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我覺得吧,就算還不了人情也沒事,大不了我讓皇族都毒發一下。」 惡魔少女在身邊 月令突然插嘴道。

蕭瀟愣了下,「姐姐,你厲害!」 ..,。 總裁追妻:幸福有你 ggaax

蕭瀟幾人跟著皇族玉仙何開誠來到藏寶閣,藏寶閣的掌柜看到皇族玉仙何開誠便迎了上去,點頭哈腰,鞍前馬後,比蕭瀟幾人去藏寶閣時那態度那叫一個天差地別。

「果然不一樣啊,要是我晉階成玉仙了,是不是也會有這待遇?」蕭瀟跟在後頭一臉羨慕的感嘆道。

藏寶閣的掌柜笑眯眯道:「姑娘若能晉階成玉仙,小人也會鞍前馬後為姑娘效勞的。」

蕭瀟哈哈大笑起來,「掌柜爽快人啊,等下次我晉階玉仙后,希望掌柜別忘了今天說的話啊。」

藏寶閣的掌柜絲毫沒有覺得蕭瀟在羞辱他的意思,反倒是笑呵呵的應道:「就算姑娘忘了,小人都不會忘的。」

白修景無奈的瞪了眼蕭瀟,沖藏寶閣的掌柜拱拱手,滿是歉意道:「師妹小孩脾性,掌柜莫放在心上。」

藏寶閣的掌柜,能在西漠雲都城裡當上掌柜的,修為自然是不低的,至少也是高階天仙的,而且其眼界極高,可以說是寶無數,隨便出去一晃,都是很搶手的,想要一個高階天仙鞍前馬後,這難度頗大啊。

「哪兒的話,小人也是非常喜歡小孩子的,令師妹天真爛漫,招人喜歡的緊,否則無極塢的老闆怎會寸步不離的跟著呢!」藏寶閣的掌柜擺擺手,笑眯眯的將目光落在了月令身上。

月令攏著寬大的袖子,聽到藏寶閣掌柜的話,冷冷的哼了聲,一臉的高貴冷艷傲慢。

相比藏寶閣掌柜的打趣,倒是何開誠有些驚詫,他倒沒有想到雷神殿弟子身旁竟會跟著無極塢的神秘老闆月令。

月令的來歷皇族也在查,可查來查去查到的都是明面上的東西,甚至連她的修為都不是很清楚,有說是天仙的,有說是玉仙的,也有說她根本沒有任何修為的。

百聞不如一見,何開誠仔細打量站在蕭瀟身旁的月令時,很是心驚,月令給他的感覺,可不僅僅是高階玉仙的修為,那種無形的壓迫,讓他有種在面對玄仙的錯覺。

何開誠心驚萬分,原本以為雷神殿已經是強**之末,能重建也是因為皇族在背後扶持,將來雷神殿極有可能會成為皇族麾下的一個宗門。

可是,當看到月令后,他知道皇族的打算算是落空了,只要雷神殿有一個玄仙在,想徹底插神殿,就成了根本不可能的事。

「原來是無極塢老闆,幸會幸會。」何開誠臉上堆著笑,客氣的朝月令拱手道。

月令繼續抬著頭,一臉高冷的表情。

「姐姐,何真人跟你打招呼呢,就算你是玄仙,你也給個面子啊,咱們還要拜託何真人買山門的事,可不能讓何真人太難堪啊。」蕭瀟拉了拉月令寬大的袖子,小聲的說道。

何開誠將蕭瀟的話落在耳里,繼續面不改色的笑著,月令動了動,高冷的開口了,「幸會。」

月令朝何開誠吐完兩個字后,然後扭頭看著蕭瀟,一臉認真道:「我是玄仙,我可以不用給他面子。」

蕭瀟嘴角抽搐,姐姐,要不要這麼認真啊!說好的只是演戲給皇族玉仙看的啊!!!

