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一個人的求勝慾望和求生慾望也是能夠影響戰鬥結果的,有些實力不如對手的人,因為求生的慾望過於強烈而最終翻盤。

在勝負未分,你的對手還沒有死透之前,一切都是未知。

沒有必勝的戰鬥,也沒有不可戰勝的對手。

又抽了一口煙,軍師的身體才更加舒服了一些。

「如果我們換一個位置的話,我一定不會像你這麼開心——因為戰勝你並不是一件多麼值得開心的事情。就像戰勝其它人一樣—–這是理所當然的。」

伯爵怒了。

徹底的被激怒了。

「既然這樣。那麼——你就來戰勝我吧——」

他沒有等軍師過來『戰勝他』,而是主動向軍師跑了過來。

軍師沒動,她像是一個煙鬼似的又貪婪的猛煙了一口香煙

恰在此時,伯爵奔跑而至。

任由那股還帶著溫度的氣體在胸口流敞,她的手指頭一彈,那燃燒的煙頭便成了紅色的暗器襲向伯爵的面門。

伯爵除了瞳孔微微收縮,仍然不閃不避,任由那煙頭撞在自己臉上。

然後,他對著軍師站立的位置一拳轟出——

軍師也同時一拳轟出,兩拳相撞,發出猶如金石交接的聲音。

哐——

軍師被從她所站立的桌子上打了下去,而伯爵也連續后倒了好幾步。

軍師用腳一挑,她剛才站立的那雙足有千斤重的大木桌竟然高高的飛起,向著伯爵的身體砸了過去。

伯爵一把抱住木桌,等到他想要把桌子甩飛出去時,軍師卻突然跳起,身體傾斜,雙腳不停的踢打著木桌的桌板。

借力打力。隔山打牛。

於是,那張木桌壓著伯爵沒辦法動彈,被軍師給踢得連連後退。

哐——–

哐——–

哐——–

連番踢打下,伯爵已經退到了廠房的牆壁邊緣。

軍師的身體落地,很快的又再次跳起。

她的身體快速地旋轉著,一百八十度,三百六十度——-

然後,她猛地一腳跺在桌子的桌板上。

咔嚓——

木桌桌板承受不了這樣的重力,被她一腳給跺出一個不規則的大圓洞出來。

桌板崩飛,帶著伯爵的身體往牆壁上撞過去。

轟——-

磚牆倒塌,伯爵的身體翻滾著跌出牆外。

軍師身體落地,包裹著黃沙的凌厲邊風吹動她風衣的衣擺,宛若戰神! 科恩城的寶庫中有著休伯特家族幾代人收集的寶物,雖然在數量上比不過王都中那些傳承千年的大貴族的底蘊,但是得益於馬庫斯港的貿易路線的原因,科恩城有些北海岸特別的東西。

———————————————————————————《休伯特家族的財富》

沒有夾道歡呼,這隻車隊就這樣如同正常的貿易車隊一般交付了入城稅然後進入科恩城內。

與第一次進入科恩城相比,這次的艾比少了一開始的新鮮勁兒,只是平淡地看著兩旁的街道,路上可以看到零星的冒險者匆匆路過。

「應該是剛剛完成任務的冒險者吧?幾天前自己還是和他們一樣,每天奔波於完成任務的路上。」艾比莫名想到這些。

馬車沿著科恩城內部的主幹道直直地駛向城主府,在血浪盜賊團覆滅之後科恩城已經不需要再隱瞞什麼了。

周圍的民眾和冒險者看著這隻龐大的車隊議論不已,不過當他們看到跟在後面的踏著整齊步伐的「休伯特家族衛隊」的時,紛紛閉上了嘴。

車隊將所有冒險者運送到城主府門口,此時已經有不少的下人等候在此,將受傷的冒險者或抬或扶的帶進了城主府內。

之前的前廳庭院已經被冒險者們所佔據,除了受傷的人員被安排下去接受更好的治療之外,剩餘的人在原地等待著,與上次不同,這次庭院內擺放了不少的椅子。

這次是小科恩子爵站在門口等待著冒險者們,每當有一名冒險者走進前廳時,小科恩子爵都會拍拍對方的肩膀。

直到最後一名冒險者進入庭院,小科恩子爵這才來到冒險們的前方。

小科恩子爵開口說道:「我知道大家對我有些怨言,怪我沒有讓科恩城軍隊協助你們討伐血浪盜賊團。我在這兒告訴大家,的確是我下的命令。」

見下方的冒險者抬起頭,看著自己的眼中閃爍著一絲憎恨的眼神,小科恩子爵繼續說道:「因為這次的任務目標血浪盜賊團背後的確站著一位王都的貴族!

