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艾濃濃並不怕艾小雪說什麼,畢竟她和先生之間是清清白白的。

她其實自己也搞不明白,她和先生之間到底是什麼關係?

但她絕對不認為是包養的關係!

因為先生是個紳士,對她那麼好,才不是像艾小雪說的那樣齷齪!

見艾濃濃不回答,大伯的聲音沉了下來,「你老實跟大伯說,你現在住在哪裡?」

艾濃濃含糊地說道:「住在朋友家裡。」

大伯說:「濃濃,明天出來見個面吧!大伯想知道你那個朋友到底是怎麼回事。」

艾濃濃覺得有些事情還是當面說清楚的,免得艾小雪又在背後說她的壞話。

她自己倒是沒什麼,可她就是聽不得別人污衊先生。

於是艾濃濃答應了下來。

艾濃濃是在中午課間休息的時候,去見大伯的。

她以為就只有大伯一個人,可去了之後才發現丁白蓮竟然也在。

艾濃濃當時就想直接走人了。

大伯已經看到了她,還開口喊她的名字,「濃濃!」

丁白蓮一改往日尖酸刻薄的態度,換上了一張虛情假意的笑臉,「濃濃,之前的事情是大伯母錯了。大伯母問你要奶奶的退休金,其實也是為了照顧奶奶和你呀!

奶奶年紀那麼大了,你又還小,你們一老一小的身邊每個人照顧怎麼行?這段時間,找不到你和奶奶,我和你大伯每天都擔心得睡不著覺,害怕你在外面被人騙了!」

艾小雪從酒店回來之後,回到家就把自己關在房間裡面大哭。

丁白蓮跑去問艾小雪是怎麼回事。

艾小雪添油加醋地告訴丁白蓮,說艾濃濃現在被一個有錢的男人包養了,還讓那個有錢的男人把她叫過去羞辱了一番。

丁白蓮一聽氣得要死,一個靠著自己家裡施捨才不會餓死的死丫頭,有什麼資格敢羞辱她的寶貝女兒?

丁白蓮眼睛一轉,計上心頭。

她跑去找自家老公,先是虛情假意地說了她認錯之類的話。

然後就說艾濃濃在外面和別的男人同居了,擔心艾濃濃小小年紀被人騙財騙色。

大伯一聽這還了得,就馬上給艾濃濃打了電話。

聽到丁白蓮說認錯的話,大伯聽不出來真假,艾濃濃還能聽不出來嗎?

可大伯對她畢竟還有一分真心在,艾濃濃也不好拂了大伯的面子,就坐了下來。

「濃濃,來點菜吧!看看有什麼是你喜歡吃的。」

大伯把菜單遞了過來,艾濃濃隨便看了一眼,發現這些菜品的價格都屬於中等偏上的。

她有些疑惑地看了丁白蓮,看到在大伯說讓她隨便點菜的時候,丁白蓮的嘴角抽了抽。

丁白蓮是多麼摳門的一個人,今天居然會這麼大方的請她吃飯,太陽是從西邊出來了嗎?

「濃濃,你喜歡吃什麼儘管點!今天,大伯請你吃,不用客氣!」

大伯難得的硬氣了一回。

在家裡大伯就已經和丁白蓮商量好了,還是丁白蓮自己同意的,所以大伯現在說話也特別有底氣。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艾濃濃輕輕地垂下眼眸,掩去了眼底的嘲諷,她才不信丁白蓮會這麼好心呢,肯定有什麼后招在等著她呢!

就在這時候,丁白蓮的手機響了起來,她的眼睛一亮,「唉,是的,我們已經到餐廳了。」

說著,丁白蓮就站了起來,興沖沖的朝外面走去。

艾濃濃眼神疑惑地看向了大伯,「還有人來嗎?」

大伯尷尬地笑了下,眼神閃躲,頗為心虛的樣子。

艾濃濃索性雙手環胸,靠著椅背坐著,「大伯,你們今天約我到底真正的原因是什麼?你如果不告訴我,我現在馬上就走!」 大伯支支吾吾的,還不肯說。

艾濃濃冷笑了一聲,直接站了起來。

大伯見艾濃濃是真要走了,怕丁白蓮等下回來自己不好和那惡婆娘交代,只好說道:「是你大伯母要幫你相親。」

艾濃濃簡直無語了,「她會那麼好心?」

艾濃濃這些年受了那麼多的委屈,要是還看不清楚丁白蓮是什麼樣的人,那就白瞎了一雙眼睛了!

見到艾濃濃冷嘲熱諷的樣子,大伯心虛地說:「你對你大伯母的誤會太深了,她也是真的為了你好。與其讓你在外面認識那些不三不四的男人,不如由你大伯母好好給你選一個好男人。」

艾濃濃臉上只有冷笑。

說她可以,但是說先生是不三不四的男人?他們沒這個資格!

