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許醉凝臉上有細密的汗珠,而且此刻還是氣喘吁吁的,臉上那些誇張的妝容也是花的厲害,很顯然,她是一路跑來這裡的。

歐陽楚對於許醉凝臉上那些糟糕透頂的妝直接假裝看不見,眯起眼睛,緩緩開口,「你怎麼會來這兒?」

許醉凝見歐陽楚迴避了自己的問題,乾脆也懶得再次開口詢問,直接把手按在他手腕上把脈來。

感覺到歐陽楚的脈搏平穩,沒有任何的異樣,這才鬆了一口氣。

剛剛在看台上,她無意中撿到了沈清晏丟下的藥瓶,馬上就聞到了濃濃的葯的味道,而且是藥效非常強勁的那種葯。

她馬上詢問了同學們,說是看到沈清晏朝著貴賓室這邊走了,她一下子就明白了沈清晏的陰謀。

沈清晏對於歐陽楚的喜歡,從來也都不曾遮遮掩掩,這些,許醉凝很早之前就發現了。

她只是沒有想到,這沈清晏居然如此膽大,竟然對歐陽楚用上了葯!

在明白過來沈清晏要做什麼后,許醉凝完全沒有思考一下就急匆匆的跑到貴賓室這裡查看歐陽楚的情況。

她那時只有一個想法——

歐陽楚絕不可以被沈清晏這樣的傢伙算計!

現在,她感受到歐陽楚脈搏的平穩正常,並沒有喝下藥,才終於安下心來。

冷靜之後,頓時覺得剛剛的自己很是可笑。

她在意個什麼勁兒啊?

歐陽楚是什麼人,以他那樣的身份,怕是從小到大都在在各種算計中度過的,想要爬上他床的女人,也必然是數不勝數,這些小伎倆,人家怕是早就看倦了。

再說了,沈清晏那樣低級的手段,歐陽楚再傻也不可能這麼輕易中招的啊!

越想越覺得自己之前的行為真是太傻了,輕笑著搖了搖頭,許醉凝轉身就想離開這裡,然而剛一轉身就被歐陽楚一把抓住了手腕。

「你幹什麼?你……」許醉凝剛剛開口質問歐陽楚,還沒完全說完呢,就感覺一股大力從歐陽楚手臂上傳來。

接下來,就是一陣天旋地轉,等許醉凝在反應過來的時候,她已經被歐陽楚完完全全的壓在了牆上。

兩人之間,幾乎是親密無間,貼的緊緊的。

從歐陽楚的眼睛里,許醉凝甚至能看到自己清晰的倒影。

歐陽楚將自己的身體緊緊壓在許醉凝身上,「許醉凝,你在擔心些什麼?」由於兩人之間距離過近,歐陽楚說話時噴吐而出的熱氣之間都吹在了許醉凝的臉上。

感受到歐陽楚的呼吸聲近在耳邊,許醉凝的身體不受控制的馬上變得僵硬。

她努力使自己的語氣顯得平靜,「我沒有擔心些什麼啊?就是無意中發現沈清晏給你下藥,過來看看情況。」

「就只是看看情況?」歐陽楚像是不經意的抬起手抹了抹許醉凝臉上已經流淌而下的汗水,輕笑著,「那你跑這麼急幹什麼?」

許醉凝立馬反駁,「你那裡看見我急了,我才沒有急,我……」

許醉凝聲情激昂的言辭還沒說完,就見歐陽楚快速低下頭來。

馬上,就感覺到他微涼的唇落在了自己的臉頰之上。

那微微異樣的觸感,讓許醉凝再次全身僵住。

她下意識的就想伸手推開歐陽楚,卻猛然感受到歐陽楚溫軟的唇輕輕吻掉她臉上那樣肆意流動的汗珠。

一陣酥酥麻麻的感覺從臉上快速傳遍全身,宛如電流通過似得,讓許醉凝打了一個激靈。

歐陽楚的唇已經離開了許醉凝的臉,此刻正一臉似笑非笑的瞧著她。

他伸出舌頭舔了舔嘴角,笑意瀰漫到眼底,「不急么?那你幹嘛要跑那麼快?」

這一連串的動作可謂是意味十足,然而歐陽楚身上那種冷淡的氣質,全硬生生讓這些顯得不會輕浮,反而帶著令人臉紅心跳的禁慾氣息。

許醉凝此刻腦子有些糊,完全沒法思考。

這時候,貴賓室的門毫無預兆的被人拉開了。

同時,伴隨著宋旭溫和的聲音——

「楚少,那個叫沈清晏的女人,我已經按照您的吩咐把她丟出去了,今天下午的股東會議馬上就要開始了,我們是不是應該走……」

宋旭一進來就習慣性的彙報著工作。

等他看清楚現在貴賓室里的情景時,完全呆在了原地。

他看到,他家那不可一世的少爺正把許醉凝按壓在牆壁上!

