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溫容禎樂呵呵的笑了起來,一臉的單純無害。

童阮阮心裡有氣,可是那股怒火也莫名的發不出來,只能將所有的怨恨發在慕淵臨身上。

「淵臨,全都是你不好。」溫容禎將所有的事情都推在慕淵臨身上,讓他背鍋,「你這個孩子,來奶奶這裡,怎麼不提前說一聲?我都不知道你在這兒。」

慕淵臨滿頭黑線,「奶奶……」

「你別叫我奶奶,我沒有你這樣急色的孫子!」溫容禎一臉的嚴肅。

急色?

慕淵臨皺了皺眉。搞笑筆趣閣

連「急色」這兩個字都能說出來,把他當成什麼了?臭流氓嗎?

溫容禎好言好語的對童阮阮說,「阮阮呀,對不起,都是我不好,我不知道他居然在我這裡。還有那個門,我沒有及時讓人來排查,結果門鎖壞了,把你關在裡面,是我不好。今天的一切都是太巧了,我沒有故意要騙你。你看我都這麼大年紀了,我怎麼能做出那種騙人的事情呢,對不對?你別怪我,你千萬要把兩個孩子帶來給我看看,千萬不要讓他們不見我。」

溫容禎可憐兮兮的挽住了童阮阮的手臂,一臉哀求的看著她。

童阮阮心裡鬱悶極了,從未見過如此會偽裝的老太太,明明是她把她騙來的,結果現在將所有的鍋都推在慕淵臨身上。

老太太這一波操作,讓童阮阮的心裡忽然沒有那麼恨慕淵臨了,只覺得自己倒霉!

「抱歉,今天所有的事情,讓我對你們很失望。」

童阮阮鬆開了老太太,往後退了幾步,「孩子的事情我要好好考慮一下。」

童阮阮憤怒的轉身離開。

老太太心裡難受極了,「阮阮呀,對不起。」

她想要追上去,可是她年紀大了,腳步跟不上,童阮阮很快就跑了,溫容禎只能站在原地干著急,「這可怎麼辦呀?」

溫容禎一陣氣惱,她轉身拄著拐杖來到慕淵臨身邊,狠狠拍了他一下,「你這個臭小子,幹嘛那麼對人家?我恨死你了,你害得我見不到兩個孩子了!」

慕淵臨心裡又氣又委屈,「現在又怪我了,這不是您希望的嗎?您要是不進來的話,我都已經吃到嘴了。」

「……」

溫容禎滿頭黑線,「你倒是怪我了,我好不容易把人給你帶來,你幹嘛惹她生氣啊?你就不能跟她好好談談嗎?」

「我是在跟她談。」慕淵臨說,「那個方式也是談,我和她談話向來都是這樣,談完之後她就沒力氣打我了。」

溫容禎:「……」

童阮阮離開了溫容禎的家之後,將車開了好一段路,然後靠邊停下,拿出了手機。

她搜索了一下自己的名字,還有慕淵臨,果然搜出了慕淵臨跟顧寒琛打架,視頻都曝光出來了。

慕淵臨還當著大庭廣眾的面親她,宣布她是他的女人。

童阮阮氣得發抖。

那些事情,好不容易快平息,又被他鬧起來了。

不行,再這麼下去,這種事情沒完沒了了。

她撥了一個號碼。

對方接通之後,童阮阮冷冷的說,「我明天要召開記者發布會。」

異界之幻想兌換系統 ……

醫院。

童雨馨坐在病床上,看到牆壁電視上面播放的新聞,她緊緊揪著被單兩邊,咬著牙,目光閃過一絲陰狠的猩紅。

她眼睜睜的看著慕淵臨為了爭奪童阮阮,跟顧寒琛不顧形象的扭打在一起。

甚至當著所有的人的面抱住童阮阮,親吻她,向所有人宣布他是童阮阮的男人。

可是,在這之前,所有人都知道,他是她童雨馨的未婚夫。

一定是童阮阮勾引了他,那個賤人到底用了什麼把戲?讓慕淵臨對她這麼念念不忘!

再這麼下去,慕淵臨是不會跟自己結婚的!

童雨馨忽然失去理智抓起了床頭的杯子,狠狠的朝著電視方向砸了過去。

嘩啦一聲!

