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綠雨族人依舊沒有露出任何膽怯的神色!

他有什麼好怕的,來再多的人也只不過是豐富他奴僕傀儡的數量而已。

為何現在他的感覺彷彿是自己處在了劣勢——

有著靈魂寶石的他,沒有人能夠掙脫靈魂寶石對其靈魂的操控。他很有自信,偏偏他碰到了大聖和楊戩。

在大聖對靈魂寶石露出貪婪的神情時,他就想過將其變成傀儡。

他失敗了!發動靈魂寶石的力量之後,大聖依舊還保持著自己的神智。不光是他,其旁邊長著三隻眼睛的傢伙也是如此。其中一個是感覺不到他靈魂的存在,另外一個是靈魂被保護

的沒有任何瑕疵。

也是由於這種情況的出現,讓綠雨族人心中出現了忌憚。

若是回答大聖的質問——

怕被滅族么?

怕!

他當然怕!

就是這種懼怕讓他無法像開始那般肆無忌憚,他擔心楊戩和大聖回到紀元,真的聯絡域外神族給綠雨族致命的打擊。

他遊盪混沌虛空,為的就是能夠境界突破,讓綠雨族更強大更安全。

若是由於靈魂寶石的存在,或者是由於被他擒住的葉子晨和青璃,導致綠雨族的滅亡,那就得不償失,這也不是他的初衷。

「考慮清楚了么,是想被滅族還是想交換!」

大聖眯著眼睛持續向綠雨族給予壓迫力,他這樣做其實也是在賭!

什麼有靈魂防禦神器就能抵擋的住靈魂寶石的控制!

全都是他在亂掰!

古族那麼富,青璃能沒有靈魂防禦神器么?

到了他們這種境界,最忌憚的就是靈魂攻擊,域外神族的主神能不為自己弄一套靈魂防禦神器么?

結果如何,不還是被控制了!靈魂寶石顯然是能夠穿透防禦神器對靈魂的庇護,從心靈上進行操縱。要麼就是他們佩戴的靈魂防禦神器級別還不夠,只不過他們已經是紀元和域外神族的巔峰存在,能

夠佩戴的靈魂防禦神器自然也是最好的。

這種級別都不夠,就算楊戩和大聖回到紀元,也翻騰不出什麼浪花來。

大聖能夠不受控制那是因為他天生地養的石猴,根本就沒有靈魂一說。至於楊戩,他的第三隻眼是上天給予,神眼的存在將就能夠庇護他神海的安全。

可以說,他們倆是特殊的!

大聖持續給綠雨族人心理上的壓迫,就是要讓他從內心產生忌憚,將葉子晨和青璃放回來。

他相信,若是葉子晨能夠恢復神志,他一定會有辦法救自己出來。

「你到底考慮清楚沒有!」

「用你跟他們倆做交換,不管怎麼看我都是虧的,我要你們倆換他們倆!」綠雨族人突然間伸出手指向楊戩,「二換二,怎麼樣,很公平!」

驀然間,大聖的目光沉了下來。

公平?綠雨族人心裡到底怎麼想的,大聖一眼就看的出。這裡面唯獨他和楊戩,這個綠雨族的靈魂寶石不能控制,若是他們倆主動成為綠雨族人的奴隸,那麼之後的他就無需有

任何忌憚。

承諾要不要信守,自然也就是由他決定。

他完全可以在釋放了葉子晨他們之後,重新動用靈魂寶石在將其他人操縱。楊戩可能也想到了這種可能性,沒有在第一時間就走出來答應綠雨族人的要求。儘管他不知道猴子這種換人是什麼想法,但他卻很清楚,自己的存在在這種談判中佔據著

至關重要的地位。

「看來是沒的談了?」大聖眯眼。「呵,是你從一開始就沒想要好好談吧!用你來換,到時候放他們離開,我們綠雨族不一樣要遭受致命的打擊。」綠雨族嗤笑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心裡想的什麼,不是每

個人都是傻子!」

話音一落,綠雨族人手中的靈魂寶石突兀地光芒大盛。

「控制不了你們倆,又能如何,只要將其他人控制在殺了你們倆,不就都結束了么?」

域外神族的高手們還有紀元的大能們都目光一凜,死死的護住自己的心神。大聖幾乎是在瞬息間就提著棍子朝著靈魂寶石狠狠落下,想要將其擊碎。可就在這時,耀眼的光芒突兀地消失了,將棍子抬到半空的大聖也愣了一下,旋即一抹輕笑從眾