「給給,不給拉倒,反正我最聽小的話了。」遲墨瞄了眼月令,然後沖蕭瀟甜甜的笑了起來。

蕭瀟懷裡的大白哼哼了兩聲,「你們都沒本大爺聽話,本大爺最聽話了。」

月令攏著雙手突然開口道:「小,姐姐已經很聽話的給他面子了喲!」

喲個鬼啊!蕭瀟嘴角抽搐,忍著內心的吐槽,慢慢的開口道:「你們都很聽話,就我不聽話。」

「嗯,就師妹最不聽話。」白修景跟著點頭道。

蕭瀟怒瞪掌門師兄,怎麼說話的呢,她可是很力的在向皇族玉仙炫雷神殿也是有玄仙坐鎮這個事實的。

白修景摸了摸鼻子,乾笑了下,道:「看山門看山門,師妹看中哪個,咱們就買。」

何開誠看著一臉怕師妹的白修景,在心裡默默道,看樣子,想往雷神殿里安插棋子的難度也不小啊,掌門人沒什麼話語權的樣子啊。

「幾位這邊請。」藏寶閣掌柜很識相的接過了話頭,領著蕭瀟幾人上了藏寶閣三樓。

藏寶閣的三樓是一間很大的會議廳,長方形的桌子,可供二十餘人就座,蕭瀟幾人挨著坐到了一塊,何開誠坐在蕭瀟幾人的對面,旁邊就是藏寶閣掌柜。

藏寶閣掌柜起身從會議廳牆壁上的一排木架子上取下十多個錦盒,擺到長方形的桌子上,然後打開第一個錦盒,取出裡面的地圖在長方形的桌上攤開,開口道:「此地名為山千城,是一座廢棄的城池,城池佔地兩千多里,推倒城池后可重建,缺點是廢城,死過很多人。」

「死過很多人啊,這山千城在哪?以前都沒聽說過啊。」蕭瀟咋舌道。

「山千城在南莽,地處偏僻的東端,距離東海很近,東海漲潮的時候都會淹沒山千城。」藏寶閣掌柜解釋道。

遲墨搖頭道:「會被水淹可不是個好地方,就算用法陣把整座城漂浮在空中,這費用開銷也不低啊。」

「換一個換一個。」蕭瀟咯咯笑著,這種容易被水淹的地方誰要啊,太麻煩了。

收起山千城的地圖后,藏寶閣掌柜打開第二個錦盒,將第二幅地圖攤開來,道:「這是江安峰,大小群山千座有餘,靈氣充沛,山巒疊嶂,唯一不好之處就是山中毒瘴瀰漫,一個月僅十天左右毒瘴才會散去。」

「江安峰看著倒是不錯呢,就是這毒瘴麻煩,一個月就十天才沒有毒瘴,就算隔出沒有毒瘴的地方,可用之地也很少啊。」蕭瀟搖著頭一臉的惋惜。

遲墨突然開口道:「毒瘴不錯啊,應該可以煉藥。」

「煉出來的葯能吃嗎?」緊接著月令也出聲詢問了。

遲墨抬了下眼皮,超嫌棄的表情道:「你要試試嗎?」

「好啊好啊!」月令開心道,一臉很期待的神情看得蕭瀟幾人都是一陣汗顏,毒瘴煉出的毒丹都能這麼期待,也太容易滿足了吧!

「小,要這個。」月令拉住蕭瀟的袖子,像個小女孩似的不停的抖動著手興奮道。

「這個備選。」白修景作為雷神殿的掌門,很識相的發話了。

然後,藏寶閣掌柜把江安峰地圖收起來,放到了一旁,打開第三個錦盒,取出地圖展開,道:「此地名為煙洲鄉,常年迷霧繚繞,霧中生有凶獸,可隨雲霧變化而變化,地處西漠之南,佔地三千多里,周邊有鄉鎮百餘個。」

「煙洲鄉,看著不錯嘛,鄉鎮多,人就多了,招收弟子也就方便多了。」大白伸出毛茸茸的爪子拍著長方形的桌子,眼睛笑成了彎月,「吃的也就多了。」

「就是霧中生有凶獸比較麻煩。」白修景沉吟道。

「在西漠之南,位置還可以啊,備選備選,回頭咱們就地看看。」蕭瀟笑眯眯道。

藏寶閣掌柜把煙洲鄉的地圖收起來後跟江安峰的地方放在了一起,然後打開第四個錦盒,邊取出地圖展開邊說道:「這是鼎松道的舊址山門,三千年前鼎松道合入了萬長宗,鼎松道就棄了山門,此處山門便被我們收購了來。」