見艾濃濃是真的生氣了,大伯急忙繞過來,攔在她的面前,「濃濃,人家大老遠的來都來了,你就給大伯一個面子,吃完飯再走吧!就當是大伯求你了!」

大伯低聲下氣地求自己,艾濃濃畢竟只是個十七歲的小姑娘,頓時就狠不下心來了。

就在這麼一猶豫的時候,丁白蓮就領著人過來了。

「哎喲,小陳,快過來,這就是我家侄女濃濃。」丁白蓮非常熱情的介紹。

跟著丁白蓮過來的是一個四十來歲的男人。

這年紀說句不好聽的,差不多都可以當艾濃濃的父親了!

艾濃濃眼神嘲諷地看向了大伯父,那眼神是在說:這就是你所謂的相親?

大伯的臉色也很不好看,他估計也並不知道丁白蓮給濃濃相看的居然是一個年紀這麼大的。

丁白蓮瞪了大伯一眼,大伯頓時就慫了,縮著腦袋沒什麼存在感的坐下來了。

那男人看了艾濃濃一眼,點點頭,好像一副很滿意的樣子。

「濃濃,這是小陳,你們年輕人認識一下,不要這麼拘謹嘛!」丁白蓮的語氣表情活像是古代青樓里的老鴇。

艾濃濃翻了個白眼,要臉不?都這麼大年紀了,還能舔著臉說是年輕人?中年人還差不多!

看到艾濃濃沉著臉,根本不說話,丁白蓮的眼睛轉了轉,非常殷勤地看向了那男人,「哎呀,我這個侄女臉皮薄,小陳你可不要介意啊!」

那男人說:「沒事兒,第一次見面肯定有些生疏,熟悉了就好了。」

艾濃濃的白眼都快翻出天際了,叔叔,誰跟你熟悉啊?

「都別站著啊,快坐下來吧!」丁白蓮忙著招呼道。

見艾濃濃不坐下,丁白蓮給了大伯一個眼色。

大伯只能厚著臉皮說:「濃濃,菜都點好了,吃了再走吧!」

艾濃濃吸了口氣,對啊,能吃摳門的丁白蓮一頓飯,這輩子可能就這一次了。

他們的錢都是賣了父母留給她的房子才有的,明明就是她的錢,憑什麼便宜他們啊!

不吃白不吃!

艾濃濃坐了下來,笑眯眯地看著大伯說道:「大伯,你剛才說今天請我吃飯,這頓飯不用我給錢對嗎?」

大伯微微愣了一下,下意識地看向了丁白蓮。

丁白蓮忙說:「濃濃你說的這叫什麼話,有長輩在這裡呢,怎麼能讓你一個小輩給錢?再說,不是還有小陳嗎?你就放心的吃吧!」

呵呵,吃吧吃吧,吃死你這個小賤種!

姓陳的已經答應,只要艾濃濃同意這門親事,就給自己二十萬的彩禮。

一頓飯錢比起二十萬的彩禮來,算得了什麼!

艾濃濃狡黠的一笑,「既然如此,那我可以再看看菜單嗎?剛才我都沒好意思點菜呢!」

她的語氣聽起來天真無辜,可是丁白蓮快要氣得頭頂冒煙了,忍著肉痛說,「呵呵,那你就點吧。」

「服務員!」艾濃濃大聲地喊了一聲,服務員走了過來。

艾濃濃小手在菜單上亂點,「這個、這個、還有這個……都來一份,要大份的哦!哇,你們居然有燕窩!我從小到大還沒有吃過燕窩呢!如果不是今天大伯大伯母請我吃飯,我還沒這個口福呢!燕窩也給我寫上去啊,還有飲料……」

丁白蓮的臉都忍得快要抽筋了,恨不得把菜單從艾濃濃的手裡給搶走,然後狠狠地拍在她那張漂亮的小臉蛋上!

帝霸 艾濃濃完全無視丁白蓮快要噴火的視線,豪氣的點完餐之後,指著丁白蓮,沖著服務員說道:「我們的菜上快點啊,等下這位女士買單,你可認清楚了。」

法醫王妃:我給王爺養包子 服務員看了一眼丁白蓮,還認真地點點頭:「好的,我知道了。」

丁白蓮:……

艾濃濃心裡快要笑死了。

誰知道丁白蓮等下會不會賴賬呢?

先給她下個眼藥,讓她等下沒辦法賴賬!

