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娘親,我有個壞消息要告訴你,哦不,兩個壞消息。」雖然時機不對,但他還是要說。

沅芷蘭撐著下巴正在理後面的劇情,聞言頭也不抬,「說吧,你不怕我撂挑子就大膽地刺激我。」

都這種時候了居然還有兩個壞消息要告訴她,她是無意間做過什麼讓寶寶誤以為她內心特彆強大的事嗎?

「你在跟誰說話?「

「你是什麼人,為什麼從天上掉下來?「

「是仙女嗎?你是傳說中的仙女?「

「你長的真好看,你的紅衣服也好看,我化形肯定也這麼好看。」

好多聲音七嘴八舌議論著,沅芷蘭猛的扭頭東張西望,「誰,誰在說話?「

「嗯…」寶寶猶豫后說道,「這就是我想說的第一個壞消息,我們身處異界,花草樹木都可以修鍊,這裡處處是耳目,我不能隨時現身,娘親也不能直接和我說話,我們只能意識交流,否則會招來麻煩。」

「哦,第二個呢?」這下她說話小心了,不再開口,直接用意識交流。

原來那些聲音是花草樹木傳出來的,她早有心理準備,並不覺得奇怪。

不過這算什麼壞消息,自從她開始做真實任務,寶寶就跟個擺設一樣,除了陪聊啥事不幹,有沒有都無所謂。

不到嘴巴憋臭,她也不是很想跟寶寶說話。

「第二個是…我們現在所處的森林有很多已經修鍊成人的妖魔,娘親要小心。」

妖魔!

大樹遮天蔽日,大白天也驅散不開這種陰森之感。

妖魔皆是不通人性,長相可怖,有些還吃人,沅芷蘭立刻抱緊胳膊打了個寒顫,差點哇的一聲哭出來。

想到她是大人,不能在兒子面前露怯,這才生生忍住。

沅芷蘭鬆開手臂,沖寶寶昂首道:「別怕,娘親保護你。」

寶寶:……

沅芷蘭很快鎮定下來,她是女配,命再不好也會活到被男女主收拾的時候,還沒被男女主虐就表示她的死期還遠。

今天是紅錦跟其他姐妹們上天參加選秀的日子,上輩子紅錦順利上了天界,這輩子因為沅芷蘭來的時候分神,不小心掉下來。

仔細想想,她哪裡是不小心,分明就是剛投身過來沒適應環境,憐雪觀察到她分心,稍稍使小伎倆推了她一把。

紅錦和憐雪關係雖說不上親密無間,卻也不曾鬧過矛盾,紅錦的霉運也沒波及到憐雪,因為憐雪是錦鯉族運氣最好的魚,紅錦還很羨慕憐雪,把她當作偶像崇拜。

她是鯉魚精,憐雪明知道掉下來對她並不會有性命危險,這般捉弄她是為什麼?

想到此次上天的目的和上輩子的事,沅芷蘭不得不懷疑,其實紅錦和元白之間的事憐雪早已知情。

讓她掉下來要不了她性命,卻會錯過選秀,所以憐雪這麼做是為了元白。

她早就知道紅錦和元白在談戀愛,後來整出那麼多事也是為了刺激紅錦,一種勝利者對失敗者心靈上的刺激。

好個心機魚!

沅芷蘭聰明的大腦瞬間洞悉了很多事,憐雪既然是如此有謀略懂隱忍的心機魚,那上輩子紅錦災星的名聲估計也是她的手筆。

還有那元白神仙,他明明就對紅錦見色起意,只不過他和紅錦認識百年,知道她的屬性,怕和她在一起受到牽連,故而選了最幸運的錦鯉憐雪而已。

憐雪也沒辜負他的期望,給他帶來了諸多好事,讓他除了在子嗣的事上,一直順風順水。

沅芷蘭百思不得其解,欺騙單純鯉魚感情的渣男也能當神仙,這年頭當神仙的門檻這麼低么?

心機魚是女主,渣神仙是男主,兩個人品不端的人聯手還不把天掀了?

老天爺你眼被那啥糊了?

