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笑話。」沈二夫人接著道,「她有什麼膽子?」

「三爺說過,倘若少夫人有何不順心,只管隨心就是了。」丫頭看著她道,「夫人,難道您想等三爺回來?」

沈二夫人雙眸閃過一抹幽暗,提起沈煜來,她便越發地生氣了,不過也只能硬生生地壓下來。

她直視著那丫頭,接著道,「我倒要瞧瞧她想如何?」

韶華如今正坐在馬車內,鄭嬤嬤稟報了府上發生之事,而後看向她道,「少夫人,現如今該如何?」

「如何?」如此甚好。

她淡淡道,「眼下,怕是整個沈家都知曉我與沈二夫人不和了。」

「少夫人,您如此做,難道是?」鄭嬤嬤當下便明白了。

「先發制人。」韶華繼續道,「既然背後之人想要讓我一點點入局,那麼我也該送他一點禮。」

「難道少夫人已經知曉背後之人的算計了?」鄭嬤嬤低聲道。

「事到如今,我一步步走到現在,總算弄清楚了。」韶華雙眸眯起。

「可是那背後之人?」鄭嬤嬤看著她道,「您可知曉是誰?」

「不知。」韶華搖頭道,「但是我知曉,他定然在暗中盯著我。」

「老奴不知,那人大費周章地算計您,是為了什麼?」鄭嬤嬤看著她道。

「我身上定然有他要的東西。」韶華沉吟了片刻,「也許,這便是我母親當年為何會將我送去席家的緣故。」

「難道這東西是夫人?」鄭嬤嬤看著她道。

「嗯。」韶華微微點頭道,「故而,我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沈二夫人氣勢洶洶地趕了過去,卻被拒之門外,灰頭土臉地回來了。

她回了自己的屋內,摔碎了一套喜愛的藍釉茶具。

此舉,顯然是在打她的臉,日後她在沈家還有何面目?

韶華已經出來,卻臨時改道去了貴叔那處。

貴叔正好得了消息,便等她過來。

「少主。」貴叔恭敬地行禮道。

「貴叔,可有消息了?」韶華這段時日並未閑著,雖然表面上處處受人掣肘,不過卻讓貴叔在暗中在各地安插暗樁,以防消息滯后。

她之前便因著這種情況,而被迫被算計了。

「西霖公主有意要嫁給三皇子。」貴叔看著她道,「不過老奴卻發現,這西霖公主最近一直派人盯著謝家。」

「謝家?」韶華雙眸微動,想著西月靈為何會好端端地盯著謝家呢?

沈家的事情,本就是一個圈套,是要讓她成為眾矢之的。

可是她卻明白,沈大夫人必定會想法子讓她無法在沈家立足。

她沉默了一會,接著道,「西霖最近有何動靜?」

「西霖一直安分,比起北蠻與南嶽來,西霖原本就不起眼。」

這也是韶華一早便知曉的。

不過眼下,慕容清月竟然還選擇了遠嫁西霖,這裡頭定然有著什麼蹊蹺。

不過慕容清月不願與她實言相告。

她接著道,「摩崖道長可還在?」

「在。」貴叔連忙應道。

那便怪了,慕容清月都去了西霖,摩崖不可能留在京中。

除非,此舉,本就不是摩崖願意的。

她沉吟了片刻,接著道,「我們去一趟道觀。」

「是。」鄭嬤嬤連忙去吩咐了。

韶華看向貴叔道,「這些時日,將各處鋪子的進出送過來。」

「少主這是?」貴叔抬眸看著她道。

「我有用處。」韶華低聲道。

「是。」貴叔連忙應道。

韶華轉身便出了鋪子,隨即坐上馬車。

「少夫人,老奴覺得這明安公主甚是奇怪,為何會遠嫁西霖?

「到時候便知曉了。」韶華淡淡道。

鄭嬤嬤卻不知曉摩崖與慕容清月之間的交情有多深厚。

而韶華是深知的,故而才覺得奇怪。

看來有些人終於按捺不住了。

韶華雙眸眯起,似是在盤算著什麼。

兩個時辰之後,韶華站在了道觀前。

只不過道觀大門緊閉,顯然不見客。

韶華看向鄭嬤嬤道,「去敲門。」

「是。」鄭嬤嬤上前,輕輕扣門。

半晌,便見門緩緩地打開。

待瞧見遠處的韶華時,那人便側身道,「道長正在等夫人,夫人請。」

韶華微微一怔,接著便入了道觀。

韶華並未去大殿,而是繞過大殿,去了後面的山崖處。

摩崖看著她道,「別來無恙。」

「摩崖道長。」韶華倒是並未在他面前遮掩身份。

「你來尋我,乃是為了她?」摩崖看著她道。

「嗯。」韶華點頭道。

「西霖,乃是她的葬身之地。」摩崖淡淡道。

韶華雙眸閃過訝異,直視著他道,「道長為何不願相隨?」

「她不需要。」摩崖直視著前方,他神色淡然,倒也看不出是何情緒。

韶華卻明白,這語氣中隱約透出的嘆息,早已經說明,慕容清月怕是已經知曉前往西霖有多危險,卻也不想連累摩崖。

只是……

韶華沉默了良久,接著道,「難道道長當真忍心?」

「終究是塵歸塵,土歸土。」摩崖悵然道。

韶華沉吟了良久,便也不多言,轉身走了。

西霖究竟藏著什麼呢?

