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震撼、震驚、不可置信等等的表情全部的在孫立人的臉上呈現了出來,其樣子非常的可笑。實際上那個勤務兵把電報拿來的時候也是差點把自己的下巴驚掉了。不過這不管是真是假,總是要上報的。

底下的眾人看到自己的師座這樣的表情,也是瞪大了眼睛。自己的師座一般都是泰山崩於前而不倒的樣子,今天怎麼如此失態?難不成這一份電報有什麼重要的消息不成?一定是這樣的!

參謀長先是忍不住問道:「師座,這個…這個318集團軍的人咋說的?給兄弟們說說吧!」

孫立人深深的呼出一口氣道:「不可置信,不可置信,如果不是這份電文說的那麼具體,我都無法想象這是真的。這絕對是我從軍以來最為震撼的一次,我真的很難想象他們是怎麼做到的。」

孫立人的說話,讓底下的眾人心底里有點迷茫,同時也是心中痒痒的,這師座說話怎麼變成如此的神秘了?這到底是啥不可置信的事情,說出來也讓大家不信不信吶,現在大家都不知道,就師座一個人在那自言自語,有意思嗎?眾人眼巴巴的看著孫立人,期盼著這位師座能說出來。

孫立人果然也沒有讓他們失望:「孫師長均鑒,國民革命家第318集團軍下屬特種旅之三營報告,我營在距離防區以西五十公里處阻擊日軍,截止目前為止,我軍取得一定成績。敵三十三師團被我軍殲滅至少一千五百餘人,傷千餘人。目前日軍正被我部拖延在此處,預計明晚之前日軍絕無抵達之可能!」

這一份電報寥寥數字,但是已經把整個戰況說的明明白白,這一次日軍並不是自己遇到了什麼事情,而是他們被318集團軍之一個營阻擊在五十公里處的地方。底下的人各個嘴巴張的老大,就聽見咽下口水的聲音,卻是沒有任何人說出話來。

孫立人笑著道:「怎麼了?啞巴了?覺得很不可思議?」

參謀長艱澀的說道:「師座,這…這是真的?我怎麼感覺跟做夢一樣呢,他們可就五百人啊!」

孫立人苦笑道:「呵呵,真的假的我不知道,但是我就知道一點,現在日軍都沒有到呢。軍中無戲言,大家認為這個情報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呢?」

一個旅長站起來道:「雖然很難置信,但是我認為他們沒有任何欺騙我們的必要。畢竟這一場戰事的主導是他們318集團軍,這樣謊報軍情對於他們來說極為的不利。」

「是啊,師座,現在想想還真有可能是真的,我們只是認為不可能。但是並不是說這件事情本身就沒有任何的可信度。318集團軍屢創奇迹,這一點我們大家都是知道的,所以我也相信是真的。」

「我也認為是真的,師座!」底下的人一個個的發表著自己的意見。

孫立人長嘆一口氣道:「實際上從種種跡象表明,這件事情就是真的。 妻心不二:穆少暖點愛 真的太難讓人置信了!也不知道他們的死亡到底大到了什麼程度,難不成他們以決死之心態拖延日軍,為我部的防禦贏得足夠的時間?」

「師座,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他們的確就不得不讓人佩服了!~黨國之福啊!有此雄獅,何愁日寇不滅?」參謀長忍不住讚歎道孫立人面容嚴肅的說道:「既然人家這麼的出力,我們也不能讓人家小瞧了!傳我命令,立刻繼續加固工事,不能讓友軍部隊為我們做出的努力付之東流!」

「是,師座!」眾人立刻站起來道,他們的內心此刻也燃起了熊熊烈焰。

要說他們一個師防禦日軍一個師團,孫立人從內心中都沒有抱過多少的希望,孫立人的想法就是把這些日軍拖延住,利用地形不斷的拖延。他們從來都沒有想過能夠戰勝對手。這也是日軍的強大,給他們建立的一種不自信。

但是現在孫立人突然內心中生出一股豪情,他覺得日軍並非不可戰勝的。318集團軍五百人已經消滅了大半個日軍聯隊的建制。可以預見的是,到明晚之前,他們的戰績還將會是一個更加輝煌的戰績。