杯子砸到了牆壁,碎成碎片掉在地上!

童雨馨掀開被子下了床,來到杯子碎裂的地方,她的目光憤憤的瞪著地上的碎片,然後緩緩的蹲下身,拿起了其中最大的一塊,捏在手裡。 慕淵臨,你必須要娶我,我已經在你身上用了這麼多的時間,花費了那麼多的心思,最後你怎麼可以把滿腔的熱情都放在童阮阮身上?

你必須要娶我,你必須要!

童雨馨嘴角揚起了一絲陰狠的笑容。

……

翌日。

慕淵臨正在路上開車。

一陣手機鈴聲響起。

慕淵臨看著車載屏幕上面顯示的來電顯示,微微皺了皺眉,他用藍牙耳機接通。

不到半分鐘,慕淵臨忽然緊急調轉車頭,疾馳的車速,差點導致後面的車相撞。

……

醫院。

「雨馨啊,你為什麼要做這樣的傻事?為什麼呀?」

岳薇雯坐在童雨馨的床邊哭的泣不成聲。

童澤華也一臉的難過,「是啊,雨馨,有什麼想不開跟我們說就是了,你幹嘛做這樣的傻事?」

童雨馨的臉色很是蒼白,一動不動,目光獃獃的望著窗戶,她的手腕上裹著紗布。

病房的門被打開,慕淵臨走了進來。

他來到童雨馨的身邊,視線落在童雨馨裹著紗布的手腕上。

他接到電話說童雨馨自殺了,他就立刻趕來。

直到慕淵臨來了,童雨馨的視線才微微轉動一下,落在了他身上,空洞的眼神沒有一絲光澤,唇上更是毫無血色。

「雨馨,你這是幹什麼?」

一看到慕淵臨,童雨馨突然痛哭了起來。

岳薇雯壯著膽子站了起來,語調有些憤怒,「慕少爺,我們雨馨快被你逼得活不下去了,你到底還想怎麼樣?」

「你冷靜一點。」童澤華上前想要勸阻岳薇雯,生怕得罪了慕淵臨。

岳薇雯狠狠甩開童澤華的手,說道,「你走開,我在為我們女兒討公道,你怕什麼?」

岳薇雯哭著說,「你都已經跟我們雨馨宣布訂婚了,可是你居然一次又一次跟別的女人糾纏不清,都已經上了新聞,你把我的女兒置於何地呀?你這不是要她的命嗎?」

「……」

慕淵臨沒有反駁,目光落在了童雨馨身上,瞬間明白她為什麼會自殺。

他心中有些慚愧,的確是沒有盡到責任,即便是宣布訂婚,也是在賭氣的情況下,每一次處理感情的問題,他都會一錯再錯。

「雨馨,抱歉,是我不好,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再為了我做傻事。另外,關於我們的婚約,我知道你對我很失望,所以你可以向媒體宣布我們已經解除婚約。你可以說是你要求解除婚約,我不會多說什麼。」

瞬間,童雨馨睜大了眼睛,沙啞的開口,「你在說什麼?你要跟我解除婚約?」

岳薇雯也十分激動,「你開什麼國際玩笑?你現在跟我女兒解除婚約,為什麼?為了那個女人嗎?你不能這樣呀!」

慕淵臨的聲音很平靜,他說,「我不想再傷害雨馨了,我愛上別的女人了,如果再和雨馨結婚,這是對她的一種不公平,與其這樣,還不如現在解除婚約,她也不用在我身上浪費時間了。」

他不想再這樣下去了,一邊是童阮阮,一邊是童雨馨,如果再這麼下去,他兩頭都會傷害,與其這樣,倒不如選一邊。筆趣閣備用站

「淵臨哥哥,你怎麼可以這麼說?」童雨馨十分激動,跌跌撞撞的從床上坐了起來,「你小時候答應過要娶我的,我守著這個承諾這麼多年,可是你居然告訴我,你愛上了別的女人,你要跟我解除婚約,你怎麼能夠這樣?」

慕淵臨的眼中閃爍著一股慚愧,「抱歉,全都是我不好。」

慕淵臨的態度,已然是不顧一切了。

病房裡一陣安靜。

岳薇雯和童澤華十分氣憤,但是卻又不敢指責慕淵臨。

童雨馨整個人都愣住了,她自殺是為了逼迫慕淵臨繼續跟她在一起,可是沒想到適得其反,慕淵臨第一反應,居然是要跟她解除婚約?

