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那侍者是絕對不敢有這種膽子,竟然如此羞辱於他。

想來,這都是魏傑暗中授意而為。

雖說阿一經歷過無數鮮血的洗禮,可在剛才那剎那,他的心理防線隱約間竟然有些崩塌。

凝眸怒視著殿內眾人,將劍刃推回劍鞘,阿一順勢回到高雄的身邊。

「這座……我就不坐了。」

將阿一制止的高雄瞥了眼那角落的位置,眼中閃過一抹陰狠,臉上卻堆滿了淡然。

「高族長既然不想坐,那便不坐。不過就不知道,高族長您這是何意?」

坐在中央的魏傑目光驀然間凌厲起來,雙眸凝視殿內披麻戴孝的眾人,語氣莫名道。

「魏幫主這是揣著明白裝糊塗。」高雄陰翳道。

「還請高族長言明。」魏傑笑著右臂前傾。

「既然魏幫主想裝糊塗,我也懶得跟你在這裡繞彎子,我來這裡是想為我兒子討個公道。」

「嚯,這我就更不明白了。」

魏傑臉上泛起淡淡的笑意,身體后傾靠完完全全的靠在椅背上,右手握著椅子的扶手,眼中晦色涌動。

「聽說您最近死了兒子,想要祭奠魏某自然不會去管。可您將這族人帶到我亂幫,還披麻戴孝的過來,還說要替您兒子討要公道?怎麼,難道您想將這鍋甩給我們亂幫?」

「魏幫主是不想認了?」

高雄的臉色已經變得尤為難看,可這種語言上的威脅又怎麼可能會對魏傑有任何影響。

「不是不想認,而是沒辦法認。高雄,識趣的話就趕緊帶著你的人滾,我魏傑可沒時間在這裡跟你扯皮。如果說,你想將整個家族都壓上想與亂幫為敵,那亂幫,奉陪到底。」

……

「到底是怎麼了,這麼匆忙的將我們喊過來?」

城主府內,柳家族長和吳家族長都收到了城主府的消息,匆匆而至。

亂幫的出現也讓他們三家完全拋棄了相互競爭之意,不管他們的野心幾何,也不可能撼動亂幫的地位。

「高雄今日突然間來烈焰城了,這消息你們應該都知道吧。」

王磊蹙眉看著吳文光和柳擎,高雄這種人物出現在烈焰城,以他對這兩位老對手的了解,不可能會不知情。

果然,二人都是點了點頭,之後吳文光更是開口道。

「他不是去亂幫了么?看樣子是來者不善,不過現在的亂幫可不是一年前的亂幫了,就算是他高雄代表的是整個高家,對亂幫都造不成任何威脅。」

柳擎聞言也是點頭,表示肯定。

「如果不單單是高家一家呢?」王磊話音一落,吳文光和柳擎都是面色一變,旋即便聽到王磊又是開口道,「現在在咱們烈焰城外,至少有近百萬的人將整座城池都圍住。根據我的人給出的消息,這裡面的家族有不少都是在天品大區內,能夠跟神山取得聯繫的家族,還有不少他們不認識,怕是其他神山來的。」

「什麼?其他神山也有來人?」

吳文光和柳擎不禁一怔,王磊點頭道。

「這還不是重點,你們仔細想想……亂幫最近的崛起之迅捷,的確是讓任何人都瞠目結舌。可他的崛起,對誰造成的影響最大?」

「神山!」柳擎鎖眉。

「對,神山。現在這麼多家族聯合到一塊兒,我擔心的其實不是他們在外的百萬仙人,我擔心的是……」

「神山上的人!」

柳擎和吳文光都是驚呼,雙方對視一眼之後都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

亂幫勢大,可它也只是在神山之下,在他們的上面還有神山,如果說神山上的人下來,鐵了心要對付亂幫……

「高雄這真的是來者不善!」柳擎凝眸沉聲開口,「要真的是神山上的人想要對付亂幫,結果還真不好說。」

為何要說不好說?