小科恩子爵此話一出,下方的冒險者一片嘩然,相當大的一部分普通冒險者以為這只是一場大規模的剿匪行動而已。

「科恩城現在面臨一個機遇!一個發展壯大的機遇!而這次的行動就是為了徹底掃清科恩城崛起的障礙!在座的各位都是未來科恩城的功臣!」

說到這裡小科恩子爵還彎腰向冒險者們深深鞠了一躬,而他身後的巴姆和迪奧也同時的向著給冒險者鞠躬。

但是受到一位貴族這樣大禮的冒險者們並不為所動,對他們而言這些貴族的套路早就已經被摸清了,除了一部分剛剛成立的冒險團表現的很激動之外,其餘的老資歷冒險團仍然看著小科恩子爵,等待著小科恩接下來的話。

他們都是科恩城本地的冒險團,如果小科恩子爵還想要留住他們的話,就必須拿出實際性的東西給他們,不然這些冒險團如果前往別處發展的話,對小科恩子爵而言是少掉了一個重要的工具。

「我也不求各位的理解,因為咋過去的幾十年裡我一直都是如此,哪怕民眾們一直在背後議論我,但是我並不在乎!」小科恩子爵說道。

「我想說的話已經說完,不管你們理解也好,不理解也罷。關於這件事我要說的就是這些,剩下的便是我給各位承諾的!」說完小科恩子爵身後的持劍侍從們紛紛走上前,遞給各個冒險團的團長一張羊皮紙。

「回去好好想想吧!你們想要的任何要求都可以寫在上面!只要我科恩城能夠提供!」小科恩子爵平靜地說道,」這是你們應得的,科恩城也會記住你們,而你們更是獲得了我科恩·休伯特的尊重!當你們在外面遇到困難的時候,隨時都可以來向我尋求幫助,科恩城永遠是你們最堅實的後盾!」

聽到這話,冒險者們的臉色才稍微好看了一些,至少小科恩子爵還算是做到了自己的承諾,不像一些貴族在利用完冒險者之後隨便給了一些東西打發冒險者。

艾比也接過了羅蘭遞過來的羊皮卷,思考著該要寫些什麼,而周圍有不少早已考慮好的團長拿起準備好的羽毛筆在羊皮紙上寫了起來,而有一些則是在和自己的同伴討論著該怎樣向科恩城提要求。

因為這裡面的門道就大了,雖說科恩城會盡量滿足冒險者的,但是冒險者也要掂量自己在科恩城心目中到底值不值這個價。

艾比正在考慮的時候,羅蘭突然將艾比三人叫道一邊,而黑曜石冒險團的莫雷和伊絲姐妹,也同樣被叫上了。

在場中所有冒險者羨慕的眼神中,幾人跟隨著羅蘭穿過前廳向著城主府後方走去。

見到過艾比三人英勇戰鬥場面的冒險者們沒有一個提出異議,光是艾比在戰場上東奔西跑就拯救過許多冒險團的人,更別說他們還擒獲了對方的首領。

小科恩子爵只是看了一眼艾比等人,向著羅蘭略微點頭之後便繼續留在庭院內,不時的有冒險者上前詢問這位科恩城的統治者關於獎勵的問題,而小科恩子爵則是詳細回答了冒險者的疑問。

「走吧!子爵大人叫我帶你們去科恩城的寶庫!」羅蘭走在前面帶著一行人穿過前廳走向城主府內部,此時艾比還有興緻打量周圍的裝飾。

城主府後方的布局跟前面差不多,只是後庭院被開闢成了一個訓練場,可以見到兩邊的武器架上擺放著許多的武器,艾比甚至還在其中發現了海族使用的三叉戟。

看到艾比等人好奇的模樣,羅蘭說道:「這是馬庫斯港的總督送給子爵大人的禮物,本來是應該擺在寶庫中的,但是子爵大人還是將其擺在了外面。」

」看這樣子使用的海底的珊瑚製成的,應該挺沉的吧!」莫雷摸著著這把像工藝品更多過像武器的三叉戟,紅色珊瑚中間夾雜著點點透明的晶石,表明經過了磨砂拋光,原本粗糙不堪的珊瑚被打磨的如大理石一般光滑。

「非常漂亮!」芙蘭讚歎道,這還是她一次見到海底珊瑚,對此感到很新奇。

「呵呵!寶庫裡面的東西才是好東西,我們先過去吧!」羅蘭招呼著眾人繼續向前。

此時眾人來到了一條走廊之中,艾比站在原地,發現走廊的兩側是十來扇木門,應該是存放雜物的房間。走廊盡頭有著一扇精鐵鑄造的大門,上面鐫刻著許多魔法銘文,銘文上不時有著魔法的光輝的閃過,並且這些銘文構成了一個艾比看不懂的魔法陣,大門兩側立著兩尊全覆蓋式鎧甲,