聽到是山門舊址,蕭瀟和白修景的眼睛同時就亮了,如果是山門舊址的話,整修整修就可以了啊,還是非常理想的說。

「只不過,鼎松道的舊址山門在中洲,你們也知道中洲門派林立,家族眾多,宗門想要發展也是有些難度的。」藏寶閣掌柜解釋道。

白修景很是中意鼎松道舊址山門,但是,如果在中洲的話,就不是很理想了,尤其是蕭瀟的身份與中洲蕭家有關,只怕小師妹不會同意的。

見白修景心動鼎松道舊址,蕭瀟便開口道:「掌門師兄如果覺得不錯,那就納入備選中,回頭我們再挑揀一二,過去看看,哪個最合適就選哪個。」

這時候,一直不說話的何開誠突然開口了,「鼎松道我以前去過,山門建築都保存得完好,如果建立宗門的話,鼎松道是最合適的,不僅能節省很多時間,還省去許多不需要的開銷花費,只需要修繕一下便可。」

何開誠都這麼說了,那鼎松道舊址應該是非常合適建立宗門了,不過,也不得不說何開誠有自己的私心在,如果新建的雷神殿山門在中洲的話,皇族更方便伸手一些。

「師妹,我雖然很中意鼎松道,但咱們只是用來矇混下皇族而已,不需要去中洲。」見蕭瀟在沉吟,白修景趕忙給蕭瀟傳音入密道,他知道蕭瀟與中洲蕭家關係不和,加上自己又是被族中驅逐出來的,對回中洲並不是很看好。

「三師兄,既然要宰皇族,怎麼說也得挨著近了才好宰啊!再說了,你現在可是雷神殿掌門誒,不回去炫耀一下怎麼對得起那些趕你出家族的人,怎麼說也要讓他們眼紅一下。」蕭瀟笑著說道。

「我對回中洲沒什麼想法,炫耀不炫耀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白修景更在意的是蕭瀟的想法,如果蕭瀟沒有去中洲的打算,白修景即使再怎麼中意鼎松道也不會要。

蕭瀟笑著打斷白修景的話,「三師兄,我沒關係啊,我再加把勁就能晉階玉仙了,到時候回到中洲,我怎麼說也算是衣錦還鄉啊,眼紅死那群偽君子。」

白修景見蕭瀟這模樣是真的不在意,便也放下心來,對何開誠道:「那便勞煩何真人帶我們去鼎松道舊址一看。」

何開誠笑容滿面道:「好說好說,如果有需要置辦的東西,儘管開口,藏寶閣里有的都按優惠價給你們,如果沒有的,收也收過來給你們。」

蕭瀟笑眯眯道:「那何真人在山門上可不能小氣啊,說好了要優惠的,可別又暗搓搓的宰我們啊。」

何開誠哈哈大笑,「怎麼會呢,說優惠就優惠,走,傳送法陣走起,我請客。」

「何真人,不帶這麼小氣的,去中洲才要幾塊靈石啊,你應該說請我們去蘇香樓搓一頓還差不多。」蕭瀟嘿嘿的笑道,有真人宰幹嘛不宰。

「蘇香樓可以有,走走走。」何開誠率先起身,從藏寶閣掌柜手中接過鼎松道山門的法陣禁制鑰匙,同蕭瀟幾人一起往雲都城的傳送法陣走去。 「小九,你真的要回中洲?」前往傳送法陣的路上,遲墨有些擔憂的給蕭瀟傳音入密道。