國之雄獅,當之無愧!這是孫立人心中唯一的感想,318集團軍之一部的特種營給新38師帶來的不僅僅是自信,而且還有一股不怕死的氣勢。兩軍作戰勇者當先!這是亘古不變的道理。

底下的將士們此刻都有著一種不服輸的精神,人家為了自己的部隊防禦贏得時間,不惜以自己的血肉之軀抵擋日軍的進攻,為什麼他們就不能呢?同樣是軍人,他們不怕死,難道自己就慫了?絕對不能讓318集團軍看扁了,絕不!

孫立人看著底下的將士們眼中熊熊燃燒的戰鬥慾望,此刻心中也是異常的欣慰,他知道此刻新38師的戰鬥力絕對提高了不止一個檔次,如果說之前與日軍作戰底下的人都抱著一種打得贏就打,打不贏就跑的心態的話,此刻或許大家都抱著決一死戰的心態。

這就是王明宇派出的一個營的作用,孫立人此刻也是感嘆318集團軍的兇悍。即便是只有一個營,就能帶動自己一個師,這樣的情況在以前是見所未見聞所未聞的。不過此刻孫立人也需要感謝匡安華的一個營,正因為他們傑出的表現,讓他們的軍隊發生了一次蛻變。

此刻的匡安華在做什麼呢?他正在積極的部署著怎麼吃掉日軍第三十三師團第213聯隊。聽起來這似乎天方夜譚一般,但是現在他們就正在做著這個令人瘋狂的舉動。

「一排,二排的命令發出去沒有?」匡安華問著一旁的警衛員

「發出去了,不惜一切代價阻止日軍前進的腳步。在我們沒有殲滅日軍這個聯隊之前,他們絕對不能讓日軍前進到第二道防區!他們回電,堅決完成任務!」警衛員一板一眼的回答道

「很好,現在日軍的這個聯隊,就是我們嘴中的一道菜,不過此刻現在他們的損失才不到千餘人,也就是說,他們至少還有四分之三的戰鬥力。我們接下來的任務就是耗光他們!讓小鬼子也明白明白,想要從咱們這裡過去,就得留下點買路錢!」匡安華笑著說道

「營座,目前六排、七排、八排正在往三排四排的防區挺進。預計半個小時之後抵達他們的防區。三排四排正在不斷的收拾日軍。現在日軍在沿路布置防禦,不過也沒什麼效果!」警衛員道

「那是自然,他們能有什麼效果?這一帶有利的地形都在我們的掌控之中,他們想要在我們的身上弄點好處只怕是也很不容易。呵呵,不過消滅一個建制的日軍很難,我們沒有重火力,有點捉襟見肘。不過越是這樣,越是不能弱了我們的名頭。」匡安華一臉自信的說道

匡安華的自信,也是有來源的。日軍的一個聯隊看上去不少,實際上分割下來也沒有多少。而且這個聯隊現在被分割了,直屬隊基本上都是遠程攻擊,日軍根本沒有辦法還擊。他們的炮火除了浪費,並沒有太多的作用。

一排長此刻正在對著日軍大部隊進行偷襲,櫻井省三已經被這些支那軍搞的快崩潰了。現在天色漸漸的黑下去了。此刻日軍想要前進,但是無奈他們又不敢前進,最主要的就是特種營的雷區給他們造成了極大的震撼,那一次的損失委實太過驚人了一點。

投鼠忌器,日軍現在拿這些像鬼一樣出沒的特種營的人沒有任何的辦法。但是他們也知道,如果一直耗在這裡,那麼他們的損失只會越來越大。這真是一個頭疼的問題啊!

