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沈珏,你吼什麼啊?這樣有用么?如果你能把凌辰吼醒的話,那你隨便吼!」上官娜娜毫不客氣的說道。

這輩子,她最討厭別人無緣無故的對自己發脾氣了!

「你給我滾!」男人指著病房門口,繼續吼道。

「好,沈珏,這就是你所謂的對我好!」說著,長官娜娜直接跑出了病房。

顧氏的辦公室里,顧忘還在一如既往的忙碌著,全然不知趙以諾到底在經歷著什麼。

「大哥,你看新聞了么?」山貓直接跑進來,大聲問道。

「沒有。」顧忘淡淡的回答。

「凌辰出車禍了。」山貓繼續說道。

辦公桌前的男人頓了頓,立即打開網頁。

原來,是真的,他應該感覺慶幸么?顧忘直接關掉了網頁,繼續工作著。

他始終相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而是時候未到。如今,時候到了。

「可是……」山貓看著不遠處的男人,吞吞吐吐著。

「有話就說,沒事就走。」顧忘直接說道。

「大哥,我聽說,這件事情,好像和嫂子有關係。」

一下子,顧忘立刻抬起頭,不明所以的看著面前的男人,等待著他的解釋。

十分鐘后,他了解了整件事情的經過。

「趙以諾現在在哪裡?」顧忘急忙問道。

「在醫院裡。」山貓回答。

「走,去醫院!」說著,他便拿起外套直接走了出去。

病房裡,趙以諾依舊坐在地上,死死地盯著床上的男人,生怕錯過什麼似的。

可是他現在已經成了植物人了啊!

「趙以諾,你打算怎麼辦。」旁邊的沈珏直接問道。

女人瞬間流下了一行淚水,她不知道該怎麼辦!

「凌辰之所以會成為這樣,都是你造成的,你必須對他負責。」男人繼續說著。

「以後,就由你來照顧他吧,直到他醒來。」沈珏補充著。

趙以諾知道,照顧凌辰是自己應盡的義務,只是她確實很想讓病床上的男人快快醒過來。

「你還有什麼問題么?」男人問道。

「沒有,你放心,我一定會好好照顧他的。」女人擦了擦眼淚,堅定地回答。

看了看凌辰,沈珏的眼睛里有一絲疼惜。

凌辰,既然你這麼喜歡這個女人,那我也就只能幫你到這裡了!

「來,讓一下,給病人換點滴!你是家屬么?一定要好生看著……」護士一邊忙碌著一邊說道。

「護士,他什麼時候能醒過來?」

「不知道。」 平時裝再多東西,也沒有反應的乾坤袋,但是今天不知道怎麼會事兒,只從把那個死靈法師和那些神族的魔法師以及神族的公主吸進去了以後,這個乾坤袋便開始各種震動,然後這裡突出一塊,那裡突出一塊的。

而下面的死靈根本沒有消失,反而都全部掉轉了腦袋全部鎖定到了姜辰。

「不好!這個死靈法師的能量實在是太過強大了,他進入了乾坤袋都還能操控外面的死靈,而看情況她正在裡面操控死靈來搶回袋子,想救她出去呢!國王殿下你必須速度快點啊!必須馬上去到巨人部落的火山口,你看這個乾坤袋這情況應該辰不了多久,只有說這個死靈法師的威力實在太過強大了!」

聽完歌賽的話,姜辰來不及猶豫,直接排除一輛殲擊轟炸機,因為以直升機的速度前往巨人部落肯定是來不及的,而殲擊機就不一樣他的速度極其的快,應該要不了多久就能到!

說著姜辰二話不說,便上了飛機,在絕望海開荒擴土的這段時間裡面,姜辰也學會了怎麼開飛機,因為在訓練他們的時候姜辰也參與在其中,可能是姜辰天生聰慧的緣故學習什麼東西都無比的快,反而比那些學員們先行學會。

「姜辰你一定要小心啊!」

「對!我們等你回來!」

上了飛機以後,面對沒有超長的跑到,只有一塊塊空地,姜辰只有被迫起飛,而戰士們瘋狂的幫他們清理著周圍的死靈生怕這些死靈擋住了飛機起飛的道路。

終於姜辰艱難的起飛了,由於空地不足,在起飛的時候,還掛到了下面的樹,不過影響並不是很大,而起飛的時候,飛機輪子上居然都還掛著兩個死靈,隨著姜辰起飛,下面的這群死靈全部都瘋狂的跟著飛機的方向奔跑了起來,或許是接到了裡面喬安娜的死命令,但是他們的速度怎麼能夠追上超音速的殲擊機呢!

「天都信號總部,幫我鎖定巨人城火山口的位置,以我現在的速度,大概什麼時候能夠到達巨人部落!」

姜辰帶著耳機對耳機裡面詢問道!