「回啊,幹嘛不回去。」蕭瀟一臉正色道,「先把鼎松道的事落實下來,然後,等我晉階玉仙了,就去蕭家那轉轉,眼紅死他們。」

「你還是氣不過當年的事。」遲墨搖頭,蕭瀟的性子他也了解,平時嘻嘻哈哈難得正經,真要較起真,不是一般人能勸得住的。

蕭瀟收起笑,看著遲墨,道:「如果換了你,你會氣得過嗎?他們可是活活逼死我母親的。」

遲墨還沒開口的,大白就跳起來了,「乾死他們,本大爺第一個不放過他們。」

「咦,那個男人長得真好看誒。」月令清脆的聲音從蕭瀟幾人身旁響起,似乎對那個很好看的男人呢非常的感興趣。

聽到好看的男人,蕭瀟下意識的循聲看去,見一襲白袍的男子站在雲都城路旁的樹蔭下,正笑眯眯的望過來。

「小白哥哥!」蕭瀟朝秦慕白揮手大笑了起來。

遲墨和大白的臉色在看到秦慕白的時候瞬間就變了,兩人眼中的怒火是含蓄的,眼神是兇惡的,恨不得撲上去咬死對方的。

蕭瀟越過人群,飛奔到秦慕白面前,「小白哥哥,你怎麼來了?」

「當然是想你啦。」秦慕白伸手在蕭瀟的腦袋上揉了揉,笑得滿臉春風,「你這是要去哪?」

「去中洲啊,何真人推薦了個門派舊址,我們去看看,如果可以的話,雷神殿就建那裡啦。」蕭瀟仰著腦袋,小臉上洋溢著笑,很是開心的說道。

聽到蕭瀟說要去中洲,秦慕白還真有些擔心,但見蕭瀟的笑不似作假,又稍稍放心了點,道:「我隨你們一起去吧。」

「好啊。」蕭瀟笑著點頭,拉起秦慕白的手走回到隊伍中,沖白修景笑著介紹了起來,「掌門師兄,這是我家的小白哥哥。」

蕭瀟一句我家的小白哥哥,把秦慕白聽的心花怒放,笑吟吟道:「掌門師兄好,我是秦慕白。」

白修景看著站在他面前牽著手的兩人,竟然生出了一種小師妹帶著對象來見家長的錯覺,「好好好,不錯不錯不錯。」

白修景連吐三個好字和不錯,因為他實在找不到該用什麼詞來表達他現在的心情,他還單身,他還沒對象,他怎麼知道見家長的時候,當家長的該說什麼話啊!

「哈哈哈,三師兄,你這表情好二啊。」看著一臉糾結的白修景,蕭瀟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

月令站在遲墨身旁,攏著雙手,眯著眼,一臉高冷的模樣,蹦出來的話卻瞬間把她的高冷擊了個粉碎,「遲墨,你怎麼會變成個小孩呢,你要是變成個男人,絕對比這隻狐狸好看。」

什麼叫變成個小孩?什麼叫變成個男人?遲墨怒摔手裡的糖果,媽蛋,你以為他想當小孩嗎?誰讓他當初心太狠,把修為封了一層又一層,現在解起封印來,難度竟然那麼大。

月令一臉戳到遲墨痛楚的愉悅在臉上展現無遺,見遲墨生氣了,退到後面掩面咯咯的笑了起來,嗓音清脆悅耳,落到遲墨耳里卻刺耳的不行。

大白把月令打擊遲墨的話聽了個全,一掃秦慕白出現搶了蕭瀟的怨氣,發出哈哈的大笑聲,不遺餘力的嘲笑起遲墨來。

正有氣沒地方撒的遲墨,二話不說拎過大白就蹂躪了起來,然後街頭就上演了熊孩子和寵獸的人獸大戰。

遲墨打完大白后,消氣了,然後笑眯眯的看著秦慕白道:「姓秦的,你跟我們去中洲幹嘛?你會幹嘛?」

遲墨問的可是相當的赤果果啊,意思就是,你一個什麼都不會的人,去湊什麼熱鬧。

秦慕白也不生氣,笑眯眯的回道:「最近閑來無事,學了點煉製法寶的技術,看你們需不需要人煉製法寶兵器之類的。」

不等蕭瀟開口,白修景就喜出望外了,「正需要啊,慕白又是自己人,都省得找煉器師了,省好多靈石呢!」

蕭瀟臉上一僵,三師兄,你這麼赤果果的表露出能省好大一筆靈石這種事,真的好嗎?!

不過,如果煉器師是自己人的話,的確是方便很多。

「那小白哥哥跟我們一起去鼎松道吧!」蕭瀟拉著秦慕白的手晃了晃。

秦慕白看著蕭瀟,笑得特別溫柔,「好,宗里有什麼需要煉的,儘管開口。」

遲墨氣得直咬牙,把牙齒咬得咯咯響,好生氣喲,明明是想打臉小白臉的,為什麼自己反被打臉了呢,還有,這小白臉真的會煉器嗎,會不會就是為了討好小九故意這樣說的?!