理順來龍去脈后沅芷蘭目標堅定,紅錦的仇人就是元白和憐雪這對男女主了,殺魚之仇,不共戴天!

既然她來了,就得替天行道,維護世界和平!

主線的強大上個世界她就領略過了,即使再怎麼避著男女主,後來他們還是會主動找上她。

該來的總會來,躲是躲不掉的,不反抗就要被扒皮抽筋上鍋蒸,所以她這次打算主動出擊,殺他們個片甲不留。

這一世的男女主有點難斗,她要先找到自己的男主,翅膀硬了再去找他們算賬!

這種地方寶寶不能隨時現身,容易被發現,她只能靠自己。

沒找到自家男主之前,先搶一些東西傍身才是明智之舉。

據她所知,妖魔橫行的世界一般天材地寶會比較多,像地攤貨一樣隨處可撿的那種,她也要去多撿一點。

沅芷蘭抬手間看到白皙手腕上一根手鏈,上面還有魚鱗做成吊墜作裝飾。

細細一回想,關於這條手鏈的信息湧現在眼前。

她手上戴的這根手鏈是她自己編的,作紅繩的是元白的頭髮,作裝飾的魚鱗是紅錦的尾鱗。

元白作為喜神,穿的是一身白衣,唯有這頭髮能象徵一點喜。

元白的頭髮在頭上時是細黑的髮絲,拔下來就會變成粗紅繩,誰綁了誰家就會有喜事發生。

當初他扯了兩根頭髮贈予紅錦,紅錦怕弄丟,編成手鏈貼身戴著,她一共編了兩條,還有一條在元白那。

元白私相授受送她的頭髮,大有定情信物的寓意,她回送元白用他的頭髮她的鱗片編的手鏈也有此意。

這一出紅錦住在元白仙宮時沒說,她顧及元白和憐雪的關係,可人家壓根就不領情,把她的真心好意往腳下踩。

不知道她後來后不後悔,也許是後悔的吧,不然也不會有她的到來。

要是把這事公布出來,那元白說的那句「我把你當朋友,是你想多了「就顯得相當無恥,相當不要臉了。

手鏈跟了紅錦一生,即使被元白欺騙她也沒摘下,後來被抽去魚筋這條手鏈就下落不明,應該是憐雪拿走的。 很好,又一實錘證明憐雪知道紅錦和元白之間的事。

沅芷蘭抬頭看看天,目光悠遠,從樹葉縫隙穿透致外。

心機魚,渣神仙,百因必有果,你的報應就是我,等著,我很快就來!

「小姐姐,你是不是神仙?」見她默不作聲地坐著,得不到回答的小妖繼續問。

小妖聲音清脆空靈,不知道是從哪裡發出來的,沅芷蘭回神,眼神一會落向身後的大榕樹,一會落向左手邊的灌木叢,一會又落向左手邊的嶙峋怪石,「哪一個是你?」

「我在你頭上。」

沅芷蘭抬頭,看到它差點笑噴,一隻體型肥碩的蜜蜂掛在樹榦上,兩隻眼睛如玻璃球一般忽閃忽閃地盯著她。

為什麼說它肥碩,因為它足足有鵝蛋那麼大隻,是她見過最大的蜜蜂。

單薄的翅膀規矩的收在後背,火柴棍粗的腿緊緊抓著樹瘤,沅芷蘭打賭它不敢鬆開,一鬆開就得往下掉,畢竟那翅膀看起來可承載不起它的重量。

「是你在說話,小蜜蜂?」

「我不是小蜜蜂!」蜜蜂哪有它強壯,它覺得自己被小看了,一本正經糾正道。

「大…蜜蜂?」沅芷蘭忍不住發笑,一隻蜜蜂跟她爭辯,這畫面擱以前她想都不敢想。

「不,我不是蜜蜂,我是牛虻。」牛虻氣鼓鼓的更正。

「流氓?」她年紀輕輕耳朵不好使了?