不行,她絕對不能讓這個男人得逞。

「我等了你這麼多年,愛了你這麼多年,你現在卻這麼對我,你是要逼死我對不對?好,死了就不用痛苦了!」

童雨馨忽然掀開被子,跌跌撞撞的下床,往窗邊走去。

「雨馨?」岳薇雯和童澤華沖了上去,攔住了她。

岳薇雯抱緊了童雨馨,「你幹什麼呀?」

「你們放開我,不要救我,讓我死算了,我不想再活了,你們為什麼要救我!」童雨馨的情緒異常激動。

「雨馨,你冷靜一點,你別這樣!」岳薇雯痛哭流涕的攔著女兒,「你千萬不要做傻事呀,有什麼事情都可以好好商量的。」

「你們不要攔著我,讓我去死吧,我真的好痛苦,我活不下去了!」童雨馨哭得上氣不接下氣。

慕淵臨輕輕嘆了一口氣,他走上前,握住了童雨馨的手,「你別這樣,我不值得你這樣。」

「你說的倒是輕巧!」童雨馨憤怒的說,「當年你是怎麼跟我承諾的?你跟我說的那些話全都不作數了嗎?我對你越陷越深,無法自拔,你現在突然告訴我你愛上別人,要跟我取消婚約。為什麼你曾經承諾的一切,現在就這樣輕描淡寫的讓我放棄?你好殘忍,你真的好殘忍呀!」

童雨馨吼得聲嘶力竭,她的嗓子幾乎要發不出聲音,眼淚如決堤的洪水一樣傾瀉而下。

慕淵臨心裡很痛苦,除了對不起,他不知道該說什麼,他將童雨馨抱在懷裡,「是我不好,可是我們繼續這樣下去,對你來說很不公平。」

「你現在做的一切才對我公平不公平,你為什麼要跟我取消婚約?你為什麼不娶我了?如果你不娶我,讓我死了算了,你是我從小到大唯一的夢想,是你給了我所有的美好,結果現在卻告訴我你不值得,你讓我怎麼接受?淵臨哥哥,我討厭你,我討厭你!」童雨馨攥著拳頭狠狠的敲打著男人的肩膀,在他懷中拚命的掙扎。

慕淵臨任由她打罵。

看到童雨馨這樣,他心裡也很難過,畢竟這麼多年的情分,他知道是自己不好,他沒有想到自己會愛上童阮阮,他更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愛上她,反正就是愛了!

「淵臨哥哥,求求你不要跟我取消婚約,我要嫁給你,哪怕你不愛我,我也想要嫁給你,如果沒有你我怎麼活下去?我不能沒有你,我……」

忽然,童雨馨眼前一白,昏了過去。

「雨馨!」岳薇雯和童澤華都沖了上去。

慕淵臨將童雨馨抱在懷中,「雨馨。」他輕輕拍了拍她的臉,立刻將她抱了起來,放在病床上,按了床頭的緊急按鈕,讓醫生過來。

……

兩個小時后。

慕淵臨疲憊的坐在休息室。

童雨馨還在昏厥,她需要好好休息,不能被打擾。

慕淵臨一個人待在這裡,漫無目的。

休息室的牆壁上,掛著一個液晶電視,上面正在播放一些新聞,慕淵臨無心去看,獃獃的坐在那裡。

此時此刻,慕淵臨只有一種感覺,曾經他的手裡,明明有一副那麼完美的牌,卻硬生生的被他打得稀爛。 阮阮那邊他無法討她歡心,雨馨這邊他又害她要死要活。

一個是他心愛的女人,另一個又是他小時候承諾過要娶的女人。

原來對待愛情,他就是一個白痴。

慕淵臨煩躁的抓著頭髮,心裡堵的就像喘不過氣一樣。

正在這時,耳邊忽然傳來一陣聲音。

【慕氏集團總裁慕淵臨和YK集團太子爺,為了爭奪凱伊董事長,而大打出手,慕總更是當眾宣布,他是凱伊小姐的男人,引起了軒然大波。

就在前不久,慕總還和童氏集團的千金小姐童雨馨訂婚,緊接著又曝出他和凱伊董事長的親密視頻,這中間還發生了凱伊董事長兩個孩子父親的身份懸而未決。緊接著YK集團的太子爺出現承認他是兩個孩子的父親。