櫻井省三躲在卡車之內,外圍警戒不斷,生怕支那軍這個時候衝上來,這樣他們的指揮系統就要被破壞了啊!櫻井省三對著底下的人道:「到底有沒有辦法突破支那軍的防線?現在我們這樣耗在這裡,每一秒都有可能有帝國的勇士在為天皇陛下盡忠!」

「師團長,現在我們也沒有任何的辦法,我們根本就不知道他們出現的位置。每一次派出去圍剿的部隊都還沒有到達指定的地點,就被打的七七八八!現在我軍的損失十分的慘重!」

「第213聯隊的情況怎麼樣?」

「情況非常的不好!213聯隊和我們取得了聯繫,他們希望我們能夠支援他們,可是現在我們根本沒有辦法和他們接軌。如果我們強行衝過去的話,很有可能再一次陷入支那軍的雷區,到時候我們的損失很難估量,不過眼下的問題也是令人很頭疼的!」

「八嘎,一群廢物!命令部隊先往後撤退,一直呆在這裡,很有可能被支那軍這麼偷襲,我們的人數不斷的減少。每減少一個,我們的戰鬥力就下降一分!」櫻井省三鬱悶的說道

一排長看到日軍不斷的往他們的防區外圍撤退,一排長也不著急,此刻他們的目標是裡面的一個日軍聯隊。這些日軍現在根本不著急收拾他們。而且憑藉著自己這些人想收拾這麼多的日軍也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不過一排長決定不讓這些人好好的休息。

不斷的騷擾,讓日軍處於崩潰的邊緣,實際上日軍也只能打打順風仗,遇到這樣的情況根本不是他們能夠想象的。現在他們只能寄希望於長官們能夠想出好點的辦法,可惜他們接到的命令只是後退。

後退?那麼意味著他們明天還得繼續從這一條路上重新來過。其實就是變相的逃離戰場而已。

當然最為悲催的事213聯隊,現在他們就是一個悲催的聯隊,此刻他們被陷入在了中間。原本他們是想撤退的,那個時候撤退損失也不會很大。可是特種營的人卻不想讓他們撤退,於是他們引爆了雷區,現在213聯隊被嚇破了膽一般,不敢動彈。

雷區的威力,他們已經嘗試過了,他們可不想再嘗試一遍,一下子百十人灰飛煙滅的下場,實在讓他們不敢跑了。可是不跑現在就像被對面的敵人一個個的拾豆子一般,消滅著。

進入後半夜,213聯隊直接死亡的人數已經超過一千五百人,也就是說他們現在活著的只有兩千三百人左右。而且最為讓這位聯隊長心碎的是他們的受傷人數已經達到五百多人。

PS:繼續兩更八千字! 213聯隊現在已經是身心俱疲,本身他們就是強行軍。而且作為先頭部隊,他們要負責為整個第三十三師團開道,現在他們不但開道沒有成功,反而是陷入了與敵軍的爭鬥之中,而且付出了慘重的代價。

現在日軍都不知道他們面對的敵人是多少,但是他們知道其實敵人並不是很多,最多不超過一千人。但是就是這一千人,就把他們整個的計劃打亂了。距離匡安華髮給孫立人的電報已經過去了六個小時。

在這六個小時裡面,特種營的人又一次取得了非常輝煌的戰績,現在他們消滅日軍的人數差不多已經達到了三千人左右。而且讓日軍的受傷人數也激增到兩千人左右。

日軍的傷亡現在已經接近五千人。這簡直很難想象,櫻井省三現在都心疼的胸口生疼。近五千帝國的勇士就這樣失去了戰鬥力。現在他的部隊能夠作戰的人數已經少了近七千人。那麼多受傷的人需要照顧,這已經嚴重的拖累了日軍的作戰。

213聯隊現在就像是困獸一般,還在做著反擊。可是他們的反擊是那麼的蒼白無力,他們對特種營已經沒有任何的辦法了。實際上誰遇到這樣的情況都是非常的鬱悶。

特種營的人槍法准,而且隱蔽能力極為強大。武器又好過日軍,這樣幾乎就是單方面的屠殺。一天的時間,日軍的死亡人數簡直就是一個駭人聽聞的數字。取得這樣輝煌的戰績一個是因為日軍根本沒有想到他們會被遇襲,短時間內被打個措手不及。第二個是因為日軍的任務是前進,不能後退。

