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事後,嗯,他突然想起來,諸位師兄還有仙府神居可去可回,可他呢!

於是,伽曇執頂著滿腔疑惑,推開了那扇厚重得落灰的殿門,「唉,師父果然是缺個師母的,偌大的釋迦,最屬師父之處……髒亂差了些……」此話也只能心頭想想了。

他五百歲,也不過人族十多歲的光景,不知是不是釋迦辟穀,總也沒吃飽的緣由,總是被幾個師兄嘲笑,比神族的男娃娃矮了一截兒。跨過個高高的殿門坎兒,還有些連滾帶爬,一個不留神頭朝下栽了去,痛得他半邊臉麻木了好久。

「哎呀,小十三有何事呀?」伽耶老頭子仍是一副笑眯眯的模樣兒,面前還放著個晶瑩琉璃的杯盞,

「師父,您曾教導,佛道修行者戒酒戒貪……辟穀而行……」伽曇執忍不住好心提醒,

「唉,此言差矣,小十三哪裡瞧得這是酒呀,西王母瑤池聖水,快來快來,師父給你嘗一口瞧瞧……」

「不了不了……」曇執胡亂的揮著手,搖頭晃腦,

「來來來,」

「師父,您喝您喝,徒兒,不了不了,」伽曇執說話太過激動,還咬著舌頭來。

奈何胳膊擰不過大腿,還不是小雞仔似的被拎起來,順著玉盞就給灌了一杯下肚。

「十三啊,你說師父沒騙你罷。」伽耶老頭子笑眯眯,鬍鬚隨著幾分顫動。 「倒果真是嚴重的很,不過今兒個的龍舟,可是王丞相與淑妃娘娘一手操持,可不來說兩句?」人群中有官員適時點撥了一番。

「這可說的什麼話?難不成淑妃娘娘還能和丞相給自己下絆子不是?倒也不會如此讓人堪破的!」有人也連忙狗腿兒的為丞相和王淑妃撇清關係來。

眾人心頭倒也清楚明白看一些,對呀,只要腦子稍微清醒正常些,也不會在自己操持的宴會上,給自己難堪吧。

「今兒個的事兒,皇上吩咐讓丞相大人定要好好查辦,丞相大人,您便辛苦了……」那掌事的公公,笑眯眯地對王丞相說著。

眾人一陣雞皮疙瘩掉一地。

「那是自然,如此枉顧國法君王之輩,怎能任由其逍遙自在。」王丞相亦是滿臉嚴肅,扯了扯那並不歪斜的衣襟。

王丞相撇著眼瞧了瞧不遠處,垂眸低斂的薄屹,心頭更是火冒三丈:瞧這事不關己的模樣,待會兒倒是看你還笑不笑的出來!

正是吵鬧間,外間侍從匆匆而來,俯在王丞相耳邊說了片刻。

眾人只見王丞相正了正面色,輕咳兩聲,「把那刺客給我帶進來!」

頃刻便壓著一捆的嚴嚴實實的黑衣人跪在眾人當前。

「丞相大人,刺客武力都極為高強,皆是讓他們逃走,費盡全力抓住他時,此人想要吞毒自盡,故而如此!」那屬下『一五一十』彙報。

「這……這不是臨安侯府暗衛印跡?」

有人倒吸一口氣。

面面相覷,又都轉而朝不遠處的敬偌灃瞧去。敬偌灃護了護身旁的妻子,復而面色平靜的說道:「這憑空污人清白的事兒,還望大人仔細勘察。」

王丞相挑挑眉,拈著那刺客的衣領往裡邊兒一瞧,明晃晃的燙印,半分不假。

「那世子,您,要不過來瞧瞧?」王丞相話語幾分戲謔,指著那名刺客說道。

婚戀新妻 敬偌灃順著視線瞧過去,復而與王丞相對視道:「便是,也不能說明什麼。」

「呵呵呵,如今的臨安侯府可是背靠大樹好乘涼,囂張如此是也?」王丞相話語絲毫沒有收斂,話語之間很是輕蔑直白了去。

眾人這聞著一股子的味兒,嘖,不對頭呀!這臨安侯府和丞相府算是杠上了!畢竟,臨安侯府到底與赫王府親近,王丞相如今為了自個兒女兒,也得是給皇上撐腰的。這事兒,還不攪翻了天?