而現在為了爭奪凱伊董事長,慕總又不顧形象和別人大打出手,這所有的一切非常的複雜,讓所有的人都徹底懵了,一環又一環的事件,堪比8:00檔的狗血劇。

就在今天,凱伊珠寶的董事長唐斯.凱伊召開了記者發布會,專門解釋這些問題,我們看現場記者發回的畫面。】

慕淵臨抬起頭,目光落在不遠處的電視屏幕上。

只見畫面里,童阮阮一身黑色的小西裝坐在台上,而台下一眾記者,鏡頭不停的拍攝。

有記者站起來提問,「凱伊小姐,關於慕總和顧先生在你的公司門口大打出手,並且慕總當眾宣布他是你的男人,這一點你怎麼解釋?你和慕總是不是一直保持關係?前不久曝出你和慕總的親密視頻,你們兩個人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在一起的?慕總和童雨馨已經訂婚,你為什麼要插足他們的感情呢?」

奪愛:婚外燃情 童阮阮安靜的聽完問題,然後微笑著回答道,「這一切都是我們自己的私事,不過既然大家這麼感興趣,那麼我今天就一次性將這些問題全部都回答。關於我和慕總,我們兩個人的確是有過一段,不過時間很短,我們很快就已經分開了,就再也沒有過關係。之前曝出我和慕總的親密視頻,這也是很久之前拍的,只不過日期被篡改了而已,畢竟現在是高科技時代,什麼都可以篡改,有人故意在慕總和童雨馨訂婚之後,將這些久遠的視頻曝光,又用了一些卑鄙的手段,故意散播這些八卦新聞博取眼球,關於這一點我也很無奈。但是我並沒有插足他們之間的關係,也沒有這個興趣,更沒有這個能力。

還有在公司門口,慕總和顧先生大打出手,這一點完全是誤會,慕總的脾氣有些不好,相信大家也有所耳聞。他們兩個人因為一些矛盾,所以產生了衝突,就打了起來。至於慕總忽然抱著我,說他是我的男人,這可是天大的烏龍,慕總當時是氣壞了,所以做出一些非常過激的事情,關於這一點,我誠摯的向他的未婚妻道歉。」

童阮阮說完這些之後,記者們的問題還是不斷,有記者問,「那你們兩個現在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關係呢?之前又說那兩個孩子是顧先生的,可是有坊間流傳,兩個孩子是慕總的。」

「各位,關於兩個孩子的問題,我希望你們不要多問,不要把戰火引到孩子身上,這樣是不道德的。關於孩子父親的問題,我不會作過多的回答。至於我和慕淵臨,曾經的確是有過一段,但是我和他現在已經沒有任何關係了,即便是之前有些誤會,爆出了一些不雅的視頻,可是我現在可以確定的說,從今以後,我不會再跟他有任何瓜葛,希望大家不要再亂傳了。」

「你現在的意思是,完全要跟他擺脫關係嗎?你說你們曾經有過一段,已經分開了,你對他是不是還余情未了? 總裁愛獄難逃 又或者慕總還對你余情未了?」

童阮阮笑了,「怎麼會呢?慕總他萬花叢中走,身邊美女這麼多,不過他對他的未婚妻倒是痴情,眾所周知,他和他的未婚妻從小就青梅竹馬,我最多只是他身邊的一個過客,而我也不會對他余情未了,我和他以後不會再有任何關係。曾經所發生的事情已經發生了,我無力更改,不過未來掌握在我自己的手裡。」

「凱伊小姐,那你的意思是完全跟慕淵臨決裂嗎?」

童阮阮淡定的說,「說決裂倒是嚴重了,畢竟我和他沒有什麼太過深的淵源,哪來的決裂?我們以後會像陌生人一樣。他有他的生活,我有我的生活,我和他之間,再不會有任何瓜葛。」

「……」第六書吧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