這樣就造成了日軍的悲劇,如果他們能夠及時的退出防區,然後想一下對策,或許他們的傷亡還沒有這麼大,但是現在他們已經晚了。 我才不是中二病呢 大部隊這邊傷亡還相對較少一些。這也是櫻井省三及時的撤出被攻擊的區域。否則他們絕對不可能只死這麼多人。

但是213聯隊可就沒有那幸運了份了。他們被弄的前進不了,也後退不了。用一句話來說,那就是等死。等死的過程是非常的難受的。現在日軍的這個聯隊正在緊急的召開會議。

「聯隊長閣下,我們現在的傷亡已經越來越大了,我們絕對不能再這樣下去了,否則我們整個聯隊都要玉碎了!」參謀長提醒著聯隊長道

「我也知道,不過現在我們怎麼後退?你沒有看見師團長閣下發來的電報嗎?他們也遭到支那軍的攻擊。也就是說,我們往後面退不但要遭到這幫敵人的追擊,前面也還有人阻擊我們!我們現在只能先穩住我們的防線,等師團長的命令了!」聯隊長無奈的嘆息了一聲

他們懷著雄心壯志的準備和英國人決一死戰,但是現在他們卻遇到了頑強的阻擊。而且最為重要的是他們的進攻完全就是打在棉花上一般,那麼的無力。他們根本找不到轟炸的目標和進攻的目標,現在他們只能就地展開防禦。

可是整個道路就那麼大,他們的防線拉的太開了,每一分鐘都有死亡。在這樣下去他們還能夠堅持多久?聯隊長在猶豫,是不是強行的衝出去與大部隊會合?可是那樣傷亡的代價實在就太大了。

「聯隊長閣下,現在我們可不是猶豫的時刻啊!我們現在後退去找師團長他們,還有一絲生機!否則我們在這邊絕對沒有任何生還的可能性!聯隊長閣下,你看看我們帝國的士兵!他們已經喪失了鬥志!」參謀長著急的說道,現在士氣的影響非常的大,那麼多人的死亡,也讓整個軍隊蒙上了一層陰影。

聯隊長還在猶豫,參謀長著急道:「聯隊長閣下,天馬上就要亮了,我們現在聯隊已經死傷超過大半了。我們已經沒有辦法在戰鬥下去了,如果在這樣堅持下去,能夠還存在我們的聯隊都是未知數了!」

聯隊長渾身一震,是啊,現在如果還繼續堅持下去,那麼等待他們的或許就是撤銷213聯隊的番號了。絕對不能讓這支聯隊的番號在自己的手上被撤銷,聯隊長眼中露出了一絲堅定。參謀長看著聯隊長的眼神,心中也是緩緩的輸出一口氣。如果在堅持,那麼他們真的就全軍覆沒了。

聯隊長道:「命令所有部隊立刻在汽車戰車的袒護下,迅速的往師團方向撤退!」

參謀長立刻問道:「聯隊長,那麼我們的傷員怎麼辦?」

聯隊長道:「輕傷員全部上車,至於重傷員…就讓他們為帝國盡忠吧!」,聽著聯隊長的話,參謀長的心中一陣悲涼,此刻他也知道這是最好的選擇了。這些重傷員活下去的希望本身就不大,現在如果帶著他們勢必要拖累很多人,讓很多無辜的帝國勇士為他們犧牲。

而現在213聯隊最為稀缺的那就是人了,他們現在的傷亡太大了。日軍的強行突圍也是讓匡安華沒有想到的,不過匡安華也只能搖頭不已。

日軍的人數實在太多了,人家要逃走那麼他們其實也沒有任何的辦法。雷區是日軍心中的障礙,可是匡安華也知道,他們的雷區只能是一次性的,而且已經用完了。

匡安華立刻道:「讓部隊追擊能殺多少殺多少。命令一排二排也分段阻擊!我就不相信他們能跑回去多少人!要是最後跑回去幾百個人那我們也算是完成了任務了!」

一排二排收到消息之後,在213聯隊經過他們的防區的時候又一次狠狠的揍了他們一番。不過日軍逃跑的速度實在太快,整個追擊的過程中,特種營加起來也就射殺了不到三百人。

此刻聯隊長心中那麼悔恨啊,如果知道是這樣的話,那麼他拼著死個幾百人也要強行的後退了。現在他心中不得不為自己的猶豫而感到鬱悶不已。終於逃脫了,聯隊長心中鬆了一口氣。