「我粗略的估算了一下,大概還有17分鐘的樣子,怎麼現在情況很危險嗎?」

「是的!這個袋子震動的更加厲害了,我真怕他會隨時破掉,我現在要把所有的引擎拉滿爭取以最快的速度來充斥了!」

「別這樣!那樣是無比危險的,還有便是,哪裡根本沒有飛機停下的東西,你這樣去的意義是不大的!」

耳機裡面傳來了信號員關心的話語。

「呵呵!從我上飛機起我就沒有想過要降落,損失一架飛機雖然有些心疼,但是對於能夠解決這個恐怖的死靈法師實在是太划算了,我到時候準備在離火山口不遠的地方,直接打開彈射功能,幫我彈射出去,然後空中開扇,把這個乾坤袋給丟盡火山裡面,所以你一定要幫我確定好距離,因為這個速度太快了,我不知道什麼時候跳傘最合適,所以一定要以你那邊來算!」

姜辰也說出了自己的想法和擔憂道!

聽著姜辰的話語,而衛星監控室裡面已經坐滿了無數的科學家,他們開始計算姜辰的飛行速度和火山的距離,然後開始計算出姜辰應該在哪裡跳是最好的位置,然後也是最快能夠達到的距離。

不得不說這個飛機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就連姜辰這個身體狀況,在把所有火力拉滿的時候,開著心裡都有些呼吸不過來,或許是氣壓太強還是怎麼的。

「國王殿下你還有2分鐘的時間就可以跳了!」

聽見耳機裡面的聲音,姜辰心裡稍微鬆了一口氣,而突然低頭髮現,這個袋子已經有一個小縫隙,開始在向外面露著墨綠色的光芒了。

「完了!這個袋子好像破了!這個死靈法師究竟是何方神聖,居然把乾坤袋都給弄破了,這裡面可是虛擬的無盡空間啊!她是怎麼做到的!」

此刻衛星觀察室裡面站滿了各路的將領們,聽見姜辰的這個話語以後,他們的心都不由得提了起來,因為這應該是此刻最重要的事情了,相比之前的緊張激烈的戰鬥,其實都是沒有任何意義的,目的也就是拖住對方,好想辦法解決對方,而如今好不容易找到了辦法,並且復出了這麼多,甚至不惜搭上了人族最厲害的國寶乾坤袋,為什麼說是人族的國寶呢!因為多虧了這個袋子才改變了人族的命運,也正是這個袋子從現代世界裡面帶回了人族的希望,你說到時候袋子沒了,人還跑出來了,而且這下徹底被激怒的人,可能不會在像之前那麼輕輕鬆鬆的玩弄人族了,肯定會痛下殺手以解心頭之恨

「什麼袋子破了!他們跑了嗎?他們是不是跑出來了!」

夜歌公主聽到姜辰的話語之後無比緊張害怕的詢問道!

「這個我不清楚,不過應該沒有跑吧!因為畢竟我在這裡面是一個封閉的空間,就算他們逃出來了,我應該可以看見啊!」

「那應該沒有跑出來,如果真的跑出來的話,人族真的應該完了,我感覺這個死靈法師,感覺比神族所有的魔法師都要厲害,之前我們那麼難打了,原來人家只是動用了自己十分之一的實力在陪我們玩玩,還沒有上正菜,還好我們先發制人,打了對面一個意想不到,千萬不能有事兒啊!」

「快!看看!還有多久還有多久姜辰能夠跳?」

此刻晚霞公主也是同樣的緊張,趕忙對一旁的科學工作人員詢問道!

「還有一分鐘的樣子,已經很快了!國王殿下已經將飛機的速度拉到了最快,此刻他身體正承受著常人難以忍受的壓力在負重前行。」

此刻就連現場的科學工作人員都不由得對姜辰此刻偉大的舉動為表示佩服道!的確在天下大陸裡面沒有一個人不佩服姜辰的,身為一個國王什麼事情都親力親為, 病房裡,只剩下趙以諾和凌辰兩個人,氣氛很是傷悲。

有人說,相對而言,男人比女人重感情,可是在趙以諾這裡,她同那些男人一樣仗義。

「以諾?」門口,一個熟悉的男人輕聲喚著。

「你來了。」趙以諾低聲回答。

顧忘知道,此時的她已經心如死灰,很痛苦。他當然知道她和凌辰之間只是友情,可是他始終都不會想到,這個自己心愛的女人竟然和病床上的男人發生了這麼多駭人的事情。

車禍……

這一切,來的太突然,讓顧忘有些難以接受。

「你都知道了吧?」女人突然問道。

「嗯,知道了,你不解釋一下么?」顧忘問道。

有什麼好解釋的?凌辰現在已經成了這副模樣,有些真相,這輩子可能也無法知曉了。

趙以諾看著病床上的男人,出著神,沒有搭理門口的男人。

「大哥,要不然,我們讓嫂子緩緩。」背後的山貓趕忙說道。

可是顧忘卻想和面前的這個女人共同面對眼前的困境。

不管發生了什麼,不可否認的是,他一直深愛著這個女人,只要她解釋清楚,他一定會選擇遺忘和原諒。

而趙以諾卻不這麼想。

曾經,她想和顧忘復婚,想和他一起過著屬於自己的幸福小生活,可是現在看來,她沒有辦法給那個男人任何承諾。因為她要照顧凌辰。她不想耽誤顧忘,更不想拖累這個男人。

「沒什麼好解釋的,你走吧。」女人低聲說道。

「趙以諾,你是我的妻子,我是你的丈夫,我們一起來面對……」

「我們已經離婚了。」趙以諾立即打斷他的話,趕忙說道。

頓時,顧忘愣了。

突然之間,他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她說得對,他們已經離婚了,可是他們的心裡,彼此都有對方的存在,不是么?

