝出聲。

「姜龍,你太卑鄙了……」劉詩蘭也是連忙開口說著。

「方兄小心!」劉勁松驚呼出口。

一時間,檯面下的眾人都紛紛驚呼出口!

…………

方逸天霍然轉身,便是看到了姜龍轟殺而來的一拳,那股凌厲中蘊含著濃烈殺機的一拳便是近在眼前!

「你他媽的這是在找死!」

方逸天目光禁不住一怒,嘶吼著,當即他隨手揚起一拳直接轟殺了過去!

三重力勁直接推動青龍伏虎拳!

這一次,方逸天竟是直接爆發出了三重力勁,兇猛澎湃不已的三重力勁從他的身上爆發而出,直接轟殺出了青龍伏虎拳!

砰!

一聲悶響,方逸天的青龍伏虎拳便是迎上了姜龍四門重手中最強一擊『四門重殺戮』的攻勢,緊接著——

第一重力勁!

第二重力勁!

第三重力勁!

轟!轟!轟!

三重力勁的力道直接爆發而出,力道澎湃的攻勢直接轟向了姜龍的四門重手,那滾滾而來不斷疊加而起的三重力勁之強大恐怖根本不是姜龍所能抵擋的,瞬間,方逸天這一拳直接轟殺在了姜龍的身上,便是將姜龍整個人擊飛了起來!

砰!

被擊飛的姜龍整個人撞上了練武場上的護繩,在那反彈作用力之下,他的身體再度彈飛回來,而方逸天的身體更是朝前一彈,疾沖而去。

隨後,方逸天一出手,右手五指直接鉗住了反彈回來的姜龍的咽喉,便是將他整個人按在了地面上!

「嗬~~~~」

姜龍口中不斷的冒出汩汩鮮血,當然,他還沒死,方逸天下手還是很有分寸的,他要是想要姜龍的命,那麼剛才那一拳不是轟向他的胸膛而是轟向他的臉面亦或是下顎這一些致命的要害部位了。

「還不認輸嗎?本不想讓你太難堪,你卻是屢屢冒犯,留你一命已經是對你最大的仁慈了!」

方逸天目光一沉,冷冷說著,接著他的右手用力一拋,姜龍整個人便是在半空中作者自由落體運動,砰的一聲跌落在了練武場的場地之外!

這一刻,現場鴉雀無聲,除了方海之外,其餘人似乎是還沒從剛才的變故中回過神來般! 既然容初璟說了,那韓楉樰就相信,於是也就不再在這件事情上面費心了,徹底的將這件事情放下,自己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這日,吃完了早飯之後,在益生堂住了一段時間的小寶,來向韓楉樰辭行了。

「楉樰姨,我要走了,多謝你這些日子以來對我的照顧,你放心,我永遠也不會忘記的,等我以後有本事了,我一定會報答你的。」

自從來了這裡之後,小寶就和韓浩興一樣,叫韓楉樰楉樰姨,這樣一來也顯得沒有那麼生疏。

韓楉樰乍然聽到小寶說他要離開,頓時有些驚訝,他這樣小的一個小孩子,能到哪裡去呢。

「小寶,是不是在這裡住的不方便,怎麼突然就要離開了呢?」

韓楉樰問的還算是比較委婉的了,只是也要問個清楚,不然這樣一個小孩子,她還真的不放心他就這樣一個人離開了。

聽到韓楉樰這樣說,小寶立刻搖了搖頭,然後才將自己的打算說了出來。

「不是的楉樰姨,我在這裡住的很好,也很開心,只是,我也不能老是住在這裡打擾你們,我已經想清楚了,我決定去從軍。」

這確實是小寶想清楚的,而且這些日子,朝廷正在徵集兵馬,而且從軍之後,他就可以上陣殺敵保家衛國,這正是他的理想。

「從軍?」

這下,韓楉樰不再是疑惑,而是震驚,小寶這樣的一個小孩子,到底知不知道,從軍對他來說意味著什麼,那可是九死一生的事情。

「小寶,你想清楚了嗎,從軍可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這不是說說而且得,而且若是你有個什麼三長兩短的,你讓你奶奶在九泉之下如何安心啊?」

韓楉樰的話,讓小寶的面色一凝,但是很快又變得堅定了起來,目光定定的看著她。

「放心吧楉樰姨,我已經想得很清楚了,我什麼也沒有,若是想出人頭地,那就只能參軍了,而且我相信,我奶奶也一定會答應的,我不會讓他們失望的。」

看到這樣堅定的小寶,韓楉樰一時之間還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樣勸說他才好,只是還不等她想好,他卻是先開口了。

