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感受到他身上的冷冽氣勢,端木激靈靈打了個寒顫。

霍霆一怒,那些局子中的人都倒霉了。

回到別墅中,霍霆一眼便看到了那坐在沙發上優哉游哉晃著腿的顧顏。

「回來了。」

她如同彈簧般從沙發上彈起身來,笑眯眯的湊到了他的面前,「兇手抓到了嗎?」

「你怎麼知道?」

霍霆定睛看著她,「我並沒有告訴你我去做什麼。」

「你在別墅中搞出來那麼大的動靜,誰能不知道。」

顧顏撇了撇嘴,「又是趕走僕人,又是帶人出去的,我要是再不知道你我就是個傻子。」

聽到她的話,霍霆忍俊不禁。

原本頹然的心情在看到她的笑臉之後都不翼而飛,她就是有如此魔力,能讓人這般輕易的便陽光燦爛。

真是個奇女子。

伸出手指輕輕的點了點她的額頭,他的聲音中不由得帶上了笑意,「你啊,真是拿你沒辦法,我是去辦事了。」

「害你的人我已經趕走,但真正的幕後兇手我還要有確鑿的證據才能動手,但顏顏你放心,我答應你,必然將她們繩之於法。」

霍霆鄭重的對顧顏說完,有些忐忑的看著她。

她很聰明。

他從未想過瞞住她,靠著她那靈敏的判斷和無微不至的觀察,她自己也能發現到底是誰對她動的手。

果然,在聽完了他的話,顧顏霎時間便沉默了下去。

婚不過三 「知道了。」

她抬眼定定的看著他,「你有你的苦衷,我有我的手段,以後如果我傷到了她,希望你不要只一味的偏袒她。」

「你說什麼傻話呢。」

霍霆沉聲對她說道:「我的心只會偏袒你。」

有他這話,顧顏的心情也好了起來。

她知道是誰對她動手,多半便是冷家的那個女人。

但她不怕。

他說的沒錯,他們沒有確鑿的證據,根本不能對冷家的人出手,但當他們掌握了顧家的證據之後,便是冷雨晴的死期。

更何況,她手裡還有某人的丑照呢。

想到那連著拍攝的十幾張照片,顧顏的心情大好,拉著霍霆在桌子旁坐下,「來,快嘗嘗伯母剛才燉的雞湯,很好喝。」 見顧顏彷彿真的沒有放在心上,霍霆這才鬆了口氣。

他就怕她開始計較,再不給他任何機會。

霍母的手藝不錯,燉制出來的雞肉更是酥爛可口,霍霆和顧顏吃的香甜。

見他們兩人沒吵架,霍母也算是放心了,她喜歡這個兒媳婦,兒子好不容易木頭開花動了心,她高興還來不及呢,可不想像那些惡婆婆一樣拆散他們,讓兒子單身一輩子。

吃過了飯,霍母回到了霍家的別墅中,顧顏慵懶的靠在沙發上,百無聊賴的滑著手機,看著管吧上面的消息。

「顏顏,想打遊戲嗎?」

霍霆笑著對她說道:「聽說吃雞出了新的通行證,我給你的賬號買過了,咱們一起去吧。」

通行證做任務升級很快,還能夠解鎖很多不對外銷售的槍支皮膚和衣服,顧顏的眼睛頓時亮了亮。

但剛要起身,她又狐疑的停住了腳步。

「你能這麼好?」

她上下打量著霍霆,「以前哪次我要皮膚不都得和你對槍之類的受個折磨,沒想到現在你竟然主動給我買皮膚了。」

「咳,我是看你太過無聊。」

霍霆握拳在嘴邊低聲咳嗽了下,「再說,我想對你更好點,但給你買別的禮物你不喜歡,我也只能給你買這個了。」

說到這裡,他也有些頭痛。

顧顏的興趣愛好和別的女孩子明顯不同。

別的女孩子最喜歡的是各種各樣的化妝品和包包衣服,她倒好,對這些打扮上的事情根本不上心。

最喜歡的是各種槍支模型,霍霆甚至覺得,如果有條件的話,顧顏肯定能夠在現實中玩這些東西。

她就是個去當兵的料子!

好在有遊戲和影視,遊戲可以模擬槍戰,影視可以讓她在電影中過足了打鬥的癮。

他覺得她玩這個遊戲,比她玩其他遊戲的時候更高興,甚至有的時候,他的一些躲避隱藏技巧都不如她。

顧顏狐疑的看了看霍霆,「切,我看是某人覺得愧疚對我了吧。」

她的嘴角似乎含著若有若無的微笑,霍霆的臉一熱,不再看她。

他確實是這樣想的。

玩兒了幾盤吃雞,顧顏的槍法依舊精準,她的遊戲名稱比較男性化,兩把遊戲下來,很多遊戲中的小姑娘爭著加她好友。

倒是屈居第二的霍霆根本無人問津。

顧顏樂呵呵的將這些妹子一一加上,挨個兒的承諾以後有時間帶她們一起玩,看她的興緻那麼高昂,霍霆忍不住有些頭大。

「她們是女的!」

他撐著自己的胳膊看著她,眸中有危險的神色一閃而過,「你得學會和她們保持距離。」

「為什麼?」

顧顏不服氣的看著他,「妹子怎麼了,我就喜歡妹子,打遊戲雖然沒那麼厲害,但是不用我保護啊,我可以帶她們贏。」

「再說妹子香香軟軟的,手感肯定不錯。」

她上下瞥了眼霍霆,「最起碼比某人好多了,糙老爺們一個,還又臭又硬!」

被顧顏的話激了下,霍霆無奈的搖頭。

「你不會喜歡妹子吧?」

他突然警惕的看向她,「我和你一起這麼久,從沒看到你對男人有明顯的興趣過。」

男人?

