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小虎聽到杜娟和杜媽媽的尖叫聲,立即跑過來急著道:「娟姐!阿姨!你們怎麼了?哥哥欺負你們了嗎?」

「龍哥啊!矮偉啊!」杜娟興奮的大叫著道。

「龍哥?矮偉?是他們欺負你們?他們在那裡?我去給你們報仇!」小虎瞪著眼睛大叫著道。

「你敢!他們可是我的偶像!我是他們最忠實的粉絲!」杜娟瞪起眼睛道。

「小虎!別搭理她!你把頭髮梳一下,然後哥哥帶你去吃大餐!」金清石笑著道。

「哥哥!什麼是偶像啊?」小虎好奇的道。

「偶像就是嘔吐的對象!」

「哈….哈…..哈……..」杜娟捂著肚子大笑著。

十五分鐘后,六個人從樓上來到大廈的門口,這個時侯停在路邊的一輛林肯大吉普車門一開,一胖一瘦、戴著棒球帽的兩個人從車上跳了下來。

金清石立即快步衝上去和兩個人先來了一個熱情擁抱后,然後笑著道:「龍哥!志偉哥!你們兩個可是難得沒有通告啊!」

「誰說沒有啊!我正在錄節目呢!聽說你來了,我節目都不錄了!」

矮偉笑著道。

「別聽他胡說!這傢伙最近因為口臭,被人家給冷凍了!」龍哥笑著道。

「哦?志偉哥!這是怎麼回事?」

「沒什麼大事!只是說了一個美女長得仇,她後台老板有點不高興,讓我休息一段時間!正好我可以去你的療養院住幾天!」矮偉笑著道。

「不說這些了!我們去先餐廳吃飯!別讓石頭的家人和朋友等久了!」龍哥搖了搖頭道。

吃飯的地方就在離藍天大廈500米遠的海天漁村,海天漁村有三層,龍哥輕車熟路的從後門的貴賓電梯直接來到了三樓的一個包廂里,一個三十歲左右、風韻猶存、穿著一高叉藍色旗袍的美女,正帶著兩個女服務員在包廂里忙碌著。

那個美女看到龍哥和矮偉后,立即點頭微笑著道:「龍哥、志偉哥!鮑魚和龍蝦、魚翅已經開始準備了,您看還需要點些什麼菜?」

「蘭經理!我們一共八個人,你看著準備吧!一定要新鮮的海鮮!」龍哥微笑著道。

「好的!那我馬上去準備!上什麼酒水呢?」

「兩瓶XO,飲料多拿幾種過來,大家喜歡喝什麼就喝什麼!」

「龍哥!今天我們就別喝洋酒了!我帶了兩瓶好酒過來,保證你沒有喝到過!」金清石笑著道。

「哦?什麼好酒啊?」曾志圍好奇的道。、「百年蜂巢酒!絕對是大補的好酒!」金清石小聲的道。

「對男人有幫助?」矮偉立即眼睛放亮,小聲的問道。

「那是剛剛的!」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妥了!就喝它!」矮偉幽默的說一句東北話道。

這個時候一直焦急的趙影用腳了踢了踢金清石的腳,然後給他使了一個眼色,金清石連忙抱歉的道:「二位哥哥!我的家人和朋友都是你們的粉條!這次終於見到活得了!哥哥就滿足一下她們的好奇心吧!」

「呵!呵!呵!來吧!合影、簽名隨你們挑!我們兩個完全配合!」龍哥笑著道。

「龍哥我可是你最忠實的粉絲!不是粉條!我想跟您合個影!」趙影紅著臉道。

「龍哥!這是我的好朋友也是香江中醫療養院的總經理趙影!以後如果我不在香江,你直接找她就行!」金清石笑著道。

「您好!趙總!趙總可是難得的大美女!如果有興趣可以參加我怕的新電影啊!」龍哥笑著道。

「我以前還真想過,不過現在給別人打工了,身不由已啊!」趙影苦笑著道。

「小影!快拍啊!我們都等著呢!」沈雅急著道。 龍哥和志偉同時站了起來,兩個人走到每個人背後做著不同姿勢配合著,金清石一邊照相一邊笑著道:「龍哥!志偉哥!你們今天甘當配角,小弟對你們的敬仰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啊!」