「報告,聯隊長!目前我213聯隊剩餘人數為七百四十二人!」下面的士兵彙報道

「什麼?七百多人?你確定?」聯隊長不可置信的看著這個勤務兵問道

「是的,聯隊長閣下,這是最後統計的結果!我軍這一次玉碎了三千零二十二人!」 王妃大人要休夫 勤務兵篤定的說道凄慘,只能用這個詞來形容213聯隊了。活著來形容此刻這位聯隊長的心情了。

「報告,師團長閣下請您過去!」又一個勤務兵進來對著聯隊長說道

「知道了,下去吧!」聯隊長此刻已經有氣無力了。他的213聯隊的使命基本上結束了。這一次面對櫻井省三恐怕要遭受師團長的怒火了。

櫻井省三聽到213聯隊的報告之後,並沒有想象當中的那麼憤怒,此刻他也知道,人家放自己的這個聯隊過去,肯定就沒想過放這支聯隊回來。實際上213聯隊回來,他的內心反而是送了一口氣,要是一個聯隊的建制都被滅了,那麼他櫻井省三就要崩潰了。

「師團長閣下,我愧對您的期望!唯有剖腹謝罪!」聯隊長來到櫻井省三這邊,直接說出了他的想法,實際上誰想死?他自然也不想死,但是要是櫻井省三說出這句話的話,那麼當真是一點迴旋的餘地沒有了。至少現在他的內心深處還充滿了一絲希望,希望師團長閣下能夠再給他一次機會。

「起來吧,這一次的事情的確也怪不得你,這一次是師團出了紕漏,實現沒有想到居然敢有人偷襲我師團。現在想想,也是我們大意。我們認為英國人不敢偷襲我們,卻往了還有支那人!」櫻井省三反而是安慰起了這位聯隊長

「師團長閣下…」聯隊長有點梗咽

「好了,要有一個帝國軍人的樣子。我們能夠取得勝利,也要能夠正視失敗!通過這一次的被阻擊,我們有理由相信,我們的對手是非常的強大的,原本信心十足的我此刻也是有點擔憂!不過帝國攻佔緬甸的決心是絕對不會改變的!」櫻井省三目光堅定的說道

「可是,我們現在根本突破不了他們的防區啊!」聯隊長很是擔憂的說道

「這一點不必擔心,今天上午,我們會用我們的坦克開道,火炮開道!只要我們到達預訂的地點,這些人對於我們的威脅就不是很大了。現在這邊根本沒有辦法展開!」櫻井省三無奈的說道

「這樣需要花費大量的炮火,對於我們以後的進攻可是極為不利的啊!」

櫻井省三自然也知道,可是現在沒有任何的辦法,這些支那軍實在太能偽裝,現在他們的部隊損失了這麼多人,可是他們損失了多少人?

櫻井省三想象就心口疼,這或許是死亡比例最為不均衡的一次戰鬥了吧!不過第十五軍的命令已經下達,他們如果不能再預訂時間趕到的話,那麼…好在櫻井省三提前出發了幾天,否則現在已經到了預訂的時間。

特種營這邊,實際上他們經過這麼長時間的消耗,他們也有些吃不消。他們最多能夠堅持到晚上,一天多沒有休息,精神高度集中。而且一直處於亢奮狀態,現在日軍都退出了他們的防區之外,他們顯然精神已經有所下降,而且最為重要的是他們現在已經沒有充足的彈藥了。

每個人也就帶著五百發子彈而已,他們幾乎一刻也沒有停歇過,而且晚上為了不讓日軍有足夠的休息時間,他們的射擊一直都沒有斷過。現在他們的彈藥雖然還是有,但是已經不足以大規模的殺傷日軍了。