看來,還是要從西霖公主西月靈那處查起了。

只不過西月靈為何會盯著謝家呢?

等她回了沈家,已經是深夜了。

她看著眼前貴叔送來的賬本,抬眸看著鄭嬤嬤道,「各處可都送來了?」

「是。」鄭嬤嬤躬身應道。

「慕容清月如今到了何處?」韶華淡淡地問道。

鄭嬤嬤沉吟了片刻道,「算來,如今也該到了祥林鎮。」

「如此說來,她不出兩日,便入了西霖?」韶華看向她道。

「正是。」鄭嬤嬤低聲詢問道,「少夫人,您可是覺得她不會入西霖?」

「隱約有些擔憂。」韶華到底看不透慕容清月究竟要做什麼?

原先以為她會在京城內盤踞,可是未料到,如今卻突然去了西霖,卻不知曉為何?

只是她剛走,西霖公主便入了京城,二人不過是一早一晚。

而西霖公主目標明確,一心要嫁給的慕容絕。

這難免讓她生疑,只不過慕容絕似乎對她並無好感。

「俞若寒可還在京中?」韶華看向她問道。

「聽說今兒個出城了。」鄭嬤嬤接著道,「許是也要半個月才能回來。」

「我知道了。」韶華微微點頭,便低頭看著書案上擺放著的賬本。

這些表面上是賬本,實則是各地輸送過來的消息,只不過比較隱秘,故而與尋常的賬本無異。

她逐一地看過之後,隨即便又將幾個主要的繁華城鎮的賬本著重挑了出來。

不知不覺,已然二更天了。

沈敏早在站了兩個時辰之後便暈過去了。

不過韶華並未將她送回自己的院子,而是讓人將她抬去了偏間。

等沈敏醒來的時候,已經次日五更了。

她緩緩地睜開雙眼,看著眼前陌生的屋子,眉頭緊蹙。

不過渾身僵硬酸疼地厲害,她根本動彈不得。

只能慢悠悠地沿著床榻滾了下去。

巧燕正端著湯藥進來,恰巧見她趴在地上,費勁地要爬起來。

巧燕也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不緊不慢地手中的托盤放下,這才走上前來。

她彎腰將沈敏輕輕一提,沈敏便直接站了起來。

沈敏雙眸閃過驚訝,「你?」

「六小姐還是先吃藥吧。」巧燕將她扶著坐下,而後轉身將湯藥遞給她。

沈敏盯著那黑乎乎的葯汁,蹙眉不願意吃藥。

「良藥苦口。」巧燕低聲道。

沈敏也不知怎的,有些害怕巧燕,捏著鼻子,仰頭就將葯灌了下去。

她沉默了一會,接著道,「我要回去。」

「六小姐,這些時日,您怕是要待在這處了。」巧燕說罷,朝著她微微福身,便轉身走了。

沈敏有心要掙扎,不過卻沒有半分地力氣。

巧鳳見巧燕出來,「看來是醒了。」

「已經醒了,不過那脾氣……」巧燕嘴角一撇,接著便走了。

巧鳳也只是淺淺一笑,而後轉身看向巧喜,「六小姐便交由你照看了。」

「讓巧梅姐姐去吧。」巧喜有心推脫。

巧鳳低聲道,「她還有旁的事兒。」

「哎。」巧喜幽幽地嘆了口氣,心不甘情不願的入了屋內。

沈敏見有人推門進來,她斜睨了一眼,便躺在床榻上了。

巧喜端著銅盆入內,走上前去道,「六小姐,奴婢伺候您洗漱。」

「哼。」沈敏如今有了一點精神,便又恢復了原本的性子。

巧喜也只是淡淡道,「六小姐倘若不願意洗漱,那奴婢便退下了。」

「還真是有怎樣的主子,就有怎樣的奴才。」沈敏冷笑一聲道。

巧喜本就不喜這六小姐,如今見她連少夫人也罵上了,抬眸看著她道,「六小姐,倘若不是少夫人,您如今早成了一抔黃土了。」

「好你個賤婢,竟然敢對我無禮。」沈敏當下便抓住了話柄,「不得了了,奴大欺主了。」

巧喜卻也不慌張,只是靜靜地看著她,「六小姐,您儘管叫就是了。」

沈敏當真嚎啕了半天,也是徒勞,因著除了巧喜之外,並無人進來。

「你滾開。」沈敏也不知哪裡來的力氣,直接將巧喜推開。

而巧喜身子向後一倒,直接撞在了銅盆上,一整盆水扣在她的身上。

她渾身濕透,卻也不緊不慢地起身,而後慢悠悠地往外頭走。

韶華也剛剛醒,聽到外頭的響動,看向鄭嬤嬤道,「倘若她有精神了,那便繼續站著。」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