「我們是好兄弟!不用提那些傷感情的事情!」龍哥笑著道。

「石頭兄弟!我們可是全力的幫你啦!做人要知恩圖報啊!」矮偉笑著道。

「什麼情況?志偉哥!你這裡話里藏刀、話裡有話啊!」金清石到矮偉這麼說,他馬上問道。

「呵!呵!等拍完再說!」龍哥笑著道。

十多分鐘后,兩個人一邊揉著臉一邊苦笑著道:「臉都笑僵了!」

「兩位哥哥!真是委屈你們了!現在可以說什麼事情了吧!」金清石笑著問道。

「哥哥我投資了一部新電影,現代警匪、槍戰、搞笑、功夫片!我想請你再幫幫忙!」龍哥笑著道。

「我們可以全力的配合你了!你可要夠朋友、夠意思啊!」曾志圍笑著道。

「我有兩個條件,如果你們答應了我不但幫忙,而且我弟弟、妹妹都可以幫你,你可別小看他們的本事!我弟弟的外家功夫已經練到小成,讓他砸牆、砸車這些完全不用什麼道具!我妹妹號稱無影手,開車、開門樣樣的精通!而且還是一個一等一的大美人哦!」金清石笑著道。

「好啊!只要哥哥能做到的,我一定會答應!」龍哥立即點了點頭道。

「我的在內地開了一個製藥廠,有一種藥酒準備在香港上市,我請龍哥幫我做一個平面廣告!第二就是我不能露出真面目,因為我軍隊里還有一個身份,不允許這樣做!」金清石認真的道。

「第一個完全沒有問題,哥哥不但一分錢不收,而且還可以幫你拍電話廣告,反正設備也用不了幾個錢,這個可以包在我身上,第二個有點難,因為這個劇本你是男二號,我們兄弟兩個演警察!不露臉這不可能啊!」龍哥為難的道。

「那我可真幫不了你了!我可以告訴兩位哥哥,我現在官方的身份是總參情部的副部長!這真的不行啊!」金清石苦笑著道。

「總參情部副部長?那是什麼級別?」矮偉好奇的問道。

「我弟弟剛晉陞了少將!一個將軍去拍電影是真的不可能的!」沈雅微笑著道。

「啊?少將?」龍哥和矮偉同時大叫著道。

「是真少將!不是豆瓣醬!」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和駐港部隊司令一個級別啊! 重生九零:天降小財媳 好犀利啊!」矮偉吃驚著道。

「猴塞梨?猴子吃梨啊!為什麼要塞呢?」杜娟疑惑的問道。

「呵!呵!呵!」龍哥和矮偉同時大笑起來,「不是猴塞梨!是粵語好厲害的意思!」金清石連忙解釋著道。

兩個人大笑過後,龍哥才笑著道:「那這事就算了!兄弟的廣告我還是幫搞定!到時候你把酒拿過來就行!其它的你就不用管了!」

「這怎麼行!一定要給錢!」

「這能用幾個錢!就我這張臉還值點錢,可是我能收自已兄弟的錢嗎!這事你就別管了!」龍哥擺了擺手道。

「龍哥!你劇本里的搭檔是女人可以嗎?」這個時候趙影突然張口道。

「這個倒是可以!趙總有興趣?」龍哥笑著問道。

「我可不會功夫!不過石頭扮起女人來,絕對比女人還女人!」趙影笑著道。

龍哥和矮偉對視了一眼然後緊緊盯著金清石,三分后矮偉點了點頭道:「這個真可以!而且絕對有戲!」

「嗯!我也覺得可以!一身好功夫的美女!更會吸引觀眾的眼球!我們一會去試一下鏡!我這就讓人準備!」龍哥說完馬上拿出手機打了出去。

金清石聽到讓自已扮女人,剛想拒絕,可是想到龍哥這麼幫自已,如果再拒絕也不講人情了,他只好苦笑著道:「你們拿主意吧!我不要臉都行!不過對媒體要嚴格保密才行!」

「兄弟!這個你放心!我專門給你準備一個保姆車,你拍完戲就在車裡呆著,讓大家見不到你廬山真面目!」龍哥連忙回答道。

「那就好!什麼時候開拍?」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我們已經開拍了!現在就差我們兩個人和你自已的一些鏡頭,以你的身手完全沒有什麼問題!」龍哥笑著道。

「啊?都開拍了?如果我不同意怎麼辦?」金清石吃驚的道。

「那就再找別人啊!不過劇本里動作,只有你才能完成!高難度的動作有很多、而且還有一些車技!」

「把本子我先看一下,明天我要去考中醫師行醫資格證,下午看完本子,晚上大家再碰一下頭!」金清石道。

「好!以你的記憶力,完全沒有什麼問題!那明天晚上我們就在這時的藍色妖姬里碰頭,一邊喝酒一邊聊!」龍哥道。

這個時候龍蝦、鮑魚、魚翅湯、三文魚刺身、對蝦、螃蟹、各種貝類開始陸陸續續的擺在了桌面上,大家一邊吃一邊開心的聊著天,小虎抓起龍蝦頭「咔嚓!咔嚓!」狂啃著,一邊啃一邊點著頭道:「哥哥!這個蝦好吃,雖然比不上大白魚,可是比豬手好吃!」 大家吃完飯馬上開著車趕到攝影棚,化妝師、服裝師、攝影攝像師已經全部到位,金清石一到大家立即開始忙碌起來。