亂幫崛起的實在是太過迅速,而且其展現出的資源和財力,也都都讓任何人都瞠目。

誰都不敢確定,亂幫背地裡到底有沒有神山上的人支持。

「那麼現在就有了個很重要的抉擇擺在我們的面前。」

王磊也是在這時眉頭一鎖,道。

「咱們到底要站在誰的那一邊?」 第1154章百萬天仙

院落內突然間沉默下來。

其實以他們的級別已經無法參與到這種級別的爭鬥之中,可在抉擇上卻能決定他們未來家族的發展。

在冗長的沉默過後,吳文光最先開口。

「對我們吳家來說沒什麼好選的,我們是絕對會站在亂幫這邊的。到時候如果他們真的要對付亂幫,我吳家肯定會出力……儘管可能力量很卑薄。」

「老祖說,多跟葉先生交好。」柳擎也是給出回應,儘管不是很直接,可意圖也已很明顯。

「其實我也是這麼想的。」

在他們都發表意見之後,王磊也是抿嘴一笑。

中立其實對他來說是最好的決定,他跟柳家和吳家不同,柳家有仙王的存在,吳家有吳迪存在。

可就是因為這種緣故,在最近的一年中他們王家雖說是城主。

卻總有一種讓他們兩家壓上一頭的感覺,這時候站隊對他來說倒是最好的機會。

至於亂幫會敗,他心裡是不怎麼相信的。

能崛起的如此迅速,背後定有高人在支持。

當然,如果真的賭錯了,那他將面臨的是滅頂之災,這對他來說是一場豪賭。

「咱們三家都是站在亂幫這邊的,那也就沒什麼好說的,都各自回族內籌備吧。我稍後也會給魏幫主傳消息,跟他說出城外的情況,讓他好有個準備。」

……

凝重的仙壓瀰漫於大殿之上,在魏傑話音落下的剎那,整座大殿上的人都將神經繃緊。

阿一在感受到殿內的敵意之後,也提著劍塔前一步虎目凝視著周圍。

只要殿內的人稍有異動,或者說是高雄下令,他手中的劍刃將會毫不猶豫的斬向殿內之人的頭顱。

「魏幫主好膽魄。」

高雄猶如讚歎似的拍了拍手,半眯著的眼閃爍著毒蛇般的厲芒。

「看來亂幫早就對我高家心懷不軌了,敢說出這樣的話,怕是亂幫背後也有神山上的人存在吧。就是不知,魏幫主能不能告知,到底是誰站在你們的身後?四方殿、靈通塔、玄機閣、聖人會還是無妄海?」

高家背後站著的可是肖家,雷帝之族。

敢跟雷帝硬碰硬的,想來也就這幾方勢力能跟其分庭抗衡。

將這幾方勢力點出,高雄為的就是想看看能不能從魏傑的神色上看出些貓膩來。只不過讓他失望的是,從始至終魏傑都是那副淡然自若的眼神,沒露出任何馬腳。

「這用得著你管么?」

魏傑不禁淡淡一笑,亂幫背後站著的到底是誰,他這個當幫主的最清楚。

他倒是也想有這幾方勢力給他撐腰,剛才高雄說的那幾方勢力他都知道,那都是在神山上的巔峰勢力。

但是在他知道的,葉子晨貌似只是個散人。

不過他就是要用這種雲里霧裡的感覺,迷惑高雄,讓他猜不出來。

就在這時,魏傑的身邊突然間出現一名幫派內的成員,成員附耳跟他說了幾句,魏傑的臉色立刻一變。

「你說的可是真的?」

「這小的不敢確定,不過消息是從王城主那裡傳過來的,想來不會有假。」

「行,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向那成員揮了揮手,魏傑的眉頭鎖的厲害。殿內的亂幫長老客卿們,注意到這一幕也是目光一凝,旋即便聽到其拍手大笑道。