一瞬間他的臉就被嚇白了。

慌慌張張的開口「那,那個,我、我、我……啊!我想起來還有其他的工作,先去忙了!」

說完閉著眼睛低著頭直接往門外沖,他心裡此刻全是哀嚎之聲。

我怎麼就這麼點背呢?

每次都會碰到少爺和許醉凝……

不不不,這不是自己的原因,是他的主子的問題啊!怎麼每次都在他要進來的時候和許醉凝……

而且還每次不是正在親著就是在壁咚!

他心好累!

宋旭心裡默默吐槽著,快速離開了這片區域。

貴賓室再次就只剩下許醉凝和歐陽楚兩人。

許醉凝聽到歐陽楚只是把沈清晏丟了出去之後,忍不住皺起眉頭,抬頭問面前這個男人,「你就這麼輕易的放過沈清晏了?」

以她對於歐陽楚的了解,沈清晏這次的行為怎麼也不可能輕易解決,歐陽楚對於她們這樣的女人不是深惡痛絕的嗎?

怎麼這次對於沈清晏的算計,歐陽楚好像並不打算深究呢?

歐陽楚看著許醉凝認真道,「原本是打算像以前一樣,直接把人處理掉的,但是想起來你似乎和她有些過節,打算讓你親手處理她。」

歐陽楚還是一臉輕鬆愜意的玩弄著許醉凝臉上的汗珠。

以他的性格和脾氣,這沈清晏膽敢做這樣的事,今天怕是死一百次也不夠他解恨的。

可是他了解到她和許醉凝是舍友,而且她們之間還是一些恩怨未了,不如直接將那個噁心的女人留給許醉凝處理好了。

許醉凝顯然沒想到歐陽楚沒處理沈清晏的原因竟然是因為她,一下子沒反應過來呆住了。

沒等她反應一下,歐陽楚馬上又開口問道。

「許醉凝,你還沒回答我剛剛的問題呢?你到底為什麼那麼著急?」

許醉凝聽到他的話,終於回過了神兒來,看著歐陽楚臉上那些藏不住的笑意,不知作何回答。

然而歐陽楚卻又是馬上開口了聲音低沉而又魅惑,「許醉凝,你是擔心沈清晏對我的算計得逞?還是,擔心我碰了其他的女人呢?」 楊柏真的太凶了,神劍在手,體內的龍丹在轟鳴,那絕世的戰力,當場就把陰元極給鎮壓下去。