一個小時候后,一個上身穿著黑色的T恤、下身白色緊身短褲,秀髮披肩,身材高挑兒的美女走了出來,龍哥和矮偉傻傻的看著這個大美女,而這個時候那個美女微笑著開口道:「有什麼好看的!我可是純爺們!」

「性感!驚艷!石頭兄弟!要不你直接變性算了!」矮偉笑著道。

「這個造型好!絕對是一個好的賣點!神秘的女主角!大家都猜猜她是誰?」龍哥高興的道。

「龍哥!你可別出賣我!」金清石連忙搖頭道。

「呵!我不會出賣你!我只是給大家留一個懸念!」龍哥笑著道。

攝影、攝像師開開始威著金清石忙碌起來,「咔嚓!咔嚓!」相機的快門連續響起,金清石配合做著一個個動作,有高難度的、有性感的、有冷酷的…….

一個小時后大家坐在電腦前一張張相片的看著,龍哥一邊看一邊點著頭道:「兄弟做這些高難度的動作,就是吊威亞也很難做到!如果這樣我們拍攝進度就會快了很多,而且電腦製作的時間也會縮短!你可幫哥哥省大錢了!」

「這些動作都不複雜,如果再增加一些難度也沒關係!各種槍械更是沒有問題,我可是專家!」金清石笑著道。

「好!劇本馬上改一下,增加一些高難度和性感的鏡頭!槍械的種類要增加,而且在使用上要有特寫,比如蒙眼拆槍、裝槍,出槍的速度、動作等等!」龍哥大聲的道,他身後的助理拿著筆快速的記錄著。

「龍哥!志偉哥!那我先回去把劇本先看一下,如果有什麼想法我們電話聯繫!明天我還要考試呢!」金清石微笑著道。

「那個醫師資格證對你來說,就是輕而易舉、手到擒來!我看直接考個Consultan都沒有任何問題!」矮偉笑著道。

「香江的醫生制度我不太懂,內地分為醫師、主治醫師、副主任醫師、主任醫師!我要求不高,能有一個看病的資格就行!」金清石笑了笑道。

「Consultan同你們的主任醫師差不多,都是最高的級別,這些你問一下顧老,他可是中醫評審的專家之一!」矮偉笑著道。

「不想了! 帝少的獨傢俬寵 我還是好好回家準備一下吧!走了!」金清石笑著說完帶著大家回到了家裡。

第二天一大早,大家就來到了中醫館,無塵和顧老正吃著早餐,看到金清石他們過來,顧老笑著道:「你們吃早餐沒有?」

「爺爺!我們吃過了!中醫師考試幾點鐘開始啊?」

「今天一共有十個人參加考試,考試分為面試、筆試、把脈、診治!從早上9點鐘開始一直到下午,你準備得怎麼樣了?」顧老擔心的道。

「應該沒什麼問題!」金清石自信的道。

「嗯!考試的時候你要小心些,七個評委裡面有幾個可是爺爺的死對頭!他們一定會問一些刁鑽古怪的問題,你可要慎重回答!」顧老鄭重的道。

「還有人敢跟爺爺做對?」金清石吃驚的道。

「同行是冤家!這沒什麼大驚小怪的!只要你發揮正常拿個醫師證綽綽有餘!」顧老笑著道。

「我也沒有資格證,要不我去考一個吧!」無塵想了想道。

「大師!您平時在旁邊指點一下我們就行了!我們這些人那敢考您啊!」顧老苦笑著道。

「呵!呵!活到老學到老!誰也不能包治百病,而且每個人的專長也不一樣,所以還要不斷的學習才行!」無塵微笑著道。

「師傅!謙虛過了就是驕傲!」

「小兔仔子!如果你通不過考試,以後就別在叫我師傅了,我丟不起這個人!」無塵瞪著眼睛道。

「我就怕表現太突出了,評委心臟承受不住啊!」金清石微笑著道。

「滾!」

這個時候陳聯平、陳蓉和女兒夏薔薇走了進來,陳聯平微笑著道:「我讓妹妹和薔薇帶大家去香江好好逛逛街,大家想買什麼就告訴她們!」

「陳董來的剛好!我帶石頭去考試了,你陪著大師到處轉轉!」顧老笑著道。

「我就是為這個來的!我一定把大師陪好、吃好!」陳聯平笑著道。

金清石向小虎交代了幾句話后和顧老坐著賓士車向著香江中醫藥管理委員會趕了過去。

在香江中醫藥管理委員會主席謝志強博士的辦公室里,三個七十多歲、面色紅潤的老年人坐在沙發上,其中一個身穿唐服的人向著坐在中間的老人道:「謝主席!今天安排十個中醫師考核的人都是我們自已人的弟子,這些人一直跟在我們身邊學習,大部份人已經有了豐富的診斷和治療經驗,這次我能不能增加MedicalOfficer(專科駐院醫生)的考核呢?」