「楉樰姨,你別擔心,我跟著青墨哥哥他們一起學過武功的,也算是有點底子防身了,而且我去了軍營,一定會好好的照顧自己的,我還要報答你們呢。」

他就跟著青墨他們學了不到半個月的時間,能學到什麼,韓楉樰真想告訴他,他連門都還沒有入呢,可是,看著堅定不移的小寶,她輕輕的嘆了一口氣,知道自己是勸說不了他了。

「罷了,小寶,你是個有自己想法的人,我知道就算我說什麼也勸不了你了,只是這軍營,一去就十分的兇險,你一定要分外的當心,知道嗎?」

聽著韓楉樰這無奈之中帶著濃濃的關心的話,小寶的眼眶忍不住紅了,狠狠的點了點頭。

「嗯,我知道的楉樰姨,對不起,有讓你擔心了,你放心吧,我一定會照顧好自己的,等我以後有機會了,就回來看望你們。」

為了避免加重小寶心裡的負擔,韓楉樰點了點頭,沒有在說什麼,只是過了一會兒,有像是想到了什麼,再次開口了。

「對了小寶,你既然打算參軍,是準備去參加哪裡的,還有,什麼時候離開啊?」

韓楉樰也想到了這些日子,進行的如火如荼的,朝廷的徵兵的消息,只是卻不清楚,這次又是在往哪裡徵兵,莫非又要發生戰亂了不成。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楉樰姨,我去報名的時候,那個記名單的說,五日之後就要啟程離開了。」

小寶不知道會去拿里,這個也是情有可原的,韓楉樰也就不在多問,不過五日之後就要離開,這個時間就有一些緊了,的趕緊準備一些東西才好。

於是,接下來的幾日,韓楉樰就開始準備著小寶的離開的事宜,和他的行李,當然也將這個消息告訴了韓小貝他們這些人。

在聽到小寶要離開去參軍的時候,最驚訝的就是韓小貝了,一臉的不敢置信的看著他。

「小寶,你真要去參軍嗎?我聽說那個號辛苦的,而且還很危險。」

聽到韓小貝的話,小寶倒是一臉淡定的點了點頭,然後和他說著自己的想法。

「小寶,我當然知道參軍和危險了,可是危險和機會總是相伴的,若是因為怕危險,就什麼都不去做,那我們的人生還有什麼意義呢?」

沒想到小寶十一二的年紀,就能說出這樣的話來,看到韓小貝他們這樣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韓楉樰暗暗地點了點頭。

果然小寶比韓小貝他們大了六七歲,想法確實成熟了不少,當然這或許也和他的經歷有關吧,不過他能這樣想,韓楉樰還是放心一些。

「嗯,小寶,你說的對,機會和危險總是相伴的,不過,你這一去,我們就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在見到了。」

韓小貝有些捨不得小寶,不過還不等他說話,倒是一旁的韓浩興開口了。

「小貝,你就放心吧,有緣自會再相見的,而且小寶這是去做保家衛國的大事,我們應該為他高興才是啊!」

韓浩興說著,語氣里還頗有些羨慕小寶的意思,他當初學習武功,就是為了能夠在戰場上殺敵,若不是他的年紀太小,爹娘不同意,說不定他都要跟著他一起去了。

「而且小寶,你可要在軍中好好的混,若是能有個一官半職的,說不定我們日後碰上,你還可以幫幫我呢?」

作為好朋友,韓小貝當然知道韓浩興的理想,也知道他這話絕對不是說說而已,若是以後有機會,他肯定是要去參軍的。

韓小貝嘆了口氣,他雖然也想去,可是他卻不想離開娘親,娘親現在就只有他了,他要陪在她的身邊,而且他還答應以後給韓楉樰考個狀元呢。

這樣一想,韓小貝的失落頓時就少了不少,然後笑著和韓浩興他們談論著。

「那這樣就更好了,以後你們都是將軍了,我呢,就考個狀元,然後我有文有武的,也不用在怕別人了。」

就這樣,幾個小孩子有開始憧憬起了美好的未來,韓楉樰見他們聊的性起,也就沒有打擾他們自己走開了。

很快就到了小寶要離開的日子了,韓楉樰也將準備好的行李都交給了他,讓他好好的帶著,免得有什麼需要的時候,不方便。

韓楉樰想著,天氣也快要涼了,裡面是一套秋衣和一套冬衣,都是按著小寶的身形做的,除了衣服還有好幾雙鞋子和一些乾糧。

至於其他的,韓楉樰還拿了幾瓶上好的藥丸藥膏之類的給小寶,讓他以備不時之需,畢竟他是要去參軍,那可是一件特別危機重重的事情。

「小寶,這是楉樰姨給你的盤纏,你出門在外,還是要點銀子防身的,只是這銀子你要收好了,財不露白,要是被有心之人發現了,那可就麻煩了,知道嗎?」

拿了行李,韓楉樰又拿出一百兩的銀票出來,在加上上次給小寶的,他身上就有三百兩了,這去參軍,也夠好幾年用的了。

小寶知道韓楉樰這都是為了他好,也沒有推辭,一臉感激的接了過來,然後像她道謝。

「放心吧楉樰姨,我省得的,一定會小心地放好,不會讓人給知曉的。」

韓楉樰送了東西,接下來就是韓小貝和韓浩興他們了,韓小貝送的是一個精緻的彈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