眾人默默等著,說不定赫王殿下馬上就給幫自己這大舅子說一句罷!

可是……事與願違,這位赫王殿下,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呢……

「丞相大人也是為官如此多年,若您當真懷疑我,我自然無話可說,也定然會好好配合您的調查,

可若是平白給我侯府扣臟帽子,那,也是不能夠的。」敬偌灃自然也明白,今日之事定是有人加害侯府,如此時候,更是不能慌亂。

「那您覺得,您侯府的暗衛,出現在此,難道也是來看龍舟不成?」王丞相反詰,眸光犀利如炬。

眾人屏氣凝神,心裡倒是慶幸和自個兒沒關係。

針尖對麥芒,

不對勁,不對勁兒了! 夏念念卻像是觸電般地甩開了他的手。

霍天凌臉色沉了下去:「不喜歡?」

夏念念抬頭看他,眼神帶著不解:「為什麼要給我買衣服?」

霍天凌語氣很自然,說得理直氣壯:「你是我的女人,我給你買衣服需要理由嗎?」

夏念念詫異地看著他,彷彿聽到了天大的笑話般。

她有些嘲諷地勾了勾唇角:「你的女人太多了,你留著給別人買吧。」

說完夏念念就轉身,準備去試衣間換下來。

霍天凌強行擋住了她,不許她換下來,他把卡扔給了導購員:「把這條裙子同一系列的S號全都包起來,送到總統府。」

出了服裝店,霍天凌又強行拉著她去買珠寶。

夏念念搖頭:「我不需要這些東西,你別買了。」

霍天凌有些著急了:「不喜歡嗎?那你喜歡什麼,包包?鞋子?我都可以買給你,只要你別跟我解除婚約……」

夏念念抬眸看他,平靜地說:「感情需要忠貞來維繫,並不是靠這些東西。」

霍天凌愣在原地,像是半天都明白不過來。



霍天凌追出來的時候,看到夏念念站在他的跑車旁。

他有些出乎意料,還以為夏念念已經走了。

他發動了汽車,夏念念坐到了副駕駛的位置。

「我聽說你辭職了?」霍天凌問。

「是的。」

霍天凌點了點頭:「辭職了也好,我們以後結婚,你總不能一直在學校做個補課老師。」

夏念念沒說話,電台里在播放歌曲。

「我說最怕快下雨的微風

你說你也是一樣的

我們笑著看天空

聊著聊著聊到哭了

我們都似乎被誰疼愛過

那些夢完美的無救

好多相似的溫柔

也有不一樣的難過」

……

霍天凌伸手擰掉了收音機。

「你不喜歡這首歌嗎?」夏念念疑惑。

霍天凌沒什麼表情:「不好聽。」

夏念念別著臉看向窗外,玻璃上印出了身邊男人的側臉。

霍月沉以前很喜歡這首歌,因為他們定情的那天,就是夏念念在他的耳邊輕輕唱著這首歌。

一瞬間,夏念念有些晃神。

覺得身邊這個男人變了好多。

一個人,怎麼會在一夜之間性情大變了呢?

她想起李悠兒開玩笑說過的話,除非是靈魂變了,換了個芯子。

她禁不住打了個寒顫,會嗎?

「怎麼了?空調太冷了?」霍天凌察覺到她在微微發抖,急忙把空調關了。

汽車很快就開到了金桃小區,夏念念下了車。

霍天凌立在車旁:「明晚我來接你,我在旋轉餐廳訂了位置。」

夏念念頓住,回頭緩緩地說:「夏紫諾也會去嗎?」

霍天凌急忙解釋:「夏紫諾肚子里的孩子已經打掉了,我以後不會再碰她了。」

夏念念覺得很諷刺:「她已經全告訴我了。你放心,我不會妨礙你們。」

「她跟你說什麼了?」霍天凌的眼底,隱隱浮現出暴戾的情緒。

夏念念深吸了口氣,看著他,一字一頓地說:「她綁架了我,說你一直在利用我,現在沒有利用價值了,所以你想殺了我,還找人想要強暴我。」

霍天凌俊美的面容變得扭曲起來,控制不住地低吼:「她在撒謊!我從來沒有想過要殺你!你寧願相信她說的,也不相信我?」

夏念念其實後來也有想到,是夏紫諾在撒謊。

可這又有什麼用呢?