人的耳畔響起。「不好意思,這寶石現在歸我了!」 輕緩的笑聲從眾人的耳畔響起,朝著聲源處望去,赫然是葉子晨手心握著那顆靈魂寶石,嘴角噙著笑意看著前方的綠雨族人。

其旁邊的青璃和其他主神們,心神依舊被靈魂寶石操縱。

他是如何掙脫靈魂寶石的控制,這是其他人無法得知的。

「葉子!」

楊戩和大聖面露喜色。

之前還在用眼神壓迫綠雨族人的大聖,更是直接跑到葉子晨的身邊。當時的他真的已經做到了最壞的打算,沒想到已經被操縱了心神的葉子晨竟然能夠重新恢復意識。

至於綠雨族人,大聖已經不想再多理會。

失去了靈魂寶石的他,也就失去了他全部的依仗。境界都未曾到上位神人,在這遍地都是主神境宇宙秘境入口,他的地位直接跌落到猶如螻蟻。

「你竟然沒事兒!」

楊戩也在這時跑了過來,用力的拍了兩下葉子晨的肩膀。

剛才他心裡也急的夠嗆,尤其是猴子竟然說要用自己換葉子晨回來的時候,他更是急的不行。

「你這死猴子,沒事兒逞什麼英雄。」

看著身旁的楊戩和大聖,從大聖的眼神和蠕動的嘴唇上來看,這免不了又是一番爭吵。笑著從他們二人的身邊離開,葉子晨手裡握著靈魂寶石走到綠雨族人的面前。

綠雨族人現在很慌,渾身上下都在劇烈的顫抖。

靈魂寶石被人奪走了!

不光如此,寶石跟他之間的聯絡也被人切斷,現在的靈魂寶石完全不在屬於他。

怎麼會變成這樣?葉子晨明明已經被他操縱了心神,他能夠清楚的感知到他靈魂上烙印的印記。也是如此,他才敢讓葉子晨站在他的身旁,為什麼這個人會突然掙脫了靈魂寶石在靈魂上的

束縛,更是在瞬息間搶走他的靈魂寶石,抹去了他跟寶石之間的全部聯繫。

「你——」

綠雨族人強撐著心靈的顫抖,伸出手指指著前方的葉子晨瞪眼,卻又不敢說太過火的話,在內心的多番遲疑下,能說出口的最後也就只有這一個字。靈魂寶石的光芒在葉子晨的手掌上越發暗淡,不是說葉子晨不知道靈魂寶石如何運用,而是他故意如此,直到寶石完全不再閃爍任何光華,變成一顆沒有任何特別之處的

紫水晶球。

被靈魂寶石操縱的那些位主神還有青璃,也都全部恢復了心智。

想到之前的種種,在看到靈魂寶石的歸屬,這些人大致都想到了是誰將他們的靈魂釋放。

古玄德滿是感激的對著葉子晨點頭,沖向青璃。

其他主神,就算是那些對紀元抱有敵意的主神們,到了這一刻,也不免對葉子晨的敵意少了許多。

不管怎麼說,是葉子晨給了他們新生。

當然對葉子晨的感激普遍都是留在心中,他們的自尊讓他們無法真的跑到葉子晨這裡來道謝,他們只是在心裡記著,以後有機會做出報答即可。

但對綠雨族人的怨恨,卻是沒有任何掩飾的!

無數道怨懟的目光和氣息,從四面八方朝著綠雨族人襲來。

站在正中央的他渾身都不住的顫抖著,失去了靈魂寶石的他,剩下的唯有無止境的恐懼。

若是他們——

再朝著戰爭女神和藺老看去,之前在葉子晨被操縱時,他們倆沒有做出任何情緒上的起伏。再到現在葉子晨獲得靈魂寶石,局勢逆轉,他們倆也只是露出輕輕的微笑。

由此可見,他們倆從一開始就知道會是這種結果?

他們知道靈魂寶石無法將葉子晨束縛?