一個人,壓著兩人元嬰打,神劍斬在神塔上,已經出現無數細紋。

「陰元極,你也有今天!」楊柏的神念太可怕了,完全就是修真元嬰期,形成的神龍異象,化為龐大的神龍,轟進陰元極的神威當中。

陰元極也是鬱悶,怒吼連連,背後浮現恐怖黑影,那是陰元極召喚出來的金身神體,憑藉元嬰之力,想要鎮壓楊柏。

「斬!」可惜楊柏就是盯著陰元極打,哪怕背後被玄黃母氣鼎砸,楊柏也能夠承受,甚至藉助這個力量,楊柏更是離著陰元極近。

陰元極都要瘋了,可不敢讓楊柏這個魔頭近身戰鬥,就算陰元極也承受不住。

「薛神,你是不是故意的,玄黃母氣呢?」陰元極怒吼一聲,背後百米金體轟然而出,那是龐大的巨人,遮天的手臂,穿行在神海當中。

同時陰元極一咬牙,一口精血噴出,元嬰之威讓精血化為千百符籙,每一個符籙猶如繁星,在身前化為銀河之帶。

「堅持住!」薛神狂吼一聲,避塵珠散發的寶光,讓薛神有點不適應。不過薛神的背後也同樣走出一個人影,卻朝著青銅鎖鏈而去。

「薛神,你忘記了嗎?」就在薛神動用分身的時候,薛神的前方一個個楊柏走了出來,足足七個楊柏,那可都是楊柏的替身術。

「什麼?」薛神也愣住了,這七個楊柏瘋狂的朝著薛神而來,什麼分身,薛神直接就被圍攻住了。

「楊柏,本座殺了你!」陰元極也看到了,楊柏用分身圍殺薛神,而此時的楊柏已經拖著龍泉劍,來到陰元極的旁邊。

「你也有今天!」楊柏的拳頭燃燒龍炎,眼前這麼多符籙,也是燃燒起來,朝著楊柏轟然爆炸開來。

「轟隆隆!」神海徹底亂了,三人的戰鬥禍亂神海,遠處的祭壇又一次轟鳴,青銅鎖鏈在瘋狂的纏繞。

陰元極在楊柏爆炸當中,猛的後退,這是個機會,只要陰元極讓黑芒照耀,就能夠先一步得到魔血的力量,就會擊殺楊柏。

可就在陰元極飛出的時候,銀河爆炸的中心突然伸出一隻手,化為磨盤大手,朝著陰元極就抓了過去。

「給我過來!」龍爪功,楊柏根本就沒有受傷,楊柏的龍體可是被玄黃母氣打磨的,區區符籙爆炸,根本讓楊柏無法受傷。

「什麼?」陰元極就是一個激靈,整個後背都碎裂開來,楊柏已經把陰元極抓在龍爪當中。

「神塔護體!」陰元極狂吼一聲,楊柏居然還沒有死,甚至一點傷勢都沒有。兩個神塔又一次破空而來,而楊柏另一隻手抓住神劍,也同樣舉了起來。

「我讓你護體,護個狗屁!」楊柏是真怒了,都殺紅眼了,絕對不能夠讓這兩個野心家得到魔血。

「轟隆隆!」神劍無限的激發,楊柏已經堪比元嬰期了,如果化龍,天底下任何元嬰期都不敢跟楊柏對抗。

「薛神!」陰元極又一次尖叫起來,而此時的薛神憑藉玄黃母氣鼎已經轟殺四個分身,剛才陰元極靠向祭壇的一幕,薛神也都看到。

「閉嘴,馬上玄黃母氣就醞釀出來了。」薛神想要等著玄黃母氣,這樣才能夠徹底滅殺楊柏。同時薛神也在等待,等待楊柏毀掉陰元極這個競爭對手,這樣薛神就可以一人獨自佔有魔血。