她輕聲說:「就算不是你指使的,可她這麼做,終究還是因為你的緣故。如果你沒有和她上床,她也不會想來害我。」

霍天凌的眼神變得茫然,夏念念毫不猶豫地轉身就走。

霍天凌在原地站了許久,他的視線慢慢落在汽車副駕駛的位置上。

那裡安靜的放著一疊紅色的鈔票,鈔票旁邊還有一個吊牌。

霍天凌拿起吊牌,上面有他給夏念念買的那條裙子的店標,和價格9888元。

一共98張大鈔,和88元的零錢,一分不少。

原來,夏念念先走一步,是去取錢。

她之所以會上車,是為了把錢放在他的車上。

霍天凌突然覺得很可笑,很諷刺。

一開始,他是為了讓夏念念恨霍月沉,所以才會頂著霍月沉的身份,在外面瘋狂的亂搞女人。

明知道夏紫諾有野心,卻放任了夏紫諾的野心,讓她一次次的傷害夏念念。

如他所願,夏念念被傷透了心,可同樣他也把夏念念從身邊推走了。

霍天凌沉默地坐在駕駛室上,良久都沒有動彈。

半響,他接到電話,是幾個巴結他的人,想讓他去玩。

此時,包間里已經坐了七八個男人,都是平時一起玩的朋友。

還有各自帶來的情婦,和會所里的陪酒小姐。

霍天凌倒了杯酒,明顯的心不在焉。

一個很有眼力勁兒的男人,推了推身邊的女人:「還不快去陪霍少泄瀉火?」

女人是個小明星,為了拍廣告才陪男人喝酒,沒想到竟然把她推給別人。

小明星打量了霍天凌幾眼,那健碩的肌肉,英俊的面孔,而且還有他高高在上的尊貴身份。

小明星裝作害羞的低笑,粉拳撒嬌般地捶了男人幾下,卻主動換了位置。

小明星萬種風情地坐到了霍天凌的大腿上,然後對著他健碩的胸膛揉了起來:「霍少,你想人家怎麼幫你瀉火呀?」

霍天凌倒了大半杯酒,低頭看著懷裡的女人,隨意地問:「你叫什麼?」

「我叫倩倩。」女人嬌笑著。

「不,你今晚叫念念。」霍天凌面無表情地說。

小明星臉上僵了下,很快就恢復了嬌笑:「霍少說什麼就是什麼,我今晚就叫念念。」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就順理成章。

在會所頂樓的房間里,霍天凌完事之後,卻並沒有得到滿足。

他洗完澡穿著浴袍坐在沙發上,倩倩跪在地上拿打火機給他點煙。

「霍少,有一個廣告很合適人家。」倩倩和其他女人一樣,說出要求。

霍天凌抬起她的下巴:「女人跟男人在一起,圖什麼?」

倩倩一雙水盈盈的眼睛凝視著他:「當然是喜歡了。」

霍天凌瞬間變了臉,聲音冷冷的:「你要的是廣告,可沒要我的喜歡。」 倩倩不知道自己怎麼就惹他不高興了,立刻識趣地噤了聲,速度換好衣服就離開了。

逆世狂妃:絕世神醫廢柴三小姐 霍天凌靠在沙發上,半眯著眼睛,抬頭望著天花板的水晶燈出神。

這些女人和他在一起,圖的都是權勢和錢,不圖這些,難道圖的是愛嗎?

他突然睜開眼睛,像是迷糊灌頂一般。

夏念念什麼都不要,難道她要的就是他的愛?

這麼一想,霍天凌整顆心都興奮得顫抖起來。

他想也不想的,拿起電話撥了出去。

刀路獨行 「準備一艘打撈船,我要打撈一枚戒指……」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