這到底是為何?綠雨族人左右思揣,當時他在控制葉子晨的靈魂時,印記烙印的很清楚,唯獨讓他感覺怪異的就是,葉子晨的靈魂彷彿不是完整的。當時他也沒有太在意,難道說葉子晨

會掙脫束縛,就是由於他那塊兒缺失的靈魂?「葉子,這傢伙就是個禍害!操縱其他人也就罷了,竟然連你都敢,依我看實在不行就給他解決了得了,沒了靈魂寶石都用不著你出手,老子就能送他歸西。」楊戩瞪著眼

睛罵道。

綠雨族人下意識的吞了口唾沫,身體也下意識的蜷縮。

現在的他真的很慌張,剛剛楊戩絕不是亂說,沒了靈魂寶石的綠雨族人,就像個軟柿子,誰都來捏兩下。

抬手示意楊戩不要太衝動,葉子晨緩步上前拍了兩下綠雨族人的肩膀。

在落在他的肩膀上時,葉子晨能感覺到他身體的僵硬,不過這也不是不能理解,不管怎麼說他的生殺大權,現在握在葉子晨他們的身上。

「其實靈魂寶石到我的手上,對你來說是一件好事。」

許久,看著綠雨族人的葉子晨終於開口了。「匹夫無罪懷璧其罪,這句話我不知道你懂不懂。你沒有足夠的實力,有著這種重寶對你來說不是福澤是災禍。就像現在,失去了靈魂寶石,你就沒有了任何依仗,關於你

的一切都不再屬於你自己。」

「你想怎樣!」

「我沒想怎麼樣,我想放你走!」

話音一落,不管是綠雨族人亦或是神族、紀元的高手們都露出不解的神情。

「葉子,你要放他走?」楊戩大喊,看到的是葉子晨微笑著點頭。

「你憑什麼放他走,剛剛他那麼侮辱我們神族的尊嚴,我們必須要殺了他,用他的血來——」

「你有什麼資格對我說教?」

域外神族高手話音未落,葉子晨就已是冷冰冰的打斷了他的話,手中的靈魂寶石閃爍著光華。

「這寶石我使用的還不是特別順手,要不要拿你練練手?」

咕咚。

講話的域外神族高手瞬間不敢再多語,他們可真是被這靈魂寶石給嚇怕了,死也不想再經歷剛剛發生的一切。

將域外神族震懾,葉子晨本就是紀元星主,紀元的高手們自然不會出言忤逆。況且,紀元高手也都沒在靈魂寶石上吃什麼虧。

「你可以走了。」

就在這時,葉子晨朝著綠雨族人輕輕聳肩道。「之後我會讓人向你們綠雨星提供一些物資,只希望未來若是真有宇宙外族入侵,你們綠雨族能夠站在我們這邊。」 綠雨族人做夢都沒有想到會有這種轉機。

到現在難道還有會以德報怨的人?

聽著葉子晨的言辭,綠雨族人心中是有懷疑的。

看上去對方是對他提了要求,但這種要求是建立在他的守諾上。若是綠雨族人現在口頭上答應,等回到族群便不再理會這個要求,葉子晨也奈何不得他。

真要是有宇宙外族進攻,相信他們也沒有精力去顧及綠雨族的背信吧!

說不定到時候還要好說好商量的去求他!

他可不認為一切會如他想的那麼美好,說不定葉子晨想要以某種途徑……

靈魂寶石!

驀然間,綠雨族人心頭一凜。

現在寶石在葉子晨的手上,若想要一個人真正的意義上的無法背叛,自然就是控制對方的靈魂。

他是想……

「想要在我的靈魂上留下烙印,你想都別想。」綠雨族人怒喝道。

「嘿,你到底有沒有看清楚局勢?」

楊戩提著三尖兩刃刀,銀色的刀光劃出一道弧線,刀尖貼著綠雨族人的鼻尖掠過,停在了他的眉心處。

只要楊戩想,他能夠瞬間刺破綠雨族人的眉心,打碎他的靈魂識海,讓他變成白痴。

「你現在有選擇的權利么?」

冰涼的刀鋒貼著眉心,綠雨族人的心臟劇烈收縮著,僵硬的身體幾乎沒有了任何動作。

他舔著嘴唇,強行將心頭的恐懼壓下。

「那我寧願死!」

曾經用靈魂寶石控制過其他人的綠雨族人,比任何人都清楚被打下烙印的結果。

生殺大權完全就落在對方的手中,自己活著也猶如行屍走肉,不能有自主的意識。對方要他做什麼,他就要做什麼!

說不定,真的到了宇宙外族入侵。

葉子晨就要利用靈魂上的烙印,讓他去命令綠雨星的族人去當炮灰。

若他真的做么做了……

還不如,現在就死了好!

綠雨族人寸步不讓的瞪著眼,楊戩雙眸一眯,刀鋒輕輕向前一推。

「別……」

肩膀處突兀地多出一雙手來,這突兀的一拍讓楊戩握著武器的手猛地一抖。

噗嗤。

殷紅的血濺落在虛空,楊戩瞪著眼看了眼旁邊的葉子晨,又看了看已經沒入綠雨族人眉心處的刀鋒。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