「嫂子,大哥的意識是,他想和你一起來解決這件事情,我們可以找最好的醫生,最好的醫院來治療療程。」山貓解釋著。

「不必了,醫生說了,已經沒用了,沈珏已經找過了。」女人繼續說著。

此時的趙以諾,心裡只剩下悲傷。在顧忘面前,她一直在隱藏自己的情緒,試圖讓自己看起來有多強大,只為了不讓自己心愛的男人擔心。

「大哥,你手機響了,國外的。」山貓提醒著說道,指了指顧忘手裡的手機。

看了看來電顯示,顧忘走出了病房,接起電話。

「什麼時候?我就不去了,我這邊還有很多事情需要處理。」顧忘說著。

「我知道了,那我盡量……」

聽著男人的一句句話,趙以諾知道,他又要開始忙了。

忙了好,這樣他才不會想起自己這些瑣事了。

「以諾,我還有事情要解決,有什麼問題,你就直接給我打電話,我知道,你現在很自責,但是我會陪你度過這段時期。」說著,顧忘便直接離開了。

山貓看了看病房裡的女人,又看了看顧忘的身影,終於,他還是去追大哥了。

「大哥,你為什麼不和嫂子說清楚?」山貓問道。

「不必說清楚,她現在也聽不進去,我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她。」顧忘回答。

不知道為什麼,山貓突然有些看不懂自己這位大哥了。以前,只要是涉及到凌辰的事情,顧忘是絕對不會讓趙以諾沾手的,可是現在,完全可以讓一個保姆做的事情,他竟然允許趙以諾留在凌辰身邊照顧那個男人。

「最近這段時間,你就留在這裡,好好照顧周陽和趙以諾,有什麼事情就給我打電話,不許你有任何的隱瞞。」顧忘指著沙發上的山貓說道。

「是!」山貓立即回答。

他經常這樣,總是時不時地要出國一趟,當然不是去玩,而是去出差。

「不會吧?你開什麼玩笑。」旁邊,周陽一邊削著蘋果一邊嘀咕著。

「誰開玩笑了,所以你要是有空,就去醫院看看嫂子。」山貓繼續說道。

周陽立即站起來,跑到男人身邊,直勾勾的看著他。

「不是,你剛才說的都是真的?」女人大聲問道,咀嚼著嘴裡的蘋果。

「哪裡會有假?這種事情,開不得玩笑。」山貓說道。

一下子,周陽呆了。

「想不到像嫂子這種矜持又通情達理的女人,有時候竟也會做出這麼糊塗的事情。」她呢喃著。

「我們還不知道事情的真相,你可別出去亂說啊!」

這種損人名譽的事情,周陽是絕對做不出來的,更何況,她早就已經將趙以諾當成自己的親姐姐了。

客廳里,歐陽楚正昨早沙發上不停地翻閱著報紙,一副百無聊賴的模樣。

終於,當他將報紙翻到最後一頁的時候,右手直接僵住了。

沒錯,他看到了凌辰出車禍的消息,而且在那現場圖片里,他還看到了趙以諾的身影。

難道這件事情,和她有關係?

「兒子,你在做什麼呢?」突然,歐陽楚的母親,緩緩從樓上走了下來,臉上一抹微笑。

「沒事,看看報紙。」男人回答。

女人聽到這番回答之後,立馬加快步伐,走到歐陽楚面前,將報紙搶了過去。

「報紙有什麼好看的,走,陪媽媽逛街去。」女人故意說道。

「我還有事,先走一步。」說著他便拿起手機,直接離開了歐陽家的別墅。

這個孩子,該不會是去見那個趙以諾了吧?女人在背後,眼睛里有些擔憂。

「怎麼了?他去哪裡了?」老爺子從書房裡走出來,低聲問道。

「兒子說他有點累了,想出去走走。」女人趕忙回答。

老爺子看著遠去的背影,表情有些懷疑。

離開家的歐陽楚,直接給趙以諾打了個電話,他想約這個女人出來好好聊聊,卻被她給直接拒絕了。

「你在哪裡?我過去找你。」歐陽楚問道。

「不要來找我,我沒空,和你也沒有什麼好聊的。」說著,女人直接掛了電話。

他知道,現在的趙以諾,已經接近崩潰的邊緣。 而且做的都是最危險的事情,按理說這些事情很多所謂的國王都會安排自己的部下去做然後保全自己的性命,但是姜辰卻從來沒有過,而且靠一人之力拯救者天下大陸,關鍵還是不是這個世界的,從一個富饒安逸的國度來到這裡吃苦救人,這也是所有人最佩服姜辰的所在。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