「魔法鎖!只有利用特定波動的魔力才能打開的魔法機關!「愛德華介紹到。

「沒錯!這扇大門的鑰匙是一塊特殊的魔晶石,只有用那塊魔晶石才能打開大門!而且大門兩側立著的兩尊鎧甲傀儡會晝夜不停的守衛著這扇大門,至於它們的戰鬥力大概相當於兩位白銀下階的戰士吧!」羅蘭說道。

一聽這話,眾人都有些躍躍欲試,想要進入其中挑選自己的喜歡的寶物。

羅蘭接著走在前面,但是當他走到半路的時候,羅蘭突然在一扇木門前方停了下來,掏出一把普通的黃銅鑰匙開了這扇木門進入其中。

「你們還愣在幹嘛?進來啊?」羅蘭後仰著伸出自己頭對著疑惑不已的艾比一行人說到。

當艾比等人進入這個房間的時候,發現這個房間是存放一些清掃工具的雜物間,角落還堆放著一些已經損壞的掃帚。

「德文大叔又忘了把這些東西拿出去丟掉了!」羅蘭皺了皺眉,然後接著開始移開堆在地上的空木桶。

「羅蘭你這是?」艾比出聲問道。

「帶你們進科恩城的寶庫啊!」羅蘭一副你是傻子吧的表情說道。

「但是寶庫不應該是在那扇看上去就很高大上的魔法大門後面嗎?」這次愛德華忍不住說道。

「哦!那只是個幌子,裡面除了金幣就沒有其他的東西了!真正的好東西都在這裡!」

艾比一行人無語了,也不知道是誰的主意,故意安放了一扇牢不可破的大門來吸引來訪者的注意,真正的寶庫卻是在兩旁不起眼的小房間內。

「你們也別光看著,來幫個忙吧!」羅蘭見一群人在駐足圍觀便開口說道。

在一群人忙碌了一陣之後,空水桶被搬開了,露出來一個帶著把手的木板。

都不用羅蘭吩咐,艾比直接將這個木板給打開了。

一個向下的通道露了出來,石制的階梯向著下方延伸。

一行人緩緩沿著階梯下去,艾比感覺到自己差不多下降到了地下10米的時候,一扇木門出現在眾人面前。

不過讓人有些擔心的是,木門上面掛著的鎖是被打開的狀態,這扇木門就這樣輕掩著。

即使羅蘭的聲音很小聲,但是耳朵靈敏的兩位精靈還是聽見羅蘭嘀咕了一句:「怎麼又忘了鎖門?算了。」

在內心吐槽了自己父親的粗心之後,羅蘭轉過身對著眾人說道:「歡迎來到科恩城的藏寶庫!」然後右手推開半掩著的木門。

「咳!咳咳!呸呸!」簌簌掉下的灰塵落了羅蘭一臉,但是艾比他們沒有關注羅蘭,而是看著木門后的景象張大了嘴。

只見一個巨大的地下空間出現在他們的眼前,整個科恩城藏寶庫佔地約2000平米,高度約為五米,周圍全是用的巨大的條石和鐵水澆築而成,房間內部如棋盤般縱橫交錯著幾條通道,除此之外的其他地方都擺放著木架,架子上琳琅滿目的東西晃花了眾人的眼。

「自己挑吧!你們每個冒險團可以挑四件物品!」羅蘭說完這句話之後就準備在原地等艾比幾人挑完東西。可是他發現除了黑曜石冒險團的莫雷他們前往後方挑選東西之外,艾比三人居然都沒有動身,而是站在原地看著他。

「?」羅蘭歪著頭表達了疑惑。

「嘿嘿!羅蘭你看我們幾個都是沒什麼文化的粗人,認識不了幾個東西,不如你提點意見唄!」艾比搓著手說道。

「哦!對哦!差點忘了!」羅蘭一拍額頭,自己之前答應了給艾比他們寶庫裡面最好的東西。。

「給!」羅蘭遞給艾比一個小項鏈,銀色的細小鎖鏈上掛著一個拇指大的由白色珊瑚雕刻而成的人魚,而這個人魚懷抱著一顆綠豆大小的天藍色寶石。

艾比看著這條羅蘭隨手從門口旁邊架子上拿過來的項鏈,遲疑地說道:「這就是你說的整個寶庫最好的東西?不會是你隨便給的吧?最好的東西不是應該在寶庫深處藏著嗎?怎麼你們喜歡擺在門口讓別人拿?」