「喊什麼喊?喊有用嗎?」 一劍朝天 楊柏陰森無比,無論陰元極動用什麼招數,楊柏就用龍泉劍斬下,一次次,砍著神塔一路帶火星。

都是神器,那就看誰堅硬了,龍泉劍可是龍血孕育而出,憑藉使用者的力量給提升,楊柏如今也算元嬰期,每一次激發龍泉劍,龍泉劍都在龍吟。

劍身越來越紅,猶如龍紋的印記出現在劍刃當中,楊柏的手散發的力量,讓劍柄都奪目無比。

「啊!」陰元極真的害怕了,楊柏離的太近,而且神塔上面的細紋越來越多,兩個神塔都要承受不住了。

「楊柏,都是你逼我的!」最關鍵的時刻,陰元極突然慘叫一聲,猶如鬼梟一樣,同時赤紅的雙眸越發的扭曲起來,就在楊柏還想斬下神劍,陰元極突然指向兩個神塔。

「爆!」陰元極真是太狠,在這個關頭陰元極居然自爆神器,神器自爆,那威力可是太大了,整個神海都要被毀掉。

「你瘋了!」薛神也嚇了一跳,趕緊跳進玄黃母氣鼎當中,神塔的威能就要釋放出來,這裡的一切都要被毀掉。

「自爆?」楊柏也是瞳孔一縮,避塵珠轟然而回,楊柏剛要進入龍紋令空間,可是神塔徹底的爆炸開來。

「轟隆隆!」神海一道口子,海水轟然進入深淵當中,玄鳥山徹底崩潰了,幽都宮在能量當中,也化為烏有。

恐怖的威能,讓這裡的玄境都在粉碎,玄境之外的門戶被轟開一道巨大的縫隙,這裡的天地都在破碎。

神器的爆炸,肆虐在天地當中,可就算如此的爆炸,祭壇依舊么有任何的事情,就連蚩尤銅鎖還在纏繞祭壇。

此時的祭壇降臨在深淵最低,無數的轟鳴聲伴隨左右,此時一個人影已經狂笑的站在祭壇的旁邊,只要一寸,魔血的力量就會降臨在陰元極的身上。

陰元極只有半邊身軀了,本來想爆炸一個神塔,用另一個神塔守護。結果神器的力量太強,守護的神塔被龍泉劍斬的都是裂痕,最後也爆碎開來。

陰元極不愧是有底蘊,最後憑藉秘法,借著全身一半的精血,終於活了下來。不過此時的陰元極體內元嬰都萎靡無比,哪還有元嬰期至強者的風範。

「我的,哈哈,楊柏,你個混蛋,終於死了吧。」陰元極狂笑無比,而此時遠處的玄黃母氣鼎當中,薛神又一次蹦了出來。

玄黃母氣鼎更加暗淡了,好不容易醞釀出的玄黃母氣,在爆炸當中消耗,這讓薛神那個瘋狂。

「你們都是瘋子嗎?整天自爆,陰元極,給我住手,別逼我自爆玄黃母氣鼎。」薛神剛一出現,就看到陰元極想要接觸黑芒。

「哈哈,薛神,跟老夫比,你根本差太遠了。」陰元極不屑的看著薛神,如今大局已定,薛神離著太遠,而且薛神的氣息也不穩,剛才在神器自爆當中,也被波及。

「咳咳咳!」就在陰元極馬上就要觸碰的時候,陰元極的腳下深淵之地,突然傳來沉悶的咳嗽聲,然後一隻手居然抓住陰元極的腳。

「陰元極,老子還沒死呢!」那冰冷的話,陰元極發出孤狼的怒吼,為什麼楊柏還沒有死。

楊柏當然沒有死,在神器自爆當中,楊柏應是用龍鱗甲和避塵珠承受一切,超強的龍體,讓楊柏在破碎的邊緣持續的復原。

楊柏如今也比較凄慘,雙臂都露出白骨,神器的威能的確巨大,龍泉劍都遭受了重創,避塵珠也暗淡下來。

可就算如此,楊柏也活了,轟開身上的巨石,楊柏已經抓住陰元極。

「不,我的!」只有一寸,陰元極就能夠得到黑芒,就能夠得到魔血的力量。可是楊柏的手已經抓了起來,陰元極虛弱的身軀,猶如葉子一樣凌空擺動。

「你,大爺,你的!」殺氣騰騰,楊柏猶如狂魔一樣,猛的沖了出來,抓住陰元極的身軀,直接就砸在深淵當中。

「轟!」楊柏如今什麼力量,漫天血霧,陰元極的身體當中爆碎開來。同時一道神念,朝著陰元極的元神而來,不過就在這時候,突然一股力量,朝著楊柏而來。

「什麼?」楊柏瞳孔一縮,很自然的認為是薛神,可是薛神的方向,也同樣一股力量而來,直接就把薛神又一次砸進玄黃母氣鼎當中。

「轟!」楊柏躲避開來,沒法徹底滅殺陰元極。陰元極的元嬰尖叫的想要離開,而就在這時候,深淵當中突然滾落一個個黑色的光球。

「什麼玩意?」陰元極不明白,可是楊柏瞳孔一縮,那是科技武器,小型核彈。

「該死!」楊柏那個鬱悶,趕緊遁入龍紋令空間,幸虧這個核彈的激發還有機會。而就在這時候,薛神剛要從玄黃母氣鼎當中出來,一股巨大的蘑菇雲籠罩了天地。

「混蛋,怎麼還爆炸!」一代天驕,一代元嬰,擁有至強神器的薛神不知道被炸了幾次,薛神那個鬱悶,都被炸懵了。

「轟!」深淵又一次傳來震動,祭壇在硝煙當中猶如磐石,蚩尤銅鎖還在緊緊的纏繞,可這斷裂的深淵當中,卻慢慢走出一個身穿機械戰甲的男子。

「楊柏,我回來了!」男子摘掉頭盔,直接就來到祭壇的旁邊,那股黑芒當場就融入男子的身上,男子發出瘋狂的吼聲。

「我才是最強的,我要修真,我要成為異能王,我要成為天地的主宰。」異武道餘孽裴文中發出驚人的怒吼。

裴文中的臉上已經出現魔紋,一股滔天氣息從裴文中的體內爆發出來,而青銅鎖鏈還在纏繞,能夠抵抗神器自爆還有核彈自爆的青銅鎖鏈本來堅硬無比。

可是裴文中的機甲當中,出現一道道詭異激光,當場就切割在青銅鎖鏈,而且沿著神秘的紋路,裴文中居然知道蚩尤銅鎖的弱點。 異武道餘孽,被楊柏趕走的裴文中居然出現在殷墟,而且找到這處玄境。外面的玄境出口都已經碎裂,玄鳥山都崩裂,裴文中居然還活著。

裴文中背後出現的激光,當場就讓蚩尤銅鎖斷裂,隨著龐大無比的銅鎖斷裂,無數的黑芒從魔血當中綻放。

「哈哈,最後是我的!」裴文中已經被無數的黑芒所籠罩,天地都在動搖,整個祭壇都在爆發轟鳴聲。

「我的,是我的!」就在這時候,一個殘嬰從虛空而出,朝著祭壇的方向就撲了過去。那是陰元極的元嬰,在小型核彈當中,還存活下來。

「陰元極!」薛神也震驚的看著,看著陰元極朝著祭壇而去,而此時在黑芒籠罩之地,無數的激光武器轟然而起。

「轟隆隆!」這些激光武器,轟在陰元極的元嬰之上,千瘡百孔,陰元極狂吼一聲,最後的神威化為利芒,朝著前方的黑芒之地撲了過去。

一隻手,一個金屬手臂穿透一切,從黑芒之地,直接就轟進陰元極的身軀當中,裴文中那扭曲的面容,雙眸入墨,詭異無比的看著陰元極。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