「對啊,我是牛虻,不是蜜蜂。」牛虻…流氓…大概也就是那個意思,牛虻沒糾正她的發音,「也可以叫瞎虻。」

比起瞎虻,它更願意別人說它是牛虻,小姐姐似乎對它的品種不熟悉,它有必要介紹清楚一點。

有意思的蜜蜂,這流氓蜜蜂還有口音。

沅芷蘭把它從樹瘤上抱下來,「流氓?瞎蒙?名字是你自己起的名字還是你爸…爹娘起的?」

聽它那語氣,似乎還十分驕傲,女孩子叫這麼個名字,它不嫌難聽?

牛虻從沒被人捧在手心裡抱過,舒服的它伸展了一下翅膀,仙女小姐姐這麼溫柔的抱它,它就大人有大量的不跟她生氣。

沅芷蘭喜歡聽人叫她仙女小姐姐,她沒否認,牛虻就當她默認了。

「仙女小姐姐你又弄錯了,牛虻是我的品種不是名字,我的名字叫英英,可好聽了,我自己給自己取的。」

噗…嚶嚶怪。

這時候寶寶及時給她科普道:「娘親,是牛虻不是流氓,水牛的牛,虻是蟲字旁一個死亡的亡。牛虻是大型昆蟲,它對人的危害主要是叮吸人血,被刺叮處常出現局部紅腫、疼痛、奇癢以及炎症與繼發性感染。」

他翻了半天《昆蟲大百科》才找到牛虻的資料,父王說的沒錯,多讀書才不會出洋相,以後他一定要和娘親多看書。

沅芷蘭:……簡而言之就是這玩意兒有毒。

牛虻開了靈智,會說話,說明它有修鍊的機緣,不過修鍊的時日尚淺,還不足以化形。

她初來乍到人生地不熟,寶寶說這裡到處是妖魔,為了不衝撞干不過的大妖怪,必須得打聽點這裡的規則。

「你是本地牛虻嗎?我第一次來這裡,想問你一些事。」

俗話說國有國法,家有家規,想要全須全尾地自行遊走,就必須弄清人家的生存法則。

「問吧,我在這裡生活三百多年,什麼都知道。」牛虻聲音愉悅,為能幫助仙女小姐姐而開心。

看來牛虻修鍊很慢啊,三百年才只是個頭長大,能口吐人言而已,估計離它化形得再修鍊上千乃至上萬年。

沅芷蘭一手托牛虻,一手托腮,想了想問:「這是什麼地方,有沒有什麼惹不起的大妖魔,還有我需要注意什麼?」

牛虻鬆了口氣,仙女小姐姐問的都是它知道的,她開心的一一回答道:「這個地方叫絕境森林,絕境森林名副其實,危險重重,昆蟲、動物、植物大多帶有劇毒,懸崖陡峭、沼澤吃人、迷霧幻境無一不危險。

絕境森林的精怪有吃生肉快的習慣,其中三個大魔頭最為血腥,三個大魔頭的原身是老虎、雄獅、豹子,並稱森林三霸,他們吃活人。

小姐姐是仙女不用擔心被吃,被抓住頂多關起來折磨,等他們膩了就會放了你。」

說完后牛虻有些擔心,關心道:「仙女小姐姐你還是回去吧,這裡太危險了,一不小心就會喪命。」

在絕境森林根本沒有注意事項,唯一能保證安全的就是趕緊離開,千萬不要踏進去。

抓起來折磨膩了再放走,她沒理解錯的話這虎狼之詞是妖精打架的意思吧。

沅芷蘭快要石化了,她不是錦鯉嗎,怎麼能霉成這樣?

她模樣生的如花似玉,來此地不是肉包子打狗嗎?