羅蘭聳了聳肩說道:「這個真的是藏寶庫裡面最珍貴的物品了。」說完這句話后,羅蘭下意識的四處張望了一番,看著莫雷等人已經在遠處挑選東西,應該沒有注意這邊之後才壓低了聲音說道:「你們絕對想不到這條項鏈是什麼?」

「什麼東西?」艾比三人齊聲問道。

羅蘭深吸一口氣之後說出的話讓艾比三人差點嚇得坐到了地上。

「神器!」

羅蘭得意地說道。 「人魚」,傳聞是海神拉斐爾贈送給自己鍾愛的人魚少女的項鏈,不過這名天真可愛的人魚少女在被拉斐爾的哥哥另一位海神海神格蘭特引誘殺害之後,傷心的拉斐爾將這串項鏈拋向了海洋深處,直到這串項鏈被海流帶到一處海灘之上。

———————————————————————————《神器·人魚》

「你說這個是神器?神殿裡面那些被供奉的存在使用的東西?」艾比接過羅蘭手中的項鏈。

艾比有些不敢相信這個跟自己家鄉小鎮上那些老爺爺、老奶奶推銷的劣質項鏈沒什麼差別的項鏈居然會是神器!

難道不應該是什麼神劍、神杖之類的東西嗎?再不濟也該是件法袍吧?這條項鏈也是怎麼回事?

「好吧!給我說說這條項鏈附帶有什麼強力的魔法吧!」艾比抱著一絲僥倖心理詢問著羅蘭。

「唔…..你這還真把我給問住了!」羅蘭嘀咕了一下,「據我所知,自從科恩城得到這件東西之後還沒有研究出什麼東西來!不過我能肯定這個真的是神器!」羅蘭信誓旦旦地說道。

「畢竟神穿過的襪子也能算神器呢!」羅蘭在心中說道。

「你帶上試試吧,帶上之後你就明白我沒騙你了。」羅蘭對艾比說道。

在德克和愛德華的慫恿下,艾比還是帶上了這條項鏈。

就在艾比帶上的一瞬間,艾比突然發現自己站立在一片大海之上,明媚的陽光灑在平靜的海面上,微微的海風帶著些許咸腥味拂過艾比的臉頰,艾比彎下腰摸了一下腳下是不是真的海水,結果還真讓他捧了一抔海水起來。

不過艾比可不想喝一口試試了,那口雜燴湯的味道艾比至今還忘不了。

就在艾比疑惑自己為什麼突然到了海上的時候,從他耳邊傳來一陣悅耳的歌聲,艾比轉過身看向歌聲的方向。

一座矗立在海面上的礁石上方,一個少女正在背對著艾比低聲哼唱著不知名的歌謠,感覺到艾比的視線,這位少女轉了過來,這時艾比才發現這名少女的下半身是一條魚,她的上半身裝飾著許多貝殼。艾比的視線上移,當看到這位人魚少女的面容時,艾比屏住了呼吸。

這是自己見過的最為清純絕美的面容,哪怕是自己內心已經有喜歡的女孩,艾比此刻仍然有著心動的感覺。

被艾比這樣看著的魚人少女露出一副嬌羞的模樣,這讓艾比更是羞澀,身體不受控制的鑽入了水面之下。

看著眼前逐漸黑暗起來海底,艾比一點也沒有慌亂,果然在黑暗的盡頭,艾比又看到了一副景象。

一位身上布滿著傷疤的男子,正一臉邪魅的看著自己,而他的懷中躺著的正是之前那位人魚少女,少女看著艾比有些不好意思,想要躲開艾比的視線,但是還是被那名男子捏著臉看向艾比。

艾比仍然不受控制的轉身離開,這次在經過一片深紅的珊瑚群時,艾比停了下來,靜靜地看著被艷麗珊瑚包圍著的人魚少女,這位少女已經沒有了呼吸,身體被一支黑色的三叉戟釘在了珊瑚之上。

接著畫面又是一轉,艾比踩著腳下柔軟的沙灘,看著一名人類少女踉蹌著走向自己,最後艾比眼前畫面一黑,羅蘭等人的面容緩緩浮現出來。

「怎麼樣!真的很神奇吧!」羅蘭笑眯眯地說道,似乎對艾比現在這種蒙圈的狀態早有預料。

一旁的德克和愛德華還擔心的看著艾比,不過艾比搖了搖頭表示自己沒問題,接著將這條項鏈遞給了兩人,示意他們也帶上。

最後德克和愛德華在帶過這條項鏈之後也和艾比一樣懵逼。

「傳說是真的,你們看到了就是那位海神拉斐爾的記憶碎片。看吧,這個真是神器,的確就是整個科恩城最珍貴的東西!」羅蘭說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