月令在一旁看得興趣盎然,難得能把遲墨給氣成這個樣子,實在是太有趣了,自己跟著蕭瀟玩,絕對是個正確的決定。

「恭喜白掌門啊,又得一員助力,這下煉器師也省了。」何開誠極會看眼色,見場面不是很和諧,連忙出來大圓場。

「何真人客氣了,雷神殿重建,還離開何真人的支持啊。」白修景一臉客氣的說道。

何開誠哈哈大笑著,同蕭瀟一行人繼續往傳送法陣走去。

雲都城前往中洲的傳送法陣有好三個,何開誠選擇了前往丘東城的傳送法陣,對白修景幾人道:「丘東城距離鼎松道最近,出了丘東城后往南再行幾千里路便到了。」

白修景幾人點頭,不需要來回倒騰傳送法陣,的確是很方便。

蕭瀟一行人交了傳送費用后,進入了傳送法陣內。

「祝自己順利到丘東城,順利順利順利。」在傳送法陣內坐好后,蕭瀟合著雙手小聲的碎碎念著。

「為什麼祝自己順利?」何開誠蠻喜歡蕭瀟的,見小姑娘一臉虔誠的模樣,忍不住詢問道。

「啊?因為我第一次坐傳送法陣,傳送法陣突然崩壞了……」蕭瀟抓抓臉,解釋道。

何開誠嘴角抽搐,第一次坐傳送法陣,傳送法陣就崩壞了,這得多倒霉啊,但是,又能生龍活虎的活下來,可見運氣有多好啊!

「不過我想,六師叔還是很感謝傳送法陣的崩壞的,如果你不是被時空亂流捲入到了無定山脈附近,六師叔也不會那麼容易就找到你啊。」白修景笑了起來,他突然想起了第一次見到蕭瀟時候的模樣,那時候小丫頭扛著龍雀狂刀去剿匪,畫面莫名的溫馨啊。

「哈哈,是啊,掌門師兄,咱們在山下就碰到了啊,一起喝過酒,一起剿過匪,這可是過命的交情啊。」蕭瀟想起初見白修景時候的模樣,現在回想起來都覺得傳送法陣的崩壞好像真的是冥冥中註定的一般。

白修景笑著點頭,雷神殿眾多師兄姐妹,哪個不是過命的交情,命都可以託付給對方啊!

說話間,傳送法陣啟動了,這次運氣是比較好的,傳送法陣沒有半路崩壞,只過了盞茶功夫,傳送光幕便褪了去,蕭瀟幾人從傳送法陣里走了出來。

站在中洲的土地上,曾經腦補過很多的畫面,卻唯獨沒有想到,有一天,自己會因為重建雷神殿,尋找山門而回到中洲。

深吸一口氣后,蕭瀟扯開嘴角笑了起來,「中洲的氣息還是那麼的讓人覺得不爽啊!」

聽到蕭瀟的話,何開誠倒是哈哈大笑了起來,「哈哈,說的有道理,中洲的氣息的確很讓人不爽的,不過蘇香樓倒是能讓人爽的流連忘返啊!」

「何真人用流連忘返來形容一家食肆,倒是有趣的緊啊!」白修景笑呵呵的說道。

蕭瀟一行人的心情都還算不錯,可能是因為相看山門的緣故,也可能是因為能宰皇族的緣故,反正大伙兒都挺開心的。

何開誠同蕭瀟一行人出了丘東城,取出靈舟招呼蕭瀟幾人上去后,靈舟騰空而起,往南疾馳而去。

「啊,我突然想起了中洲的辣條很出名啊,回頭咱們去吃吧!」坐在靈舟上閉目養神的月令突然開口道。

大白一臉嫌棄的看著月令,道:「辣條這種東西早幾百年前就過時了,現在流行的是茶葉蛋!」

「你吃過嗎?」說到吃,月令就興奮了,雙眼炯炯有神的望著大白。

「吃過啊,茶葉蛋我也吃過,小九就會做。」大白一臉得意道,吃的東西,蕭瀟可從來沒虧待過他,還經常做出來大伙兒分著吃。

月令炯炯有神的眼睛立刻轉移了目標,盯著蕭瀟,嘴裡發出嚶嚶嚶的聲音,然後用嬌軟的聲音道:「小九,倫家也想吃。」

這聲音,聽得蕭瀟直起雞皮疙瘩,然後一旁的秦慕白也不幹了,「小九,我也要吃!」

蕭瀟捂著耳朵閃到一旁,忙不迭道:「吃吃吃,不過你們記得買好茶葉,上次我可以偷了二師伯的茶葉煮的,後來被二師伯追著打了好幾個峰頭。」

「你敢偷二師伯心愛的茶葉,二師伯沒揍扁你算是疼愛你了。」白修景在一旁笑得快直不起腰來了,回想起那次蕭瀟偷二師伯茶葉,被二師伯發現后抱著茶葉蛋狼狽的跑遍了山頭要藏身,最後還是被二師伯捉住揍了一頓。

聽到蕭瀟的糗事,幾人都哈哈大笑了起來,月令倒是非常認真道:「我有茶葉,你用嗎?」

Share:

Leave A Comment