顧顏愣了愣,「我才不要喜歡男人,一個個的那麼麻煩,還不如一個小妹子聽話呢。」

聽到她這話,霍霆再次苦惱的捂住了頭。 他就知道顧顏的性取向有問題!

以前他還懷疑她是為了故意裝男人接近他,才扮做男孩子的模樣。

現在想來,她就是喜歡女孩子,將自己當做男人看了吧?

她想泡妹子?

再想想顧顏的興趣愛好和穿衣打扮的風格,又想了想之前顧顏對那些女同學們輕聲細語,關懷備至的模樣,霍霆重重的拍了下自己的額頭。

他的動作嚇了顧顏一跳,「你這是怎麼了?」

莫名其妙的又是打自己又是嘆氣的,難道這孩子受了什麼大的打擊?

難道是自己一直拿第一,讓霍霆屈居第二,霍霆受不了這委屈?

想到這裡,顧顏狐疑的看著他。

「沒事。」

穿書後我成了國寶級女神 霍霆咬牙切齒,「顏顏,我能和你商量件事嗎。」

「你說。」

顧顏警惕的抱住了自己的胳膊,「只要不是讓我出賣色相,一切好說。」

「以後你要記住,男女有別,你不可以再喜歡妹子了。」

「那你讓我喜歡什麼去?」

顧顏嚎啕了一聲,「妹子香香軟軟的,你竟然不讓我喜歡妹子,帶妹的感覺很爽好吧,你根本就不懂!」

「你可以試著喜歡男人啊!」

霍霆急了,重重的按住了她的肩膀,雙眸直視著她,「男人中也有很優秀的,比如我,我可以為你做任何你想要我做的事情。」

他的雙眼中滿是侵略般的眸光,像是熱烈的太陽,刺傷了顧顏的眼睛。

她迅速低頭,不敢和他對視。

彼此的心跳聲在這靜謐的空間中越發清晰,顧顏有些懊惱的想要捂住心口。

她的心跳怎麼能那麼快,那麼響?

真是要了命了!

見顧顏的臉上飛起了一抹緋紅,霍霆再接再勵,剛想要再說兩句表白自己心跡的話語,卻被顧顏陡然推開。

「我累了。」

予婚歡喜 她輕聲說道:「我想去收拾洗漱睡覺。」

「那,好吧。」

霍霆嘆了口氣,「我讓王姨去收拾房間。」

他鬆開了顧顏,她像是滑溜的泥鰍般瞬時間往浴室跑去,看著她那纖細的背影,霍霆的眸中閃過一絲得意的眼神。

顏顏,你跑不掉了。

顧顏的身上有傷口,她並不能沖淋浴,只能在張媽的幫助下,將浴巾和毛巾用溫水打濕,慢慢的擦拭肌膚。

就是如此也要萬般小心,生怕水碰到她的傷口讓她中了水毒。

傷口碰水之後感染髮炎可不是鬧著玩的,一不小心就會留疤。

張媽很小心的幫她擦拭著,倒是顧顏自己不在意,大大咧咧的將毛巾覆蓋在了自己的身上,只要不將傷口結痂給擦破就行了。

「我的姑奶奶啊,你可別這樣。」

張媽膽戰心驚的看著她,將她手中的毛巾給扯了過來,「這要是將傷口給弄破了,可有我受的了。」

到時候留疤,肯定一個責罰的是她。

見張媽如此小心,顧顏無奈的聳了聳肩膀,任由她像是在擦稀世珍寶那般的小心翼翼,一點點的給自己擦拭身體。

等到這個澡洗完,已經九點多鐘了。

顧顏打了個呵欠,看向張媽,「我的房間呢?」

「你跟我來。」

張媽在前面帶路,顧顏跟著她到了二樓,當看到卧室中床上躺著的那個男人,她的瞌睡一下子全都消散了。

這? 這間卧室是別墅中的主卧,那大氣的房間和奢華的裝修,讓人一看便知。

亞麻色為主色調的搭配,也是顧顏最喜歡的。

這些都不重要。

顧顏輕輕的吸了口氣,轉眼看向那躺在床上的男人。

霍霆竟然躺在這張床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張媽,你是不是帶錯路了。」

顧顏再三確認房間,轉頭面無表情的對張媽說道:「我的床上怎麼可能多個人。」

看了眼裡面一動不動的霍霆,張媽尷尬的笑了笑,「哎喲,我的姑奶奶,我怎麼敢騙你,霍總安排的房間就在這裡,您好好休息。」

說完這話,她像是腳底抹了油一般的溜走,還不忘臨走的時候將房門給偷偷關上。

卧室中只剩下顧顏和霍霆。

瞥了眼躺在床上一動不動的男人,顧顏腳下如同生了根一般。

躺下,還是出去?

她深吸了口氣,將臉龐上那如同炸裂開的紅往下輕輕的壓抑了下,轉身就要走。

「站住。」

霍霆那清冷的聲音響起,他起身似笑非笑的看著她,「你不是不喜歡男人嗎?」

「是不喜歡。」

顧顏強迫自己冷冷的看著他,「可我也不喜歡和別人一個房間。」

「我們還沒確定情侶關係,就是兄弟。」

霍霆邪魅的笑著,故意將自己的外套往下拉了下,「既然是兄弟,以前就能勾肩搭背的一起睡,現在怎麼不能?」

他上下打量了顧顏兩眼,「你這身體我抱了那麼多次了都沒有動作,難道你以為跟我一起睡我就能強迫你?」

「你!」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