那個男人說:「艾小姐現在還是學生嗎?」

丁白蓮說:「是啊!濃濃成績一般般吧,估計考不上什麼好大學。如果考不上就不要讀書了,反正女孩子讀得好不如嫁得好呢!」

那男人點頭:「這個我同意。女人就該在家裡相夫教子,讀那麼多書以後出來老了都找不到好對象了!」

艾濃濃才懶得理他們,自己埋頭苦吃。

她是給大伯面子才留下來的,吃完飯還要回學校呢!

丁白蓮看到桌上的好菜,燕窩、大閘蟹、基圍蝦這些好的都快要被艾濃濃給吃光了,暗暗在桌子底下踢了艾濃濃一腳。

艾濃濃抬起頭看她,丁白蓮馬上裝出一副慈愛的樣子,「濃濃,你不要只顧著吃嘛!也和小陳聊聊天啊!」

艾濃濃一臉天真地說:「陳叔叔不吃飯嗎?」

那男人:……

丁白蓮:……

冷場了,丁白蓮只能繼續說道:「小陳在事業單位當科員,一年的年薪有八萬塊。工作輕鬆,有雙休。這條件真的是打著燈籠都難找呢!」

艾濃濃:「陳叔叔這麼大年紀了,還只是個科員啊?」

一口一個陳叔叔,叫得桌上的幾個人臉色都很難看。

那男人說:「艾小姐喜歡小孩子嗎?打算結婚生幾個孩子?」

艾濃濃:「不喜歡。」

丁白蓮瞪了艾濃濃一眼,「你能不能好好說話?」

艾濃濃:「我好好說話了啊,我的確不喜歡孩子啊!」 那男人臉色有點不好,「我還有八歲的女兒,你以後不會虐待我的女兒吧?」

艾濃濃特別誠懇地說:「陳叔叔,你放心吧,我應該沒機會見您的女兒的。」

那男人很不滿地看向了丁白蓮,「你這個侄女眼光很高啊!看不上我是吧?」

丁白蓮狠狠地瞪向了艾濃濃,「你別不知好歹!人家小陳哪點不好?年紀大了才會疼人,有個女兒更好,你都不用再生孩子了,直接嫁人就有孩子了,你還在這裡挑三揀四的!」

艾濃濃吃飽了,放下了筷子,擦了擦嘴,語氣平靜地說:「艾小雪的比我還大一歲,你們既然覺得陳叔叔條件這麼好,應該先介紹給艾小雪吧?」

丁白蓮氣得咬牙。

她的寶貝女兒可是要嫁給有錢人的!

最好是鄧文林那種富二代,小雪嫁過去就當少奶奶享福。

怎麼可能嫁給老男人,還給人家當后媽?

丁白蓮瞪著艾濃濃,「你別以為我們不知道,你在外面跟不三不四的男人混在一起,你小小年紀不學好。我們成為你的長輩,幫你相親安排婚事有什麼不對的?你不要不知好歹!」

「什麼?」那男人很不滿地說:「她在外面都有對象了嗎?該不會已經不是處了吧?我先說好了的,我只找處,我可不當接盤俠!」

艾濃濃冷冷地說:「我已經有男朋友了,也打算繼續讀大學,還有我不喜歡小孩子。不好意思,還真是耽誤你的時間了!你如果實在想找對象,大伯母她有一個女兒,估計能滿足你的要求。」

「你給我閉嘴!」丁白蓮怒聲呵斥道。

那男人憤憤然地站了起來,「哼,居然敢耍我!把我的一千塊錢還給我!」

「什麼一千塊?」大伯疑惑地問道。

丁白蓮說給介紹對象,還收了那男人一千塊錢介紹費。

那男人怒道:「把錢還給我,否則今天這件事情沒完!」

丁白蓮就是個窩裡橫,在外面就是個慫包。

看到男人凶起來了,只能肉痛的拿出錢包,把還沒有捂熱乎的一千塊錢還給男人。

男人拿了錢,狠狠地丟下一句:「還想騙我二十萬禮金,做你的春秋大夢吧!」就走了。

艾濃濃挑眉冷笑,大伯的臉色很不好看,看著大伯母,「你收人錢了?」

丁白蓮面對自家人,馬上就橫起來了,「收錢怎麼了?家裡不要花錢啊!就你那點收入,是想讓我和女兒跟著你喝西北風嗎!」

大伯又不說話了。

丁白蓮看向艾濃濃,兇狠地說:「你還有臉笑?你在外面和男人同居,你小小年紀這麼不要臉!現在趁著你肚子還沒大,趕緊找個老實人嫁了,否則以後你肚子大起來了,做了流產手術就找不到人嫁了!」

最重要的是,她把艾濃濃嫁出去,還能收二十萬的禮金呢!

二十萬啊,夠給他們家小雪買一套小戶型的首付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