他們這一次的突襲主要就是打日軍一個措手不及。日軍只要小心謹慎,他們一旦突破了前面的防線,來到開闊地上的話,那麼特種營失去了地形的優勢,他們的優勢就將變得相當的少了。那個時候也只有大規模的集團性廝殺,特種營雖然能夠起到一定的作用,但是絕對不可能是主導作用了。

中午,日軍開始不斷的集結,然後開始沿著公路兩側不斷的像山上開始清剿偷襲他們的人,他們的任務就是保證大部隊的進攻。而此時受到日軍壓迫式搜索的直屬隊也是被*無奈的選擇了避讓,日軍這一次可是不同以往,吃一窺長一智!

日軍現在搜索都是配備了迫擊炮。也就是說一旦有日軍被擊斃,那麼槍聲傳來的那個方向絕對會被火炮覆蓋。這樣的情況讓特種營的死亡人數開始增加。要是死十來個鬼子就會犧牲一個特種營的人,這樣是極為不合適的。

一排長開始果斷的下令往後面撤退,第一道防線就此崩潰。櫻井省三也是微微鬆了一口氣,實際上這樣的策略還是昨天和那個聯隊長談話的時候,最後那個聯隊長想到的一個辦法,沒有想到這個辦法還是非常的實用的,而且很快的就看到了效果。

一排長的撤退也沒有任何的猶豫,此刻一排和二排加起來已經死亡超過二十個人。現在他們也拿日軍沒有什麼辦法。照日軍這樣的速度下去,他們要抵達防區,最少也要到明天早上吧。

可以說這一次特種營是很好的完成了任務,即便是現在撤退的話,他們也是能夠心滿意足了。他們這一次的戰果是足夠的輝煌了,擊斃了日軍四千餘,日軍受傷的士兵超過三千人。也就是說他們一次攪和,讓日軍的戰鬥力損失了三分之一。

孫立人如果看到這樣的戰果,可能都要驚得跳起來吧。不過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要叫特種營?其實叫特種營自然有其特殊之處,如果沒有特色還敢叫特種營嗎?一般的318集團軍五百人敢和鬼子硬碰硬?

要是敢沒準還真敢,但是取得的效果絕對沒有現在要好,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特種營的戰鬥力只是318集團軍最強的一部分,他們的實力代表不了絕大多數318集團軍的實力。他們是尖刀、是利刺!他們的任務總是難度異常的大。

PS:稍後還有一更! 日軍終於在第二天的早上順利的通過了特種營的防區。此刻特種營在匡安華的帶領下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了孫立人的駐地。看著居然還能有四百人五十人左右回到營地,孫立人就差沒一屁股摔在地上。

要是特種營五百人全軍覆沒,活著回來幾個人,他孫立人還是可以接受的。畢竟人家決死抵抗日軍,取得這樣大的成就,那是相當的給力啊。可是現在不是給力不給力的問題了,現在是他娘的符合不符合戰場規律的問題了。至少孫立人實在想不出這些人是怎麼做到的。

匡安華回來之後看到孫立人立刻讓人整理了一下隊伍道:「報告,匡安華向孫師長報道!我營順利完成任務,請孫師長繼續下達作戰任務。鬼子在三個小時之後必然抵達!」

即便是孫立人不問,匡安華也必須要說出這個情況,現在日軍加快了行軍的腳步。他們最多還有四個小時,差不多三個小時左右就能抵達。這還是日軍小心翼翼的情況。實際上日軍早就受不了這一路上的磕磕絆絆,現在他們恨不得插上翅膀飛到這裡來,可是他們又不敢那麼衝過來。

實在是特種營的雷區給這幫日軍造成了相當大的困惑。特種營集合了最後一批炸藥,在路上擺設了雷區,讓幾十號日軍灰飛煙滅。也使得原本想加快速度的日軍一下子變得慢了下來。不過隨著前方的一片安全開闊之地,日軍的腳步隨後必然是要加快的。這也是匡安華分析為什麼要在三個小時之後的道理。

