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估計不能!

如果積分榜老一代和新一代在一起,對新生而言顯然是不夠公平的。

「其實現在問題是積分榜資源獲取。」

花間柔皺著眉頭看著積分榜上的數據低語。

「現在已經有個七萬億的了,以咱們現在的積分,整合在一起也就四萬億,也就是說位列在第二名的位置,這其中不排除也有許多人像咱們一樣保持著觀望態度,如果真到了沖榜的時候,肯定會冒出來許多萬億以上的人。」

「沒錯。」

葉子晨沉吟了半晌,也必須給出認可的回答。

確實是這樣!

這英雄學院確實是比較特殊,就解放城而言,別說是萬億,就算是千億、百億都看不著,能上十億已經是鳳毛麟角。

可就在這個學校的幾萬新生中……

萬億級已經出現了兩位,前十更都是千字級別的存在,這在解放城根本就是看不到的盛景。

「英雄學院是能夠成為英雄候選的。」

白語抿著嘴唇輕聲低語道,「能夠來這裡的也都是億中挑一的人,人族的冕下、殿下暫且不提,就祖龍族能夠被提前選拔進這個學校,其背後肯定會有家族和財團進行支持,讓他能夠在學校中獲取的資源最大化。雖然祖龍族的人是各自前來,但是也不排除存在抱團現象。在沖榜時候積分捆綁,以此來衝刺更高的名次。」

「難搞哦。」

葉子晨微微攤手。

他都覺得自己的積分夠多的,可惜……在資本主義的面前還是太小巫見大巫了。

衝擊高的名次有些困難。

看來他需要考慮的是,如果平穩的獲取到更多的資源。

當然……

這也就目前的情況進行考量,誰都不知道中途會發生什麼變故。

學校是會下發積分任務的吧。

要不然這積分排名的意義何在,難道還需要讓學生們去校外打工么?

這顯然不太現實!

但是除此之外,確實是需要更多獲取到積分的渠道和方式,要不然人族在祖龍族的資本主義面前是很吃虧的。

要開店么?!

葉子晨眯著眼睛想到了白語之前的提議。

當時她的提議是為了生活,現在開店單純是為了獲取到更多的積分?!

要不要是賭場轉轉?

葉子晨心中突然動了歪心思,就以他現在的作弊能力……

算了!

轉念一想,他就將這種想法放棄。

徐大佬那裡還欠十一萬億的外債,太盼頭露面讓他抓住,自己手上的這幾萬億估計也要被奪走。

而且……

這傢伙就是開賭坊的,誰知道會不會跑到他那裡去。

那樣豈不是羊入虎口?!

正當葉子晨琢磨著的時候,突然發現周圍的人都停了下來。

歪著頭看了一眼,

夢蘿、花間柔、白語還有火焰鼠,都緊蹙著眉頭看著前方。

待到他跟著看過去的時候……

獅洪?

攔在他們面前的人赫然是獅洪的小組,而且他們的人不少,少說也得三十人左右,按照他們站位來看是四個小組的編製。

其中……

所有人都是以獅洪為首的。

周圍祖龍族的人都朝著人字區的方向走去,所有人都在動,唯獨葉子晨小組還有獅洪的聯合團體互相對望。

「銀河領主,又見面了。」

獅洪眯著眼眸輕笑,葉子晨挑眉卻是沒有理他,朝著器族的山揮手。

「大個子,好久不見!」

「嗯!」

山還是一如既往的憨厚,看到這一幕的獅洪頓時眉頭一沉。

「銀河領主?!」

「喊爸爸幹嘛,難道上回爸爸打你打的還不夠慘么,看到爸爸都不知道繞路走?」葉子晨眯著眼眸笑了笑,「看來上回給你留下得記憶還是不夠深啊。」

「你……」

獅洪頓時瞪眼,轉瞬間就撇著嘴角。

「你得意不了多久了,你以為……你在這個學校還能混的下去么?」

「幹嘛啊,鹹魚抱團了?」

葉子晨一臉驚愕的瞪眼,臉上還是那種不屑一顧和嗤之以鼻。

「放棄吧,不就是弄了個討伐組么?」

「喂……」

「你們不會真得以為,就你們這些烏合之眾能夠動的了我吧?」

「話說,獅洪……」

「剛才你爹進群了,你怎麼那麼不孝順啊,竟然不問好還給你爹踢了?」

「嘖嘖嘖,有點過分了啊!」 涌動的人潮。

留在原地的葉子晨小組和獅洪他們,在這一瞬間是那樣的格格不入。

自始至終……

葉子晨的眼眸都噙著一縷笑容,他笑吟吟的說出了剛才討伐群中的事情,而聽到這些的獅洪亦獅眼中流露中震驚,轉瞬間劉變化為惱怒的神色。

按理說……

討伐群中的事情葉子晨是不應該知道的。

有人泄密?!

這也不是沒有可能。

討伐組中本就魚龍混雜,雖說吸納進來的都是人族的冕下和殿下。誰都無法保證這裡的人,有沒有人跟銀河領主交好。

藏在討伐群中做卧底!