「高雄,好手段呀!」

高雄淡然一笑,他心中清楚自己留在城外的那些人,已經讓魏傑知道了。

「謬讚謬讚,深入虎穴又怎麼能不做出萬全的準備。」

「聯繫那麼多跟神山上的家族有關係的家族,怕是花了不少時間吧。」

此話一出,殿內的亂幫成員都是眼皮一跳。

在他們心裡,已經大概猜測到了,那名成員跟魏傑說的消息。

「的確是花了不少時間,不過這又能如何。魏幫主,你們幫派成長的實在是太快了,已經讓神山的一些家族都感覺到忌憚了。」

「能不能告訴我,在外面現在有多少人?」

「三百萬左右吧。」高雄淡然一笑道,「全部都是天仙級別以上的高手,這些都是各大家族帶出來的精銳。」

「嚯,大手筆。不過你認為三百萬的仙人,能讓我們亂幫覆滅么?」

「不能!」

高雄斬釘截鐵的回答,亂幫現在是何等勢力,三百萬天仙自然是無法將其摧毀。

「但,對付烈焰城的總部,應該是戳戳有餘了,對么?」

魏傑臉上的笑容一僵,心裡卻已沒了最開始的輕鬆。

三百萬的天仙以上級別的高手,對他們整個亂幫來說可能算不上什麼。可現在的問題是,現在的時間已不足以讓他調派人手。

縱使烈焰城的駐兵足夠精銳,可面對三百萬的天仙以上高手。

他們沒有任何勝算。

至尊級別的雷震此時也在中央神山……

「魏幫主的臉色看起來不太好?」

高雄現在的臉上儘是愜意的笑容,現在的他佔據絕對的優勢,只要他想……城池外的百萬仙人會立刻將整座烈焰城都血洗。

「怎麼可能會好,幾百萬的仙王堵在城門外,誰的臉色能好的起來呢?」魏傑雙眸死死的盯著高雄,皮笑肉不笑的哼道。

「那魏幫主何不將背後的人給端出來,這樣說不定引得我們忌憚便退了。」

「蠻熱鬧的嘛!」

就在這時,殿外突然間出現一道輕佻的笑聲。殿內之人全都將目光挪了過去,便看到葉子晨孤身一人出現在大殿的門口,嘴上蕩漾著淡淡的笑容。

在他出現的剎那,魏傑臉上的陰霾立刻煙消雲散,他趕緊從椅子上站起躬身道。

「老大。」

殿內的亂幫成員大驚,雖說他是亂幫真正意義上的幫主,可實際上這些幫派的高層認識他的人並不多。也就那幾名最開始讓魏傑招攬的幾人,還有魏傑他們知道他的真正身份。

「葉大師。」

冰藍城聲名鵲起的葉大師,高雄不可能會不清楚。

當葉子晨出現時,他也是有些錯愕,他是不知道葉子晨和亂幫之間的關係的。

「高族長。」

葉子晨也是朝著他拱了拱手,高雄也在這時開口道。

「想不到葉大師竟然是亂幫的人。」

「你想不到的多了。」朝著他漠然一笑,葉子晨便走到魏傑之前坐的位置,拂袖坐下,「剛才我在殿外便聽到你想見我,現在你見到了。」 第1155章看透

置身於大殿之上的高雄目光不斷的變幻,他注視著已拂袖坐於殿上,眼神中夾雜著睥睨葉子晨,腦海中不停的盤繞著他方才說出的那句話。

難道說他是想說,他便是亂幫背後的靠山?

亦或是,他其實只是神山某勢力推出到檯面上的代言人?

可不管到底是哪一種可能性,高雄都不得不在心中承認,葉子晨的氣場實在是太強了。

不光是他,只要是在殿內的人都感同身受。

當落座之後的葉子晨渾身的氣勢猶如扶搖九天而上的帝王,他的一顰一簇一舉一動都讓世間萬物都必須要俯首稱臣。

就算他們是高高在上的仙王……

他們心中的驕傲,在葉子晨的面前渺小的根本不值一提。

魏傑也是不禁感覺到心頭燥熱,這就是他擇的名主,睥睨天下!

「不知葉大師是何意?」

良久,高雄才從這震撼中回過神中出言發問,只不過只要他還站在這坐大殿內,能夠感受到葉子晨的漠視的目光,他就永遠都感覺弱其一頭。

就算他背後站著百萬天仙,就算他背後有神山肖家的支持。

他依舊無法做到完全忽視葉子晨的地步。

「你是在問我么?」

座位上的葉子晨語氣尤其清冷,手指輕輕的摩挲著椅子的扶手,嘴角向上一翹。

「是你一直嚷嚷著說要見我,現在我已經出現在這裡,你是有什麼想要跟我說的么?」

話說到這種地步,任誰都清楚葉子晨是在說,他就是站在亂幫背後的存在。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