孫立人緊緊的握住匡安華的手道:「讓弟兄們先去休息一下,匡營長還請跟我到指揮部來一下,我底下的弟兄們都在好奇,我想請匡營長給我弟兄們講一講。」

匡安華不可置否的點點頭,實際上318集團軍很少與外界合作,所以外界對於他們直屬隊或者說特種營根本就一點都不了解。

現在匡安華覺得有必要讓他們了解一下,這也是王明宇讓匡安華等人這麼做的,這裡的指揮還是孫立人指揮。如果孫立人等人不了解直屬隊的作用,那麼必然造成資源的浪費。

進入了指揮部,孫立人首先道:「全體都有,向318集團軍在前線奮勇殺敵的將士們致敬!」,所有人都懷著崇敬的目光,對著匡安華敬了一個標準的軍禮。

「禮畢!」孫立人首先放下了右手,然後道:「匡營長這一次的傑出表現,使得我軍有了充足的準備時間和休息時間。現在我軍正在以飽滿的姿態準備迎接敵人。只是匡營長,呵呵,我們兄弟們都很好奇,你們是怎麼阻擊一個師團的日軍的?而且自己的損失這麼小,居然還能夠消滅一千多日軍!」

匡安華笑道:「可能孫師長和在座的各位都覺得我們取得這樣的戰績不可思議。實際上這樣的成績,我們之前已經取得過不少,只是外界並不知道而已。就我參加的江陰保衛戰,我直屬隊不到百人,殲滅日軍千人以上,拖延了日軍進攻的時間,為我集團軍守備江陰爭取了一定的時間。」

「嘶!~~~~~~」底下的眾人倒吸了一口冷氣,這實在太過駭人聽聞了點。匡安華繼續道:「各位,我特種旅是整個318集團軍的精銳部隊。這一點其實我們整個318集團軍都知道,不過外界知道的甚為的少。因為即便是總座上報的軍委會報備我們都不在其中。」

孫立人笑道:「那你們靠誰養活?總不至於讓你們總座一個人養活吧?」

匡安華笑道:「我們的陣亡撫恤金是五百大洋!特種旅則是一千大洋!試問你們新38師是多少?實際上我們總座幾乎是變賣家產,全部的投入到了軍隊的建設之中。這一點幾乎很多人都知道。」

孫立人仰天長嘆道:「國家能有此將領,實在是國家的福氣啊!同樣的位置,我自問做不出這樣瘋狂的舉動來!」,孫立人自然知道王明宇是浙江富商的王遠山的兒子,現在他倒是有點相信這個王總司令真的能夠這麼做得出來了,否則他哪裡有那麼多的錢給這些人?匡安華絕對不會撒這種謊的。

匡安華道:「我特種營的主要任務就是負責在有利地形中阻擊日軍。實際上這一次也是非常的湊巧,我特種營最為擅長的作戰地形就是叢林地形,正好這邊就是叢林地形,可謂是如魚得水。這一次日軍的這個師團,恐怕至少被我們搞的天昏地暗。」

孫立人道:「哦?你們從前天的電報到現在肯定也取得了不小的成績吧?」

匡安華自信的笑了笑道:「至少擊斃了三千五百人,日軍的傷員至少超過兩千人!這是我們保守估計!真正的應該不止這些,不過這些東西日軍知道的比我們清楚,呵呵!」

「這可是日軍四分之一的師團啊!」孫立人簡直就快鬱悶死了,這樣的部隊誰還能和他們一爭高下?怪不得他們現在在軍中的地位如此的穩固,看來當真是百戰雄獅,蔣委員長也是動了愛惜之心啊!