剛剛那個神秘人的事情,雖然群中自始至終都沒有說話,可他也清楚,一定會有許多人在偷看。

「真不像你啊,銀河領主。」

獅洪眼中流露出嗤笑的眼神,看向葉子晨時充滿了輕蔑。

「怎麼,害怕了?」

「哈?!」葉子晨被獅洪莫名其妙得言辭給說的愣住,「我害怕,小夥子,你是沒睡醒么,我說你爹呢,你跟我害怕什麼呢?你爹就是沒在這,在這我都得讓他給我跪下,知道么?」

「你再說一次!」獅洪勃然大怒。

不管他品行如何,有一點必須要認可的是,他確實是個孝順得兒子。

誰要是說天獅霸主的不是……

他都恨不得跟對方拚命!

「你別激動。」眼看著獅洪急頭白臉,恨不得要殺人似得眼神,葉子晨微微聳肩攤手,「這也不怪我吧,是你剛才說的話很莫名其妙啊。要不你給我解釋解釋,我怎麼就害怕了?我自問,好像從來就沒有怕過你和你爹吧。」

「呵……」

從獅洪的方向傳出一聲冷哼。

「你不是在我的討伐若中安排了內應么,要不然你怎麼能知道我討伐群中的事情?!如果你不怕,那你倒是別安排內應啊?」

「嗷,你是指這件事!」

葉子晨這才露出恍然的神情,心想著獅洪找的點還真是夠奇怪。

安插內應就算是怕了?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這難道還有錯了?

算了!

葉子晨也懶得跟他計較這些,他如果說這是怕了那就是怕了吧。

要不怎麼辦……

這年輕人也就只能這樣獲得一些內心上的滿足感,葉子晨總不能這種機會也不給他吧。

「好,我怕了。」

葉子晨輕聲低語,眼神中倒是很坦然洒脫,絲毫不覺得這是什麼丟臉的事情。

確實……

也沒有什麼好丟臉的。

幾千位冕下、殿下,能夠被選拔成了冕下殿下的,誰又不是天之驕子。

葉子晨就算真是故意安排人手。

那也是給他們尊重!

不然,真就渾然不在意,那麼多的冕下、殿下臉往哪兒放,他們背後的巨頭又要怎麼想。

看到葉子晨竟然能如此坦然……

獅洪頓時眉頭一鎖。

「膽小如鼠!」獅洪嗤之以鼻。

「獅紅冕下想怎麼說就怎麼說吧。」葉子晨攤手道,「就是我有一點想問一下啊……你說我膽小如鼠,那麼請問你們幾千人弄個討伐組來聯合對付我,你們這樣的行徑又是什麼?至少我還是獨行,你們都已經害怕的抱團了么?真有本事,你們單獨來找我一下試試?敢么?」

話音落下,葉子晨就不屑的搖頭道。

「估計……都得嚇死你們吧。」

「就比如說你,獅洪……你現在敢朝著我這裡走出五步么?」

「嗯?」

「去參加個入學儀式,你都得找三個組跟著,你是害怕碰到我揍你啊,還是你們這些螞蟻喜歡抱團的感覺,這樣……能給你們帶來安全感?」

葉子晨眼眸中流露著一縷笑意。

其實他的笑很平常,可在獅洪他們的眼中看來確實異樣的戲謔和玩味。

「大神說的好!」

夢蘿跑了上來為葉子晨助威。

「一群鹹魚,本事沒多大,抱團倒是還挺快,就你們這些烏合之眾還想欺負大神,我小夢蘿就打你們個落花流水。來,你們走上來一步試試,你動一下我家星際戰艦直接開你家大門上去信不信。」

……

這夢蘿,還真是……

葉子晨搖頭苦笑,抬手摸了摸她的小腦袋。

「夢蘿,祖龍族的事咱們劉在祖龍族解決,沒有必要威脅現實。」葉子晨笑著開口,「就他們這種人,在哪兒都沒什麼大出息。」

「大神說的對!」夢蘿用力的點頭道。

「銀河領主還真是伶牙利嘴,巧舌如簧啊。」獅洪眯著眼睛,冷嗤道,「我們的討伐群,只是有志之士的匯合。你跟卡卡特聯合坑我們的積分,難道我們還不能找回來么?葉子晨,你應該慶幸碰到的是卡卡特那個軟柿子,如果碰到的是我……」

「碰到的是你,你輸的更慘!」

還不等獅洪話音落下,葉子晨就將他的胡言亂語給打斷。

說夢話呢吧?

智商都不在線的人,如果是他……估計涼的更快。

還如果,哪兒有那麼多如此。

「還有……你也別自欺欺人了。」葉子晨眼眸中充滿了憐憫,「你知道么,我都覺得你很可憐?就為了你那可憐的自尊心,說著違心的話?我不說別的,就算我和卡卡特故意坑你們,你們有本事來找我啊?不還因為怕我,才選擇抱團的么?嗯?獅洪,我就問你一句話……你怕我么?」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