「我同意趙副主席的意見!只要有能力人我們可以給這個機會嗎!西醫三十多歲的博士就有很多嗎!」另外一個老人點了點頭道。

香江中醫藥管理委員會主席謝志強博士沉思了一會道:「這件事情還是要聽聽所有評委的意見才行,不過我個人是贊同這個提議的,現在中醫的沒落,跟我們一直墨守成規有很大的關係!現在學中醫的人越來越少了!」

「我想大家會同意的吧!這十個人可是都是自已的弟子!」香江中醫藥管理委員會副主席趙波博士笑著道。

「這個很難說!像顧平之這個老頑固也許就不會同意!」香江著名老中醫朱國濤搖了搖頭道。

「這個干孫子可是他的寶貝,而且聽說這個人醫術非常厲害,我想他一定會同意的!」趙波博士笑著道。

「一個二十多歲的內地毛頭小伙,再厲害能有多厲害!也許是老顧把這些功績全部放在了他的身上,好把他的名聲打響,是為了那個中醫療養院做準備吧!」朱國濤冷笑著道。

「這個有可能!老顧已經找律師立的遺囑,唯一的繼承人就是他的干孫子!」謝志強點了點頭道。

「等大家到齊了先開個會!把事情跟大家說一下,如果都同意我們就開始準備MedicalOfficer的考試題目!」趙波博士笑了笑道。

謝志強和朱國濤同是點了點頭。 顧老和金清石剛走進中醫藥管理委員會,一個老太太和一男一女兩個年輕人向著顧老走了過來。

老太太看外表年齡大約在60歲左右,臉上雖然有了一些皺紋,可是白皙的肌膚再加上高貴的氣質,讓人一看就知道這個女人不是一般的人。

那個女孩五官玲瓏精美,身材凹凸有致、酥胸翹臀,皮膚粉膩如雪。

她走到顧老身前微笑著道:「老顧!你的寶貝孫子可真是一表人才啊!名頭響亮啊!」

「陳院長!你孫女可是一個大才女!她發表的論文我看了,有理有據的對肝癌病的治療與防範提出了獨特的思路,是一篇難得的好文章,看來她已經得到了你的真傳啊!」顧老笑著道。

「我們兩個就別在這裡互捧了!我想問你一下,對於這次直接考MedicalOfficer你有什麼看法?」那個老太太笑著道。

「什麼?直接考MedicalOfficer?沒人跟我說過件事情啊!什麼時候決定的?」顧老的臉色立即黑了下來道。

「我也是剛剛聽說的,我估計是臨時決定的,不過這也沒什麼!這次的考核的十個人,不是大家的親屬就是得意弟子,如果能直接考MedicalOfficer,那也很正常!這些人的實力都很強,而且也有好幾年的臨床經驗,完全可以勝任MedicalOfficer的工作!」那個老太太認真的道。

「我也同意真接考MedicalOfficer!可是這樣的事情應該提前通知我們啊!要不然要我們這些評委有什麼用?很多考題都要重新制定吧?治療病人的難度也要增吧?這有點太兒戲了!」顧老搖了搖頭道。

「你同意就好!病人彭院長那裡多得是!其它的也用我們來*心,我估計有些人早就準備好了!九點鐘先開會,我們現在去會議室吧!」老太太小聲的道。

「嗯!」顧老點了點頭道。

「玉卿、雲天你們和顧老的徒弟好好交流一下,他可是一個中醫高手!」那個老太太向著身後的兩個年輕人道。

「是奶奶!是老師!」兩個年輕人同時回答道。

老太太和顧老直接向著樓上走去,這個時候那個女孩微笑著向金清石道:「金先生您好!我叫周玉卿!是香江中國醫藥研究學院院長陳香蘭的孫女!您的名子最近可非常火啊!那個中醫療養院也真是一個大手筆!至少要投入幾個個億吧?」

「周小姐您好!我叫金清石,內地人,那療養院是爺爺搞出來的,跟我可沒有半點關係!我就跟著跑跑腿、打打雜雜!」金清石微笑著道。

「金先生太謙虛了,顧老的一切將來都是你的!我可非常羨慕金先生的好運氣啊!不費吹灰之力就得到了幾十億資產!」那人叫雲天的年輕人這個時候開口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