匡安華道:「孫師長指揮我們不要客氣,總座讓我們過來就是指示我們儘力的幫助新38師的。總座說了只要新38師能夠撐住三天以上,那麼我們的援兵就將到達。到時候我們的目的是全殲這一夥日軍!」

「全殲日軍?一個師團?之前我想都不敢想象啊!不過既然匡營長能夠這麼說,必然是有十足的信心,再加上匡營長不可思議的表現,現在我是信心滿滿!」孫立人笑著說道

「是啊,師座說的不錯!現在我們覺得小日本也就那麼回事,這一仗我們定能給他們來個下馬威!」一個旅長激動的說道,此刻他也被匡安華等人所震撼,內心不由自主的自信了起來

匡安華搖頭道:「實際上日軍並不是如此的不堪,我們能夠取得這樣的成績有很多的因素在裡面。這裡我就不一一細說了。不過大家最好還是不要抱有輕敵的思想,日軍的戰鬥力還是很強悍的。尤其是這種攻堅戰,我們在這裡面發揮的作用遠遠沒有阻擊的時候來得這麼大。」

孫立人本身就是軍事天才,此刻聽到匡安華的說話,自然知道他們真正的用途。不過孫立人說道:「這一次守備防區還是需要靠318集團軍的兄弟們一起守備,不過你們只需要在遠處保護一些重要的工事就可以了。相信以你們的槍法,即便是日軍衝上來也於事無補的。」

匡安華點點頭,然後告辭了孫立人就回去休息了。兩天多沒有睡覺,自然也是有點受不了的。孫立人待匡安華離開之後,忍不住笑道:「就這麼幾百人硬生生的讓日軍兩天沒有休息,而且還讓他們四分之一的師團失去了戰鬥力。真是讓我大開眼界啊!諸位有什麼看法?」

參謀長道:「這樣一來,至少我軍與日軍的人數差異縮小了許多。剛才匡營長也說了,我們只需要堅持三天就可以!我想這個對於我們來說也是應該不是很難的!」

一個旅長道:「三天?即便是堅守一個星期都沒有問題!我們新38師雖然不如318集團軍,但是也不是泥捏的!日軍這一次來勢洶洶,不過囂張氣焰已經被打消的一乾二淨!我們如果連三天都堅持不了,那還不如帶著老婆去種田呢?還當什麼軍人?這不是讓人看笑話嗎?」

孫立人大喝一聲道:「好!這句話我愛聽,我孫立人從來不服人。現在我對318集團軍是服氣了,我也知道我們比不過他們。但是318集團軍那可是比日軍要兇悍很多,這一次的緬甸之行我相信最終取得勝利的肯定是我們。」

眾人點點頭,孫立人繼續道:「三天是王明宇總司令給我們的時間。看來王明宇總座一步步的都想到了,他可以肯定他的人至少可以拖延日軍兩到三天,所以才有匡營長說的在等三天援軍就到了,否則前兩天的話,至少需要五天以上的時間!」

參謀長點點頭道:「是啊,這裡外里相差可不是一般的大啊。如果是之前沒有特種營的話,那麼我們就要面對氣勢正盛的日軍整個師團,而且至少要堅持五天以上。現在我們只需要堅持三天,而且面對的是一支幾乎銳氣喪失殆盡,而且是一支不完整的師團。」

「的確是這樣!」剛才說話的旅長道,「現在我軍自從聽說特種營的戰績之後,一個個都憋足了勁頭!他們都要證明他們不比別人差。這在之前很多人抱有悲觀論不同,現在將士上下一心,前所未有的團結。我們也該滿足了!」

孫立人道:「立刻命令,所有軍隊進入防區,依託有利地形,準備迎接這支日軍!」

參謀長道:「師座,你看我們是不是可以主動出擊?按照匡營長所說的那樣,日軍好幾天都沒有休息,而且一直在急行軍。現在他們正是身心俱疲的時候。這個時候我軍氣勢正盛,猶如下山猛虎。我想如果我們主動出擊的話,定然會給日軍造成極大的殺傷,很有可能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

孫立人想了想道:「這個的確可行!而且一旦成功,還能讓士氣提升起來,每一支部隊的自信都不是說出來的,而是打出來的!這個任務你們誰想要?」

幾個旅長爭先恐後的想搶奪這一次任務,不為別的,就是為了一口氣。證明他們也是可以打勝仗的。最後被*無奈之下,孫立人倒是做起了老好人,讓一旅接到了這個任務。

「一旅長,這一次戰鬥之後,你可是要請客啊!」二旅長不滿的說道

「等我得勝歸來之後,一定與師座參座還有諸位把酒言歡!」一旅長笑著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