憐雪運氣還不錯啊,連老天都在幫她,她想除掉一個情敵,隨便一個小動作就把她弄到這個鬼地方,能不能活著出去皆看她是否命硬。

這筆賬她沅芷蘭記下了,等她奪寶出去再收拾她,最好送憐雪也進來免費旅遊一次。

老師說有理走遍天下,無理寸步難行,可妖魔都是畜牲所化,畜牲又不講人理,所以她學的道理拿到這裡來照樣寸步難行。

她也想出去,不過心底有個聲音告訴她,這裡有她需要的東西。

即使連她自己也不知道她需要什麼東西,總之沒找到之前她不能離開。

「多謝你的提醒,不過這裡有我要的東西,沒找到之前我不會走。」沅芷蘭將它放在地上,「再見,英英。」

要死要活全看命,各路神仙佛祖,請保佑她命硬一點。

「仙女小姐姐能帶上我嗎?我想跟著你,我不會給你添麻煩,我可以給你指路,你要找什麼動西我也可以幫忙。」牛虻不斷展示它的用處,只為向沅芷蘭推銷自己。

它的家人都是普通牛虻,普通牛虻命不長,它們早已壽終正寢,只剩它孤苦無依漂泊於世。

絕境森林危機四伏,它東躲西藏,每天都在想著保命,以至於耽誤了修鍊。

一隻牛虻孤獨的生活了三百年,其中的苦楚只有它自己知道。

剛剛被小姐姐一抱,它體會到了溫暖。

溫暖的感覺是那麼美好,美好的讓它著迷,只一次它就再也忘不了,它想多體驗幾遍。

它甚至貪心的想,如果能天天被仙女小姐姐抱就好了,它一定會幸福死的。 「我叫紅錦。」在一隻牛虻的軟磨硬泡下,沅芷蘭同意帶上它,「你知道哪有安全的山洞嗎?可以休息、避難的那種。」

紅錦是個倒霉體,誰跟她一起誰倒霉,到時候不用她趕,牛虻自然會遠離她。

「我知道我知道,不遠,就在正前方那座大山下面的小山裡。」牛虻高高興興地飛在她頭頂指路,「紅錦小姐姐我帶你去。」

很快到了山洞,與其說是山洞,不如說是一個天坑。

半生荒唐幸遇你 沅芷蘭想象的山洞是電視里演的那樣,巨石下有個天然小洞是山洞的門,小洞進去便別有洞天,裡面大的可以容納幾十個人,甚至能睡覺做飯,當個棲息地用。

而眼前這個…大概算個山坑吧。

坑的大小隻能容納兩個人睡覺,想進去必須跳下去,周邊草木茂盛,不走近發現不了裡面有人,若是不下雨的話倒也能當做休息避難的處所一用。

看牛虻興高采烈的樣子,沅芷蘭不忍打擊它,勉強接受了這個條件簡陋的「洞穴」。

沅芷蘭找這麼個地方,不是真用來休息的,她是條魚妖,哪怕長時間不睡覺她也不會感到疲倦,她只是想找個隱蔽的地方先把肚子填飽。

寶寶說此地處處是妖怪,哪怕是花花草草或是一片葉子一塊石頭都有可能成精了,相當於整片林子全是天網監控。

而她要吃的東西都在寶寶的儲物項圈裡,若憑空變出東西萬一不小心被哪只妖怪看到,必會引來不必要的麻煩。

她雖然已經成了鯉魚精紅錦,但並不能精準的掌握法術,畢竟第一次當妖怪,還不是很適應,遇到別的妖怪找茬,她不一定幹得過,所以還是小心為妙。

「英英,你去幫我看看附近有沒有危險,我下洞看看,不出意外今晚我要歇在這,有情況的話我好提早做打算。」

這小東西跟著她她沒辦法讓寶寶從空間掏東西。

「好的紅錦小姐姐,我馬上去幫你偵查,你的安全包在我身上。」牛虻被委以重任,挺起肥碩的胸脯,拍著大翅膀飛遠。

「娘親,慢點吃,別噎著。」寶寶變出一個黑色大瓶子,擰開瓶蓋,「這還有可樂。」

寶寶在一旁望風,她則蹲在石坑裡大吃特吃,好不暢快。

「我還要吃薯條。」嚼著著酥脆的薯條,咕嘟咕嘟灌下幾口可樂,沅芷蘭感嘆道:「啊,在野外吃炸雞喝可樂比在店裡的滋味好太多了。」

看她現在的狀態,能吃能喝,寶寶心下鬆了口氣,也幸好娘親是心大的人,不然每每開局都遇到困境,娘親還不一定能撐到完成任務。

森林一望無際,要檢查的地方太遼闊,牛虻能力有限,飛不高也飛不快,這一出去就飛了很久,待它累得氣踹吁吁回來,沅芷蘭早已吃完東西。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